<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五 公道(一)
    “武师弟?是武天锋师弟么?”

    黄昶一愣,他和这位师弟不是太熟,但至少记得对方也有四重天修为,和慕容英一样修炼的金行功法,武功道法在昆仑山上虽然只能说一般般,可到了凡间下界,那绝对能算是一方高手了,居然就这么轻易被人杀了?

    要知道虽然平日里宗门经常告诫他们要小心谨慎,下山后切莫自大惹事,天下间不卖昆仑山面子的人很多。但实际上,根据黄昶他们自己的体验,其它地方不好说,至少在大周王朝境内,“昆仑”两个字绝对是极有震慑力的。

    除非是那种穷凶极恶,没有任何顾忌的亡命徒比如“罗山五虎”之流,一般的宵小之辈面对昆仑弟子,就算不至于束手就擒,敢于和他们动手的都不多。至于那些有家有产的,对于“昆仑山”三个字更是敬若神明。而在这个修仙界中,若没有充足的家业财富支持,想要培养出一个中期以上修士又是何其困难!

    武师弟身为蓝衣弟子,肯定不会离开大周王朝范围行动,在这片区域之内,动手杀害昆仑山的弟子?就算能成功,跟自杀又有什么区别?黄昶对此还真是想不通。

    其他几位师兄弟的想法显然也都跟他差不多,大家一片惊讶诧异声之余,只听王丰开口问道:

    “那么,杀害武师弟的凶手,宗门执法堂可曾查出来了?”

    穆子清面沉似水,微微摇了摇头:

    “不需要执法堂介入了杀人者的家族自知事大,已是带了他本人到龙原道观,我昆仑下院门前来自。掌教师尊将会亲自前往处置此事,但具体和对方交涉,必然是由我……你们这一批蓝衣弟子的指导师兄来进行。而作为武师弟的同门手足,我希望你们能随我一同下山,若有需要动武之事,便由你们出手,为他讨个公道,也算全了你们作为同门的情谊。”

    穆师兄这个要求当然无人会拒绝,场中十二名昆仑派本届最出众的蓝衣弟子同时抱拳,一起躬身应道:

    “谨遵师兄吩咐!”

    …………

    不久以后,一条翔云飞舟飘然离开昆仑山,向着大周镐京城外,龙原道观方向飞去那里是西昆仑在凡间的主要道场,凡间下界,寻常门派若有什么事情要跟昆仑山联系,多半都是选择在那里交涉。

    飞舟上,除了掌教长青子外,还有一名宗门执法堂的法元师叔和两名助手陪同,不过后者到时候都未必露面,而前者也只是出于礼仪前往,表明咱们昆仑山对此事很重视,哪怕一个炼气弟子的死亡,也是需要掌教亲自关注的大事!

    但具体交涉谈判,到时候肯定是穆子清负责。因为这一次对方前来的领头人那个修仙家族的脑,只是个炼气后期。那昆仑山这边,如果不想被人说以势压人的话,也就只能派个炼气后期出马了以法元仙师的神念之强大,去跟个凡人谈判,完全可以一句话不说就把对方压得开不了口,那未免太欺负人了,法元期本身也会感到丢份儿。

    况且这一批弟子都是穆子清一手带大,平时教导指点也都是由他负责,名为师兄弟,实际上就是师徒之情。如今徒弟死了,师长出面讨公道,也算是名正言顺。

    陈想容没有来,于是身为“班长”的黄昶就担任了辅佐之职黄昶的武功战力在这一届的弟子中已经不是最强,但他的办事能力和头脑智慧依然深得大家敬佩,穆子清对他的器重和信任更是从未稍减,哪怕在他最艰难的那头两年也是一样。

    此时此刻,黄昶正与王丰,慕容英,以及其他几位蓝衣弟子正一起翻看着从山下送来的资料,以了解一些基本情况:

    “杀人者是长阳郡林家少主,名叫林琦,今年二十八岁,炼气四层修为……不错么,凡间下界,三十岁以前便晋入中期,比我们昆仑弟子也不差了,日后都有可能进阶法元的。”

    “是啊,此人据说幼年时便测出天赋极佳,故而家族长辈不惜代价,延请高手帮他打通经脉跟我们一样,各种资源也是竭力供应,所以境界与我们相近也不稀奇。在他们长阳郡年轻一辈中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又听说此人的性格颇为狂傲,常常与人相斗,死在他手上的修士为数不少。”

    “也不对啊四重天修为才不过跟武师弟接近而已,可是法器呢?难道他也有达到了完美品阶的法器不成?”

    “还真有林族家传的一口宝刀,因为林琦早被确认是下一代族长,故而早早便传给了他,这样有助于提升彼此间的默契程度……哈,虽然是小家族,还真跟咱们昆仑弟子没啥区别呢。”

    “好吧……就算他也有中品法器,要想在激斗中搏杀武师弟可也不是易事武师弟素日里跟我们较量的次数可不少,也不是光输不赢的。对付同阶,或者哪怕境界高出自己的对手,也不是没有经验啊,怎么可能就那么轻易……”

    “生死之战,毕竟和平时比武较量不同。况且根据这资料上记载,长阳郡林氏最出名的‘修罗刀法’,其中包含一门短时间内爆的秘技……格斗场上什么都可能生,境界高的尚且会输,何况双方各方面条件本就差不多。”

    众人一边传阅着资料,同时也各自抒见解。但只能做些猜测在这份资料中只是大致介绍了对方的一些客观情况,对于这件事情本身却没有任何资料。

    昆仑山的人已经死了,连尸体都是人家送过来的,所有相关信息都是从对方口中说出。而昆仑这边肯定不会光听对方的一面之词,当时情形究竟如何,还要等碰面之后,面对面的交涉中再详细了解在法元仙师面前,凡人想要说谎或者有所隐瞒是极为困难的,哪怕炼气后期也是一样。

    更何况昆仑这边肯定还要派人去现场勘察那几位执法堂成员便是为此而来。总之不可能轻轻巧巧,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龙原道观的主持人黄昶不久前才去过龙原,对那位年纪很大的“老师兄”颇有印象那可是一位经验丰富,通晓世情的老前辈,自然不可能犯下此等错误。

    故而在此之前,对于事态本身,他在资料中索性完全不提,以免给山上来人造成先入为主的错觉。一切都还要取决于他们自己的判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