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桃花传 > 一 斗杀
    剑芒闪耀,刀光飞舞。

    清冷月光下,无人幽谷中,正有两人在舍死忘生的彼此拼杀。各种仙术道法,符箓法器,手段尽出,杀气冲天。

    终于,随着一道绚烂无比的刀光闪过,在一声凄惨嚎叫之后,战斗决出了胜负。其中的蓝衣修士倒卧于地,胸前一道极大创口正在向外狂喷鲜血。而他的脸上则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手掌颤抖着深入怀中,想要去拿取什么东西。

    修仙者手段奇诡,但对面白衣人岂会让他得逞,当即冲上去又补一刀……于是,在最后的惨叫声中,一只手臂高高飞了起来,手掌心中一样东西颓然落地。而蓝衣人的口唇翕动了几下之后,终于还是吐出最后一口气,死了。

    他的双目依旧圆睁,脸上满是不服气,不甘心的表情,可终究还是死了。

    而作为胜利者的白衣人也并不好过,身上虽然没什么明显伤痕,可额头汗水奔涌,胸间气喘如牛,显然刚才那番打斗,尤其是最后关头施展出的秘技对他体力消耗也是极大。但无论如何,他赢了!他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对手败了,死了,从此失去一切。

    而他,将得到对方的一切,同时继续拥有无限的未来!

    年轻人脸上不觉又呈现出一种自傲表情,从眼角眉稍来看,估计以往就是经常做出这种神态的,倒是和其本人气质非常相配。

    从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年轻人有些紧张的抬起头,但在看到来人之后,却又松了一口气。

    “少主!您又赢了?”

    来人乃是一名武者,年约四旬模样,看起来精明强干。他略略一扫场中,便明白了形势,不过大约是习惯了,倒也没显出多吃惊的样子。

    “当然,这回的点子略微有些扎手,不过终究不是咱们林家的‘修罗绝刀’之敌。”

    白衣青年傲然笑道,中年武者知道他的性子,当即也笑着吹捧:

    “那也是咱家少主天纵奇材,二十多岁就能达到中期境界。当今天下,就算那些最顶尖的大宗门,其中精英弟子也不过如此了!”

    白衣青年哈哈大笑,显然对这马屁很是受用。

    “刘叔太夸赞我了,若非老祖当年不惜耗费功力为我打通先天,又有家族不惜财力的许多辅助手段,也达不到如今这境界……嘿嘿,说起来这家伙居然也是四重天之上的呢,杀他还真是颇费了一番手脚的。”

    说着,他以脚尖朝对面那具尸体点了点,而被称为刘叔的中年人闻言则稍稍一楞:

    “也是中期修士?这周边几家,除了少主您以外,可没听说过哪家子弟还有这么年轻的中期修士啊!”

    “也许是哪路过江强龙吧,不过既然到了我们长阳林氏地头上,管他是龙是虎,也得盘着卧着,否则便是一个死字!”

    也许是因为差不多完全恢复了体力,白衣青年终于完全显现出平日里的狂傲姿态,他挥挥手,像往常一样颐指气使道:

    “还是麻烦刘叔去搜检一下吧,看看这小子身上可有什么好货中期修士,嘿嘿,肯定有点家底的,若是能给我送来个乾坤袋,那可就更妙了。”

    “是!”

    那刘叔显然也是早就习惯这种指令了自家少主习惯了高高在上,当然不屑于去干摸尸体这种龌龊活儿。而他来做这件事情多少也可以捞到些好处有些中期修士看不上的东西,随手赏赐下来,对他这个凡人武者却是大大有用呢。

    他并没有急着去翻检尸体,其目光首先就落在旁边草丛的半截断臂上手掌之下,隐约压着个什么东西,散发出颇为强烈的法器灵光,显然是件好东西。

    旁边那白衣青年其实也关注着那玩意儿颇久了对方在临死之前想要伸手去拿的,肯定是颇为重要之物,没准儿还能改变战局呢。刚才战斗结束后他并没有急着去捡起来,却是因为担心其中有诡异属于修仙者的东西都不简单,各种陷阱暗算层出不穷。就算那上面没有什么特别布置,但如果是被血祭过的物品,其主人死后物品随之损坏,同时发生爆炸,湮灭等现象都很正常。

    所以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在特别紧急状况下的话,碰到这种情况,不妨先“晾”一阵子再说,别急着去抢战利品,至少等其主人死透了再说,这样多少可以减轻点威胁。而让部下武者去捡取,当然就更加安全了那白衣青年虽然狂傲,却并不缺乏江湖经验,这些年来击杀过不少修士,在这方面也算是老手了。

    而那刘叔就没这么谨慎了凡人武者,全天下比比皆是。既然以护卫身份跟着修仙者混,那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凡事只能冲在前头,拿命去拼的角色。若还处处小心翼翼的,啥事都别干了。

    他径直走过去,弯下腰,运气于手掌中,慢慢捡起那件物事。在把物品拿到手中时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触手还略感温润,心下顿时一喜这东西上没有陷阱,好像也不是血祭之物,那这一回可赚到了!

    只是高兴的表情才在他脸上保持了一瞬间,下一刻,当他低头看见那物全貌时,脸色一下子大变,先是双手,然后双腿……到最后全身上下都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刘叔?你怎么了?刘叔!”

    白衣青年看他动作,还以为遇到什么陷阱了,不禁连声追问。而后者颤抖了许久,方才哆嗦回应道:

    “祸事了……祸事了啊!少主,我们林家要大祸临头了啊!”

    “怎么回事?休得胡言乱语!”

    那白衣青年看他不象是中了什么手段的样子,当即一个箭步跨到他面前,面上显出怒容。但那刘叔这时候已经无暇顾及他的情绪,哆哆嗦嗦的抬起双手,让对方看到他手中物品:

    “这……这是西昆仑山的弟子铭牌!他是昆仑派弟子!我们杀了昆仑的人!”

    在他手中,一块玉质铭牌正熠熠生辉,其上更有道道灵光往复游动,显然是一件法器级别的宝物。铭牌背面镌刻着极为复杂的符咒纹样,以及两排小字: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而在其正面,却只有三个灿灿发光的古朴篆字:

    西昆仑——

    新站看的,麻烦主站来收藏一下,有事没事点击一下正文,给几张推荐票,本人亦是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