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少年壮志
    “我知道你想毁掉我的血魔,我不会让你如愿的,”面对科罗廖夫的挑战,李永生冷笑一声,脸上是满满的自信,当然,看在别人眼里,这是实实在在的“不懂装懂”。

    他傲然发话,“我跟你单打独斗……撑过三十招你输什么?”

    “我就答应离火扇换拉斐尔的残肢,”科罗廖夫一抬手,信心满满地发话,“来吧。”

    “慢着!”卡捷琳娜大喊一声,“我方若是赢了,你们输什么?”

    “也是啊,”科罗廖夫先是一怔,然后憨憨地点点头,竖起一个大拇指来,“李真人好算计,说彩头只算你那一方,中土人……果然都是奸诈的。”

    李永生很不忿地看着他,“咱俩差一个阶位,你赢不是应该的吗?”

    “错了,我赢不是应该的,”科罗廖夫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发话,“我赢你没问题,但是有二十招的限制……嗯,现在是三十招,你这么自信,肯定也有杀手锏的,对吧?”

    “呵呵,”李永生傲然一笑,摆出一副臭脸,脸上分明写着四个大字——“你才知道”?

    小样儿,科罗廖夫觉得眼前这厮,真的是愚蠢透顶——年轻人的盛气凌人,果然要不得。

    当然,他脸上没表现出什么来,只是冷哼一声,“我讨厌中土人的狡诈,既然你怕输,拿不出彩头,那么公平起见,咱们还是不要彩头了吧。”

    他不信对方会舍得不要彩头,不过对他来说,没有彩头也无妨——起码能试探出血魔主人的真实修为。

    科罗廖夫之所以选择李永生,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要打掉这个血魔主人的气势——若是能摸出此人的战力,那就更好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输,现在说这话,也不过是想要激起对方的好胜之心。

    果不其然,“年轻气盛”的家伙果然中招了,他怒气冲冲地发话,“为什么不要彩头?既然做一场……我稀罕你这点便宜吗?”

    科罗廖夫奸笑一声,“既然这样,拿你的血魔来赌,你可愿意?”

    “你做梦吧,”李永生冷哼一声,“真以为我是傻子?血魔可以赌,赌离火扇!不赌什么离火扇和残肢的交易。”

    这个赌注就大了,科罗廖夫就算再自信,也忍不住犹豫一下,看向穆桐大主教——不是他不敢赌,而是做不了主。

    “这样吧,”穆桐大主教慢吞吞地发话了,“这一局,赌离火扇,你们的赌注是拉斐尔残肢和血魔,能赌吗?”

    他看向了三宫主。

    三宫主其实很想赌,她想看看,李永生还能使出什么手段来。

    但是这个赌注,确实有点大了,她身为真君,承担得起这样的损失,但是她必须要考虑玄女宫的态度。

    于是她看向丁青瑶,“拉斐尔的残肢,我已经交易给你玄女宫了,我不好替你们做决定……丁经主觉得这彩头合适吗?”

    太合适了啊,丁青瑶心怀大放,她要使出全部的力气,才能掩饰住嘴角的上翘。

    不过,在外人看来,却是丁经主面无表情,好半天才僵硬地点点头,嘴里蹦出两个字来,“可以!”

    “我看未必可以,”偏偏地,科罗廖夫会作怪,他斜睥着丁青瑶,“这种大事,你这玄女宫的经主,有资格做主吗?”

    这个问题相当地无礼,但也是事实,对玄女宫的经主来说,两百块灵石的交易,她是做得了主的,但是拉斐尔的残肢,并不仅仅意味着两百灵石。

    北极宫愿意用拉斐尔的残肢,跟玄女宫交易两百块灵石,但是这里面的人情,可是大了去啦——看一看丁青瑶刚才的报价就知道,她认为,五百灵石都算得上友情价。

    丁青瑶撇一撇嘴,有点不情愿地发话,“你若认为我身份不够,那么……不赌也罢。”

    这些话,她是强行按捺着心中的激动说出来的,生恐对方看出破绽。

    科罗廖夫又看向穆桐大主教,显然是要自家真君帮自己拿主意。

    大主教见状,看一眼三宫主,慢条斯理地发话,“三宫主可方便做个见证?”

    三宫主看着丁青瑶,沉思了两息时间,然后才缓缓地发话,“这点担当,本宫还是有的……丁经主你决定了吗?”

    丁青瑶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她沉吟片刻,才斩钉截铁地回答,“决定了,还请三宫主为玄女宫主持公道。”

    三宫主怪怪地看她一眼,微微点头,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算是应允了。

    事实上,她心里也相当好奇,丁青瑶怎么会如此地放心李永生——你难道想不到,我不让你出场,是担心你打不过对手吗?

    玄女宫经主院的院主,应该不会读书读傻了吧?

    三宫主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那么丁经主如此行事,显然是因为另一种可能:她清楚李永生的战力,而且这李永生的战力,是相当地不俗!

    三宫主的心里,越发地期待了起来。

    穆桐大主教见她点头了,冲李永生和科罗廖夫点一下头,“就在此间上空好了,给你们三息的准备时间。”

    三宫主也淡淡地发话,“友好切磋,若是有人破坏规矩,莫怪本宫出手惩治。”

    她终究还是有点不放心李永生——就算血魔输出去,她也不想让这个年轻人受到太大伤害。

    科罗廖夫见丁青瑶答应了下来,心里本来有点狐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对手,听到这话,他是彻底放心了——原来对方是担心自己出手太狠。

    出手不能太狠?他还真的无所谓,须知他除了战力高强之外,就是血厚防高,只靠磨,也能磨死对方。

    不过,既然是有三十招之约,他倒是不便采取拖延战术——万一被对方拖入节奏,那他就有阴沟里翻船的危险。

    于是他先在自己身上加持了两个神术,“敏捷”和“守护”。

    丁经主见到两道白芒洒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莽汉竟然是牧武双修?

    玄女宫就算位居南方,也知道圣骑士是怎么回事,更明白这种修者在单挑的战斗力,有多么难缠。

    她终于反应了过来,为何三宫主不许她参战了——真君不看好她!

    丁经主承认,自己确实是有可能输,可能性还不小。

    然而,就算是这样,换个时间,她哪怕领情,心里也要隐隐存个疙瘩:你太小看我了。

    可是这一刻,她还真不在意,反倒是越发地兴奋了起来:小子,你还想阴人?嘿嘿,让你好好尝一尝,被人阴的滋味吧。

    三息时间一到,科罗廖夫二话不说,手中的大戟向前一指,一道白光就打了出去,“禁锢!”

    他不愿意重伤对方,直接使用了神术,当然,他也是担心对方太灵活,仗着身手矫捷,硬撑过这三十招。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为自己施加的两个状态,是守护和敏捷,而没有施加“强壮”之类的。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他的猜测还真的很准,“禁锢”的白光虽然速度极快,几乎是转瞬即至,但是白光笼罩之处,李永生的身形已经不见了踪影。

    科罗廖夫也是打仗打老了的,他赌对方不仅仅是想撑过三十招,没准还想赢自己——年轻人嘛,好大喜功很正常,毕竟“打赢高阶真人”总比“撑过三十招”好听很多。

    所以他的身子也是一晃,奇快地飘出二十余丈,对着身后撒出一道白光,“净化!”

    他赌对方会冒险偷袭自己,所以直接使用“净化”神术,同时手中大戟稳稳地扫向前方——中土修者隐踪匿迹的手段,很令人讨厌。

    果不其然,李永生一头就撞进了白光里,手中的长刀斩落。

    但是很不幸,他被“净化”神术干扰了,不但身形暴露出来,动作也有点走形。

    异教徒嘛,受到我主的净化,肯定很多方面会受到影响,可以波及肉身乃至于灵魂。

    科罗廖夫见他动作走形,二话不说又是一道白光打过去,“禁锢!”

    然而令他恼火的是,此人身形一闪,又不见了踪迹!

    这“净化”的神术,竟然没有干扰到此人的身法——果然是有两把刷子。

    但是科罗廖夫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他想也不想,又放出两个圆盾,打向左右两侧,“撞击!”

    同时他的手中,大戟紧握,随时准备发出雷霆一击——友好切磋,那也是讲个度的,你一直躲躲闪闪不跟我过招,那就不要怪我下狠手。

    然而这一次,他没有算准,李永生竟然出现在了他头顶的侧上方,此人将手里的两块玉符捏碎,同时一刀斩了下来。

    科罗廖夫觉得脑子微微一晕,面色登时一变,“神识攻击?”

    他有“守护”神术防身,神识攻击能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然而,这还是吓了他一大跳——中土人的神识攻击,竟然能撼动我的守护?

    这一定是身在中土的缘故!科罗廖夫心里生出点不甘来:若是在国境线上,这种档次的神识攻击,估计未必能影响到我。

    哎呀,真的是没想到,本教在中土,神术会受到如此压制!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