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七章 终究要做一场
    揶教也有擅长用火的修者,但是使用离火扇,还不如一般的火器好用。

    但是这世界上,明白人太多了,大家哪怕不能用,也不能还给玄女宫不是?

    这可是能灭杀真君的准真器,比辽西公孙家的定靖拂尘还要牛,是灭杀,不是制造麻烦!

    尤其关键的是,它没有使用次数而且可以防御——没有使用次数,还能防御!

    揶教说成啥都不还,甚至为了防止玄女宫抢夺此物,并不将它交给任何人使用,就是锁在藏宝库里了,我们不用,你们也别想用。

    对玄女宫而言,这尼玛太可恨了有木有?

    揶教和道宫的关系,其实有点微妙,相互之间是可以协商一些事情的。

    二十多年前,李清明擒获伊万国王弟,也有揶教和北极宫的真人在这一战役中陨落,事后大家交换了俘虏和尸骸,还解决了很多历史遗留问题。

    那一仗之后,北极宫甚至勒索了揶教一些圣水——这东西对中土国的人也有用,不过使用起来,不如伊万人使用时候的效果。

    但是……北极宫就是勒索了,我用起来不大灵光,可是我就要用!

    浪费对方的底蕴,削弱对手的实力,就是增加自己的实力。

    不过,没有人拿这个离火扇说事,一来是因为,离火扇的重要性,比这些都强,二来则是因为,这不是北极宫的东西,而玄女宫并没有参与此次战役。

    没错,玄女宫这么多年要不回来此物,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身处中土南方。

    要是他们也身处北方,跟伊万国接壤,有事没事打两仗,这个事儿没准还真的好商量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玄女宫极其想要回这个扇子——离火扇不仅仅是对玄女宫极为有用,更重要的是,这是功法型准真器,是玄女宫的脸面。

    离火扇一日不回归,玄女宫一天就心里有根刺——自家的宝物流落异国他乡,传出去真的很丢人。

    此刻,三宫主猛地提出,要拿拉斐尔的残肢换离火扇,丁青瑶不需要考虑对方的用意是什么,直接就站起来表示谢意。

    她参与了对拉斐尔的一战,这或者是三宫主交换离火扇的原因,当然,也许是北极宫不想过度激怒揶教,拉了玄女宫做同盟。

    但是不管怎么说,若是这一场交换成功,玄女宫肯定不会亏了北极宫。

    想到此处,她的身体甚至都微微地抖动了起来。

    穆桐大主教也不是傻瓜,微微一怔之后,就想到了这个条件背后的险恶用意,他苦笑一声,“三宫主说笑了,离火扇……那是何等宝物,这个是不能换的。”

    “那就不要说了,”三宫主淡淡地一摆手,“不是我不肯照顾,是你不愿意。”

    不等穆桐说话,丁青瑶果断地表示了,“这个拉斐尔的残肢,我玄女宫要了,五百灵石……这是我能做主的上限了。”

    “咱自家人,说什么两家话?”三宫主笑吟吟地看她一眼,“两百灵石你拿走……穆桐你别觉得不公平,这是我道宫的内部价。”

    她并不一定要将拉斐尔的残肢留在北极宫,须知北极宫是直面揶教的威胁,有些压力,分担给其他三大宫也行。

    若是揶教大举入侵,她传讯一声,玄女宫照样会炮制拉斐尔的残肢——四大宫同气连枝,那不是随便说说的,而是有上界监督。

    既能分担压力,也没失去了制敌的手段,为什么不做呢?

    大不了等知会玄女宫的时候,北极宫再给她们点物资或者灵石,不让玄女宫亏本,这世间的利益,不就是这样?

    正经是玄女宫拿了这残肢,能跟揶教讨价还价,她们定然喜不自胜。

    若是真能换回离火扇来,玄女宫还要念北极宫的人情。

    人心的算计复杂吗?复杂!但是也很简单。

    她算得不错,穆桐却是气得鼻孔直冒烟,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三宫主,你这交换条件,未免太没有诚意了吧?”

    “我诚意很大,”三宫主轻描淡写地回答,“我们只是内部结算……你又不是道宫系统的。”

    穆桐怒吼一声,“拉斐尔的残肢,跟离火扇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交换对象!”

    “是吗?”三宫主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你觉得十二使徒之一的拉斐尔,抵不上离火扇?”

    这话又有挑拨之意,不过穆桐非常简单粗暴地表示,“拉斐尔当然比离火扇强,但是他的残肢……跟他本人一样吗?”

    你这话我就不能忍受了!丁青瑶果断地话,“拉斐尔很强吗?还不是被斩掉了大腿?”

    穆桐虽然已经很生气了,但还是不屑地看她一眼——小小真人,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他看向三宫主,深吸一口气,“拉斐尔受到了偷袭而已……既然你们小看我们揶教,那咱们还是做一场吧?”

    “没必要吧?”三宫主微微一笑,看起来有点怯战的嫌疑。

    不过她的下一句话,却是令揶教众人暴跳如雷,“你们远来是客,我们怎么好欺负客人?”

    “不存在欺负的问题!”穆桐大主教快气死了,他冷哼一声,看向自家的随从,“有谁愿意为本教一战?”

    那络腮胡大汉第一个站了出来,“大主教,我科罗廖夫请战。”

    “战就战,”丁青瑶蹭地就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看着对方,“我道宫还怕你们不成?”

    “丁经主,你可是真君之下顶尖的存在,”卡捷琳娜冷冷地出声了,“科罗廖夫不过是伏尔加的护教大骑士,您觉得这样公平吗?”

    “那你们随便换个人上来好了,”丁青瑶傲然话,“不过先说好,既然你们自不量力地挑战,总是要有点彩头的。”

    “我揶教入中土,是要受到气运压制的,”卡捷琳娜面无表情地话,“丁经主身在四大宫门口,当然有底气挑战任何人了。”

    她这就是说,丁青瑶你在家门口称王称霸,不算好汉。

    丁青瑶冷哼一声,毫不示弱地回答,“那我们到边界去做一场好了。”

    那唤作科罗廖夫的虬髯大汉冷冷地看她一眼,“你这话做得数吗?”

    他是以战力强出名的,在中土,他都未必会怕了这个女性经主,就别说到边境了。

    丁青瑶眉头一扬,才待反唇相讥,只听得三宫主轻咳一声,“几位,我这做主人的还没有说话,你们就说这说那,是不是有点不够尊重我?”

    “不敢,”丁青瑶和科罗廖夫齐齐地道一声。

    三宫主心里很明白,虽然说起来,科罗廖夫只是护教大骑士,外表看着也粗犷,但是此人的实力绝对不可小看——是揶教里难得的会神术的骑士,兼修了牧师的法门。

    这样的骑士,一旦证真,就是传说中的圣骑士。

    哪怕他不证真,能自己回血、疗伤的骑士,也是相当可怕的。

    凭良心说,三宫主不看好丁青瑶,若是在此地战斗,丁青瑶有不到六成的胜算,但是到边界做一场的话,丁青瑶的胜率不会过四成。

    中土道宫的经主,主要是以见识闻名,当然,经主的战力未必一定就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般而言,经主的战力不会是最强的。

    三宫主认为,如果丁青瑶手里有玄女宫秘传的强大准真器,这仗才可能打赢。

    但是她也不能赌,万一丁青瑶手里没有呢?丁经主一旦输了,玄女宫会怎么看北极宫?

    所以,她在丁青瑶打算继续作的时候,果断制止了她——这事儿得我来决定。

    “那我这做主人的就说话了,”三宫主左右看一眼,慢条斯理地话,“丁经主你出战,别人输了会不服气,这个护教大骑士……我允许你再选一个。”

    丁青瑶微微一躬身,也不说任何话,就退了下去,四大宫同气连枝,她没有资格置疑三宫主的决定——虽然她心里很不甘心。

    科罗廖夫看一眼穆桐大主教,现他面无表情,于是轻咳一声,“既然这样,就谢过三宫主了……嗯,我们身在中土,很受贵国气运的压制。”

    三宫主耷拉下眼皮,端起茶杯来喝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科罗廖夫能兼修牧师,当然不会是愣头青,他抬手一指李永生,“那么,我就选李真人了……友情切磋,我不会故意伤他。”

    你想伤他?丁青瑶差点笑破肚皮,不过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轻咳一声,“修为上……有差异啊。”

    “我们受气运压制的,也差不了很多,”科罗廖夫皱着眉头话,“这样,他能接我二十招不败,就算你们赢了,好吗?”

    丁青瑶“为难”地看一眼李永生,“这个挑战很不公平,你可以不答应。”

    “我大好中土男儿,怕他吗?”李永生长身而起,一脸的大义凛然,“区区二十招,不要说二十招……三十招吧,我若能接你三十招,你输什么彩头?”

    煞笔!科罗廖夫心里暗骂,你不过区区中阶真人,打得过我这个准圣骑士?

    但是他的脸上,却是要表现出凝重来,“不能用血魔助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