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六章 离火扇
    在伊万人的语言习惯中,“抢劫”属于盗匪专用,适用于下等人。|2

    而“战利品”一词,更多地运用于骑士之间的战斗,或者说,打了胜仗也能这么用,属于荣誉感极强,罪恶感极弱的那种。

    其实本来是一个意思,但是表达方式不同,给人的感觉也就不一样——贵族做的事情,怎么能用“抢劫”来形容呢?

    姑且算是伊万版的“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卡捷琳娜大大的眼睛眨一眨,看着李永生问,“奴役的手段,也是你使出的?”

    原来她意识到了,能奴役血魔的手段,那也是了不得的秘术。

    李永生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再次看向了三宫主,直勾勾盯着看。

    三宫主本来想听到更多的东西,此刻现自己躲不过了,只能轻描淡写地话,“想抢夺血魔的话,尽管来试,看我北极宫是不是浪得虚名!”

    她终究有真君的担当,此前揶教的威胁,她可以当没听见,但是真要表态的话,她并不介意代表北极宫担上一份因果。

    穆桐大主教的眉头皱一皱,“若是以后,伊万和中土交恶,三宫主能保证,血魔不会用在伊万人身上吗?”

    这是更退而求其次的要求了——你们制服了血魔,中土人倒是不用担心了,但是回头用到我们身上咋办?

    三宫主的回答却是更绝,“这种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伊万国对中土使用一些很过分的手段的话,那就不能怪我们更过分了……大家都有必要坚持一些底线,大主教你说呢?”

    穆桐真君能说什么?

    坚持底线本来就是该有的,这是对秩序和道德的认知——哪怕是在战争时期。

    就像国际上默认的,“不轻易使用真君”,这就是底线,也是大家的共识。

    为什么能形成共识?原因很简单,真君随便出手,这个位面就太可怕了——就像地球,若果可以随便乱丢核武器的话,那会是怎样一种场景?

    反正三宫主绝对不会答应,无条件地放弃使用血魔——她可以尽量不用,但也绝对不会缚住中土人的手脚。

    事实上,穆桐大主教也没想着,真能抢回血魔——中土道宫没这么弱。

    若是三宫主真的很轻松地还回血魔来,他反倒是要考虑,对方打算做什么了。

    对方没听条件,就拒绝了交换,这令他感到有点失落,但也不算意外,“我们愿意付出适当的代价,把血魔带回去,三宫主真的不考虑一下?”

    三宫主很随意地一摆手,不耐烦地话,“你们若是能把朱雀带走,我们绝对不会说三道四,前提是,你揶教能大举进入中土……穆桐大主教可以试一试。”

    这话说得,让人……实在没办法接话。

    穆桐大主教狠狠地瞪了李永生一眼,似乎要把他的相貌记住一般,然后收回目光,轻描淡写地话,“那么我们记住了,血魔是在北极宫的看管之下……是这么回事吧?”

    “是的,北极宫承诺这一点,,”三宫主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们伊万派人来的时候,千万记住这一点……你这一次来,不会只为说这一件事吧?”

    李永生听到这话,才反应过来,三宫主施展这偷天换日变形术,似乎真的……是想拿北极宫做他的挡箭牌?

    穆桐大主教却是明白,自己的心思被对方看透了,于是果断地表示,“这件事咱们可以再议,我们是不会放弃的,总之,我们也是很有诚意的,血魔被中土抢走,终究……”

    “好了,”三宫主的手一竖,很干脆地表示,“说第二件事。”

    她并不给对方继续挥的机会——此事已经说完了,再纠缠也没意义。

    当然,她也想得到,伊万人应该明白,北极宫绝对不会支持他们的诉求,对方不可能因为这么一件事,就专程来中土一趟。

    “第二件事……”穆桐大主教难得地沉吟一下,然后才话,“我们有使徒残肢,也落入了中土,现在我可以确定……是北极宫得了!”

    在来之前,他还不是那么能确定,拉斐尔的残肢落到了哪里,但是来到依云岭之后,他能真切地感受到,拉斐尔的残肢,就是在北极宫附近。

    三宫主沉吟一下,果断地点点头,“没错,是我北极宫得了,战利品而已。”

    她并不奇怪,揶教能查探到残肢,须知涉及使徒的物事,不但气息不好遮蔽,更难遮蔽的是因果,北极宫的封镇之术就算再强,被揶教真君接近之后,也不能完全遮蔽因果。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东西就在北极宫里,有种你来抢啊!

    所以,她也有样学样地指出,这是“战利品”。

    “咳,”穆桐大主教轻咳一声,“拉斐尔是我主虔诚的信徒,也是传播主的荣光的使者,多谢北极宫帮我们夺取了下来,深合两家友好相处之道。”

    三宫主并不答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眼中有一丝玩味:忽悠……你继续忽悠。

    两家友好相处……哄谁呢?真要友好,我道宫至于拆了你在斯木克的教堂吗?

    穆桐大主教见她没反应,也不好意思继续忽悠下去了,只能尴尬地清一清喉咙,“这个……我们愿意用合适的价格,买回他的残肢。”

    三宫主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才若无其事地话,“我倒没有听说,贵教使徒的残肢,是可以买卖的,哪里还能买得到呢?”

    “三宫主这么说,就没有诚意了,”穆桐大主教的脸黑了下来,不高兴地话,“道宫和揶教约定的互助互惠条例,你不会视而不见吧?”

    他这次来,主要目的就是弄回去拉斐尔的残肢——就地销毁也行,否则拉斐尔的麻烦大了,这是一颗定时炸弹,只要中土有意下手,绝对能令其倒大霉。

    除非拉斐尔能证真,重塑肢体,斩断因果,才能将影响减小到最小。

    但是最坑的是,他想要证真,残肢受其关联,也会出现异象,中土人随便做点什么,就能让他证真失败。

    至于说条约,那是人族互助条约,也是大家相处的基本法。

    按照约定,双方不处在敌对状态的话,不得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不过三宫主并不在意,而是淡淡地反问一句,“现在有域外天魔入侵了?”

    “没有入侵,”穆桐大主教先是摇一下头,却又有恃无恐地话,“不过,你们留着拉斐尔的残肢,并无用处,若是不肯归还,我们可就宣扬出去了,道宫的承诺不可信。”

    他知道,中土人都是要面子的,而这件事里,他也不完全是无理取闹,所以他这一次来,对讨回血魔不报什么希望,但是对讨回残肢,他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当然,这把握,也不是他说有就有,该做的准备还得做,该施加的压力还得施加。

    到现在,事态的展还算正常,并没有脱离他的掌握——我们不拿血魔说事了,该给你们中土人的面子,也算是给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然而,三宫主终究是四大宫之一的宫主,哪怕是排第三,也是货真价实的真君。

    她并不吃这一套威胁,而是冷哼一声,“你说还就还?这残肢我们不稀罕,但是……若就这么还了,别人只当我北极宫怕了你揶教。”

    “这是当然,”穆桐大主教笑着点点头,“肯定不能就这么还了,我们肯定有一份谢意……要多少钱,三宫主开个数就好。”

    三宫主怪怪地看他一眼,“你觉得我们北极宫,是差钱的吗?”

    “灵石,我说的是灵石,”穆桐笑着回答,“一百块灵石怎么样?”

    中土各国都需要灵石,但是对灵石需求最旺盛的,就是中土了,而伊万国的国内,还有两个小型的灵石矿,灵石比较充裕。

    “我北极宫也不缺灵石,”三宫主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百块灵石够干什么?我给你两百块灵石,再送一份使徒残肢来,行吗?”

    这话说得煞是无礼,不过她有这个底气。

    穆桐大主教也不叫真,他原本就没想着这么便宜赎回残肢,他笑一笑,“那你说个数。”

    “我不要灵石,”三宫主一摆手,又一指丁青瑶,“玄女宫的离火扇,在你揶教里,拿离火扇交换好了。”

    丁经主听得就是一阵激动,忍不住站起身来,冲着三宫主深施一礼,“多谢真君关怀!”

    离火扇是玄女宫的痛,这扇子只是准真器,但是配合玄女宫的离火,能火烧真君。

    此扇被玄女宫的一名高阶真人带出去,结果那名准证陨落在了异国,遗失了近千年,百年前大家才得知,被揶教得到了。

    玄女宫一直在孜孜不倦地争取夺回此扇,跟揶教也多次交涉。

    要说起来,离火扇是典型的功法类型的准真器,只有玄女宫的嫡传心法,才能驱动此扇,换给其他人,哪怕也是道宫中人,都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威力。

    这就像方真人的九尾狐幡一样,别人抢了没用。

    错了,离火扇比九尾狐幡强一点,别人也能用,但是威力很一般。

    (四月第一更,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