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五章 血魔归属
    三宫主这话,也是不尽不实,但是事实上,她认为自己说的话比对方靠谱很多——参与那场厮杀的,我北极宫只有两人,而柔然人有一千多。

    丁青瑶轻咳一声,“穆桐大主教说这些,有意思吗?”

    “嗯?”穆桐大主教闻言,斜睥她一样,“真君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玄女宫经主丁青瑶,”丁经主正色话,“真君冤枉北极宫,玄女宫没有坐视的道理。”

    哦,穆桐大主教点点头,心里就明白了,人家是代表另一个宫说话呢。

    他当然可以不把高阶真人放在眼里,但是眼前有北极宫三宫主在,而此女又在玄女宫位居经主,是真君之下,非常了不得的存在了。

    于是他轻咳一声,“好吧,我此来是解决问题的,这些纠葛回头再说,三宫主,我揶教镇压的初代血魔,来到了中土,这一点你总不否认吧?”

    “没错,”三宫主很干脆地点点头,她知道对方的来意,前面那些话,不过都是讨价还价,而血魔的下落,也瞒不过明眼人,所以她就承认了,“它是在中土,那又如何?”

    “还回来吧,”穆桐大主教沉声话,“斯木克的惨案,已经生了,我揶教也不想再提了……还回血魔,万事皆休。”

    对他而言,这条件已经是相当有诚意了,刚才他胡搅蛮缠半天,无非是想在气势上压三宫主一头,以便能更好地讨回血魔。

    至于说斯木克的教堂被毁了,对揶教而言,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是斯木克那里,是冒险者的乐园,都是些亡命徒,不是温顺的教民。

    事实上,他提出这个条件,揶教内部都会有很大的反对声音,教堂被毁这样的耻辱,怎么能善罢甘休?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这十几年,揶教跟伊万国的上层,关系不是很融洽。

    揶教一心想罢黜其他教派,独尊揶教,就像新月国那样,展为以教立国的模式。

    但是伊万国王不甘心——我继承王位,都要看你揶教眼色的话,这成什么了?

    而揶教的对手也不少,除了尼莫教这种零散小教,还有真神教的反对。

    更糟糕的,是跟揶教出于同宗的净衣揶教,净衣的概念来自于天竺,又称白衣。

    揶教认为净衣揶教是走入歧途了,而净衣揶教在伊万国中上层有些市场……

    总之,还是那句话,异端比异教徒更可恨。

    正是因为如此,穆桐大主教仅仅是拿斯木克说事,但是真没把斯木克惨案放在心上——他也并不是很热衷于追查真凶。

    至于说军方可能反对?那由他们反对好了,穆桐做为伏尔加的大主教,他考虑的是整个教区的安定,这跟他的升迁直接挂钩。

    真君之上还能再升迁吗?能的,起码揶教是这样的规矩,大主教还可以兼职枢机主教,而枢机主教就可以参与评选教皇了。

    穆桐大主教觉得自己很委曲求全了,但是三宫主很干脆地摇摇头,“那不可能,血魔不是北极宫的,我们无法答应你这个条件。”

    “三宫主这么说,就没有诚意了,”穆桐大主教黑着脸话,“血魔的气息,我们是推断得出来的,正是在中土北方。”

    “我没说不在中土,其实,我前两天还见过,”三宫主淡淡地回答,“但是,那是我中土豪杰从柔然人手里抢到的,凭什么还给你?”

    狗屁的抢回来的,穆桐大主教其实猜得到,在伊万肆虐的就是中土人。

    但这仅仅是猜得到,属于自由心证,揶教要是真的有切实的证据,证明斯木克惨案是中土人所为,也不用他再纡尊降贵地跑一趟中土了。

    没错,正是因为这只是自由心证,而道宫并不是好惹的,不是合适的栽赃对象,他才专程跑一趟——虽然他心里认为,自由心证的对象没选错。

    “好吧,就算是你们抢回来的,”穆桐大主教苦恼地揉一揉额头,“但是,这血魔对我揶教信徒伤害极大,会给人族带来不幸,我们必须收回。”

    “奇怪,这血魔又不是你伊万特产,”三宫主很不屑地回答,“中土人得了就是中土的,而且此獠有我北极宫看护,你无须考虑那么多。”

    “北极宫看护?”穆桐大主教的眉头一皱,“这话我不是很理解……你不是说,血魔跟你北极宫的无关的吗?”

    三宫主侧过头来,冲着李永生微微一扬下巴,“让它过来。”

    李永生掐一个法诀,穆桐大主教等伊万人,则是怪怪地看向他。

    未几,一名七八岁的小姑娘从远处走了过来,一脸的阴沉——自打血奴现,自己的小丁丁木有了之后,一直就是这个表情。

    因为有偷天换日变形术,揶教其他人并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就是血魔。

    倒是穆桐大主教着实不凡,探手冲着虚空一抓,感受一下空中的气息,略带一点惊讶地话,“原来初代血魔……被你们变形了?”

    其他揶教的人方才反应过来,顿时拿出各种法器,开始感应这小女孩——没有这个由头的话,随便拿出这些器具,是对北极宫的不敬。

    小女孩慢慢吞吞地走过来,耷拉着脸,一言不。

    三宫主缓缓出声,“它的形貌已经改变,气息也被压到了最微弱,不会给人族带来麻烦……你们大可放心。”

    “三宫主果然道法高深,”穆桐大主教面无表情地话,他的手指微微动一下,似乎想做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先出声问,“我能检查一下这手法吗?”

    三宫主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此术是我亲自施为,大主教不会连我也信不过吧?”

    我还真是信不过你!穆桐大主教心里暗哼一声,不是信不过你的手段,而是信不过你的用心。

    你们控制住这血魔,万一哪天揶教和道宫起了冲突,谁能保证你们不会利用这家伙来害人?

    当然,他不能这么说,只能看一眼李永生,然后下巴微微一扬。

    揶教这边就有人会意了,一名女性高阶真人冲着李永生一拱手,笑吟吟地话,“敢问这名真人,怎么称呼?”

    “李永生,”李永生也一拱手,笑着回答,“现在供职于教化部。”

    他可不想把麻烦惹到博灵去,就直接报了教化部,而不是博灵郡教化房养正室。

    这名揶教女性真人美艳异常,身材也极为惹火,眼波流转之间,能令人失魂落魄。

    “见过李真人,”女修笑吟吟地又一拱手,然后抛个媚眼,“阁下既然供职于教化部,这血魔可是有伤风化的东西,阁下是它的持有人?”

    “我是它的持有人,”李永生点点头,不过紧接着就来了一句,“我没打算出售。”

    女人脸上的笑容就是一僵,没有想到对方回绝得如此干脆。

    要知道,她可是伏尔加大区驻雅库特区的特使,她的容貌,不但是公认的伊万美女,同时也符合中土东北人的审美观点。

    这么被人拒绝,她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不过有两名真君在场,也由不得她放肆,所以她怔了一怔之后,继续笑着话,“李真人尚未听我报价,何必就这么拒绝?”

    “卡捷琳娜,”另一名伊万高阶真人出声了,那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喊,他高声话,“这血魔未必归他所有,再说了,咱揶教丢失的东西,为什么要再买回来?”

    这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吧?李永生侧头看三宫主一眼,想看她是什么反应。

    不成想,三宫主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并不出声表态。

    不表态就是表态了,李永生轻笑一声,“不想买也行啊,尽管来抢。”

    “你!”那络腮胡大汉怒视着他,接着冷笑一声,“阁下可要搞清楚,你收这血魔容易,伊万人的报复,你确定自己承担得下来吗?”

    李永生眉头一皱,不高兴地话,“听你这话,是在威胁我吗?”

    “有真君在,我怎么敢威胁你?”络腮胡大汉面无表情地回答,又扫一眼上的真君。

    见两人都没什么反应,他的胆子大了起来,于是冷笑一声,“不要激怒伊万人,这是我对你的忠告,不是所有伊万人,都像揶教这么好说话。”

    听到这话,李永生心里生出一丝疑惑来,我是不是中了三宫主的算计?

    不过下一刻,他就将这一份疑惑抛在了脑后——这点小事情,还要瞻前顾后的话,他也枉为观风使了。

    总之,他不可能忍受这一份威胁,“那所以只是淡淡地一笑,就尽管来好了,我等着。”

    络腮胡大汉还要说什么,卡捷琳娜出声了,“好了,有两位真君在场,咱们这些真人还是好好商量吧……李真人,我确认一下,这血魔真的是被你抢到,并且奴役的?”

    “不是我抢到的,这是我的战利品,”李永生认真地回答,他虽然对伊万话并不精通,但却知道,这两个词,在伊万人的使用习惯中,不是一回事。

    (月末三更,最后两个半小时了,有月票的赶紧投了吧,明天是四月初,惯例凌晨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