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四章 穆桐大主教
    三宫主原本以为,李永生背后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圈子,但是看到这些战绩,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走眼了。

    正好,伏尔加的大主教要前来会晤她,所以她请李永生前来,也算是交待因果的同时,满足一下好奇心。

    她今天的表现,在北极宫众人眼中,是中规中矩的,说话不多出手不凡,完全符合大家对真君的认知和期待。

    但是只有三宫主自己心里清楚,今天她原本是想说很多的,不过李永生表现得太中规中矩了,她就算执意引起话题,对方的回答都是四平八稳,根本不给她发挥的机会。

    譬如说那个关于德鲁伊的话题,她就没听说过,玄青位面有这么一种修者。

    然而,李永生不但轻描淡写地解释了这种修者的属性,还明确地表示出了一种态度——你要是不知道这些,真的是有点孤陋寡闻,愧为真君了。

    真君可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吗?那绝对不是!但是她还好意思问下去吗?真的不能!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她想谈一些其他的事,根本无从谈起。

    三宫主的身边人感觉,真君日常就是这样的做派,但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其实我想谈,但是对方不给我机会。

    当然,三宫主执意想谈的话,别人也拦不住,不过……这不是还有瘸真君的因素吗?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瘸真君是跟李永生身后的势力走到了一起,所以她愿意重视一下李永生,结一份善缘。

    直到李永生北征柔然和伊万,传出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战绩之后,三宫主才意识到,瘸真君很可能是依附了这个势力——搁给瘸真君自己来做,也未必会交出更完美的答案。

    瘸真君的战力不凡,或者具备一些横扫的属性,但是很多手段,是他也做不到的。

    比如说炼制真君傀儡,又比如说给初代血魔下禁制——这不仅仅是瘸真君做不到,北极宫的历史上,也没几个真君做得到。

    由此,三宫主产生出了很多猜测,不过正因为猜测多了,她就不敢轻易试探——旁人都道真君就是顶端的存在了,但是跳出这个位面来看的话,真君算得了什么?

    总之,李永生态度含糊不接招,三宫主就不好再问下去,万一得罪了上界顶端的存在,不但她要倒霉,瘸真君也要倒霉。

    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接引李永生一行人的时候,她使出了青云纱迎客,身为真君,礼贤下士一点不算什么,万一因为礼数的问题,惹得上界大能人物不高兴了,那才叫亏得慌。

    旁人将李永生引下去之后,她在亭子里又待了有三个时辰,才轻喟一声,“去接引穆桐大主教吧。”

    穆桐就是揶教在伏尔加区域的大主教,实打实的真君。

    揶教真君来中土道宫做客,这种事并不多见,道宫跟揶教的关系,虽然没有真神教那么紧张,但也绝对谈不上友善。

    不过大致而言,两家属于还能坐下来共同商议一点事情的,存在沟通机制——事实上,如果中土位面遇到域外天魔这种位面大敌的话,道宫跟真神教也得商量着配合。

    当然,至于说安全问题,穆桐大主教也无须担心,各大势力还是非常看重这一点的,只要他没有在中土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道宫有义务保障他的安全。

    这一次穆桐大主教来,是单独跟北极宫沟通的,属于非正式会晤,三宫主知道他的来意,就故意不在北极宫中接待——在宫中接待的话,就有点太正式了。

    事实上,穆桐大主教自己也不想去北极宫,那是道宫的根基之一,万一出点不合适的事情,那可就太被动了。

    北极宫派了四人,前去伊万边境迎接,也跟官府报备过了,虽然官府非常好奇,揶教真君来中土做什么,但是既然得到了知会,手续完善,他们也就不去过问了。

    反正道宫跟揶教的关系,比官府跟揶教的关系紧张很多——那是在同一领域的竞争者,官府没必要操心太多。

    有了北极宫的带路,接引灵舟在第三天傍晚,将伏尔加的大主教送到了依云岭。

    穆桐真君此来带了二十名随从,属于绝绝对对的低调了,在伊万大主教出行,没有几百人的排场,就是有损揶教的体面。

    当天晚上,三宫主并未跟穆桐真君碰头,揶教一行人,也被安排到了依云镇上,并没有在三宫主的小洞天外休息。

    接待他们的,是堂主院的院主——再怎么敌对,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中土是礼仪之邦,不能让蛮人看了笑话去。

    在接待过程中,还是出了点小插曲,揶教里一名高阶真人听说,三宫主在山岭上驻跸,很是有点不高兴,大声表示,北极宫有意侮辱人——我们的大主教,怎么能位于你们真君脚下?

    这倒不算无理取闹,不过接待的人是堂主院的院主,他对类似情况也熟悉,于是辩解两句,说现在就是这么个条件,我们总不能再让一座山岭出来,让你们歇脚。

    毕竟这一次的会晤属于私下交流,没必要太苛求这些。

    解释完之后,他就笑着看穆桐大主教的反应。

    真君毕竟就是真君,他表示说,这种小事我们不会计较,身边人在伊万接受礼遇习惯了,倒不是有意要冒犯道宫,大家体谅一下吧。

    反正这一天晚上的接待气氛,绝对谈不上友好,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但私下里,双方都隐隐能感觉到剑拔弩张的对抗之意。

    当然,从某些角度上来说,这种敌意是有必要的,毕竟双方天生就是立场对立。

    第二天辰正时分,两名真君在平台上相会,却是气氛很融洽。

    双方除了两名真君,各有八人在场,李永生和丁青瑶得到了两个席位,其他人还真没资格掺乎北极宫的事。

    这个事实,令一心看热闹的公孙未明有点不爽,我不能参与也就算了,以三长老的惊才绝艳,也不能参与一下?

    正经是公孙不器出言安慰他,“咱公孙家本来就是伊万的死敌,何必让他们知道咱们的情况……你是嫌我证真的难度不够大吗?”

    两名真君见面之后,稍微客套了几句,又缅怀了一下往日的合作,然后就直奔主题了。

    像他们这种位面顶端的存在,相互之间交流,没有那么多虚头巴脑的言语——没必要。

    越是能明确表明己方态度,就越能保证交流的有效性。

    穆桐大主教单刀直入地表示,“斯木克惨案,是我执掌伏尔加教区以来,最令人震惊、性质最恶劣的事件,我有充分的证据,这件事不是柔然人干的,而是北极宫所为。”

    按说真君沟通,不该这么虚言恫吓,但他还是这么说了。

    三宫主的回答很绝,她很无所谓地发话,“我没有充分的证据,不是北极宫干的,毕竟我们的弟子太多了。”

    穆桐大主教翻了一个白眼,他被噎得不轻,“你要看证据吗?”

    “证据?”三宫主怪怪地看着他,“你能说点有用的吗?你揶教伪造证据的例子,不用我来说吧?”

    “这次不是伪造的,”穆桐大主教很光棍地承认,己方曾经伪造证据——还是多次,“你北极宫制造这样骇人听闻的惨案,我身为主在伏尔加的荣光传播者,无法坐视。”

    “不是北极宫干的,”三宫主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你要是这么说话,我能拿出柔然人参与的证据……但是,这有意思吗?”

    穆桐大主教很认真地发话,“我希望双方能坦诚地交谈,而不是各执己见。”

    三宫主端起茶杯,轻描淡写地喝一口,“那过几天,我就派弟子去柔然走一趟,告诉你们,北极宫出手,会有多么不留情。”

    “你是在威胁我吗?”穆桐大主教的脸黑了,“你们已经毁掉了一个教堂。”

    三宫主冷冷一笑,“我给你三个月的准备时间,信不信我端掉你所在的大教堂?”

    穆桐大主教干咳一声,“我在阐述事实……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这一点,他还真不敢赌,单讲实力,北极宫碾压伏尔加教区毫无问题。

    “我看不到你的诚意,”三宫主淡淡地回答,“你凭什么就敢说,斯木克毁在北极宫手里?”

    斯木克的惨案,北极宫总共就两个人参与了,一个是柳麒,一个是佘供奉,对方的言辞,明显是在胡搅蛮缠。

    那么,三宫主也不介意胡搅蛮缠一番……你会不讲理,难道我不会?

    穆桐大主教为之语塞,事实上,他也知道斯木克惨案,并不是北极宫做的,他只是猜测,里面可能有北极宫的人参与,所以才虚张声势。

    事实上,这属于文化差异,伊万人说话,总喜欢夸张一点——能诈一下,为什么不诈呢?

    眼见对方不买帐,他只能老老实实地退而求其次,“北极宫弟子肯定参与了,斯木克惨案,原本就是中土人所为。”

    对他而言,这是最实事求是的说法了,虽然也夹杂着些猜测,但是真的不多了。

    三宫主淡淡地看着他,半天才说一句,“斯木克的事儿,要是我北极宫做的,那没什么不敢认的,但是……那是柔然人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