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三章 血奴发怒
    看李永生一眼,三宫主沉声发话,“你把人家的血魔抢来了,揶教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这不是我抢的,”李永生断然否认,“我们在柔然,遭遇了一群柔然修者,是从他们手里抢的……我们没去过伊万国!”

    三宫主又看他一眼,眼中满是笑意,“好吧,这些无关紧要,关键是玄青位面,已知的初代血魔……就这么一个了!”

    “吱吱,”不远处的血奴叫了起来,声音尖细,穿透力却极强。

    三宫主茫然地看向李永生,“它在说什么?”

    堂堂的真君,也被这只狡诈的血魔骗过了。

    你丫真不是个玩意儿!李永生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解释,“它说,其实本位面的初代血魔,不止它一个……咳咳,它是吸血吸得最少的。”

    “这我当然知道,”三宫主不以为然地发话,“它只是‘已知’的初代血魔,还有初代血魔在装死,排到了‘失踪’序列里,其实哪里失踪了?我都能点出两只来。”

    李永生睁大了眼睛,讶然发话,“那两只在什么地方?”

    “肯定是在布瑞藤嘛,”三宫主很随意地回答,“你问这个做什么?没必要,揶教的人也都知道,但是……知道了也没用,他们恨不得那两只一直藏在布瑞藤。”

    血奴在不远处扑扇两下翅膀,又吱吱地叫两声,脸上有明显的不屑。

    三宫主再次出声发问,“它又说了点什么……跟你有神识交流?”

    其实我就不懂这门外语!李永生干咳一声,“它说……本位面起码还有五只初代血魔。”

    “这也正常,”三宫主点点头,本来嘛,血魔被揶教压制得很厉害,藏起一些巅峰高手以待反击,这策略谁都懂,“但是……已知的就这么一只。”

    血奴又吱吱地叫了起来,青灰色的人脸上,表情很是怪异。

    但是这一次,李永生没理会它的叫声,而是一本正经地发话,“就算只有一只,也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

    他实在是腻歪了这个位面所谓的大局感,生恐道宫也这么做。

    三宫主笑了起来,这是今天她第一次笑,也是李永生第一次见她笑,非常和蔼的笑容,“我能看一看你禁制它的手法吗?”

    是奴役,不是禁制!李永生微微一笑,然后一摊双手,“粗陋得很,还请真君莫要见笑。”

    这是想以真君之尊,夺我的禁制秘术了吗?那个啥……你最好悠着点。

    见他允诺,三宫主一抬手,就将血魔摄了过来,也不管它吱吱地尖叫反抗,就像拎着一只小鸡一样,来回拨弄着。

    甚至她在它两只翅膀的腋下,来回掏摸片刻,又掰开它长长的嘴巴,左右看一看。

    这真的很有损真君形象,简直是像一名普通农妇,在检查自家的鸡是不是得了禽流感。

    血魔不住地挣扎着,尖叫着,心里也满是不忿:你以为是买马呢,还要看牙口?

    看了半天之后,她一抬手,将血魔随手往外一扔,然后伸出一指,虚虚地点了出去,“很不错的禁制手段,还有奴役之道。”

    这句话她说得轻描淡写,而她的芊芊玉手保养得也不错,只看细嫩白皙的手指,还会以为她是青春少女。

    然而,就这么轻轻的一指,那血魔落地之后,打一个滚,就化作了一个七八岁的人族少女,然后非常茫然地站了起来。

    我去,你竟然会这个?李永生看得眼睛一眯,“这是术士……还是德鲁伊?”

    那血魔站起来,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它扇动一下翅膀,想稳住身形,然后才愕然地发现,自己的翅膀,竟然变成了胳膊。

    “吱”地一声,它这一次的尖叫,简直是惊天动地,显然是吓坏了。

    还亏得它的本语就是这么发音,否则它铁定喊出中土话来了。

    “不是术士,”三宫主摇摇头,“只是偷天换日变形术,一门障目小术。”

    事实上,偷天换日变形术,绝对不是她说的小术,道宫里能改头换面的变形术很多,幻术也多,但是这个偷天换日变形术,是可以瞒过真君感知的神通。

    没错,不但是神通,还是能瞒过真君的感知。

    这一门神通要说强,也没有多强,但却不是本位面该有的,此术是上界传下来的,后来被三宫主侥幸得了。

    这一门术法也传下来了?李永生心里微微一惊,然后点点头,“原来如此。”

    他对玄青位面了解得不少,但是上界到底什么术法传了下来,什么术法没有传下来,他还真不是很清楚,尤其这偷天换日变形术,对他而言,真不是什么值得重视的。

    见他没什么反应,三宫主心里越发地好奇了,于是试探着问一句,“不知你说的这德鲁伊……算是修什么的?”

    “德鲁伊啊……自然道修者,”李永生轻咳一声,“我也是在一本书里看到的,他们强调师法自然,对天道规则掌握了不少。”

    “师法自然……敢这么说的修者,确实非同凡响,”三宫主点点头,若有所思地发话,“自然之道原本就包含多种大道,而这形貌,原本也是自然取舍之道。”

    顿一顿之后,她又出声发话,“你这血魔,可否留在北极宫?我可以用天才地宝交换,只要北极宫有的……你随便开口。”

    李永生先是一怔,然后笑了起来,“启禀真君,北极宫有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啊。”

    将血魔留在北极宫,他也不反对,但是他要搞清楚,对方这是想强取豪夺呢,还是有极大的诚心交换。

    三宫主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你倒是机警,想看我北极宫藏宝册?”

    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奈地回答,“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玄青位面总共就五只初代血魔,我原本都有点舍不得交换……真君你既然开口,我当然是要换点好东西了。”

    其实他也没想换多少好东西,堂堂观风使,主要的任务,除了观风就是扶持道宫势力,在下界掠夺道宫的资源,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

    他就是想看一看,北极宫——严格来说是北极宫三宫主,打的是什么算盘。

    “既然你那么看重,就不交换了,”三宫主轻描淡写地回答,她有交换的意愿,但并不是很强烈——外人并不知道,北极宫里,现在还存有两具初代血魔的尸体。

    对于李永生采用的禁制,她是比较感兴趣的,但是为此亮出北极宫的藏宝册,那就没必要了,她的目的并不在于此,“你可知我为这厮施展术法,所为何故?”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还是摇摇头,“请真君不吝赐教。”

    “哦,”三宫主应了一声,整个人又陷入了刚才那种懵懂状态中。

    不过这次她清醒得很快,几息之后,就笑着一摆手,“既然我施展了术法,此事就跟北极宫有关了,好了,你下去歇息吧。”

    就在这时,血奴搓揉半天脸,又玩弄了一下自己的胳膊,非常好奇的样子,不过它往自己的胯下随意一摸,脸色顿时大变,一蹦老高,人尚在空中,就“哇啦哇啦、吱吱”地大叫了起来,异常气愤的样子。

    不等李永生开口翻译,三宫主就冷冷地一哼,“我不管你以前是公的还是母的,在我的变形术下,你必须得是母的,那样能少很多是非,再叽歪……我就真的交换了你!”

    “吱吱”,血魔又没命地叫两声,不敢再多说什么,不过很显然,他的表情相当级愤怒,或者,还夹杂着点……绝望?

    它心里真的太委屈了,我啥也没干,你把我变成人也就算了,居然把我的小丁丁也变得木有了……咱不带这么变态的!

    旁边的侍女,将李永生引下去休息了,三宫主则是坐在亭子里,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一动也不动。

    真君的心思,自然是没人敢随便猜的,她一向也少言寡语,她的身边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暗暗地交换一个眼神:三宫主今天……没什么不正常呀,怎么就成了这样?

    他们真的不知道,三宫主今天虽然依旧少言寡语,但是……其实她有很多话想说来的。

    她将李永生招来,仅仅是因为伏尔加大主教要前来拜会吗?显然不是,一个区区的揶教真君,她还真不放在眼里。

    真君也是有强弱之分的,三宫主在中土真君里,战力不算特别强的,但是她终究是老牌真君,而且身在北极宫附近,战力是有加成的。

    至于伏尔加的大主教,离开伊万跑到中土来,神术本来就要降低一些,这一涨一消之下,她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她将李永生召来,主要是因为,李永生在北征柔然和伊万的时候,表现出的手段,实在是太令人惊艳了。

    强大的战力、无所不能的阵法、擒获并且炼制了真君、教授别人炼制真人傀儡、收伏初代血魔,直到毫不犹豫地用六个真人傀儡决死冲阵……

    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身后势力再强大,想做到这些,也非常困难。

    (一更,贺盟主庄周浩泽,晚上还有两更,大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