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一十章 喜忧参半
    宁致远小心翼翼地看着面前这一幕,并不开口说话。?≠

    事实上,如果他可以开口的话,都想劝李清明答应下来天家在军事上,也想绕过内阁。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少年天家喜好武功,又不喜欢约束,其实在这里面,还有更高层面的权力争夺君权和相权。

    不过宁御马心里也能想像得到,李清明硬要跟内阁顶着干的话,就算天家心里高兴,事情过了之后,不会有李清明的好果子吃。

    天家虽然很看重君权的争夺,但是就算君权压过了相权,想要顺利地行使,还是要通过收买朝臣的心才能实现。

    那么,李清明被牺牲,是注定的问题,区别只在于早和晚。

    更何况,没有任何一个上位者会喜欢自作主张的军人。

    所以,这依旧是个划得来划不来的问题。

    反正在这种大事上,宁致远是打定主意不出声了责任太大,我做个见证就好。

    他跟李清明关系一般,但也不认为换个军役部长,关系就能好到哪里他跟陈布达的关系更差,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忽悠这个疯子呢?

    宁御马能想到的,李清明当然也能想到,他犹豫再三,终于心一横叹口气,“我李某人还没有那么老,既然你这么说了……李永生你给我句话,一旦我出事,能保住我家老小吗?”

    我保住你也没有问题!李永生斜睥他一眼,“决定了?”

    李清明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本是军人,不喜欢婆婆妈妈。”

    李永生饶有兴致地问,“若是我不能答应你,你的心情,会不会更煎熬?”

    这个问题,实在有点操蛋啊,李清明很无语地翻一翻眼皮,没好气地回答,“你若不能答应,我现在就乞骸骨,眼不见心不烦……大不了就当没被你治好,有啥呢?”

    他的身体若是没被李永生治好,那就还要忍受余毒的肆虐,当军役部代部长、部长之类的机遇,更是无从谈起。

    宁致远终于出声了,“永生啊,你在柔然和伊万做出那么多大事,李部长诚心问你,你也给个痛快话好吧?”

    合着李永生等人的做为,早就被中土官方关注到了,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在柔然的时候,还接到军情司密探的示警。

    宁致远是御马监的监司,但是他在天家面前实在太红了,也能从朝安局得到很多消息。

    所以他和李清明能在雪夜晚上联袂而至,不仅仅是因为以前的交情,而是因为李永生带领着中土豪杰,在国外做出了相当耀眼的成绩,真的极大地改善了中土国的国际生存环境。

    李清明成名,是因为活捉了伊万国的王弟,事实上,李永生带着人做出的事情,并不比李清明的成绩差多少他们只是少活捉了一个王弟。

    若是比起在柔然和伊万掀起的风浪,李永生的行为,还要强过李清明。

    李清明擒走伊万王弟,留下的是传说,而李永生他们留下的,是实实在在的大面积伤害,是对伊万国和柔然国战争潜力的摧毁。

    最关键的是,参与这些事的,除了道宫中人、隐世家族,就是一些游侠儿了,中土官方并没有付出什么,至于说军队方面,勉强算付出了一点点坤帅带着人在边界接应。

    宁致远非常清楚,李永生能不靠官府,组织起这样的远征,在某些方面的影响力,已经是相当地惊人了。

    所以他忍不住站出来,要做一个和事老。

    “行,那我给个痛快话,”李永生微微一笑,“李部长你如何对待中土黎庶,我就如何对待你……这够不够?”

    “够了,”李清明点点头,站起身就向外走去,“我知道你前程似锦,记住你的承诺。”

    他何尝不知道李永生今非昔比了?须知军情司还是军役部的下属机构,不过他一向就是这个脾气,不会委屈自己,对谁卑躬屈膝当初他还赋闲的时候,对坤帅也不算恭敬。

    更别说对李永生这样的小辈了。

    宁致远见状,也站起身来,冲李永生大有深意地点点头,然后出声话,“永生你还有别的什么事没有?”

    听到这话之后,李清明在帐篷外,也停下了脚步他还不知道今天李永生请他们来,是为了什么事呢,大吵一顿之后就这么离开,似乎也有点不合适?

    “也没什么,”李永生意兴索然地回答,“既然话不投机,多说也是无益。”

    能劝说李清明改变心意,他这一趟就算没有白来了,但是想到对方考虑问题时,那种高高在上的心态,他也兴奋不起来,并没有劝说成功之后的快感。

    “你别这样嘛,”宁致远笑着话,“既然还有别的想法,就一起说说呗,你看李部长不也答应了你,打算去试一试吗?”

    他只能说试一试,不能说李清明就铁下心思要这么做了,那样的话,有挤兑人的嫌疑,他不想让李部长有半点儿误会老李今天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也没什么别的想法,”李永生有气无力地回答,“本来是想看一看,你们还需要什么帮助,再探讨一下,如何再给柔然和伊万施加压力,现在嘛……我真没心情说了。”

    这都是非常大的话题,他若是没有在国外厮杀近半年,并且闯出了偌大的名堂,贸然说出这话来,只会给人以狂妄的感觉。

    但是既然他声名鹊起了,而且在上层人物里,名气不是一般的大,那就有资格这么说了他有能力做到很多事,并且他也是对付那两国的半个专家了。

    “伊万和柔然……”宁致远低声重复一遍,又扭头轻喝,“李部长,请留步!”

    宁御马狂妄归狂妄,但也没有狂妄到去掺乎对外策略中,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李清明闻言,不得不又走回来,沉声回答,“伊万国那边,你制造的混乱,足够引起那两国的纠葛了,中土这边,伊万国边境有英王坐镇,不会出大问题,至于柔然……”

    他看一眼张木子,淡淡地话,“柔然的军队短期内无力再战,正经是你们道宫要提防一下,很可能佛修会制造一些混乱。”

    张木子的眉头一皱,她很意外这个答案,“佛修有这么大的胆子?”

    她可真的不把佛修放在眼里,中土道宫势大,那些家伙也就只敢暗暗下手。

    “柔然现在面临的问题,跟前期的中土一样,也是两面作战,”李清明侃侃而谈。

    显然,他早就对局势有了深刻的研究,“伊万人是不肯吃亏的性子,柔然的压力会大增,所以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放弃跟中土的纠缠,专心对付伊万……那么,他们就只能通过佛修,来给中土制造适当的压力,让中土没精力北顾。”

    “北顾?”宁致远苦笑一声,“天地良心,谁还会有心思北顾?就算现在天家授权大司马北进柔然,坤帅恐怕都提不起兴趣来。”

    中土国里糊糊事儿一大堆呢,哪里顾得上占柔然的便宜?

    李清明面无表情地回答,“你当然是这么想的,但是柔然人不这么想……他们赌不起。”

    很简单的道理,谁都不放心将自家的安危,交到别人手上。

    宁致远其实也明白这道理,听到这番解释,他哈哈一笑,“玛德,轮也该轮到他们提心吊胆了,他们对秦王的设计,天家可是相当恼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这个说法,符合中土人的传统道德认知,中土人在很多时候,还是很强调师出有名的。

    若不是柔然人自己作死,想趁着中土混乱的时候插一脚,不会有那么多中土游侠儿北上。

    “此事不难,”佘供奉缓缓地话,“严打一轮佛修就是了,中土大地,原本就轮不到佛修来张牙舞爪。”

    他身为北极宫供奉,虽然没有多少实权,但还是有资格说这个话的。

    张木子想的却是别的,她看着李清明话,“伊万人那边,肯定没有问题?”

    论起对伊万人的了解,还得数昔日的东北老大。

    “再怎么有问题,明年也不可能,柔然是他们的当务之急,”李清明很随意地回答。

    “而且大彼得堡那边并不稳定,有人打算作乱,揶教对他们国王也不满意,人心不稳……现在的伊万对外战争,他们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也吃不起亏。”

    他不光是熟悉伊万人的性格,论起国外形势的了解,他手下的军情司,也远强于朝安局。

    不过张木子对伊万的情形,也比较熟悉,“但是伊万人贪婪成性,冒险者很多,性格又暴躁,没准什么时候就冲动一下,制造冲突。”

    “这谁也不敢保证,”李清明有意无意地看一眼李永生,“我在东北的时候,这种事也遇到得多了……不过有英王在那里坐镇,应该是没有大碍。”

    从他的话就可以知道,天家让英王镇边,虽然有点不情不愿,但从眼下的形势上讲,真的不失为一个好的决定。

    帐篷里陷入了一片短暂的寂静。

    (更新到,最后三天,召唤月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