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零八章 困境中的争夺
    好半天之后,李清明叹口气,“永生你真的没别的可说了?”

    他急匆匆赶来,其实还是想落实一些东西,得到一些新的思路,并不是想赶人走。 .更新最快

    “没什么可说的了,”李永生叹口气,意兴索然地回答,“想不到堂堂的李清明,号称爱民如子,却变成了残民以逞的政客,你的血性……唉,果然是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严格来说,李清明也不算特别亲民的,那是个第一次见李永生,就能拆了院墙的主儿。

    但是他在东北从军的时候,对军纪抓得极严,不许他们扰民,这原本是治军的手段,但是传出去之后,东北的百姓相当认可他。

    再后来,他冒死进入伊万,以及坐镇东北之后,也曾经以黎庶的保护者自居,而且从客观上讲,也确实保护了黎庶,所以大家都这么评价他。

    李清明听到这话,却是勃然大怒,他最恨别人说自己老了,“黄口孺子,你懂什么?我不知道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但是你体谅过朝廷和天家的苦衷没有?”

    “说话?说话当然很容易了,”他气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以粮困敌……你以为我们愿意做?你知道不知道,王师的三次反击,都被人窥破,折损了近四万人马?”

    “嗯?”张木子的眉头一扬,“这消息我们怎么没听说?”

    她有点不相信这话,三次反击都被人窥破,这还怎么打仗?

    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李清明说的还就是真的,第一次偷袭,遭遇了襄王的大队援军,惨败而回,第二次遭遇了埋伏,被包了饺子。

    第三次战斗发生在海岱和幽州交界处,同样是大败而回。

    “这种动摇军心的消息,怎么敢传出去?”李清明不屑地看她一眼,“朝廷里有内奸!”

    “咳咳,”宁致远轻咳两声,出声发话,“李部长这话,我可以作证,三次出击全是惨败,李部长也想单独发布军令,内阁却是不准。”

    中土国对用兵,还是相当谨慎的。

    李清明身为军役部长,可以发布军令,但是用兵不仅仅是指挥军队。

    动兵可不是小事,别的不说,仅仅说后勤,就需要粮草和人力支持,宣传上还需要舆论支持,这都需要三院六部的配合,至于作战意图什么的,也得跟内阁解释清楚。

    当然,也有“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说法,但那指的是在外部的作战,想当年李清明挺进伊万国,不但没经过内阁同意,连上司也不支持他,可他也强行做了。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眼下的战事,是发生在幽州郡。

    这是京师所在的郡,是中土国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中心,天家在此,朝廷也在此别说天子不想死,大臣们也都不想死,所以大家对军队的作战和调动,非常地关心。

    泄密这种事,也令人非常头疼,尤其是第三次军队出击的时候,除了李清明,只有内阁三位知道,甚至连坤帅这大司马都不知情她在柔然边境呢,所以就特事特办了。

    可就算这样,消息依旧走漏了,一万精悍的士卒,直接被人堵在了山谷里,这支军队里配属了五名真人,但是最后逃出来的,也不过才千许人。

    这一支精兵,是要悄悄潜入海岱,断襄王的粮道的,结果惨败而归。

    李清明说到这里,苦笑一声,“主少国疑……原本就是这样了,很多人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打算呢。”

    主少国疑,就是说天家的威信不够,朝臣们不服气,有别的想法。

    这话实在太冒昧了,当着御马监的老大,他竟然敢这么说,这是人臣该说的话吗?

    然而非常奇怪的是,宁致远居然出声附和这军役部老大,“没错,消息竟然能从内阁走漏,天家彻夜不能寐,心脉郁结,甚至问我……朕真做了什么失德的事情吗?”

    “拉倒吧,”李清明却是不领情,他冷冷地看一眼宁御马,“谁说一定是内阁走漏的消息?没准是你内廷十二监呢?”

    这话也在理,严格来说,军方决定出兵的话,内廷不可能一点风声都不知道,说句更过分的话,哪怕出兵不经过内阁,内廷也照样能知道。

    为什么十二监被人称作内廷?这是天家私人的朝廷,监督军方行事,也是内廷职责之一,而且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职责。

    这话也诠释了,为什么宁致远能容忍“主少国疑”四个字,没办法,他要是不能忍了这四个字,那就是默认内廷也有嫌疑他巴不得李清明冲着朝臣开火呢。

    当然,现在李部长说的话,他就有点不爱听了,“你这话说得有趣,我们内廷的风光,全部得自于天家,李部长性情耿直我知道,但是麻烦你说话的时候,过一过脑子!”

    果然,内廷和军役部,还是尿不到一个壶里,这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来。

    “你少扯淡,”李清明一摆手,毫不客气地发话,“内廷全是心向天家的吗?先皇留下的老人多了,你去问一问天家,他敢杀完吗?”

    “你这话怎么说的?”宁致远的脸黑了下来,“先皇留下来的使唤人儿,天家当然要妥善对待……李部长,你知道你这句话,会得罪多少人吗?”

    中土是强调忠孝传家,少年天子再意气风发励精图治,也不敢把老爹留下的太监和宫女全部清理了那叫不孝!

    退一万步讲,他将这些宫女和太监全部推进皇陵,活埋殉葬,倒是可以用“残暴”这个比较小的罪名,替代“不孝”的大罪,但是对他接下来执掌天下,有太多不利了。

    而且……当时太皇太妃还活着,她的身边人总不能也埋了吧?

    所以说,内廷其实也是个筛子,传出点消息也正常,先皇那么多的皇子皇女,那么多的妃嫔,还有太皇太妃这种连先皇都惹不起的存在,这里面……少得了探子和耳目吗?

    所以李清明的怀疑,是有道理的,不过李部长心里也清楚,这话就是斗一斗嘴事实上,内廷泄露消息的可能性,还真的非常小。

    这倒不是说,内廷里消息就不会外泄,筛子依旧是筛子,值此非常时期,天家正经是不能大面积撤换内廷的人手有些人在内廷安置钉子,只是想自保,没别的想法。

    比如说英王,现在镇边东北,正红着呢,要说英王在内廷里没安排钉子,李清明是不信的,万一有点事情发生,英王岂不是变成了聋子和瞎子?

    没谁愿意成为聋子和瞎子你走路起码不能掉到沟里吧?

    然而,李清明还真不太相信,消息是内廷泄露的,第一次反击撞上援兵也就算了,等第两次反击遇伏大败而回,就算再蠢的的人也能确定,是走漏了消息。

    那么第三次出兵,天家还能不知道控制内廷的消息?

    内廷虽然有监督军队的职责,但是能有资格掌握如此重要消息的人,内廷里也没几个人。

    这为数不多的几个人,都是天家的心腹比如说眼前这位宁致远。

    天家位子一旦不稳,这些人没有幸免的可能。

    李清明对宁致远不客气,那是因为内廷对军方的监督和牵制,倒不存在不信任的问题。

    所以对方说什么得罪人,他只是不屑地笑一笑,“不得罪人,我若是跟你同气连枝……你猜咱俩谁先死?”

    “你这话就没意思了,”宁致远哪里敢接这个话茬?他干笑一声,“其实吧,我觉得内阁也是担心军方势力过大……他们有私心。”

    “握草,”佘供奉听到这里,是实实在在忍不住,“内阁这是要夺军权?”

    “多稀罕呢,”宁致远很不屑地看他一眼,“文臣武将,这不是天生该对立的吗?你要不信……问一问李部长好了。”

    李清明嘿然不语,这种事情,不是他想否认就能否认的,事实上,他心里认为,极有可能是内阁泄露的消息,原因也在此了。

    内阁的三位宰辅,未必就会心仪哪个反王,但是值此江山动荡之际,能为阁臣多抓住点权力,才是真的。

    说白了,这依旧是赵家的江山,赵家天子可以换,人臣却未必会换,此刻不借机抓紧军权,那才是傻的起码要抓住商议军事的权力。

    至于说出兵三次失利,会不会让内阁失去这个权力,那就在人说了。

    其实很简单,借口随便就找得到军方的谋划能力不行,换我们内阁来吧。

    换内阁来的话,行不行呢?这就是两说了大不了就是打输了,换个天家呗。

    这么诛心的话,也就是宁御马能说出来,并且试图点醒李清明。

    可是李清明哪里用得着他点醒?三次出兵都被人设计了……这里面仅仅是探子的问题吗?

    说句实话,他不相信里面没有猫腻,而最令他恼火的就是,某些文臣这么做,不是因为跟天家不对眼,也不是有了投靠的主儿人家这么做,单纯地就是为了争夺权力。

    所以他郁闷地叹口气,看向李永生,“你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