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零七章 两巨头齐至
    血魔非常清楚李永生给自己划的底线。 .更新最快

    不能伤人,那是一定的,为了不引起恐慌,不能被人族看到,也是必要的。

    李永生却是气得笑了,“打猎,跟偷家养的牲口……那是一样的吗?”

    “这个……”血魔迟疑一下,硬着头皮回答,“抢人族的东西,那也是打猎嘛。”

    李永生二话不说,直接催动了奴印。

    血魔的眉心,闪过一道蓝光,紧接着一蹦老高,然后掉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打起滚来,嘴里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吱……吱……我错了,李大师饶我这一遭。”

    一只半人高的青灰色蝙蝠,在地上不住地打滚,那场景真的是要多诡异有过诡异了,偏偏的,它那张人脸上,还能显出痛苦异常的表情。

    张木子对油嘴滑舌的这厮没什么好印象道宫中人一向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她将大网解开,将里面的四只活物放出来,绑好,“可惜只有一只野物。”

    “我也喜欢野物啊,这不是找不到吗?”血魔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没命地喊叫,“我是看着天阴了,马上要下雪了,心里着急嘛……我知道错了啊~”

    张木子一听,这话也对呀,快下雪了,总要找点食物储备起来,所以她只是冷冷一哼,“那你不知道给农户留下几块银元吗?”

    血魔没命地叫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以后一定留下银元。”

    张木子看一眼李永生:行了,不用让它再叫了,引来外人就不好了。

    李永生读懂了她的眼神,于是收了役使奴印的手段,冷冷地发话,“现在就送去……把你能耐的,学会去别人家打猎了?”

    血魔终于不再翻滚,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好半天才有气无力地发话,“我没有银元。”

    “呵呵,”张木子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她觉得血魔这次吃瘪,有点冤枉,不过……活该,谁让你拽得跟个大爷似的?

    李永生却知道,这厮有多狡诈,所以他冷哼一声,“你在山里随便捡点什么好东西,也够交换牛羊了,真以为我有那么笨吗?”

    山里宝物,不是那么好碰到的,但是血魔这家伙会飞啊,居高临下,视野不知道比旁人强出多少,发现点高级草药或者稀罕玩意儿,并不是很难。

    “现在好多地方都有积雪,”血魔弱弱地回答,但是那口气,却是相当地理直气壮,“换了我是海东青,也看不到积雪下的何首乌不是?”

    “咦,”李永生的眉头,又是微微一皱,“看来你还是没有正视自己的身份,得教你学一学奴隶的规矩了……居然还敢顶嘴?”

    血魔一听这阴森森的话,马上翅膀一抖,护住了自己的眉心,大声喊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送银元,这总行了吧?”

    你捂住眉心也是没用的,李永生心里暗哼,嘴上冷冷发话,“那就快去!”

    血魔又很夸张地喘了几口气,才一骨碌爬起来,扇动翅膀就待离开。

    不过下一刻,它就停了下来,怯生生地发问,“可是,银元呢?”

    张木子看到它这狼狈样,也忍不住笑一笑,“合着你还知道自己没银元?喏,拿着。”

    她抛了一个金子过去这抵得上一百块银元,买牛羊是绰绰有余。

    事实上,这种半大的牛羊,都是老百姓舍不得卖的夭折的可能性大大降低,而且还在疯狂地生长。

    所以她给的价钱高一点,也是不想占黎庶的便宜,她又不差钱。

    血魔爪子一伸,稳稳地抓住了这个金子,不过下一刻,它又问一句,“能给个储物袋吗?”

    “神马?”张木子的柳眉一竖,眼睛一瞪,“你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个储物袋,”血魔理直气壮地重复一遍,“你见过抓着金子飞的蝙蝠吗?”

    张木子顿时就噎住了,好半天才哼一声,“我也没见过抓着储物袋飞的蝙蝠!”

    “你这么就这么笨呢?”血魔的一只爪子,不住地在地上敲打着,“可以假装是一个袋子,不知道什么缘故,它绕到了我脚上了嘛。”

    李永生呲牙一笑,“你身上也可能不小心溅上了太乙银浆……你说这种可能性大不大?”

    “别那么小气嘛,”血魔马上就收起扑扇的翅膀,又干笑一声,“反正你们不缺储物袋不是?我还没得过这玩意儿呢。”

    “我知道,奴印你也是第一次得,”李永生一掐法诀,就要再整治这厮,“多体会一下,也是能加深印象……”

    不过下一刻,他就停了下来,皱着眉头看向远处,“有人来了?”

    血魔见状,蹑手蹑脚地倒退几步,一扑扇翅膀,悄然无声地飞走了。

    来的人有七八骑,踏着地上的残雪,卷起大片雪花,眨眼间就接近了。

    赶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御马监的奥斯卡公公,隔着老远,他就一拱手,笑着发话,“李大师纵横柔然和伊万,为中土解除了燃眉之急,我代天下苍生,谢过李大师了。”

    李永生也没奇怪这厮的消息灵通,只是一摆手,意兴索然地发话,“一点心意罢了,既然你来了,宁御马这次是不能来了?”

    “我帮宁公公打前站,他可能会晚点来,”奥斯卡的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似的,“中土的情形,想必你也知道了……唉,宁公公心忧国事,根本忙不过来啊。”

    “愿意不愿意来,在他了,”李永生冷冷地回答,“你们想的是,襄王下一步,会大举入寇豫州吧?我要回博灵了,省得博灵受到两面夹击。”

    他们这些猜测,虽然都是臆断,但是真人的眼光和智慧,比一般人强得太多了。

    奥斯卡闻言,顿时就吓了一大跳,心说这么隐秘的事情,你怎么就知道了?

    事实上,宁致远今天还真没打算来看李永生,这些日子,京城里各种事实在太多了。

    不过他也没打算怠慢李永生,所以才会派奥斯卡前来应付一下李永生在柔然和伊万的行动,已经传进了宫里,是个人就知道,他们为中土立下了多大的功劳。

    所以宁致远的意思就是,李永生真有要紧事,我会晚一点过去,若是事情没那么要紧,奥斯卡你帮我安抚一下,也就是了。

    可是奥斯卡做梦也没想到,李永生竟然猜透了朝廷的打算,他想一想之后,低声发话,“李大师的话,我不太懂,不过,京师这里激战正酣,博灵那里会有什么事?”

    李永生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到了真相,于是意兴索然地一摆手,“既然是这样,那奥公公请回吧,我也要走了。”

    你们这点小心思,真以为能瞒得住天下的明眼人?

    奥斯卡讪讪地一笑,“你别这样啊,宁公公会晚点来,但是你也知道……现在情势不妙,宁翁,他也很难做呢。”

    李永生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再难,能比我去伊万杀个来回还难吗?

    就在此刻,天上开始飘落雪花,雪花虽然不大,但也是纷纷洒洒,不多时,整个天地都是一片银白色了。

    宁致远的车队,是亥正才抵达这里的,巧的是,同一时刻,李清明也带着一千御林军来了。

    这两位现在都是朝廷里再要紧不过的人物,能在深夜的时候来到城外五十里,根本是别人想像不到的。

    要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在路上做什么埋伏,重伤其一的话,中土的形势,不知道会糟糕到什么样的程度。

    两人身边护卫的真人就有十来个,方真人赫然也在其中。

    李永生将两人迎入帐篷,也顾不得多寒暄,直接开门见山地发问,“眼下中土这局势,天家是不是有意以粮困敌?”

    李清明和宁致远闻言,相互交换一个眼神,李部长直接发话了,“永生,你为中土做的事情,我们心里都有数,至于朝廷的想法……你没必要知道。”

    李永生气得笑了,然后一拱手,“既然没必要知道,那两位就当没来好了……好走不送!”

    “你这话什么意思?”李清明的外号,可是李疯子,他眉头一皱,不怒而威地发话,“朝廷做什么事情,还要跟你解释?”

    “那你就做你的事情去好了,”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回博灵做我的事情,总要把博灵守好才行,不过难听话说在前面,你以后有什么事,不要找我!”

    “我还能有什么事情要找你?”李清明听得就笑,他知道李永生很不俗,但是军队里认的就是拳头,你连兵都没有,跟我说别找你?“如果你见我,只有这话的话,那你回博灵吧。”

    “慢着,”宁致远出声了,他冷冷地发话,“这是李清明你的意思,别扯上我御马监。”

    李清明很不屑地看他一眼,脸上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你御马监除了扯军方的后腿,还能做什么?”

    宁致远英俊的脸上,也泛起一丝微笑,“军方是很牛呀,可我也没见军方马踏伊万,但是永生做到了,哦,你也做到了……不过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李清明侧过头来,死死地盯着他,眼中有怒火不住地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