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零六章 残忍的战略
    以粮困敌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是执行起来,其实是非常残忍的。

    方真人知道这四个字的份量,却也不知道这内里是怎么回事,天机殿里,也没什么人会对这些琐事感兴趣——他们操心的都是大事。

    朝廷的三院六部里,倒是有个农院,以证明对农事的重视,比六部还高半级,但那是朝廷摆出的姿态,或者说是统治的需要,天机殿完全没必要操心这些。

    李永生见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忍不住眉头一皱,“那岂不是豫州要不稳了?”

    方真人不明就里,就连张木子也讶异地发问,“襄王不是已经打到豫州了吗?”

    “不是你说的那样,”李永生黑着脸回答,“他只是刚刚攻进豫州,我担心的是他大举进入,豫州是有名的农耕大郡,海岱那里土地贫瘠,也就是能勉强养活自己……”

    “这一打仗,也没法耕种了,来年的粮食怎么办?只能对豫州下手。”

    张木子这才反应过来,“你说的以粮困敌,就是朝廷打算通过军粮,来拖垮襄王吗?”

    “我不知道朝廷有没有这样的打算,”李永生的脸色阴沉,“希望他们没有这么想吧。”

    他嘴上说的是希望,但是说实话,他还真不敢赌这些执政者的操守,毕竟这是很管用的一招——在柔然,大家能从四个万人队里脱身,可不就是打掉了对方的后勤?

    “这没什么用吧?军队还不能从黎庶手中抢粮?”张木子的眼睛眨巴一下,不解地发话,然后也跟着叹口气,“就是那些黎庶会遭殃罢了……唉,这打算根本没啥用。”

    “有用的,”一向不怎么说话的佘供奉出声了,“能败坏诸王的名声,能引起他们地盘里的动荡,我看啊……天家的心里啊,没准还打算着等他们暴乱,然后喜迎王师。”

    他这番话说得没什么表情,但是语气里的讽刺,是个人就感受得到。

    方真人对这话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为天机殿中人,他根本不在意对方话里对天家的不敬。

    不过这也算正常,人家佘供奉又不是朝廷体系的,这年头,骂天家的人还少了?

    “哼,”李永生冷哼一声,他分外明白,在当权者的眼里,黎庶的性命有多么地廉价,然后,他又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还真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啊。”

    “这话说得精辟,”杜晶晶伸出一个大拇指来,然后笑着发话,“你是不是担心,失了粮食的黎庶,会涌入博灵郡?”

    “这也是一点,”李永生重重地点点头,“博灵虽然耕种面积大,是中土粮仓,但是豫州的黎庶,真的是太多了啊。”

    博灵和豫州,都是中土的产粮大郡,但是博灵人口少,只有一亿左右,豫州差不多有两亿人口,所以豫州不能算中土粮仓,只能算产粮大郡。

    万一豫州人被抢了粮食之后,跑到博灵去就食,那画面,李永生根本不敢想像。

    要知道,博灵人现在还在接济三湘的流民呢,若是豫州的流民也跑过去,还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杜晶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到时候,博灵打到三湘的军队,也要有后勤压力了。”

    李永生愁眉苦脸地回答,“谁说不是呢?”

    一直不参加讨论的方真人,终于出声了,“那岂不是说以粮困敌这谋划,也有很大的缺陷?”

    “缺陷也没有多少,无非就是死人呗,”佘供奉冷冷地发话,“现在是比谁耗得起,人死得差不多了,也就该结束了……大概天家觉得他耗得起。”

    “这个嘛,”方真人的眉头皱一皱,“我觉得当今那位……应该不至于这么心狠。”

    佘供奉冷冷一哼,“心不狠的,就别想坐那个位子。”

    他这么一口咬定,旁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反正这些真人里,也没有几个对当今天家敬畏的——大家又不是靠他吃饭。

    抵达顺天府之后,公孙未明等人兴冲冲地进城了,李永生就是随便找了一块荒地扎营,顺便让朝安局的人通知一下李清明和宁致远,请他们城外相见。

    此刻的顺天城外,就是个大号的难民营,虽然比夏天的时候,多了一些管理人员,也多了点秩序,但是人数也多了不止一倍。

    李永生并不在城郊凑热闹,直接停在距离顺天五十里的地方,那里是一片荒山,没什么人烟,也没水没店铺。

    不过这些,他带得都有,倒也没什么困顿的感觉,就是……人少了一点。

    他们一行人里,公孙未明带着波斯少女们进城了,方真人去天机殿办事了,独狼在养伤中,丁经主带着杜晶晶前去玄天观了,也只有张木子和佘供奉陪着他。

    还有一个家伙,比较麻烦的家伙,别人吃饭,吃点五谷杂粮,或者储物袋的肉食就够了,这家伙不行,它要吃活食。

    李永生本来不想理这货,就是这些干粮,你爱吃就吃,不吃饿着——我就没听说过,有饿死的血魔。

    但是血魔表示,那个啥……我可以自己出去打猎!

    李永生给它下了奴役烙印,倒是不怕它出去吸人血,琢磨一下就同意了,但是他也有条件——你吸血就吸血,别整那些初拥什么的玩意儿,要不然,后果你懂的。

    而这血魔办事,还不是一般的机灵,它出去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就拎着一只半大的小鹿,扑闪着大翅膀,贴着地面飞了回来。

    关键是,这鹿还是活的,是活的!除了背上颈上的两只爪子印,没有任何伤口。

    李永生看得都有点纳闷,“你有带食物回家再吃的爱好?”

    血魔看一眼一边目瞪口呆的佘供奉和张木子,“我是想着,放血出来吸就行了,你们还可以吃肉不是?我这人做事,一向讲究。”

    “哎呀我去,”张木子惊讶得叫了起来,“你还会说人话?”

    血魔冷冷地看她一眼,长长的嘴巴一抖一抖,“我还会吸人血呢,我说……那条小蛇,别跟我得瑟啊,信不信我吸了你的血?”

    佘供奉手臂上的蜃蛇,吐出了百余条信子:小样儿,这大冬天我都不怕,怕你?

    “东北口音,”张木子兴奋了起来,“是不是公孙未明那货教你说话的?”

    血魔一松爪子,将小鹿从空中扔了下来,“女人,整治一下,赶紧的,血我要喝热的,剩下那些肉,你们不是有伤患吗?赏他了。”

    张木子一抬手,就将小鹿摄住了,不过紧接着,她冲着血魔呲牙一笑,“小痞子,知道‘道宫’俩字儿怎么写吗?”

    “哎呀,木子真人怎么这么说,”那张青灰色的人脸上,马上出现了一副谄媚的笑容,“我这就是好久没喝热血了,还是小母鹿的血,这不是馋的吗?”

    张木子心里其实也清楚,这货刚解除镇压的时候,就能将佘供奉撞个乌眼青,绝对不是好惹的,所以也只是冷冷一哼,“以后别摆这种大爷谱,知道吗?公孙未明也不敢这么说话!”

    她还当这血魔的恶习,都学自公孙未明,哪里会想得到,这只蝙蝠生来就这样?

    这只小鹿不大,也就八十多斤,但是足够大家吃一顿了。

    下午的时候,张木子看到天色有点发阴,主动过来找血魔,“再去打两只猎物,没准又要下雪,这什么鬼天气嘛。”

    “这天气,我有一种不好的预兆,”血魔青灰色的脸上,也泛起了一丝愁容,“肯定要下雪,还是今年最大的雪,要不要多打一些猎物回来呢?”

    “那肯定啊,”张木子点点头,这些天,她吃储物袋里的牛羊肉,吃得都快吐了,“肯定要弄点活的,我跟你一起去?”

    血魔很不屑地看她一眼,“你飞得太慢,跟你打猎……丢人!”

    “你会不会好好说话?”张木子怒了,“还丢人……你觉得自己算人吗?”

    “我其实不算人,”血魔摇摇头,看起来对自己的身份,还是有比较明确的认识,不过它的下一句话,就又很呛人了,“我还吸人血呢,怎么可能是同类?”

    这蝙蝠的嘴很欠,但是找食儿的水平不低,天擦擦黑的回收,它拎着一张大网回来了——没错,就是一张大网,也不知道它是从哪儿弄到的。

    网里的猎物,却是极为丰富,两只活羊,一只牛,还有一只麂子。

    牛羊都是半大的犊子,那麂子也刚刚比羊大一点,可就算这样,四只加起来也过三百斤了,体重比五只血魔都要重很多,居然被它飞着拎回来了。

    张木子都有点好奇,“弄回来这么多……我说血奴,你到底是什么修为?”

    血魔将大网扔下,落到地面才要说话,李永生从帐篷里走了出来,见状眉头就是一皱,黑着脸发问,“你居然敢跑到庄户人家里……打猎?”

    血奴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就是怕他,见他神色不豫,刺溜一下就躲到了张木子背后,小心翼翼地发话,“我没有被人看见,更没有伤人……”

    (下午有事,提前发了,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