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零五章 分赃
    当然,认为宁王反叛的,只能在私下说一说,表面上还是要说自治。天籁小说|2

    若是连这块遮羞布都没有,中土的局势只会更加崩坏。

    襄王的攻势,目前被挡住了,并州、云中等郡的勤王军队,已经进入了幽州郡,正在跟襄王的军队对峙,时不时地生一些小规模接触战。

    不过襄王现在似乎改变了念头,开始转头西向攻略,已经打进了豫州郡。

    然而,随着云中军队的南下,燕王开始招募护卫了,据说他是要提防伊万人南下。

    总之,李永生他们一路北上,杀得柔然和伊万人仰马翻,中土国的外部环境大有改善,再加上此前对新月国的袭扰,中土国所处的国际环境,真的不能不说宽松了。

    但是家里糜烂成这样,也是很令人沮丧。

    说起这种现状,三人的兴致都不是很高。

    张木子主动转移了话题,“柳真人打算明天回北极宫,那个拉斐尔的大腿,上面封印的气息,需要加固吗?”

    这一次大家北上,人生地不熟,战斗异常频繁,损失也很惨重,但是众人的收获也都不少,就连大手大脚的李永生,也获得了一只初代血魔和一个真君傀儡。

    柳麒获得使徒的腿之后,因为担心被揶教感应出来,自行做了封印,不过李永生认为他的手段一般,自作主张又帮着封印了一遍。

    别说,揶教那边还真没放弃对这条腿的查询,在北柔然的时候,李永生就感受到过,起码有两次,是真君在出手推算使徒的残肢。

    总算还好,他们冒充柔然人,被真君推算到一次两次的,倒也不要紧,但是开始南下之后,李永生就不得不每天帮着加固一次封印。

    现在他们已经回了中土,这时候若是再被揶教的大主教推算出位置,那此前在伊万生的战事,简直是不打自招了。

    柳麒急着回去,也是拿使徒的残肢换贡献点,但是回去的路上万一出了岔子,就不妥了。

    李永生微微颔,“那我再帮他封印一下,不过他得快点回去……算了,不用了。”

    张木子原本在点头,闻言猛地一皱眉,“什么叫‘算了,不用了’?”

    李永生撇一撇嘴,站起身对着空中一拱手,“见过三宫主。”

    三宫主的真身并未降临,只是传了一段神念过来,告诉他诸般事了,来一趟北极宫,至于使徒残肢一事,三宫主安排好了阵法传送,柳麒直接找个十方丛林,传送回北极宫即可。

    柳麒仅仅是中阶真人,以他四大宫经师的身份,可以跟十方丛林或者子孙庙租用传送阵,但是不得北极宫允许,他是不能单独使用宫中的传送阵的——传出去传进来都不行。

    三宫主这么安排,柳真人就少了很多麻烦。

    张木子也没有感到奇怪,三宫主的神念,甚至可以隔着千里杀人,传一段消息过来,真的太正常了。

    于是她在晚上饮宴的时候,特地跟柳麒说明了此事。

    饮宴是非常热闹的,尤其是从北方回来的中土游侠,大口吃肉大块喝酒,放声高歌,甚至有人抽出兵刃来玩“器舞”。

    不过一帮真人这边,却是少人打扰,除了老云真人、呼延书生等人,被族人拽走了,还有不少真人留在了这里。

    坤帅过来敬了一杯酒之后,也离开了——她不是拿架子,实在是她身为军中顶尖的人物,不能跟道宫、隐世家族这些势力,生太多交集。

    听说三宫主竟然允许自己使用传送阵回去,柳真人怪怪地看李永生一眼——这李大师到底是什么来路,三宫主没有传神念给佘供奉,也没传神念给我,竟然传给了你?

    白天的六名真人傀儡冲阵,也震撼了他。

    当然,他不会怀疑李永生是假传消息,于是侧头看一眼佘供奉,“供奉跟我一起回吗?”

    佘供奉摇摇头,“我打算再跟李大师多待一阵……木子真人,一起吗?”

    张木子这次受伤不重,养得也七七八八了,按说此刻应该回宫稳固一下,但是她有点不想回去,听他这么说,忙不迭地点头,“我听供奉的。”

    佘供奉心里暗笑,他虽然不喜欢说话,也拙于言辞,但是身为高阶真人,他哪里会看不出,木子真人系在李永生身上的那一缕情愫?

    他知道自己还跟着李永生的话,难免不好解释,索性就利用这小姑娘一下了。

    而张木子也没有丝毫防范的意思,半推半就地答应了下来。

    正说着话,公孙未明端着酒碗,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大声地话,“诸位,那些波斯猫……谁来处理呀?”

    这就是分赃了。

    这一系列的战斗下来,大家基本上都是很有默契地各取所得,不是很斤斤计较,比如说李永生手上的真君傀儡和初代血魔,其实不是他一个人出力了,但是别人都没主张。

    就像张老实偷了显达真君的储物袋,也没谁要他交出来,至于他交出来的真人俘虏,大家也是通过竞价,买下所有权。

    而这二十个波斯少女,则是大家一致决定,要带回中土的,那么她们的价值,肯定也要大家均分才行。

    不过很多人对此不感兴趣,不值几个钱,计较起来还不够丢人的。

    丁青莲表示,丁家愿意包圆这二十只波斯猫——丁家的家教甚严,但是身为顶级的隐世家族,迎来送往的应酬是少不了的,区区的二十名少女,这点钱不算啥。

    但是公孙未明不干了,说你一边玩去,我公孙家还想包圆呢,只不过碍于物议,不好这么做罢了,你还真觉得自己想包圆就包圆了?

    两人才要争吵,丁青瑶话了——都带到顺天,由方真人安排,丁家不搞这歪门邪道。

    总之,晚上的接风宴很热闹,虽然坤帅早早地休息了,但是死里逃生又强势回归的中土游侠儿们,喝酒一直喝到天亮。

    天亮之后,柳麒起身告辞,他着急着回北极宫。

    李永生本有心,先下一趟三湘,再去北极宫走一趟,看三宫主找自己有什么事,但是他对国事比较操心,最后还是决定,我先去顺天吧。

    他这个决定,令朱尔寰有点失望,朱主持还想邀请他再走一趟西疆呢,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好再说啥了,朱主持很诚恳地表示——二郎庙随时欢迎李大师大驾光临。

    从这里回顺天,路上也要走十来天,公孙未明眼珠一转,“得,我也跟你去顺天,然后你跟我一起去辽西吧,顺便看一看英王,怎么样?”

    怎么样?当然不错了,李永生也有心往东北一行,但是前提是,他要先了解朝廷动态。

    这一次去顺天府的人,还真的不少,随着中土游侠儿们的强力回归,边境线上的游侠儿们,十停里去了八停,就连乾帅的外孙女,也带着一帮游侠,跟他们结伴同行。

    这帮人进入幽州郡的时候,足足有两千人,连关口的守卫都吓了一跳——这么多人来幽州,是想干什么?

    不过游侠儿里的大能人物太多,随便报一报字号,再大致验一下身份,就通关而过了,想一想就可以知道——乾帅外孙女这种存在,哪个守卫敢拦?

    当然,李永生的马车,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就连方真人出面担保,都有点不太好使。

    天机殿是很牛,可是离这守卫太远了,他们表示:进幽州郡,必须要检查,除非请个天机殿有职司的人出来,打个招呼。

    守卫们有点不近人情,不过由此也可以猜到,幽州郡面临的形势,有多么严峻了。

    最后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家伙上前,亮出一面腰牌来,守卫陪着笑脸放行——不放真的不行啊,那是朝安局的腰牌。

    其实朝安局比天机殿的名头,要差很多,但是天机殿太高高在上了,吓唬大人物没问题,小人物还真的可以不买帐。

    正经是朝安局恶名在外,行事也相当贴地气——谁敢不听话,小心全家老小遭殃。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李永生他们,还是比较顺利地进入了幽州郡。

    进了幽州郡之后,气候好了很多,大家都说北地寒冷,幽州郡尤其糟糕,但是从伊万和北柔然回来的人表示:这里的气候很好啊,简直是温暖如春。

    好多积雪被清理到了一起,堆做一堆,露出了大片的土地,可以策马驰骋。

    不过李永生眼中看到的,是一片又一片的荒芜之地,他们所在的幽州郡北部,并没有遭受兵灾,但是目睹这一片荒凉,他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个念头:再下几场雪的话,这里还能耕种吗?

    对于稼穑之事,尤其是世俗里的耕种,他并不是很熟悉,观风使不是万能的。

    但是看到这一幕,他心里就生出了不好的念头。

    再往四周看一看,一些路过的农庄,已经残破不堪了,想来明年开春,也未必会有人动手耕种——这样的荒凉,基本上没可能有人回来。

    既然没人种地,那么大家吃什么呢?

    想到此处,他脑中终于泛起一个念头来,脸色也沉了下来,“方真人,天家现在想的,是不是要以粮困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