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零四章 宁王自保
    六名真人傀儡,这是什么概念?

    佘供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他非常确定,丁青瑶要是敢这么使用六名傀儡,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造成这么大的浪费,她回了玄女宫都没办法交差。

    但是李永生就这么用了,用得非常果决,丝毫不拖泥带水。

    这些真人,都是大家一路北上的时候抓住的,擒拿的过程,似乎不算太艰难,而对于炼制真人傀儡,李大师也有独到之处,但是……这并不代表就可以随便浪费!

    在中土国,每一个家族、势力或者团体,都异常在乎底蕴的积累,底牌这种东西,没有谁会嫌多,只说公孙未明都异常看重自家的真人傀儡,就证明了此物的宝贵。

    李永生倒好,为了一些游侠儿,直接拿出六个来浪费——这还是因为他只有六个。

    那么,他这么使用,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他身后如果不是没有长辈,就是所属的势力,实力异常雄厚,雄厚到不把六名真人傀儡当回事。

    李永生身后没有长辈吗?佘供奉是绝对不相信的——能将蜃蛇来历搞得这么明白,还能控制住初代血魔,能将真君炼化为傀儡,这样的传承,比四大宫也差不了多少。

    想明白这些之后,他心里甚至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不过这个猜测,委实有点惊人……

    事实上,明眼人不止他一个,时不时地,丁青莲就会瞥过来几眼。

    呼延书生已经被太多的西疆人围住了,但是他也会偶尔探头看一下这边。

    说实话,控制初代血魔、炼制真君傀儡这些,都可以用传承来解释,但是直接将六名真人傀儡毫不心疼地用掉,这份奢侈,都不能用传承来解释了……

    李永生听说,公孙未明打算将万夫长暴尸,二话不说就点点头,“那就在这里吧,咱们等着他们的援兵到来。”

    其实对于鞭尸,他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不过既然对方做了初一,己方的人想做十五,他当然不会拦着。

    事实上,他觉得这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观念,值得大力提倡,这是他这个观风使该支持的。

    于是接下来,令柔然人咬牙切齿的一幕,就出现了。

    在中土和柔然间,一处不起眼的国境线上——确实不起眼,起码两千多里的边境线,类似地方随处可见,连个哨所都没有。

    但偏偏就是这不起眼的地方,支起了高杆,上面挂着一具赤裸裸的尸身,而尸体的下方,则是堆了数千个人头,一看发型和相貌,就知道是柔然人。

    一群一群的中土游侠儿,在首级和尸体身边留影,冒着刺骨的寒风,他们喜眉笑眼地做出各种手势,别提有多开心了。

    而与之对应的,国境线另一边,则是脸色铁青的柔然士兵们。

    柔然的士兵,已经聚拢了万余人,他们隔着边界线,死死地瞪着中土一方,眼中怒火的旺盛,简直可以焚毁天地。

    但是中土游侠儿们毫不介意,就是在那里肆意地开怀大笑着、高歌着。

    国境线的两边,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论人数,中土人不及柔然人,论衣甲鲜明,中土人依旧不及,论秩序,中土人还是不及。

    中土人独独有一点强,那就是气势,他们冒着寒风,在那里载歌载舞,简直是在赤裸裸地表示:我们就是这么开心,来呀,打过来呀。

    柔然人的肚皮,都要气炸了。

    但是他们越气,中土人就越开心,甚至有人站在距离国境线仅仅半尺的地方,大声地笑着。

    柔然人见状,也冲了过来,双方就隔着一条国境线,紧张地对峙着。

    在这天寒地冻的日子,眼瞅着一场边境冲突,就又要爆发。

    就在此刻,后方有马蹄声响起,却是又有两个中土千人队赶了过来。

    紧接着,又有其他的中土游侠儿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

    就在气氛越来越紧张的时候,有御林军的旗号过来了。

    柔然人见到这旗号,再生气也不敢做小动作了,这意味着坤帅随时会驾到。

    果不其然,半个时之后,坤帅的大旗到了。

    这中土国唯一的女性大帅,平时看起来,就像一个养尊处优的中老年妇女,但是就在这冰天雪地中,她冒着刺骨的寒风站了出来。

    因为有灵气护身,她的仪态依旧是那么雍容,对着中土诸多豪杰,她笑眯眯地一拱手,“欢迎回家,回来就好,咱们先回去暖和暖和。”

    大人物一旦愿意平易近人,那是相当感染人的,尤其是这些游侠儿,平时虽然放浪不羁,也目无王法,但是……这是卫国老帅在向他们行礼呀,多么有面子!

    于是众多游侠儿纷纷出声附和,就要跟着散去。

    但是公孙未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大声发话,“那我们从柔然带回来的一些物品,还要不要检查了?”

    “当然不用,”坤帅笑着回答,“这点干系我还担得起,未明准证,我相信你。”

    公孙未明有点不习惯这种说话方式,于是再次出声发问,“那这些人头,又怎么处理?”

    “交换呗,”坤帅脸上的神色,黯淡了下来,“柔然国多次越境戕害我国黎庶,还带走他们的首级,我们当然要让家乡父老的尸骸回国,入土为安。”

    “好吧,”公孙未明点点头,下一刻,他又想起了什么,侧头看向一个人,“李大师怎么说?”

    李永生能说什么,只能一摊双手,默默地点点头。

    于是,中土人终于离开了国境线,还带走了万夫长的尸身和人头,只留下一干柔然人待在那里,睚眦欲裂地看着中土方向。

    进入中土之后,雪情减轻不少,行走起来也不是那么难,大家走了两百里不到,就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军营。

    坤帅的座驾是飞舟,在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速度是极快的,不过她也随着将士们,进入了此处的军营。

    军营是临时的,帐篷里走风漏气,不过终究还是暖和了一些。

    游侠儿们开始休整,坤帅也跟大家约定,晚上为众人的回归接风。

    几乎所有的人都找到了亲朋好友,就连公孙未明,都遇到了公孙家赶来的后辈,没什么朋友的,也就只剩下李永生、杜晶晶和伤势刚刚痊愈的张木子。

    三人也没有进帐篷,就在马车旁边生了一堆火,谈起了分别以来中土的情况。

    李永生在边界线上的时候,已经有朝安局的探子主动联系了他,目前看来,北部边境的危机获得了极大的缓解,但是国内的情形,却是越发地崩坏了。

    因为雷谷的牵制,荆王扩张的脚步慢了下来,不过糟糕的是,他似乎意识到了快速扩张导致的不稳定,于是风格一变,目前在大力整顿辖区秩序。

    以前他坐看三湘大乱,甚至还在暗中推波助澜,是为了激起民众对朝廷的不满——水不浑的话,如何有机会摸鱼?

    现在他的策略变了,以安抚为主,包括他打下的淮庆郡一部、会稽郡一部,开始委任地方官吏,并且整顿社会秩序。

    当然,这秩序肯定不如开战之前,生活水平也要差很多,毕竟打仗就是要打钱粮,军队的耗用,都要从民间得到补充。

    但是不管怎么说,黎庶的生活,是稍微稳定了一些,大家也怨气,自然也少了一些。

    简而言之,荆王已经开始安抚地方委任官员了,越来越坐实造反的事实了。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宁王提出了地方自治、保境安民的口号。

    夏天时候,荆王的队伍一度打到了金陵城下,这可是把宁王吓坏了,若不是后来博灵郡出兵三湘,金陵可能早就被打下来了。

    反正宁王在向朝廷的上书中,是这么说的,他认为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而他又不能随便出封地,于是提出了会稽郡自治的要求。

    ——既然朝廷的兵马保护不了我,那我只能自行招募军队了。

    朝廷严厉呵斥了他这种行为,说金陵城里军队不少,你要学会跟他们沟通,而不是行那叛逆的举动。

    事实上,朝廷这么做,已经是做出了很大的让步——封王原本是严禁跟当地驻军勾结的,现在我们让你去勾结了。

    但是宁王不能满足,金陵驻军是些什么样子,他早就看在眼里了,于是他很干脆地表示:想赐死我的话,天家发一道旨意就好,没必要让王叔的军队杀死我,那多不体面?

    然后他就撒出去人手,在各个府城宣传会稽郡自治的理念。

    会稽郡巡荐房房长严厉指责了宁王的行径,然后,他就在金陵遇刺了,动手的是几名“愤怒的游侠儿”,他们认为他不懂得体恤黎庶。

    表面看上去,宁王推行的自治,是不得已而为之,但是事实上,朝安局非常确定,最近一段时期,宁王府和荆王府联络频繁。

    甚至会稽郡的部分民众,都看得清清楚楚,荆王在会稽控制的地盘,很少再对外虎视眈眈,甚至还让出了两个交通枢纽,减轻了会稽郡在人和物上的流通的压力。

    所以,要说宁王是别无选择,“不得不”自治,朝廷是不信的,据说内阁认为:这是荆王裹胁着宁王反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