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百零三章 划得来吗
    边境线上守候的,有足足三千中土健儿和一千边军。

    其实这些中土游侠儿里,不乏身份尊贵者,比如说乾帅的外孙女。

    他们的消息也很灵通,除了军情司,还有别的消息来源,甚至有人跟黄衣佛修有勾连。

    总之就是草莽龙蛇,别看是一群游侠儿,里面真的是藏龙卧虎,什么人都有。

    所以他们大致就判断出了回归的地点,并且蜂拥了过来。

    当李永生他们对战八个千人队的时候,目光所及,看到边境线上有一条涌动的黑线,就是中土的接应人马。

    他们碍于规矩,不能越界,只能停在边界处观望。

    若仅仅是游侠儿,越界也不是问题,糟糕的是,现场还有一千边军。

    边军若是坐视数千中土人公然越境,上面追究下来,那责任也足够掉脑袋的。

    可是边军还不能不来,他们要是不在场,万一柔然军队越境,中土游侠儿们的证词,可是不足信——他们的存在,属于理法上的震慑,跟实力倒是没有多大关系。

    这样的搭配,比较令人蛋疼,可是不这么选择也不行。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今生今世难忘的一幕——真人的决死冲击、还有空中金色的大锏飞舞。

    当中土人打穿了通道,以千军万马、势不可挡地冲向中土,几乎每一个目睹这一幕的人,都情不自禁地战栗了起来——不是害怕,而是因为激动!

    严格来说,此刻回归中的中土健儿,形象上真的不怎么样。

    衣衫驳杂破烂,兵器也是五花八门,有人骑着马,有人索性就是靠跑的,还有雪橇马车之类的,很多人脸上是鲜血夹杂着泥水,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还有不少人缺了胳膊少了腿,有人的手上提着人头。

    乍一看这些人,根本像难民多过像游侠儿,真的太乌七八糟了。

    然而,那震天动地的呐喊,刺破苍穹的杀意,一往无前的气势,震撼了每一个人!

    这样的狼狈,这样的驳杂,这样坚毅的脸庞和无坚不摧的眼神,才是真正的中土豪杰!

    能亲自目睹这一壮观景象,此生足矣。

    看到激动的地方,乾帅的外孙女忍不住翻身上马,大喊一声,“弟兄们,跟我来,迎接好朋友们回家!”

    然后,非常不幸地……她被打晕了,打晕她的,正是她的护卫。

    诸多游侠儿们怒目相视,但是她的护卫一摊手,低声发话,“那个……需要接应的时候,咱们趁乱冲过去就是了,拜托诸位了,别那么高调好不好?”

    这倒也是,大家都认为,有边军的约束,不好太过放肆,大家先冷眼旁观吧。

    毕竟对面,也有柔然的两个百人队,正提防着大家的举动呢。

    哪曾想,这一旁观,就亲眼目睹到了同胞们杀回了边界,势不可挡无坚不摧。

    当柔然国什长从旁边偷袭的时候,几名这边游侠儿直接混出了边界,展开了追杀。

    在这种混乱的场面下,就算是中土边军,也不可能监督到每一个人。

    事实上,当柔然巡逻队离开的时候,他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你柔然人看不住自己的边境,也不能怪我们不是?

    不管怎么说,当最后一名中土修者进入国境的时候,在场的中土修者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欢呼声,这声音响彻了天地。

    接下来就是认亲的场面了,一万多中土游侠儿之所以没有离开,有三成是因为不甘心,有三成是打算等到开春再近柔然,还有四成,就是牵挂在柔然的亲朋好友。

    在场的游侠儿只有三千人,也就是滞留人数的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就这,不少人还是通过“内幕消息”,知道这里是最可能回归的地方,专程赶来的。

    仅仅是这三千人,就将现场搅得一团糟了,不少人认出了回归的亲朋,开怀大笑者有之,放声痛哭者亦有之。

    更多的,是有如吵架一般的问候和各种询问的声音,边境线上,热闹得像菜市场似的。

    这其实是难免的,严格来说,游侠儿是一个比较独特的群体,相互之间的联系比较多,遮奢一点的豪杰,名声甚至可以传到几个郡之外。

    从这一点上来讲,他们有点像水浒或者说唐里的好汉,不知道单雄信、及时雨宋江的话,那就是在江湖上混得不好。

    这边吵吵着,边军们就打算检查一下回归的中土健儿——路引什么的就不用查了,不过几辆遮掩得极好的马车,那得过问一下。

    这原本也是他们的职责,不查验路引,已经是相当通融了,总得明白对方带回来点什么。

    不过方真人直接亮出了自己的身份牌,沉声发话,“有些东西,你们还是不要看到的好。”

    边军也为难啊,天机殿惹不得,他们对于这帮敢出国作战的豪杰,心里也是相当景仰的,于是就说,“那你们随便报点名堂,我们好跟上面交差……这么多人看着呢。”

    马车里见不得光的东西太多,柳麒沉声发话,“我北极宫会跟坤帅解释的。”

    公孙未明也出声了,“我辽西公孙家也会跟坤帅解释。”

    马车里还藏着他一个真人傀儡呢,怎么能让别人看了去?

    边军看这位一眼,发现他手里还拎着一具万夫长的尸体,也没了叫板的兴趣。

    “那我们就汇报坤帅了,”他们很干脆地表态了,然后又出声发话,“这天寒地冻的,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

    说句良心话,这些天的天气,不是一般的冷,大家既然汇合了,尽快离开这里才好。

    不过李永生他们刚从伊万一路南下回来,这点寒冷还真不放在心上。

    公孙未明抬手一指柔然方向,笑着发话,“着急走什么,还怕这些怂包瞪死咱们?”

    这话说得委实刻薄,但是一点错都没有,对面还有人在陆续赶来,是那两个万人队的剩余战士,但是这些人甚至不敢逼近边界,在距离边界十来里的地方,远远地就停下来。

    他们一边休整,一边救援同袍,对于相距不远的中土人,也只能用目光表示痛恨……

    乾帅的外孙女此刻已经醒来了,她对公孙未明格外有好感。

    当然,虽然她身份比较高,但是大名鼎鼎的公孙家四长老,隐世家族的高阶真人,身份比她只高不低,所以她也不敢有什么别的心思。

    然而,这并不妨碍她去刻意讨好对方,她笑着发问,“未明准证有什么好建议?我一定支持。”

    公孙未明可是不想看她——这女人长得实在太丑了,他一指脚下的万夫长尸体,淡淡地发话,“我打算把这家伙扒光了,就挂在这里,你们看怎么样?”

    他原本是打算好好地装一回逼的,但是跟他说话的,竟然是如此丑陋的女人,他的兴致都因此而降低了不少。

    “好呀,我绝对支持,”乾帅的外孙女笑着鼓掌,“我再用留影石录下来,这是未明准证你杀的,你可以拎着他做几个造型。”

    公孙未明听到这话,心里相当爽快,一时间就觉得,女人丑一点不怕,关键是得心灵美。

    他才要答应,就听得有人干咳一声,“未明准证,你先问一问李大师的意思。”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北极宫佘供奉,道宫并不跟游侠儿们来往,他又是深居简出的供奉,没什么亲朋需要应酬。

    “李大师……”公孙未明抬眼找一下,发现李永生正在跟一个面目阴沉的人交谈,一时间有点犹豫,“这家伙看起来很忙啊。”

    佘供奉轻描淡写地发话,“那就等一等吧。”

    “奇怪,”公孙未明侧头看他一眼,诧异地发话,“老佘你今天是怎么了?”

    佘供奉在出征的真人里,战力不算最高,但是他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很少买任何人的账,等闲也不多说话,在这一路上,他也是只听李永生的。

    但是就算听李大师的,他所表现出来的,也仅仅是不反对,遇到有什么不了解的问题,他还会出声发问。

    像今天这样,格外强调李大师的存在感,还是佘供奉第一次这么做。

    佘供奉怪怪地看他一眼,“你是……真的不知道?”

    公孙未明一翻眼皮,“你这说的可不是废话?”

    佘供奉无奈地冲柔然方向一扬下巴,“那么大的手笔……你没感觉到?”

    说句实话,李永生的手笔,真的吓住他了,他已经将李大师猜测得很强大了,平日里也没少了恭敬——撇开对本源的认识不说,此人可是能令丁青瑶都认可。

    可是,直到此人将六名真人傀儡派出,发起死亡冲击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李大师。

    李永生在此前,也使用过真人傀儡,那时候是用了十人,不过那是什么样的环境?是他们区区百余人,直接面对反猎队的全面冲击,甚至还出现了显达真君!

    那种生死一线的时候,再多的底牌也得用,公孙家的定靖拂尘不也用了?

    但是刚才的情况,凭良心说,李大师完全没必要使用那么多的真人傀儡。

    就算没有真君傀儡的出手,大部分人冲破封锁,也是必然的结果。

    六名真人的拼死冲击,只是保证了更多中土游侠儿安然回乡,说实话,真的划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