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九十九章 死亡长廊
    张老实是使用了大量的毒药,才逃出了军营。

    不过跟他同一组的佘供奉,为他报了仇,他在军营外接应,操纵着蜃蛇,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幻象,在无差别攻击的命令下,那个万人队,很多人死于自相残杀。

    张老实被公孙未明连夜驾着飞舟送回了营地,但是独狼很轻松地表示:我没事,以前还受过更重的伤,也就那么回事。

    不得不承认,第一名捕就是第一名捕,经历过的坎坷,比一般人多得多。

    遭受了这次偷袭之后,这两个万人队不得不停下来休整粮草都没了,还打个屁!

    严格来说,万人队的粮草没了,下属的各个千人队,还有部分粮草,甚至每一个士兵身上,也有一天到两天的口粮。

    但是最关键的是:人有吃的,马没有吃的。

    柔然人在打仗的时候,马鞍上总带着点肉松水囊什么的,尤其是那些肉松,杀一头牛,也就只能制作不到一百斤的肉松。

    一个尿脬,能带三四十斤肉松,极端情况下,这点肉松可以帮助士兵度过三个月。

    当然,正规军里,主动带肉松的不多,不过带马料的更少。

    马是非常能吃的马不吃夜草不肥,没有夜草都要掉膘。

    在这种冰天雪地里,野外没有草可吃,只能吃军队里携带的马料。

    然而,马又不吃肉松,对柔然人来说,没有马的话……能打仗吗?

    而且在这一场夜袭中,军队也有损失,这个时候,两个万人队实在没能力再前行了。

    他们希望,后方能尽快地补足粮草。

    但是这补足粮草,又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偷袭的中土人,并没有远离,他们在外围截杀传讯的斥候,这个时候,他们就不怕暴露了。

    当然,李永生他们不可能截杀掉所有的传讯兵这不现实。

    事实上,柔然人着了急,可以用焰火或者传讯符来传达他们遭遇的困境。

    不过,有真人在半路截杀,这个信号,就足够这两个万人队品味了。

    柔然人还有其他选择,比如说通过真人携带储物袋,对这两个万人进行补给。

    然而,李永生他们在夏天的时候,打掉了柔然的反猎队,现在整个柔然都缺少真人这真不是开玩笑,柔然的真人起码有三四百,但是损失四五十个,这就调配不开了。

    王宫里的真人能随便抽调?还是伊万边界的真人能随便抽调?

    更别说这些真人前来,也可能被中土人截杀。

    所以这两个万人队,果断停下来休整,口粮不多了,不行军的话,还可以节省着点用。

    这俩万人队停了下来,剩下的两个万人往前挪了四五十里,也停了再往前就孤军奋战了。

    事实上,柔然国的军队虽然号称军队,但有着浓烈的私兵色彩,别说民兵预备役什么的,就是正规军,那也是各个部族抽调出来的精壮。

    对各个部族而言,大家打的可能是国战,但是消耗的是部族私兵。

    那俩万人队不打了,我们凭啥要冲上去呢?

    所以,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中土人竟然获得了七八天的休整时间。

    有这七八天的时间,足够中土游侠儿们养精蓄锐了,战力可能一时半会儿恢复不到巅峰,但是四肢被冻掉三肢这种人,也只是个位数。

    五千中土游侠儿,差不多有四千能上马作战了,而且从各个聚居点掳来的马匹,也有五千多匹了虽然大部分是劣马,但总也是马,可以骑的。

    中土人又不是柔然人,离了马就不能作战。

    对柔然人来说,麻烦的还不止这点,有消息传来,在这一片战场上,出现了伊万人的影子。

    两个伊万真人,洗劫了一支迁移中的柔然部落,抢走了近三百匹马,大家看得很清楚,高鼻深目肤白胜雪,肯定是伊万人。

    这个味道就太古怪了,伊万人竟然跑到了南柔然难道他们打算跟中土人联手了吗?

    伊万人的出现,令柔然军队彻底懵了,他们不能确定,现在的南柔然里,到底有多少伊万人,而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贸然对中土人发起攻击,那是不负责任的!

    就在这样的诡异局面下,中土人完成了大致的休整,开始收拾营帐南下。

    七八百尚未恢复的伤员,被安排到了马车雪橇上,当然,有些他们不能看到的东西,则是被安排进了飞舟。

    在这样的雪地里赶路,是非常考验人的,就算是骑着马,深一脚浅一脚,一天也不过走七八十里地,赶到边界起码要三天。

    这还多亏他们在大部分时间里,还是顺风赶路。

    中土人一动,柔然人就知道了,发现对手要跑,他们当然不能忍受我大柔然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

    这时候,他们既顾不得粮草缺乏,也顾不得有伊万人在一边虎视眈眈了,火速派出了军队阻击。

    考虑到大军调动不易,他们先派出两支千人队,赶到中土人前方,用骚扰的方式进行阻击,为后面的大军运动,争取宝贵的时间。

    两支千人队,是两个万人队的精英,属于绝对的主力,他们并不因为己方的力量薄弱,就失去了勇气,他们几乎怀着必死的信念,来阻碍对方的顺利前进。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这种柔然军队非常擅长的战术,并没有有效地阻挡中土人的回归脚步。

    中土游侠儿不是军队,但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反倒不在意这种骚扰战术,大家原本就没有多少军纪可言,被冲散阵型也无所谓,正经因为高手众多,他们随便组织几个人,就敢衔尾直追甚至连马术都不输于对方。

    尤为重要的,是这支队伍里的真人太多了,柔然人来骚扰容易,但是想跑,就不那么容易了跑得再快,还能飞不成?

    柔然军队的精锐,心性不是一般地坚毅,从夜袭宿营地开始,他们拉开了一天一夜的惨烈阻击战。

    事实上,这“惨烈”二字,是用来单方面形容柔然人的,中土人的损失并不大。

    但是这惨烈二字,也相当地贴切,一天一夜里,两支千人队明知必死,也分成一个又一个小队,对中土人发起了决死性质的骚扰。

    等到又一个黄昏降临的时候,中土人身后七十多里的雪地上,留下了一千八百多柔然人的尸体,其中大部分是无头的。

    两个千人队,被打得连两个十人队都组织不起来了,其中有部分失踪人员,大约是迷路回不来了。

    然后这仅剩的十几个人,他们……对中土人发起了决死冲锋。

    勇气是可嘉的,但也是可笑的,就这十几个人,都不够每个真人一人分一个。

    不过,他们的决死冲锋,也让李永生生出了警惕之心看来前方是在调集重兵堵截。

    观风使是个非常在意形象的人,本来他就在犹豫,该不该连夜南下,他从容惯了,觉得这样做会显得比较狼狈。

    但是目睹这一幕,他就顾不得考虑形象了,于是火速通知下去,今天晚上不扎营了,连夜赶路,食物什么的,大家随便吃点干粮,再冲八十里,打回中土去!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在场的都是什么人?都是游侠儿啊怕死的不是好汉!

    也只有李永生这一行人提出这建议,他们才不会说什么,若是换几个游侠儿提议,少不得就要被众人耻笑了连夜赶路,是要让柔然人看咱爷们儿的狼狈样儿吗?

    于是大家振作精神再冲八十里,打回老家去!

    家乡就在前方不远了,大家是如此地亢奋,甚至连雪橇上的游侠儿,都纷纷走了出来,他们要走着回家!

    李永生不得不组织人,提醒他们保持队形,适当分配体力。

    前行一阵之后,前方又出现了阻击的部队,连续遭遇了三四拨,亢奋的游侠儿们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十几个人死在了距离中土不到百里的回家路上。

    到了子夜之后,前方没有再出现阻击的军队了,行走一阵之后,李永生发现不对了,果断要大家加快脚步的同时,轮流到马车上歇息。

    等到天色放亮之际,在距离边境线二十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了柔然人的大军,千人一队,足足有八个千人队,已经排好了阵型。

    合着柔然人之所以放弃后半夜的阻截,就是已经抢在了他们的前方,完成了对边界的封锁。

    而这八千人的东边和西边,还有柔然人的马队,正在那里休整。

    见到八个排列齐整的千人队,就连方真人都为难了,“八个千人队,有点棘手了。”

    身为天机殿中人,他对军队的实力还是相当了解的。

    中土这边虽然有二十多个真人和真人傀儡,但是缺乏训练有素的精兵,四千多勉强能战斗的游侠儿,绝对赢不了这堂堂正正的战阵冲杀。

    强行突围的话,对方未必挡得住,毕竟距离中土边境也就二十里了。

    但是这一战,会有多少中土健儿能安然回国,又会有多少热血男儿埋骨他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