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九十五章 以牙还牙
    海霏丝这一方被吓坏了,李永生却看着对方,淡淡地发话,“现在,我说出了我的部族……大骑士你还认为,我是不敬上位者吗?”

    受伤的大骑士吓得都快跪下了,他勉力笑一笑,哆里哆嗦地回答,“我当时……当时真的只是开玩笑,而且,你现在似乎也在开玩笑。”

    “是吗?”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声音听起来,有点不高兴,“你认为我是在骗你……原来我现在,还是在继续不敬上位者?”

    “我们绝无此意,”猛虎和玫瑰佣兵团的大骑士发话了,他壮着胆子一拱手,“老兵你既然说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大家都是伊万勇士,不会欺骗友军的。”

    “唉,你看这话说得,”公孙未明出面了,他冲猛虎和玫瑰一摊双手,“你们里面几位,都是托克酒店里打过交道的,既然别人不愿意回答,你们为什么一定要逼着问呢?”

    我尼玛也想不到,你们会给出这么个答案呀,受伤的大骑士越发地郁闷了,但是他还不能不说话,只能继续苦笑,“我们也想不到,老兵有这个苦衷……实在是我好奇心太强了。”

    “咳咳,”李永生轻咳两声,“那么,我给出了答案,应该不算不敬上位者了吧?”

    “那当然不算了,”海霏丝果断地发话,“事实上,他的问话就很不礼貌,这件事情,等我回到伊万之后,会给阁下一个交待。”

    她已经意识到了,要是处理不好这个矛盾,很可能她再也回不到伊万了。

    她是大公的女儿不假,身份也高贵,谁都不敢轻慢,但是他们一行人都死在柔然的话,又会有谁知道,她是死于何人之手呢?

    至于说对方敢不敢杀她——这还用问吗?人家都敢自曝“铁勒王后裔”的身份了,想要翻脸,绝对比翻书更轻松。

    李永生不理她,还是盯着受伤的大骑士看,“我到底算不算不敬上位者?”

    “我说了,那只是玩笑,”这位硬着头皮回答,若不是伊万人的习俗里见不得懦夫,他现在怕是都要跪下了,“好吧……不算。”

    “既然不算,那这件事就算揭过了,”李永生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对吧?”

    受伤大骑士硬着头皮点点头,“没错,就是个玩笑……这件事揭过了。”

    “此事揭过,那就要谈另一件事了,”李永生笑眯眯地看着他,“我被你所迫,说出了这么重要的消息……你必须承认,这消息很重要吧?”

    这消息是你用来找碴的好不好?受伤大骑士很想这么说一句,但是他不敢啊,只能不住地点头,“真的是……非常抱歉,我只是想开个玩笑。”

    “不要说那些没用的,”李永生一摆手,再次发话,“那么,听到了这么重要的消息,你是不是应该付出些代价?”

    你想要什么代价?受伤大骑士真的有心发火了,但是他还不敢,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但是,海霏丝小姐也证明,我只是开玩笑。”

    他无论如何也要将大公的女儿拉下水,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没准铁弗大公能找人推算出,是什么人害了他的女儿呢。

    海霏丝一听这话,勃然大怒,“你强行要求别人说出重要秘密,现在不肯认了?”

    “好吧,他愿意付出代价,”猛虎和玫瑰见状,不得不出面调解——再不出声,没准他都得跟着陪葬了,“伯爵你开出条件吧。”

    张老实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们跟老兵商量,这与我无关。”

    李永生也不说话,看一眼猛虎和玫瑰腰间的储物袋,又看一眼受伤大骑士的储物袋。

    “这不可能!”受伤的大骑士叫了起来,他捂住自己的储物袋,恶狠狠地看向李永生,“想要抢夺我的战利品,拿命来换吧。”

    伊万人就是这鸟样,舍命不舍财,辛辛苦苦打这一仗,咱图了啥呢?

    事实上,当着这么多手下,他要是乖乖地把储物袋交出去,以后也别想再带队伍了。

    李永生也不说话,但是中土人又上前几步,将圈子围得更紧了。

    “好了,就当交个朋友吧,”猛虎和玫瑰佣兵团的大骑士出声了,他摘下了腰间的储物袋,淡淡地发话,“这点就算我的赔礼了。”

    他其实没怎么逼迫对方,而对方针对的也不是他,这种情况下,他服个软不算丢人,至于说财物,他也舍不得,但是……舍不得就得丢命,孰轻孰重,他是分得很清楚的。

    事实上,他觉得,对方若是伊万人的思路,自己没准丢不了这些财物。

    受伤的大骑士还在犹豫,海霏丝已经发话了,“好了,我做主了,大骑士诺夫,把你的储物袋赔给对方。”

    凭啥啊?诺夫很想问这么一句,但是他还真的不敢问。

    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来得很是时候的台阶,他对手下人也有交待了。

    当然,他心里还是有气,摘下储物袋就想扔到地上,但是看到对方眼中毫无表情的眼神,他迟疑一下,还是将储物袋丢给了公孙未明,“接着。”

    猛虎和玫瑰也想将储物袋扔过去,不过他还是迟疑了一下。

    就是这么迟疑一下,公孙未明就摆一摆手,笑着发话,“你是朋友,不存在那些问题。”

    见他这么说,这位看一眼李永生,顺便就将储物袋又挂回了腰间,心中忍不住感叹:这厮虽然是柔然人长相,却不愧是伊万人的性格,恩怨分明。

    海霏丝见到这一幕,心里也大大地松一口气——己方起码是脱逃了被灭口的可能。

    既然压力已经去了,她就又看朗度伯爵一眼,“真不跟我们一起回吗?”

    张老实一摊双手,不无遗憾地回答,“非常抱歉,海霏丝小姐。”

    “那我们就要走了,”海霏丝冲他飞个媚眼,“需要我也缴纳消息费吗?”

    “那当然不用,”张老实右手按住左胸,又施一个贵族的捂胸礼,“美丽高贵的海霏丝小姐,有权力知道一切她想知道的。”

    海霏丝怔一怔,最终叹口气点点头,“朗度伯爵阁下,您有真正的贵族该拥有的风度。”

    说完之后,她深施一礼,转身离开了。

    目送着他们离开,中土豪杰也迅速地撤离了现场,返回营地。

    在路上,杜晶晶忍不住打趣公孙未明,“未明准证,你想讨好那个大公的女儿,也没必要拿李大师的储物袋做人情吧?”

    “喂喂,说啥呢?”公孙未明白她一眼,“我这是挑拨这俩佣兵团的关系,一个有储物袋,一个没有,他们回去的路上也要热闹了……论入世之道,你还差得远。”

    杜晶晶才不会听他忽悠,而是侧头看向呼延书生,“书生准证,他这是借口吧?”

    “就算是借口,也是个不错的借口,”呼延书生笑着回答。

    今天对海东青部落的攻击,顺利得出乎他的想像,呼延家子弟没有遭受什么损失,他的心情也就不错,“要说起来,还是李大师这个铁勒王藏宝,抛出得非常好。”

    可以想像,柔然和伊万现在,仇恨度已经是相当高了,这时候再出现一个铁勒王的藏宝,未来的柔然会乱成什么样子,那真的是难说了。

    李永生听得就笑,“其实我也没想这么做,他们非要上杆子找事,那我也只好往火里扔一把柴了……真的不怪我。”

    “切,”公孙未明冷哼一声,“以我对你的了解,就算他们不威逼你,你也会抛出这个诱饵来……我发现你比我阴险多了。”

    他们说得热闹,百草生香听得心里不舒服啊,她虽然痛恨柔然某些人,但是柔然大乱的话,百草家族也不能幸免,

    所以她不无幽怨地看李永生一眼,“李大师,在你眼里,中土之外的众生,就是蝼蚁吗?”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永生毫不在意地回答一句,顿一顿之后,他又补充一句,“看在你百草家族配合不错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个真相……比这更过分的手段,我有的是。”

    百草生香冷冷一笑,“是吗?比如说?”

    她是相当聪慧也相当自负的人,李大师的手段高明,她是承认的,但是她并不认为,有人的智慧,能让她心服口服。

    “当然,”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比如说,初代血魔是有可能逃脱的,它没有在柔然肆虐,你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吗?”

    百草生香顿时就无言以对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人竟然可以恶毒到这种程度吗?

    她这话没有说出来,只是脸上的表情,多少有点不正常。

    这表情就又被公孙未明看到眼里了,他忍不住冷哼一声,“永生这人,就是太仁慈了,你们柔然每次寇边中土,所过之处,比血魔过境还要残忍,你敢否认吗?”

    百草生香多么聪明的一个人?但是面对这话,她竟然无言以对——国与国的战争,从来跟良善无关。

    与此同时,海霏丝也正在跟两名大骑士探讨着今天这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