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九十三章 各怀心思
    张老实他们还真提不出什么条件——事先没考虑到这一点啊。天籁小说|2

    于是大家商定,唯一的条件,是朗度伯爵的人,要先撤出战场,海霏丝的人要负责掩护。

    这又是一个很坑的条件,凭啥你们先跑,把危险留给我们呢?

    张老实的回答很绝:没你们拖累的话,我们想抢就抢,想跑就跑,用得着找人商量吗?

    这个答案很无情,但是也非常贴地气:大家一直都是这么做事的。

    所以这就算商量妥当了,各自回去准备就是了。

    跑路的时候也是一样,各跑各的,谁也别管谁。

    要说起来,海霏丝的人马,有理由不相信对方:你们先跑路,风险全在我这里,不合适。

    但是猛虎和玫瑰佣兵团的副团长告诉大小姐:账不是这么算的。

    咱们先抢了藏宝库,这个不假吧?

    没有他们的配合,咱们就算抢了藏宝库,也未必能安全脱身,这个也不假吧?

    不管怎么说,两支从斯木克逃出来的残兵,能在柔然国相遇,彼此之间有着天然的亲近,哪怕这样的相遇,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临走之际,海霏丝又出声话了,“既然要合作,朗度伯爵最好留下一名联络员。”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而且她是铁弗大公之女,主动一点也很正常。

    “唉,这才真是的,”公孙未明叹口气,“我还以为晚上能大杀一通了。”

    他当仁不让地认为,自己才是合适的联络员,不过他也是真的遗憾,原本今天晚上这一场硬仗,他是打算使用一下真人傀儡的。

    海霏丝淡淡地看他一眼,抬手一指李永生,“我不要你,要他!”

    不知道为什么,她直觉地感觉,留下此人比较关键。

    “嗯?”李永生的眉头一皱,“我不会说伊万话,这会给我们的配合带来麻烦。”

    “没事,我们会说柔然话,”猛虎和玫瑰佣兵团的副团长不怀好意地笑一声,“我们也不会让你打前锋的。”

    “要不还是我留下好了,”朗度伯爵出声了,“你看,你们还能多一名大骑士。”

    若说海霏丝刚才的话,是随口一说,那对方的拒绝,反倒让她坚定了主意,她好奇地问,“为什么你们这么看重这个人?”

    张老实的谎话,那是张嘴就来,“他熟悉柔然地形,更关键的是,我们的人里,不少人是他招到的。”

    “那么我们更要留下他了,”海霏丝笑着话,“这显然是最合适的联系人……我也可以派个联系人过去。”

    朗度伯爵坚持不肯答应,也不愿意接受对方派来联系人,到最后,还是李永生一摆手,“算了,我就留在这里好了,你们做好准备,一旦示警焰火升起,就可以强行攻击了。”

    见他答应了下来,张老实才悻悻地带着公孙未明离开。

    两名伊万大骑士,对李永生的兴趣不是很大,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尽量刺探海东青的情况,同时保证队伍休息好。

    倒是海霏丝对李永生,很有一些兴趣,缠着他问三问四。

    观风使这就郁闷了,可是他还不能着恼,只能尽量简洁干脆地回答。

    当然,对方问起他为什么要来柔然,他只推说是复仇,并没有解释自己为了复仇而来,为什么还要召集那么多人。

    海霏丝眼珠转一下,又提出了新的问题,“既然是这样,这一仗打完之后,你的仇报得也就差不多了,你带领我们回伊万吧,我不想再迷路了。”

    原来她坚持留下李永生,还有对那一次迷路的悲惨回忆。

    “这不可能,”李永生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我还要继续留在柔然。”

    海霏丝的眉头一皱,“为什么,因为财富吗?如果是那样,你护送我回到伊万,我可以给你一百个金卢布……不,两百个。”

    李永生摇一摇头,沉吟一下,方始又说一句,“我若能找到族中的藏宝,两百金卢布算什么?”

    原来是回来找藏宝来了,海霏丝终于明白,这个荣勋士兵为什么返回柔然,而且一直那么冷冰冰了,这种消息,当然不能随便乱说了。

    她是很喜欢财物的,但是凭良心说,她还真看不上柔然人那点可怜的财产,一群半开化的野蛮人,懂得什么才算宝物吗?

    但是另外两名大骑士听到这话,就有点上心了,两人交换一个眼神,其中一个就话了,“老兵你是吹牛吧?柔然能有藏宝的,可都是些大家族。”

    这种低级的激将法,显然不能达到目的,李永生不屑地笑一笑。

    另一个大骑士火了,微微地释放出一些威压来,“小子,你是打算对上位者不敬吗?”

    李永生耷拉下眼皮,淡淡地话,“海霏丝小姐,你不打算阻止他吗?”

    海霏丝也猜得到那两位的心思,无非又是见财起意了。

    不过这种事情,她见得实在太多了,也没有替李永生出头的兴趣,反倒是饶有兴致地话,“你回答了他不就完了?你确实有对上位者不敬之嫌。”

    “是这样吗?”李永生的声音里,也没什么波动,非常地平淡,“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友军的联络人员?”

    那名大骑士呲牙一笑,阴森森地话,“友军的联络人员……就可以不敬上位者吗?”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你是逼着我现在就出示警焰火吗?”

    这位顿时就愣在了那里,他可以仗着修为欺人,但是对方不买帐,并且不怕鱼死网破的话,他还真是没什么好办法。

    另一名大骑士,也就是猛虎和玫瑰佣兵团的副团长见状,出面打个圆场,“好了好了,我就随便一问,大敌当前,正是同仇敌忾的时候,大家消消气。”

    海霏丝也不想把关系彻底搞僵,于是轻咳一声,“我们主要还是疑心你的身份,稍微试探一下,对了,你那块荣勋士兵的腰牌,我能再看一下吗?”

    “不能,”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我担心海霏丝小姐这次记住我的名字。”

    荣勋士兵的腰牌上,当然有名字,以铁弗大公的地位,有名字就不难打听出来历——事实上,伊万国的荣勋士兵也没有多少,几千人而已。

    打听出来历,就很可能打听到此人的出身家族。

    要说起来,柔然人中,没有姓氏一说,一般都是号称某某家族就行了,就连百草生香,其实就是叫生香,百草只是冠名。

    而且,伊万国的中下级军官,讲究的是战士不问出身,隐姓埋名的人也多了去啦。

    但是谁都不是活在真空里,只要有效力的部队番号,有长官同袍,打听到一点根脚不难。

    海霏丝上一次只看到了腰牌,却没有记住名字——这对大公的女儿来说很正常。

    不过这一次,李永生不让她看了。

    海霏丝冷哼一声,有点不高兴地话,“看来我要跟朗度伯爵说一声,让手下人学习一点礼仪了。”

    “我不是他的手下,”李永生爱理不理地回答,“我们只是合作者,懂吗?是合作者。”

    话说到这里,也就没法再说了,而伊万人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大敌当前,也没有再刻意地制造内讧。

    接近子夜的时候,两名大骑士和三名高阶骑士,悄然潜入了海东青部族的营地。

    柔然人已经是在很努力地提高防御了,然而,区区几千人的部族,想要防住偷袭的真人,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事实上,他们连那三名高阶司修都没防住,伊万的佣兵团不是浪得虚名,在战阵厮杀上,或者不如正规军,但是搞这种暗算偷袭,还真是特别拿手。

    未几,营地里火起,这大雪天里,能找到引火之物,也真的不容易。

    然而,因为风大,这火一烧还不得了,很快就蔓延了开来——烧得不是很旺盛,但是却在孜孜不倦地蔓延。

    这时候,海东青家族底蕴浅薄的缺点,再次暴露无遗,他们根本没想到,这是敌人偷袭。

    因为据情报显示,那一帮伊万马匪袭击,通常就是从营地外直接起攻击,很少钻进营地里之后,再起攻击。

    所以大家看到火起,第一个反应就是走水了——天气这么冷,帐篷里不生火取暖的话,根本捱不过去,一不小心失火,这很正常。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是敌袭的时候,焰火已经放了起来,另一侧也传来了喊杀声。

    事实上,家族底蕴短浅,体现在方方面面,若是世家大族,遇到这种事,能就地组织起反击——周围都是兄弟姐妹,我多扛一会儿,就能多几个人活下去,家族就能延续下去。

    至不济,我死了之后,还有人念我的好,人活这一辈子,图的不就是生前快活死后留名?

    但是海东青家族不行,这个家族的历史不算太短,但是他们来到柔然的时间不长,就这四五千人里,大部分也不是家族嫡系。

    也只有七八间临时搭建的木屋处,爆了激烈的战斗,那是核心区域。

    一场大家以为的恶仗,竟然打成了击溃仗,不到半个时辰,起攻击的两方人马,竟然在营地中央会师了,海东青家族的族人,除了躺在地上的,全部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