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无法高贵
    柔然大风雪的天气,真的是要多恶劣有多恶劣。

    出门的人,浑身上下都包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其实恨不得连眼都包住。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很难辨识出对方是什么人种,最多也就看一看身高分析一下。

    会面是在一个小雪丘后面,伊万国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个是被请去的朗度伯爵。

    李永生这一方来了两个人,就是他和公孙未明。

    对于李永生他们不肯接受指挥,海霏丝是相当地不高兴。

    铁弗大公的女儿包得也很严实,但是从黯淡的眼神和虚弱的声音里,就能判断出,她受的伤不算轻。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包裹着的,是乱七八糟的衣服,甚至她足下的两只靴子,款式和颜色都不一样,乍一看,真的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海霏丝发现了李永生眼光里的不屑,冷哼一声,“你为何如此看我?”

    她的声音很微弱,也没什么中气,但却带着极为明显的傲气,并不因为身居异国,就放下了大公之女的傲慢。

    李永生的伊万话极不灵光,公孙未明只能干咳一声,“我们这个……是有些好奇,您的装束看起来有点,有点影响形象。”

    “这需要你来告诉我吗?”海霏丝傲然地看他一眼,接着又悻悻地哼一声,“我当然知道这一点,而且我也不缺衣物,不过我不是你们这种蠢货……知道我在这里穿上华美的衣物,被人发现的话,意味着什么吗?”

    张老实马上点点头,“海霏丝小姐不愧是铁弗大公的爱女,为了复仇,竟然做出了如此重大的牺牲,实在令我们佩服!”

    海霏丝身上有储物袋,虽然不大,但确实还有一些衣服,以她爱美的性子,将自己打扮得破破烂烂的,她心里实在是不痛快——哪怕她知道,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这是必要的。

    听到朗度伯爵的话,她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但是她依旧对某些事情耿耿于怀,“朗度伯爵,你若是愿意表现出你的赞赏,我希望是将阁下的骑士,交给我来指挥。”

    张老实这次不说话了,他扮演的是彬彬有礼的伯爵,不能跟任性的贵族女孩叫真。

    倒是公孙未明一弯腰,很有礼貌地回答,“战争是男人的事情,海霏丝小姐静静地观战就行了,我们会为您找回荣耀。”

    “不,我并不放心你们,”海霏丝摇摇头,“既然要合作,我们不想被友军坑了。”

    在伊万国内,“被友军坑”是一个著名的梗,伊万人虽然打仗勇猛,但是被友军坑这种事,也经常发生。

    “那么,我们不需要你们的配合,这总可以了,”朗度伯爵显然不能接受这种不信任,他淡淡地发话,“当我们发起攻击之后,你们可以选择进攻、旁观、甚至是……撤出。”

    他说这话毫无压力——我们原本就没打算带你们玩的。

    “铁弗家族里,没有撤退的懦夫,”海霏丝脸色一沉,阴森森地发话,“你对我的侮辱,我记下了……你应该庆幸,这里不是大彼得堡,否则我的守护骑士,会把你像稻草人一样挑起来!”

    “我很快就会回大彼得堡的,”张老实右手一按左胸,施了一个骑士礼,像教科书一般标准,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穿的衣服过于臃肿,让这个动作显得有点滑稽。

    当然,他并不在意这一点,而是侧头看向李永生,“我想,我们可以独自进攻。”

    他作势要离开,却急坏了海霏丝身边的两名大骑士,他俩不住地向她使眼色。

    大公的女儿心里虽然有点不甘,可是对方都这样了,她也只能无奈地叹口气,“好吧,合作也可以,但是……朗度伯爵,这两位藏头藏脑的朋友是什么人?”

    公孙未明拉掉遮盖在脸上的狼皮围脖,笑嘻嘻地冲着她打个招呼,“见过海霏丝小姐,我再一次为自己的口哨道歉……当然,我始终不后悔那么做,因为您是那么地迷人。”

    “是你这家伙,”海霏丝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又轻叹一声,却是想起当时还在身边的护卫,现在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

    能看到这个柔然人,她心里还是很欣慰的,起码这个人的可信度很高——敢对着贵族小姐吹口哨,证明这人虽然是柔然人长相,行事已经伊万化了。

    然后她又看向李永生,“你又是谁?”

    她这么小心,当然是有原因的,要在遍地对手的柔然大打一场,总要掂量盟友的可靠性。

    李永生说伊万话不行,但是大致能听懂一些,听这么简单的伊万话当然没问题,他也扯下了头上的遮脸貂皮帽子,用伊万话打个招呼,“你好!”

    “是你?”海霏丝倒退一步,警惕地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见到朗度伯爵和他的管家,她并不意外,但是又见到一个柔然人,她的心里猛地就是一惊——哪怕对方是伊万国的荣勋士兵。

    “有什么奇怪吗?”李永生随手又戴上了帽子,闷声闷气地回答,“柔然人不能杀柔然人吗?我杀的柔然人,也许比你见过的还多。”

    海霏丝小姐惊魂未定,又退了两步,才细细地考虑起这个问题来。

    她不太相信这个桀骜不驯的家伙,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批人在柔然,已经大开杀戒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对方没可能用这么大的代价,来设计自己——谁能确定她会进入柔然?

    而且柔然人不介意族里内斗,内斗的时候格外残忍,也是事实。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出声发问,“既然已经是帝国荣勋士兵了,你为何又要回柔然?我需要一个解释。”

    “没有解释,”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这是我的私事,你爱信不信!”

    他若是给出解释,不管是什么理由,再怎么合理,海霏丝心里都要存个疑问。

    但是偏偏地,他不给解释,大公的女儿反倒是信了八成——人家不在意得到自己的信任。

    要不说很多人都是贱皮子,你越迁就她讨好她,她越不会珍惜,当你表示出无所谓的时候,她反倒觉得,这个人对我没有利益诉求,可以相信。

    荣勋士兵对大公的女儿,有利益诉求吗?当然没有了,人家第一次见她,就懒得理她;第二次,也是如此;现在是第三次了……

    所以,虽然对李永生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海霏丝根本不知情,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认为:这人看起来还是值得信赖的……就是有点太桀骜了。

    她能感受到这一点,别人也能,大家都在敌国里求生存,脑瓜转得特别快。

    一名大骑士向前迈一步,释放出了一点威压——不敢释放得太多,怕惊动柔然人。

    他阴森森地发话,“柔然人,你拒绝了海霏丝小姐的善意?”

    他说的是伊万话,公孙未明毫不含糊地迎了上来,“少扯淡,不管你们配合不配合,今天晚上,我们会发起攻击,怕死的……就滚!”

    这名大骑士才要说什么,另一名大骑士扯他一下,闷声闷气地发话,“我们不希望今天晚上发起攻击。”

    公孙未明冷冷地看他一眼,“你又算什么东西?”

    “注意语气,”张老实也上前一步,同样散发出淡淡的真人威压,“这个时候,伊万人不能内讧,否则我不介意把他们撕碎了喂狼。”

    海霏丝讶然地看向他,“朗度伯爵,您竟然是一名大骑士?”

    张老实傲然一笑,“只是幸运而已,不过……这正是我重新振兴朗度家族的底气所在。”

    “好吧,”第二名大骑士苦笑着一摊手,“这么说吧,我们需要先发起攻击,你们做配合,因为……海东青家族的藏宝库,设置得太简陋了。”

    合着说来说去,他们更想率先发起攻击,目标就是海东青家族的藏宝库。

    要不说人都鄙视暴发户,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海东青家族新近崛起,藏宝库也随身携带着,不过糟糕的是,他们没有经历那么多事情,摆出的还是柔然传统阵型。

    这阵型不能说就不好,但是搁在两个佣兵团眼里,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家族的重点防护区域在哪里,那么,那里就是财物的聚集地了。

    两支佣兵团此来,一来是为了报仇,二来就是为了钱财,佣兵团不图财还能图啥?

    江湖义气很重要,名声荣誉很重要,但是钱财更重要——没钱连小弟都养活不起。

    说话的这名大骑士,就是猛虎与玫瑰佣兵团的副团长,他对朗度伯爵的观感不错,也信任对方,于是直接亮出了底牌:我们想大肆劫掠一番,你们得先让我们抢。

    这个要求是有点过分,但是同时,也表明了他对盟友的信任:我们是进去抢了,但是抢完之后,你们得搭把手,帮我们跑路。

    李永生三人交换一下眼光,还是张老实发话了,“让你们这一次,也不是不行,但是我们有条件。”

    有条件……这不是太正常了吗?大骑士心里太明白了,于是点点头,“你说。”

    我们占了便宜,你们要是没条件就答应,我们还真的不敢随便出手。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