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九十章 纵横圣原
    李永生的理由,最终统一了大家的认识。

    百草生香在离开这辆马车的时候,还特意多看了他一眼。

    她只想到,这些靠近边境的部族很苦,很可怜,没必要去抢。

    她却没有想到,换一个角度来看,同样是穷苦和可怜,却能成为不去抢劫的最大理由。

    有些人的脑瓜,天生就跟别人不一样,当然,这或许是因为她不够冷血……

    接下来差不多五百里地,中土的车队就是一路烧杀过去的。

    至于说李永生所说的少动手,不过是柔然向导带路的时候,刻意绕过了一些比较大的部族栖息地,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有数。

    因为要留下足迹,南下的队伍除了使用大量的马车雪橇,还有五百多匹战马,跟着车队跋涉,留下了大量的马蹄印。

    这种大雪覆盖的地面,战马的损失也很严重,等到雪屏山在望的时候,他们已经损失了一百多匹战马,有些是摔伤的,也有一些是冻伤的。

    路上劫掠那些小部族,倒也抢了两百多匹马,但是真正堪用的好马,也才补充了四五十匹。

    想要进入天圣原,必须通过雪屏山上的两个军寨,两个军寨都不大,一个有三百人,一个有五百人,都是居高临下,掐着山路的咽喉处。

    因为风太大,刮得积雪满天飞,军寨里的士兵就怠慢了,就像那些被突然袭击杀死的柔然小部族一样,根本不怎么关心外面的情况。

    第一个军寨轻松地破了,没有跑掉一个人,也没有任何的警讯传出。

    李永生留下了两名真人,要他们截杀过路的人,禁止消息传出,因为第二个军寨差不多还要赶一天的路,惊动守军就不好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有点过于小心了,第二个军寨,也就是马鞍寨被破之后的两天,后面两个真人赶来,说根本没有看到行人。

    本来嘛,这种天气,谁会出门?风大雪大还是小事,万一迷路了,会在风雪中活活冻饿而死。

    当然,既然是打仗,小心一点总没有错。

    其实打第二个寨子的时候,大家就差点出了错。

    马鞍寨是在马鞍岭上,因山岭两边高中间低而得名,军寨把守正中央,想从地面上过去,必须打掉这个寨子。

    但是大家没想到的是,马鞍岭军寨的两侧山崖上,居然有两个藏兵洞,上面还有床弩等重型军械,可以配合军寨,居高临下地进行火力支持。

    更坑的是,这俩藏兵洞外,都有遮蔽气息的阵法,再加上皑皑白雪,真的很难让人觉察出,对李永生他们来说,这俩藏兵洞不用火力支持,直接发出示警焰火,就足够被动了。

    所幸的是,他们有带路党,百草一族怎么也是四大家族里的,向导就知道这个机密,于是众人兵分三路,一起出手,终于拔下了这个钉子。

    百草生香一点不在意泄露了这个军寨的秘密,或者她心里会有点不忍,但是如果在这个军寨出问题,会影响大家对天圣原的劫掠,进而影响百草三支重新挺进天圣原。

    对于这一点,李永生也看得很清楚,所以他并不感激对方提供了这个消息——大家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残忍一说。

    要不是中土国现在要分散战争风险,他堂堂的观风使,吃多了来劫掠柔然小民?

    过了马鞍军寨,天圣原就成为了不设防的少女,赤|裸裸地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场大风实在太大了,巍峨的雪屏山,也没有挡住这股寒流,天圣原上是白皑皑的一片,正合适中土豪杰跃马扬刀。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因为有雪屏山天险,这里的牧民警惕性极低,一个个都猫在帐篷里,圈住直接杀就行,一点不用担心走漏风声。

    不过这时候,百草生香就要求李永生兑现承诺了,她要求中土人按照她划出的范围展开袭杀——有些部族距离比较近,你也不能动。

    观风使对于诺言,还是比较看重的,他的目的是制造恐慌。

    他们在天圣原足足肆虐了五天,消息才传播出去——有一帮伊万马匪来天圣原了!

    其实在这种风雪交加的日子里,五天传出消息已经很快了,若不是百草生香提出的那些要求,他们还可以保密得更久。

    没办法,天圣原就是这么一个现状,因为这里的条件,实在太得天独厚了,很多牧民都选择了在这里猫冬,相互之间距离得并不远。

    甚至有几次,中土人劫掠之后,发现二三十里外,就有小小的黑点——那是其他部族的聚居点,但是百草生香观察一阵之后,认为是跟百草家族有渊源的,不许他们去。

    这种情况下,露馅就太简单了。

    要知道,这些来猫冬的部族,并不一定就将物资都带全了,茶叶、盐巴、铁锅这些,万一不敷使用了,可以去邻近的部族交换。

    当某个部族前来交换的时候,发现邻居已经被屠杀一空,财物也全部被抢走,怎么可能不到处嚷嚷?

    而柔然各个部落之间,也有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遇到麻烦,怎么可能不相互联系示警?

    很快地,又有一些遭受掳掠部族,冒出了幸存者,说来袭的是伊万人。

    天圣原上猫冬的部族很多,但也有部族地处偏僻,对于这些部族,中土人并不会完全屠杀一空——这原本也是伊万人的习俗,太费时间了。

    如果这些人能在天圣原上不迷路,又没有冻饿而死,自然会将消息传出去。

    大约就是十天左右,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天圣原。

    这种情况下,很多散居的牧民,宁愿冒着风雪,也要将帐篷搬迁到族人聚居的地方。

    这样的天气搬迁,会造成多大的损失,是个人就清楚。

    但是没办法,不得不搬,伊万的马匪实在太凶残了,尤其是咱柔然的好汉,前一阵去伊万折腾了一个痛快,现在人家来报复了,还不是可着劲儿地杀?

    天圣原这猫冬天堂,终于能隔着雪屏山,感受到来自数百里之外伊万人的恶意了。

    柔然人有了警惕,李永生他们的劫掠,难度就大了一点——散居的人变少了。

    攻打那些比较大的聚居地,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对方防范得很紧,动不动就将示警焰火放了出去。

    放出去也不能保证不被屠杀,可是总要多费一番手脚不是?掳掠的效率变低了。

    最坑的是,示警焰火一旦放出去,周围百余里的柔然人就知道,伊万马匪就在左近了——大家准备玩命儿吧。

    不怕死的人,是最可怕的,哪怕对李永生他们这些高阶修者来说,也是一样。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就算打不过你,我自爆行不行?

    可以想像一下,一大队高阶修者冲入了一片帐篷,里面的诸多制修透支精血请下佛光,还“啪啪啪”地不住自爆,这仗给谁打也头疼。

    啪啪啪是美好的声音,但是用来形容自爆,那就是梦魇了。

    有鉴于天圣原的气氛越来越紧张,李永生认为,大家可以收手,准备南下了。

    虽然以他们的实力,现在攻打天圣原最强大的白牛一族,也是有机会成功。

    白牛一族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在天圣原占了最肥美的草场,还压过了黄金家族一头,目前在天圣原的白牛一族,人数多达五六万,加上附庸的部族和奴隶,二十万也不止。

    他们占了数万里的草场,形成了三个大的聚居地,还有十几个小的聚居地。

    以往这些人散得很开,但是现在都聚集起来了,集中力量对付来自北方的恶狼。

    这种级别的集中力量,李永生不太看在眼里,但是真的要上前攻打,也不合适,这会暴露他们真正的实力——拥有二十个真人的马匪团体,伊万国派得出来吗?

    有再多想法,必须要考虑最初的目标:咱来是为了挑事杀人,不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百草生香又提出建议了:临走之前,打一下海东青部族吧。

    这个部族是柔然的后起之秀,以海东青为名,也是标榜其悍勇和迅猛,而且这一族以驯养海东青而闻名。

    前一阵的别尔湖之战,反猎队有一名真人有一只海东青,那就是来自于这一族,不过最后,这名真人还是陨落了,跟中土人也算是有大仇。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百草家三支退让出的草场,有一半是被海东青家族占了。

    百草生香神色肃穆地发话,“海东青原本依附于我百草家,他们另攀高枝,那是百草家无能,也无所谓,但是他们反噬旧主,这是我无法忍受的……”

    说到这里,她愈发地义愤填膺了,“他们依附的是长支,关我三支什么事?”

    “海东青家族我知道,”公孙未明出声附和,“本来是我东北的鱼皮鞑子嘛,出名的口蜜腹剑,后来跑到柔然去了,根本不是纯正的柔然人,想打就打呗。”

    “你说话很轻松,”张老实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海东青部族,最大的聚居地里有四千人,怎么打?”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