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挺进天圣原
    我是悲惨得哭了!半人高的青灰色蝙蝠,无语地看向天空,悲伤再次逆流成河……

    处理完显达真君的残魂,又制服了血魔,李永生的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

    又过两天,边境上传来了新的消息,柔然人和伊万人发生了重大摩擦,柔然人十一死二十余人受伤,伊万人……当场丧命的只有一人。

    这可不是说,柔然人的战力有这么差,只能说小国对上大国,天生就底气不足。

    当然,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伊万人此前被杀惨了,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对着柔然人下手,毫不心软。

    柔然人却是恰恰相反,他们以为这些摩擦,跟往年的一样——就算你们遭遇了不幸,也不能说一定就是我们柔然人做的。

    他们是抱着搞摩擦的心态战斗,虽然知道对方很愤怒,却也没有料到,居然有这么愤怒,猝不及防之下,就被狠狠教训了。

    更要命的是,很多柔然人心里认为,伊万那些惨事,就是自家的豪杰做的,虽然他们并不确定,是哪些部族所为,但是伊万人如此气势汹汹而来,总不可能连报复对象都认错。

    他们心里觉得,是自家族人先过去捣乱的——没错,只是捣乱,所以他们搞摩擦的时候,底气也不是很足。

    百草生香将这一点看得很清楚,于是匆匆来找李永生,“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进入天圣原了,不发生点什么惨事,他们对上伊万人,缺少点战斗。”

    这一次,轮到中土人不着急了,公孙未明正在李永生处喝茶,闻言发话,“这才死了几个人?等摩擦再大一点吧。”

    这时候,这厮还搂着身边的夏荷,她也是百草生香的心腹之一,新近被他上了。

    一边搂着柔然女人,一边能说出这种话来,未明准证也是操、蛋到了一定的高度。

    “反正你不是柔然人!”百草生香气呼呼地瞪他一眼,“我们死多少人,你都无所谓!但是……你不希望我们杀死更多的伊万人吗?”

    由这一句问话就可以看出,百草三支家的大小姐,真不愧是心机敏捷之辈。

    起码公孙未明就被说服了,他身为东北辽西人,若是在新月、柔然和伊万人之间,选一个最恨的,那肯定是伊万人。

    于是他侧头看向李永生:永生你怎么看?

    李永生很随意地抬手一指,指的是头上的天空,“天气太好了,等一场雪吧。”

    百草生香没话了,这几天的天气,简直晴好到不正常,前一阵的那场大雪,居然化得差不多了——起码柔然这边化得差不多了,土地都湿软泥泞得很。

    于是她一侧头,看向蜷缩在草棚里的青灰色蝙蝠,微微颔首,“也是,血奴都不肯出来活动,那就再等等吧……它的运气不错,我又找到几只活不过今年冬天的老母羊。”

    血魔的眼泪,再次涌出了眼眶……尼玛,我这明明是运气很错!

    “又感动得哭了,”百草生香笑一笑,站起身来,“我忽然发现,血魔也没那么可怕。”

    “是啊,”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冷哼一声:让你再假装不会说话,活该!

    不过血魔的苦日子,在两天之后结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风降临了。

    这风异常地寒冷,随风而来的是一场降雪,但是风太大了,降雪反而不是很多,据呼延书生和北极宫的人说,中土应该降大雪了,甚至中土南方,都会有雨夹雪。

    不管怎么说,气温在一天之间就狂降,还伴随着似乎永无休止的风雪,百草生香甚至非常绝望地感叹,“不会又是白灾来了吧?”

    朱尔寰很明确地表示,“不会是白灾,不过我倒宁愿是白灾,那咱们多等几天,都不用去杀人了,直接收割人头就好。”

    他是二郎庙的主持,一直钻研的是怎么治病救人,医者有慈悲之心,“死了的柔然人才是好柔然人”之类的话,他说不出口。

    他的话真没说错,一天一夜之后,雪停了,风依旧在刮,刺骨的寒风。

    甚至边境线上都传来消息:天气太冷了,搞对峙的伊万人和柔然人,都扛不过这恶劣的天气,各自偃旗息鼓了。

    不过同时,也有消息说,有几支伊万国的冒险者小队,借机冲过了国境线,他们声称,要来柔然复制斯木克惨案。

    其中一支八个人的小队,正好撞上了巡逻的柔然百人队,竟然斩杀了四十多人,自家留下了六具尸体,剩下两人带伤逃走了。

    他们表现出的战斗力相当地惊人,不过柔然人也没在意,敢越境的伊万人,肯定不一般。

    正经是这样的天气,如果不能找到合适的猫冬地点,身上还带着伤,那只有死路一条。

    李永生终于做出了决定,“现在可以去天圣原了。”

    此刻的柔然大地上,一片银装素裹,还有冷风不住地吹着,根本找不到去天圣原的路了。

    这场雪比第一场雪小,但是白皑皑的一片,想要找一条路出来还真难。

    不过,有内应和没内应,真的是不一样,他们在伊万遇到大雪的时候,是一筹莫展,但是现在有百草家族的配合。

    带路党三个字,那真不是白说的,就在这茫茫雪原上,他们直奔天圣原而去。

    天圣原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足有七百里,比较靠向东南,中间还有一座大山阻隔。

    这大山被称为雪屏山,是柔然境内最大的山脉,长有千余里,几大主峰更是高耸入云,能阻挡住来自西北方的不少冷空气,雪山融水又灌溉了山下的土地,造就了天圣原。

    这一片肥美的草场,占地二十余万里方圆,白灾的时候很少,地面水和雨水都比较充沛。

    百草生香带来的向导,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他带着大家先是往东北方向走,走了差不多五百里,距离伊万边境都不到两百里了,才转头南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向导有意,一路往东走的时候,众人根本就没有遇到大的部族,偶尔见到区区十来个帐篷,大家为了掩藏行踪,也懒得动手。

    当转向南下的时候,他们能碰到的部族,就稍微多了一点,不过也没有太大的,原因很简单,这里草场不行,又靠近伊万边界,稍微强大一点的部族,都不会选择这种地方猫冬。

    因为天气实在太冷了,大家都躲进了马车里,又将马车车轮卸下,装上滑板,改装成了马车雪橇,一路向南行去。

    在南下的当天,百草生香找到了李永生,天气很冷,她就算是高阶司修,身上也裹着厚厚的白色皮裘,头上戴着雪貂帽子,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百草大小姐希望,大家能在这里少做杀戮,留下伊万人南下的痕迹就够了。

    李永生点点头不说话,算是答应了,倒是同处一车的杜晶晶有点不高兴,“你们柔然人南下劫掠的时候,也没听说有什么慈悲之心。”

    “好了,不用说那么多,”公孙未明出声解围了,“不用杀人,抢了东西,烧了帐篷就行了。”

    这话可是气坏了百草生香,她怒视着他,“这么冷的天气,烧了帐篷,他们还不是个死?”

    “我管他们死活,”公孙未明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伊万人做事,就是这种风格。”

    百草生香被噎了一个半死,因为她知道,对方说得没错。

    伊万人跟柔然人不一样,跨境劫掠的时候,主要是选择财物和女人,他们对精壮奴隶的兴趣,不是特别大——柔然人又不会种地,至于放牧这种事,孩子都做得来。

    他们对中土的精壮,兴趣就要大很多,中土奴隶的价格也很不错。

    但就算那样,昔日中土和伊万大战的时候,伊万人也没劫掠了多少中土人。

    柔然人疯狂劫掠奴隶,是为了部族迅速发展壮大,而伊万人更注重这奴隶能起什么用——没用的奴隶,还得管吃管住,不如卖到红山谷去开矿。

    当然,伊万人对奴隶兴趣再不大,那也是财富,能方便带走,也不会把人留下。

    可是这种天气里,指望“伊万冒险者”会带走人,那就是胡说,他们甚至连杀人都懒得杀,反正你们逃走,也是冻死的下场,大家正好省劲儿。

    百草生香气得要命,杜晶晶却是出声附和,“这话也对呀,多放一些柔然人逃走,才能把伊万人的消息放出去。”

    多放一些人逃走……那就是担心放的人少了,全部被冻死。

    这主意何其恶毒!百草生香看向李永生,气呼呼地发话,“在这里住的,全是些可怜人,就不能给他们留条活路吗?”

    “我可没有这样说,”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我的意思也是一样,在附近少动手,传消息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公孙未明闻言,讶然地看他一眼,“李大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难道是……”

    他斜睥一眼百草生香,那眼神的意思很明显:难道你想泡她?

    “你脑子里就没件正经事,”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我只问你一句,抢苦哈哈的影响大,还是抢劫大户的影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