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放逐
    显达真君的算计,真的是很……算无遗策了。天籁小说.|2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碰到了李永生,这可是上界下来的观风使。

    李永生见他如此选择,心中也暗叹一声:不愧是真君,虽然在仙界遍地都是,但是在玄青位面,真的是顶端的存在,不能轻侮。

    于是他又掐一个法诀,“起,本源回归!”

    他今天信誓旦旦地表示,是要炼化血魔,实则就是为了对付这一股显达真君的残魂。

    不处理好这个隐患,接下来在柔然的攻略,定然会受到影响——这里可是显达真君的大本营。

    对付残魂,其实并不算难,但是他不想破坏这一具真君傀儡。

    那么,他也只能想办法勾出这一缕残魂,然后再做处置。

    当然,此前对血魔的炼化,这些都是真的,也确实是很费灵气——这些情况,查验起来很简单,他并不指望自己身体的状态,能瞒过一个真君。

    显达真君若是能主动夺舍,这是最好的,李永生承认,这一记癸水阴雷有点意外,不过对他的影响,真的非常轻微,他有信心在自己的识海里,拿下这厮。

    当然,不进识海也无妨,他还准备了摄魂盘,好让自己的真君傀儡更完美一点。

    不幸的是,显达真君认出了摄魂盘,直接炸裂元神遁逃。

    这特么……就有点监(尴)介(尬)了。

    不过李永生做事,从来都不缺少后手的,曾经的仙界仙君,也不可能仅凭着万冰之祖,来克制高阶对手——这种来自伴侣的杀手锏,其实令他有点吃软饭的感觉。

    本源回归就是观风使自家的道术,是将本源的东西,整合在一起的手段。

    用在这炸裂的残魂之上,有点类似于时空回溯的效果,这炸裂开的黑线,原本就是属于同一个残魂的,将其重新聚拢起来就是了。

    这道术用来对付残魂,其实也有限制,必须在残魂刚刚散开的时候使用,时间稍微长一点,那些黑线沾染了别的气息或者因果,那就不会被认为出自同一个本源了。

    所以这道术的性质,并不是时空回溯和逆转——以李永生现在的修为,以及玄青位面的灵气浓度,他还真的施展不出逆转时空的手段。

    也就是说,本源回归这一门道术,不受到他现在修为的限制。

    事实上,这道术虽然高深,但是使用的灵气都不多,施展此术,最关键的一点是,需要有足够高的境界。

    这境界不是个人的修为境界,而是对大道的认知,以及对规则的了解。

    李永生对大道的领悟,依旧是仙君级别的,施展起来当然很简单。

    不过这样的术法,已经越了这个位面该有的水准了,所以他架设这个大阵,也有掩人耳目的意思——涉及了本源规则,很容易惊动一些顶尖的存在。

    下一刻,那些黑线倒卷而回,分裂的残魂竟然再次合一。

    黑色的小人,在空中再次凝聚,打定主意要鱼死网破的显达真君,根本没想到,自家的元神,又被人凝聚了起来。

    这时他的意识里,是满满的怨气以及报复的念头,现了这样的变化,一时间,他就懵在了那里——这是怎么了?

    他懵逼了足足七八息,才骇然地看向李永生,“你是……怎么做到的?”

    李永生也不着急动手,好整以暇地回答,“一点小小的道术,见笑方家了。”

    然而,显达真君做为这个位面最顶端的存在之一,哪里会看不出此术的玄奥?

    将炸裂的残魂,重新捏合在一起,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怕是真君也做不到这一点。

    就连无所不能的香火成神道,也得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请下足够强的上界神念,才有那么一丁半点儿的可能。

    念及此处,他真是万念俱灰,他已经将此人猜得很强大了,没想到人家比他想像的还要强大,他无可奈何地话,“阁下来历惊人,何必为难我这小小的真君?”

    “你似乎搞错了,”李永生淡淡地话,“是你先为难我的……当然,你可以强词夺理,我并不是很在意。”

    你肯定不用在意啦,显达真君暗暗腹诽,我都已经这样了,你还何必在意?

    做为曾经的真君,对于那些随手可以打掉的蝼蚁,他也从来不在意对方的想法。

    黑色的小人再次叹口气,“其实,我仅仅是看不过,柔然的精华后辈,被毁于一旦……能问一句吗,你如何知道,我的元神未被炼化?”

    对于什么爱护自家后辈的话,李永生懒得跟对方辩论,有这个必要吗?

    他微微一笑,悠悠地回答,“这很简单,我驱动你出手的时候,你有瞬间的意识波动。”

    这都能被你现?显达真君是彻底地无语了。

    他这一缕残魂,是藏在腋下的,因为他一直封闭着对外感知,也就是趁着出手的当口,小心地感知了一下外面的情况——非常非常小心的那种。

    结果就这么一个疏漏,却别对方察觉了,显达真君有撞墙的冲动,我说,当时你还在跟揶教的使徒激烈战斗呢,竟然能现这么一丝小小的波动?

    这是何等的妖孽啊。

    良久,他才艰涩地话,“我怎么说也是真君,不要拘我入摄魂盘,留一份体面行吗?”

    李永生沉默片刻,呲牙一笑,“你说呢?”

    “原来是在拖延时间啊,”显达真君笑了起来,小小的黑色残魂,在空中再度扭曲起来。

    他并不认为,对方会好心地跟他聊这么久的天。

    显达真君深深地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待那些无力反抗的蝼蚁的。

    那么就定然有其他缘故。

    驱动摄魂盘,是要灵气的。

    若是摄取一个真君的魂魄,哪怕是残魂,需要的灵气更不会少——残魂是会反抗的。

    然后他就想到,对方那本源回归的术法,肯定也要大量的灵气。

    就像伊万边境上,拉斐尔使徒当时判断,李永生不出第二击一般,显达真君也认定,对方灵气枯竭,只能借着谈话拖延时间恢复灵气。

    不过他已经丧失了反击的勇气,就是想着再次自爆,大不了,你丫再来个本源回归呗。

    就算你能再来一次回归,我还可以继续炸裂元神……

    反正他是不可能做自己肉身的器灵,而且,他还要将中土人的险恶用心传播出去!

    “呵呵,”李永生微微一笑,手上多了一块黑色的令牌,不无遗憾地话,“成全你吧。”

    对方猜得没错,他确实是需要恢复灵气,本源回归使用的灵气虽然不多,但那只是相对于其效果而言的,事实上,对于一个中阶真人而言,这些灵气真的不算少了。

    而他非常清楚,在这名真君的面前,任何想要快补充灵气的隐秘手段,都是徒劳的,根本瞒不过对方的感知。

    所以他就是慢慢地恢复灵气。

    当然,对于真君的体面什么的,他不是很在意,不过对方既然有再次自爆的打算,他也就成全对方一场,真君傀儡重在威慑力,有没有器灵,其实并不是很要紧。

    于是他拿出了仙使令牌,选择了放逐对方。

    若是想放逐刚才那一道残魂,还需要一些条件,但是现在这道残魂,是他重新凝聚的,跟他有因果,而且本源回归道术也不该是这个位面该有的,放逐起来就简单多了。

    显达真君的自爆,硬生生地阻止了,他的身边黑芒一闪,紧接着,小小的黑人就不见了踪影,他所在的位置,一个漆黑的洞口正在急剧地收缩。

    隐约中,有一声叹息传来,似有似无,“原来是仙使驾临……”

    这道残魂被放逐到无尽虚空,存活下来的可能不到亿万分之一,但是显达真君并没有多么恐慌,反倒是像松了一口气似的,听起来有点欣慰。

    当然,这话里也有一丝不甘,他终究是没有将中土人的诡计,宣传出去……

    放逐掉显达真君的残魂,李永生心里多少有点怅然,本位面的顶级存在,让他彻底地消灭了一个,而且对方虽然奸诈,最后也有几分真君的担当。

    他丢两颗回气丸进嘴里,顺手推演一下天机——果不其然,这个位面,再也没有了显达真君的气息。

    做完这些,他才又看向血魔,眼中带着一丝笑意,“臣服,或者死亡?”

    那青灰色的蝙蝠,早就被这一幕吓傻了,良久,它才结结巴巴地话,“你是……上界的?”

    李永生眉头一皱,直接掐一个法诀,打向对方细长的嘴巴,然后冷哼一声,“有种你再说一遍上界试一试?”

    血魔的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开口就要说话。

    然而,它的嘴巴连动了好几下,死活不出来声音。

    十几息之后,它终于放弃了尝试,悻悻地叹口气,“那你就不怕我家血祖?”

    “蝼蚁一般的存在,”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我就问你,肯不肯臣服于我?”

    “我跟中土道宫本来就没关系的,”初代血魔气呼呼地回答,“反正你也是,也是……也是那啥,总不会不清楚这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