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六章 真君夺舍
    真君傀儡竟然反噬了!一般人哪里想得到这种可能?

    李永生却是不慌不忙,直接扑向了那祭炼血魔的池子,“血祭!”

    “滚远一点!”显达真君一抬手,直接将他打飞了出去。天籁小说

    真君傀儡的动作很僵硬,证明他对身体的控制,并没有完全恢复。

    不过,这已经够了,阻止对方血祭血魔,就能排除很多糟糕的情况。

    下一刻,他的顶门上,冒出一个黑色的小人,大约三寸大小。

    小人手一抖,打出一颗米粒大小的物事,直奔李永生的头部,“定!”

    “癸水阴雷?”李永生惊愕地叫一声,那阴雷猛地炸开,他整个头部被一团黑气所包围。

    显达真君头顶的小人,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敢驱使我为傀儡?好大的狗胆!”

    然后他又捏一个法诀,口中也念念有词,“本位北方壬癸,值司命,外邪丙丁来……”

    “我去,你这夺舍的口诀太lo了吧?”李永生的声音,从黑雾中传来,“我倒不信控制不了这一具小小的傀儡!”

    显达真君闻言大怒,黑色的小人直接腾空而起,冲着李永生扑了过去,“中了我的癸水阴雷,还敢如此聒噪,且让出你的皮囊!”

    这几句对话,虽然时间很短,但是里面包含了诸多的心机和争斗。

    显达真君虽然被炼制为了傀儡,元神尚在,但是他心里深深地知道,炼化自己的这厮,手段异常诡异,高深莫测——有谁听说过,真人能炼化真君傀儡的?

    他对李永生,是相当地忌惮,根本不敢表露出任何的异常——虽然这令他感到非常耻辱。

    不管怎么说,生命是美好的,活着就是幸福。

    前一段时间,他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炼化的,然而他没有任何办法,尤其是他的在伊万国,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只能使用异术,将一缕元神,藏在腋下。

    他甚至不敢用神识去感知,外界到底生了什么。

    直到他被驱策着攻击了揶教的大净化术,他才确定,对方已经敢放心地使用傀儡了。

    然后他又通过的感知,知道自己回到了柔然。

    回到柔然,这就要好多了,除了眉心的傀儡印记,他能比较自如地调用天地灵气。

    但是他依旧不敢出手,反而藏得更深了,因为他非常确定,对方身边有一大群真人,其中几个真人的气息,还是他熟悉的——那是几个轮流让他吃过亏的真人。

    他的元神极其微弱,只能择机逃跑。

    事实上,显得真君对李永生的忌惮,是最大的,这个人一直让他摸不清深浅。

    也就是此刻,他现对方炼化血魔,耗费了大量的灵气,此刻又是孤身一人,还藏在阵法里,这给了他绝好的偷袭机会。

    只要能摆平此人,其他的中土修者,他是不怎么担心的,就算打不过,跑总是跑得了。

    所以趁此良机,他果断出手,显达真君是很珍惜生命,但也有真君的果决。

    不过,他的做派看起来是像要夺舍,实则不然,黑色的小人飞到李永生面前一尺之处,猛地一个急停,虚悬在空中,轻笑一声,“你好像不怎么怕我夺舍?”

    李永生的头部,被黑色的雾气包围着,不过迷雾里,传来了他满不在乎的声音,“我赌你不敢夺我的舍,敢赌吗?”

    这话说对了,显达真君还真的不敢赌,虽然他凝练出的癸水阴雷,已经侵入了对方的识海,能令这厮不能轻易地动作,可以保证他比较轻松地夺舍。

    然而,那种能撼动真君神识的玉符,令他心生警惕——对方玩神识,也是个好手!

    刚才他作势夺舍,只不过要看对方的反应。

    “激将法吗?”黑色的小人轻笑一声,“这玩意儿对我没用……”

    说话间,他奇快向李永生的储物袋扑了过去,“拿来!”

    他抢储物袋,也是个正确的选择,毕竟他自己就是储物袋被偷,才窝窝囊囊地被擒住的,若是储物袋在手,绝对是另一个结果。

    所以他以牙还牙地抢夺对方储物袋,想要剥夺对方的战力,再慢慢炮制对手。

    然而,他的度虽然快,李永生的度也不慢,手一转,摸出了一面罗盘,轻笑一声,“还请真君归位!”

    “摄魂盘?”显达真君大骇,黑色小人砰然炸裂,化作了十余道黑线,向四方电射而出。

    这才是他真正打算的逃逸手段,一缕元神继续分化,只要能逃出去一股,就算赢了。

    当然,这也是他最后的选择,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更愿意成功夺舍。

    然而这不现实,对方虽然中了癸水阴雷,但是很有点有恃无恐,看起来不怕夺舍。

    显达真君到了这一步,当然是要小心为上,于是去夺储物袋——其实这还是个试探。

    眼见对方竟然还能自如地运用神识,从储物袋里取出物品,他就知道,自己的小心没错,癸水阴雷对这厮的识海影响不大。

    事实上,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再次迎接那种对神识进行攻击的玉符了。

    这种东西,对于元神态的显达真君,伤害其实很大,但是他已经有了准备,那就不怕了——我现在脱离了识海,你就不好锁定我的元神了。

    大不了元神分化一下,你能奈我何?

    这些都是他早就计划好的,堂堂一个真君,被人逼得连神识都不敢外探,他闲得没事,就琢磨这些了。

    然而,见到对方取出的罗盘,他终于不敢继续试探了——这尼玛是摄魂盘啊!

    这一刻,他终于庆幸,自己没有贸然夺舍了,这根本就是个陷阱。

    摄魂盘是什么?能摄取元神的东西,这玩意儿上古时期比较流行,人族经常拿这东西摄取元神,为自己的道器捕捉器灵。

    这种手段,引起了很多种族的不满,后来又有人族竟然对同族,也使用摄魂盘。

    于是人族公议,不许再使用这东西了,甚至请下来上界意志来改变位面规则——如非自愿,所摄的魂魄,不能成为器灵。

    拿方真人的九尾狐幡为例,若不是他家老祖宗自愿成为器灵,谁都不能勉强她——位面规则就不允许。

    所以到了后来,大家所用的法器的器灵,大多都是自家温养出来的,也有野生的,但那都是相互商量好了,甘心做器灵,这才能行。

    摄魂盘原本就很少人会制作,现在更有断了传承的危险,只有一些偏僻的地区,有一些咒师,还存留有这样的手段,那是帮人捉住仇家的元神之后,日日煎熬,好出心中一口气。

    当然,显达真君并不确定,中土的四大宫是否断了这传承。

    可是他能确定的是,对面这厮有摄魂盘,绝对是要设计自己。

    这就涉及到了将活人炼制成傀儡的手法。

    大多数的傀儡,是受到物主意念控制,而做出相应的动作,但是活人炼制成的傀儡不一样,可以有摄魂盘来操作傀儡。

    其实木石傀儡,也可以有相应的智能意识,来进行操控,但那就是器灵了,是规则不允许的,除非这器灵自己愿意。

    然而,既然能用意志操控傀儡,再使用器灵来操控,就有点奢侈了,能获得一个独立的器灵意识的话,不如炼制其他更好的东西,省去温养的过程。

    当然,活人傀儡就不一样了,因为和意志出于同源,位面规则认为,这不算器灵,只是一种操控手段,并不违例。

    所以,李永生现在拿出来摄魂盘,就是很恶毒的算计了:他觉得凭意念操控真君傀儡不够方便,想要将其元神禁锢住,更完美地操控傀儡。

    显达真君身为一代大能,一见到摄魂盘,就什么都明白了,除了庆幸自己没有夺舍之外,二话不说,直接将元神炸裂,能逃出一点是一点。

    他这个选择,也算决绝了,要知道,这点残存的元神,还要炸裂开来,想要夺舍都不可能了,哪怕能逃出去一小股,也只有选择转世了。

    然而,转世又如何?这一世的元神都不全了,下一世想要觉醒宿慧,基本上也是寡妇死了儿子——没指望了。

    但是显达真君身为本位面最顶端的存在,有属于他的骄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他不能忍受,自己成为摄魂盘里的残魂,被自己的仇人驱使着,做这做那。

    他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跑出去,将中土人的险恶用心,告诉所有的柔然人——他们想挑起柔然和伊万的战争!

    当然,他还要传出消息,初代血魔,是被中土人抢走了,这不仅仅是柔然的隐患,也是伊万的隐患!

    不过想要逃出去,他还要面临一个问题:如何逃出这个阵法呢?

    显达真君不是很精通阵法,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尝试用一根指头,去破中土人的阵法了。

    但是他知道一点,炼制血魔,还要隔绝声音,这阵法是防内不防外的。

    所以他也早有算计,一旦最糟糕的情况生,我该怎么做。

    三条黑线,笔直地射向三块阵石——他要凭着分裂的元神,硬生生炸开这个阵法!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