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五章 藏拙的血魔
    这一天,李永生宣布,自己打算琢磨一下,如何炼制初代血魔。

    听到他这话,连呼延书生都吓了一跳,说李大师你要慎重啊,我们倒不怕你吃亏,但是血魔那玩意儿太诡异,万一跑了……

    “我看啊,你们还是怕我吃亏,”李永生笑着摇摇头,“说句实话,我对付它有招数,正经是担心你们被他感染,等到晚上我开始炼制的时候,你们离我远点,最好超过十里。”

    听到这话,呼延书生还是有点意外,“为什么要晚上炼制?据说血魔晚上的能力更强。”

    他对血魔和血修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先从它最强的状态开始试验,”李永生笑着回答,信心满满的样子,“然后再慢慢减弱,这是一个摸索的过程。”

    对于他这话,别人是彻底无语了,若是换个人这么做,现场的真人们会有大把理由劝说,但是李大师多次表现出了他的神奇,而且……从未犯过错。

    从未犯过错!只有修者中的高层,才明白这是何等令人震惊的成绩。

    眼看劝不住他,杜晶晶发话了,“炼制的时候,我给你护法吧。”

    “不行,你们护法实在太过危险了,这东西感染能力很强,”李永生很坚决地摇摇头,然后一指远处正在操练傀儡的子孙庙真人,笑着发话,“用傀儡护法比较保险。”

    杜晶晶一想,也是这个理儿,李永生身边有真君傀儡,还担心个什么?

    丁经主此刻,正好从远处走过来,闻言深深地看他一眼,“十里够吗?”

    李永生怔了一怔,才点头回答,“差不多了……再远一点也行。”

    丁青瑶微微颔首,“那就十五里吧,我会和朱主持商量一下,负责这段距离的隔离。”

    李永生抬手一拱,“那就多谢丁经主了。”

    丁青瑶说到做到,马上就去找朱尔寰了,两人向大家宣布,要离开李大师的阵法十五里。

    杜晶晶则是领命,去看好百草生香,生香大小姐一行八人,里面并没有真人,只有两个高阶司修,她一个人就看护得过来。

    百草生香是玲珑心肠,哪里还想不到对方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正色发话,希望李大师炼制血魔的时候,稍微小心一点——一旦我柔然人受到感染,中土也要遭殃的。

    杜晶晶却是信心满满地发话,“李大师说没事,肯定就没事,他的学识,不是你百草家能想像得到的。”

    接近傍晚的时候,李永生进入了阵法里,随着阵法的激活,一片氤氲白气升起,阵中的景象,很快就被遮蔽了。

    不知道为什么,公孙未明觉得有点不踏实,找到了丁青瑶和朱尔寰,“要不咱们三个给他护法吧,距离十五里外,弄个三角形状。”

    丁经主并不发表意见,而是看向了朱主持。

    朱尔寰沉吟一下,也点点头,“我看可以,最好再叫上呼延书生……李大师架设阵法,很少用这么长时间,肯定是非常重要的。”

    丁经主这才点点头,却也不多说话,“我觉得朱主持的意见,很有道理。”

    结果到了最后,除了他们三个,又加上了呼延书生、丁青莲和佘供奉,六名高阶真人两两一组,呈三角形拱卫着那白茫茫的阵法。

    李永生也是等太阳彻底落山,才开始动手的,他取出一块大号的玉石,四尺见方,高有三尺,然后熟练地雕琢起来。

    很快地,他就雕琢出一个长宽各有三尺,尺半深的凹槽,又在边缘凿了五个洞,系上了五根索子。

    这些都是用道术做的,用了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然后他才看向旁边的血魔,呲牙一笑。

    血魔现在依旧是被灰色的索子绑着,身上扎着三十六根银针,不过在微黑的天色里,能看到它脸上明显的惊骇。

    很显然,它已经感觉到了,等待自己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总是要走这一遭的,谁让你是血魔呢?”李永生无视了它的目光,将五条索子,依次绑在两爪、翅根和脖颈上。

    然后他一抬手,收起了三十六根银针。

    血魔似乎已经知道,要遇到什么恐怖的事情了,于是没命地尖叫了起来,声音极为尖厉和刺耳,可以明显感受到,叫声里除了哀求和恐吓,更多的是浓浓的畏惧。

    李永生不管这一套,掐一个法诀,五条索子一收,直接将血魔拖进了玉石凹槽里,并且固定住了它的头和四肢。

    血魔越发地惶恐了,不但没命地尖叫着,还拼命地挣动着。

    不过非常遗憾,绑缚着它的灰色索子,有着极为神奇的功效,它将玉石的四壁撞得闷响连连,却不能给玉石带来任何损伤。

    李永生根本无视了它的行为,他摸出一个小玉瓶,打开瓶塞,向着石槽一倾,一股牛奶一般乳白色的液体,从玉瓶里汩汩地流向了石槽,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不多时,石槽就被倒了一个七八分满,血魔那小小的蝙蝠身子,也有九成被白色的液体覆盖住了,只露出两个翅膀尖和一个脑袋。

    这厮叫得越发大声和犀利了。

    “没用的,”李永生冲它呲牙一笑,非常得意地发话,“阵法里,你喊破喉咙也没人听得到。”

    血魔继续坚持地叫着,不屈地挣动着,像是一个患了绝症的人,还在孜孜不倦地求生。

    李永生无视了这一切,脸上泛起了微笑,轻描淡写地发话,“你不用着急,等月之精华旺盛之时,你就会知道,泡在这太乙银浆中,会是怎么一种舒爽。”

    血魔挣动得越发厉害了,甚至将白色的液体荡出几滴,落在了玉石外。

    液体落在土地上,瞬间就渗透了下去,不见了踪迹,只有一滴小小的液体,落在一根草梗上,随着草梗微微地晃动着。

    旁边打坐着的真君傀儡,微眯的眼中,射出一丝极为细微的光芒,转瞬即逝。

    很快地,月光就撒了下来,血魔叫得越发凄厉了,石槽中的太乙银浆,开始渐渐地冒起雾气。

    在它激烈的挣动中,又有几滴白色液体迸溅了出来。

    李永生的眉头一皱,手上捏一个法诀,缓慢地在虚空里画个符号,然后印向血魔的头部,不耐烦地大喊一声,“咄!”

    血魔的身子为之一抖,几息之后,再次挣动起来,不过这一次,动静就小了很多。

    李永生冷哼一声,然后长长地出一口气,“切,真以为我中土修者拿你没办法?”

    说完之后,他坐在地上开始打坐,很显然,刚才的法诀,是非常耗费灵气的。

    小半个时辰之后,他再次起身,重复刚才的动作,封印了血魔的一只爪子。

    池子里的白色液体,开始变得略略清澈了一些,而血魔这一次的挣动,又将液体溅出几滴。

    看到他再次坐下回气,血魔咬牙切齿地出声了,非常尖细地叫着,说的还是中土话,“中土人,你会后悔的!”

    李永生根本什么激烈反应,他半眯着眼睛,懒洋洋地回答一句,“学好一门外语,确实很重要,但是不会妥善使用的话,哪怕你是学霸,也不行啊……早干什么去了?”

    这血魔咬牙切齿地发话,“你既然知道用太乙银浆对付我,可知我族在上界,还有血祖?”

    “那又怎么样?”李永生满不在乎地回答,“祖宗牛b,不代表你牛b,真有本事,你让他下界来找我麻烦啊。”

    类似的话在中土,实在太常见了,仗着过气的家世欺负人?切,我家祖上还做过皇帝呢。

    血魔气得破口大骂,这次就全是中土话了。

    李永生也不跟它一般见识,而是继续打坐回气,再等小半个时辰,又封印它一只爪子。

    池子里的太乙银浆,又溅出了几滴,变得越发清澈了。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子时,月华也旺盛了起来,又过半个小时,李永生站起身,看一看天上的月亮,又低头看一看太乙银浆,轻喟一声,“浪费了不少……这次一起封印吧。”

    一边说,他又摸出小玉瓶,倒了多半升进去,就在血魔的挣动中,再次封印对方的双翅。

    这一次,是一下封印双翅,他耗费的灵气可想而知。

    最后一支翅膀被封印之后,血魔停止了挣动,而他的头上,也有豆大的汗珠滚落了下来。

    “终于可以歇一歇了,”他长出一口气,抬手一抹,甩去手上的汗水,身子软绵绵地向地上坐去,同时摸出一颗丸药,往嘴里一丢。

    就在此刻,一股诡异的风吹来,那丸药硬生生地被吹到了一尺开外,

    李永生身子一抖,侧头一看,却发现坐在地上的显达真君,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冲着他呲牙一笑,煞是诡异。

    “我去!”他迅疾地一蹦而起,抬手摸出一支告警焰火,打向了天空,脸色阴沉无比,“你敢阴我?”

    显达真君原本就是双手掌心向天,一股灵气从他手中发出,硬生生将报警焰火吸了下来,然后才呲牙一笑,用沙哑的声音发话,“小子,御使真君傀儡……感觉很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