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二章 真君傀儡
    揶教对于血魔,那是有必除之心的,但是这种事,他们甚至不能跟边军说。

    所以揶教信徒隐秘地联系,各个真人疯狂地赶来。

    当然,边军也不敢管揶教的事,任由他们来去就是了。

    但是百密一疏,因为要过分强调保密,也怕惊走柔然人,赶来的真人都是骑着马扮做边军,不敢公然飞行赶路。

    更坑的是,很多真人还在北佳草原上寻找血魔呢,召集起来很不容易。

    所以最悲催的事情发生了,他们的人尚未全部赶来,柔然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双方终于提前大打出手。

    更更更坑的是,柔然人的战力,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大很多,一对一都未必打得过,更别说对方真人的数量,是他们的两倍还多。

    揶教的高阶真人站在空中,诸般因果在脑中一一闪现,沉吟一下,他叹口气,“我主座下讲经人玛格,见过柔然诸位真人。”

    佘供奉的眉头微微一皱,“十二使徒的玛格?”

    十二使徒只是高阶巅峰真人,但是他们运用起神术来,比真君级别的大主教也不差多少。

    呼延书生却是冷哼一声,“使徒阁下认错人了,我等明明就是中土人,跟柔然无关的。”

    佘供奉闻言,眼睛一亮,“我乃北极宫供奉,十二使徒算什么?”

    他的战力原本不算太高,但是能施展北极宫道术的话,能明显提升一大截战力。

    反正他只是北极宫的供奉,道术原本就有点野路子的感觉,搞得似是而非也不错,反正他出战的时候不多,不怕人认出来。

    “好吧,咱们先搁置这个问题,”玛格虽然是揶教的狂信徒,但是这个时候,他不想纠缠自己到底面对的是什么人,“我的意思是,你们留下那个玩意儿,我做主,放你们离开。”

    在场的中土高阶真人,都知道“那个玩意儿”是什么,但是公孙未明促狭惯了,反倒用中土话大声问一句,“玛格准证,你说的那个玩意儿是什么?”

    这声音极其洪亮,简直是声震四野。

    玛格也是听得懂中土话的,闻言脸一黑,继续用柔然话发话,“你们真的不考虑后果?”

    “切,我中土人行事,还要看你脸色了?”公孙未明不屑地一哼,这是实实在在的本色演出,他说得自然无比,“你不让,我们打得你让开就是了!”

    “那就不要怪我们了,”玛格黑着脸发话,“那玩意儿就在你们身后不远处,我想,里面还有不少低阶修者吧?你们不会真的认为……挡得住我主的大净化术吗?”

    这话也是一针见血,虽然对方的大净化术,只是三名真人的简易版,但终究比净化术强出太多了,而身后的飞舟,速度慢了一点,又没有隐身飞行的功能。

    所以,如果不摧毁对方的阵势,朱尔寰率领的大部队,绝对逃脱不过。

    不过要打破这个阵势,也是相当不容易的,毕竟这玩意儿对很多攻击免疫的,除非大家都拿出压箱底的功夫。

    就在此刻,柔然方向电射而来一人,速度奇快,嘴里大声地喊着,“玛格,堵住人了?”

    合着这揶教甚至都遣人前往柔然,去查找血魔了。

    而且根据来人的口气,就算不是十二使徒,地位也差不了多少。

    当然,就算这位来了,也就勉强组成完全版的大净化术的六人,没有人护法,大家磨也能磨死这六人。

    但是很明显,揶教对这血魔不是一般的重视,就怕大家还没磨死六人,揶教就又有真人赶来支援了。

    众人的眼光,齐齐地看向了李永生。

    李永生的目光,却是看向了边界对面,因为伊万这边有异动,柔然一方,也有两个十人的马队赶了过来,就站在不远处旁观。

    再这么拖下去,戏就要穿帮了啊。

    李永生心里暗叹一声,脸上却是不屑地一笑,“大净化术很厉害吗?先吃一掌再说!”

    他双手一动,捏一个法诀,身后明显地传出了灵气的波动。

    玛格可是个识货的,他先是眉头一皱,然后神色一变,骇然地大喊,“小心了……快用大净化术!”

    下面的黄色六芒星,再次闪亮了起来,远处的揶教真人终于赶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脸色就是一变,声音也颤抖了起来,“这是……这就是那玩意儿的威力?”

    不过显然,他猜错了,只见上空蓦地出现一只大手,足有百丈方圆,一根粗约十丈的食指,缓缓地点向了黄色的六芒星。

    这食指似缓实急,玛格身在其中,最是明白这根食指的厉害,想也不想,就直接沉向地面,嘴里大喊一声,“小心,是真君出手了!”

    后面刚刚赶来的揶教真人,甚至来不及入阵,直接电射而去,在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用凡人的比喻那是:差一点把鞋都跑丢了。

    食指缓缓地点向地面的六芒星,那黄色的光芒,剧烈地颤抖了数十下,最终还是轰然散开,地面施展大净化术的三名真人,两名当场就倒飞了出去,吐血不止。

    玛格和另外一名牧师真人见状,各种状态纷纷加持了上去,不过这一击的威力实在太大了,神术也不是万能的,这两人只能说暂时没有了性命之忧,继续战斗那是不要想了。

    李永生这才收起了法诀,冷冷一笑,“你家大主教出手,也是这种动静吗?”

    这一次是真君傀儡出手了,但是显达真君和真君傀儡,是绝对不同的,前文早就说过,修者一旦被炼制为傀儡,基本上可以看成是降一阶的战力。

    当然,就算显达真君降阶了,也曾经处在真君这个境界里,他跟外物产生的沟通、共鸣和默契,是不会因此而消失的。

    所以他这一出手,隐约就是真君的威势,但是并没有真正的真君出手的因果。

    李永生也非常在意这一点——国际惯例,不首先使用真君。

    这一指跟显达真君在土勒克走廊的那一指,威力是仿佛的,当时显达真君是未尽全力,现在李永生控制的真君傀儡,虽然也是一根食指,但却是尽了这一掌之力。

    细细感受着周遭的气息,他也松了一口气,这一击,并未超出应有的界限,按说不会引起那些真君们的感应。

    所以他才反问一句——你家真君出手,也才这点威力?

    地上的玛格使徒脸色发白,显然也是吃了点小亏,不过听对方这么问,一时间他也拿不定主意:感觉像是真君,但是……似乎又有点区别?

    于是他看向遁向远处的后来真人,大声发话,“拉斐尔,是对方真君出手吗?”

    “拉斐尔?”公孙未明和佘供奉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这尼玛又是一个使徒啊!

    伊万国总共才十二个使徒,这里就派来俩,还真够看得起大家的。

    “当然是真君出手,”拉斐尔站在远处大声发话,一脸的愤恨,“收着力量,就不是真君了吗?你们既然率先出动尊者,那就等待我们六大主教破灭柔然吧。”

    这话听起来杀气腾腾,而且也未必仅仅是口头威胁,但是玛格听得心却是一沉:拉斐尔这么说,就是说他也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对方身后有真君。

    李永生也懒得理他,只是淡淡地看向玛格,“这路……你让是不让?”

    “不让!”不等玛格发话,远处的拉斐尔先出声了,他冷笑一声,“如果真的不是真君,你也只有这一指之力,凭什么让?除非交出那东西,咱们才可以……”

    玛格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马勒戈壁的,有种咱俩换一下位置,你再这么说!

    他心里清楚,拉斐尔跟自己同为十二使徒,其实面临着对共同资源的竞争,比如说红衣枢机主教的位置,又比如说圣水分配权……

    然而,现在拉斐尔虽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他还真没办法指责对方,教内信徒发生纷争,还是使徒层面的狂信徒,被异教徒看了去,那可就成了整个揶教的丑闻了。

    而且玛格也不得不承认,拉斐尔说的,也是很有可能的,对方刚才的那一指,虽然浩瀚惊人威力奇大,但是很显然,这种级别的力量,是不能随便调用的。

    不过李永生却没心思听他们嚼谷,现在他要争取的是时间,揶教随时可能有人前来增援,而对面柔然军队的聚集,更会产生不可控的变数。

    所以他想也不想,又捏了一个法诀,空中的大手猛地再现。

    玛格见状,直吓得魂飞魄散,这大手看着缓慢,其实一点都不慢。

    他眼见逃无可逃,尤其是身边还有两名重伤员,一名轻伤,另一名牧师,也是筋疲力尽了,他想也不想,摸出一个红色的十字架来,喷一口鲜血上去,大喊一声,“绝对守护!”

    拉斐尔也没有干看着,直接捏碎了一只小甲虫模样的饰品,高声吟唱,“圣甲虫……去!”

    这圣甲虫是他珍藏的圣品,能极大程度地增强队友的防护和恢复能力。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