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猴版净化术
    丁青瑶的红莲业火使出,揶教的高阶真人眼睛顿时就是一眯。

    他现在使用的是“审判之锤”,能深切地感受到——对方使出的,是异教徒的神术。

    然而,红莲业火的奇妙之处,也就在这里了,它确实是来源于佛修,甚至“业火”两个字,承载的就是信众心头的一点香火,不平之火。

    但是同时,这火真的不是只有佛修才能用的,其他人都能用,道宫也能用。

    对道宫而言,业火是因果之火,所以也不完全算跨界使用,否则以丁青瑶经主院院主的身份,道宫的传道授业解惑者,是真正的道宫嫡传,怎么使得出野祀的火来?

    当然,这揶教的准证不清楚对方身份,一见这红莲业火,就知道大驱逐术恐怕不太够,是自己不能抵抗的,少不得大喝一声,“净化!”

    净化术又是揶教高阶神术之一,不但可以净化一切异教徒的神术,甚至还可以阻挡一些非揶教的术法——比如说中土道宫的灵修术法,那不是香火成神道,但也是异端。

    红莲业火是相当神奇的术法,能主动追踪,追寻的是业障和因果,不是一般人能打断的,所以当初的英王,才会那么狼狈。

    但是揶教的神术,也有独到之处,大驱逐术和净化术之下,红莲业火也失去了威力,最终跟那名高阶真人擦身而过。

    然而,就是这擦身而过,将揶教的真人吓坏了——这刹那间的交错,差点变为永恒啊。

    然后,他又看到,对方的身后,有十几个人形黑点冲着自己飞了过来。

    这一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大喝一声,“大净化术!”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哨所所在的位置,亮起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金黄的光芒直射天际,将午后的伊万边境,染得一片明黄。

    “大净化术?”丁青瑶的眉头微微一皱,她对揶教这个神术有印象,似乎比净化术强出不止一点点。

    “握草,”佘供奉的眉头一皱,他是北极宫的供奉,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对揶教大部分的神术,有比较直接的认识。

    大净化术能净化的,可不仅仅是异教徒了,中土灵修也在净化范围之内。

    尤其要命的是,大净化术可以指定区域,从这点上讲,猴版的净化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不但威力不够,适用人群不够,就连便捷性也不够。

    然而,猴版有一点是够的——代价足够小。

    反过来说,施展大净化术,要付出足够的代价。

    佘供奉想的是,对方施展出这样的神术,哪怕自己躲得过,身后的营地是躲不过了。

    想挡下这一击,非得使出道宫的手段,还得是多人联手才行。

    然而,冲在最前面的呼延书生和丁青莲,对此并不知情——他俩对揶教神术比较陌生。

    两人也看出来了,对方的手段着实惊人,但他俩都是顶尖的心高气傲之辈,齐齐冷哼一声,果断地出手,迎向了那道白芒。

    丁青莲是祭出一个白玉环,玉环在空中蓦地放大到百余丈,重重地击向了黄色的光芒。

    这是丁家真君的宝物,此番丁青莲来柔然,因为这玉环施展开,极像佛修的佛光,才跟自家老祖借了来,这第一次使用,也是在形式危急之下悍然出手。

    呼延书生却是大吼一声,脑后幻化出一根百余丈大小的长锏,上面隐隐带着血色,重重地击向地面的六芒星。

    邽水呼延家善使祖传的双锏,但是这双锏或者单锏,原本就是草原民族最常见的兵器,他将双锏合一,能更好地隐藏自家的根脚。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锏上散发出的血红色,这是借用了体内的精血。

    这就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玩命的架势。

    偏偏地,这种借着血勇之气攻击对手的法门,柔然人也相当擅长。

    总而言之,这两人真的不愧为顶尖的高阶真人,对危机的感应、应对的方式以及出手的狠辣,都是一等一的。

    李永生见状大骇,才要喝止他俩这自不量力的行为,紧接着脸上一喜,单手的长枪没有停止攻击,另一只手又摸出几块玉符来,狠狠捏碎,“咄,不动如山!”

    他当然不会使出佛修的不动如山,他只是借着这一声,遮掩撼神符的神识攻击。

    空中的高阶真人见他凶猛,抬手放出一个青色的盾牌,轻描淡写地挡下了长枪一击。

    其实他的表情看着轻松,身体却一点都不轻松,他原本以为,自己加持了神术,挡下这佛修的一枪,是举手之劳,哪曾想盾牌上传来的力道,差点震得他气机错乱。

    佛修哪里来的这么强的攻击力?他心里暗暗吃惊,而且……还是使用长枪的佛修?

    我可能遇到了一个假的佛修!

    不过下一刻,他就发现,一股净化之力,冲着对方刷了过去——果真是佛修?

    李永生遭遇净化之力,是因为他的撼神符,这是对神识的攻击,大净化术默认其为邪术。

    要不说这大净化术,真的很恐怖,连观风使无往不利的手段,都被挡下了。

    丁青莲对黄色的净化之光的攻击,也没起到什么效果,反倒是他一张脸憋得通红,像是要滴出血一般,显然是已经吃了点暗亏。

    呼延书生的大锏,由急到缓,最终停在六芒星上空二十余丈,似乎是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再也砸不下去了。

    而他的脸色,也憋得通红,显然是非常吃力。

    就在此时,一条身影从黄色光芒周边显出身形,瞬间消散在空中,两百丈之外,一个人缓缓地凝聚出身体,不是别人,正是张老实。

    此刻的张老实,哪还有一点老实人的模样?他脸上铁青,虽然依旧没表情,双目中却是充满了冷厉和杀气——独狼这次,真的是怒了。

    别以为他只会偷偷摸摸地算计人,套一句地球界常用的话:他发起飙来,自己都害怕!

    天下公认的第一名捕,怎么可能没点亡命的血性?

    对上亡命,他要比亡命更玩命,才镇得住对方!

    他掏出一颗乒乓球大小的药丸,一仰脖,直接吞进了肚子里,连咀嚼都没有。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发话,“大净化术吗?倒是要见识一下!”

    “哈哈,”李永生放声大笑,“不过是猴版的……简易版,下面只有四名大骑士!”

    没错,这才是他没有阻止丁青莲和呼延书生玩命的理由,此术虽然被称作大净化术,但是跟真正的大净化术相比,依旧是猴版。

    大净化术,是需要六名真人各站六芒星的一角,才能使出来的。

    而对方空中站了一人,下面六芒星的六角,是隔一角站一人,还有一名真人,位于六芒星中央,正在给四名真人加持各种神术——牧师真的很讨厌啊。

    简而言之,就是三名揶教真人发起了大净化术,跟六名真人的大净化术相比,显然差得很远。

    身后赶来的丁青瑶和佘供奉,都要使出道宫的术法了,闻言暗暗松一口气,悄悄地撤去了积蓄的力道。

    他们此刻发起攻击,果然正是时候,再等一阵子,对方再来一名真人,凑齐大净化术的人手,或者再多来两名真人,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了。

    见到对方这么多大骑士赶来,空中的高阶真人也知道,此战不易了。

    要说起来,他还真觉得冤枉,若是能早有准备,何至于如此狼狈?

    大多数揶教信徒,真不知道斯木克教堂的地下室内,还藏着一只初代血魔。

    初代血魔,原本就是不宜宣扬的事,这容易在信徒中造成恐慌,而上一任斯木克教堂的主教,是因为跟某个信徒发生不伦行为,被人斩杀的——那女伯爵的丈夫是宫廷的护卫大骑士。

    他死得不光彩,揶教中也少有人提及他,一时竟然没人想到,斯木克的教堂被毁,意味着什么。

    直到有一名曾经来斯木克游历过的主教,提出这里似乎还镇压着什么,大家才幡然醒悟。

    然后,揶教的人通过传送,疯狂地赶到这里——揶教最大的敌人,从来都不是真神教、尼莫教或者中土道宫什么,他们最大的敌人是血魔,尤其是初代血魔。

    非常遗憾的是,他们来得有些晚了,柔然人在袭击了白狼之后,销声匿迹了。

    还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地下室的囚室被外力破坏了,血魔不见了踪影。

    大主教亲自施展请神术,请下的神谕告诉了他们一个好消息:血魔目前还是在被镇压中,短期内不太可能获得自由。

    那么,血魔的下落,就很好推断了:它必然是落到了柔然人手里!

    可恨的是,这些柔然人真的太狡猾了,出手狠辣无比,藏匿无迹可寻,真的不好找到他们的下落。

    不过所幸的是,这初代血魔的身上,揶教做了一个烙印,通过特殊的手段,能近距离感受到它的气息。

    于是就有人提出,说柔然人再怎么捣乱,他们终究是要回国,咱们可以在边境线上堵他们。

    这个哨所里,有揶教派来的人,感受到了微弱的气息,马上就向教中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