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八十章 被堵了
    对于公孙未明的话,呼延书生倒也没感到奇怪,都是到了真人巅峰的存在,有点神秘直觉,是非常正常的。

    他只是建议了一句,“那你还是邀请张老实一起去吧。”

    此次从中土北上,众人经历了大小十来场战斗,虽然张老实的来历成谜,但是他刺探情报的能力,以及各种阴人的手段,大家都看在了眼里。

    此人的战力或者稍微差一点,但是绝对不会差很多,呼延书生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绝对不愿意跟这家伙为敌。

    事实证明,他提的建议,也非常有用。

    公孙未明和张老实是利用空间折叠隐身,加上奇快的身形闪动,小心翼翼下山的。

    只要能控制好气息,再加上他们外面穿的白色披风,应该没人发现得了他们。

    然而,就在距离哨所还有七八里的地方,张老实传音了过来,“小心,不能再往前走了。”

    公孙未明非常听话地停了下来,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任人摆布的人,少不得传声发问,“怎么个意思?”

    张老实沉默了起来,他虽然说话少,但非常不喜欢同伴的置疑,事实上,大多数时候,他是独来独往的,独狼的名气也由此而来。

    他甚至有点想让公孙未明回转,但是对方好歹也是准证,相处得也还算将就,所以沉吟一下才回答,“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这下,就轮到公孙未明不好发话了,他从来就不是个听话的主儿,也就是对方的探查手段,令他不得不暗暗佩服,才停下来发问。

    张老实的直觉,应该比他的直觉更靠谱一些,他于是折中一下,“刚才进去了三名骑士,要不要循着他们的方向探查一下?”

    张老实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点子,于是两人改变了移动方向,绕了一个大圈,去接近那来往的马道。

    然而,两人才踏上马匹驰骋的道路,张老实就低声发话,虽然他的声音比较沉稳,但是说的内容却着实吓人,“坏了,有神道气息,还有真人……未明准证你先回去告知大家。”

    公孙未明就被这话吓了一大跳,神道当然就是揶教了,竟然有揶教真人出现,自己感觉到的不对劲,果然是有原因的。

    可是下一刻,他又气到了,“为什么是我先回,而不是你先回?”

    这一次,张老实就不跟他客气了,“你侦查的能力不如我,我还要再接近去看一看。”

    公孙未明顿时无语,他何曾被人这么小看过?

    然而,就算他很要强,不服输,也没办法驳斥对方的话,只能悻悻地哼一声,悄然离开了。

    他在接近营地的时候,露出了身形,看着呼延书生发话,“下面出状况了。”

    呼延书生点点头,“我也隐隐有这种感觉,快去找李大师商量。”

    营地原本就不大,当李永生听说,前方的哨所里有揶教真人,脸色顿时一黑,“糟糕……被人堵在这里了。”

    公孙未明很悲哀地发现,自己不但探查能力不如张老实,智商也被李永生碾压了,但是他还不得不问一句,“你的意思是,揶教有追踪咱们气息的技巧?”

    “恐怕未必是追踪咱们,”李永生摇摇头,面沉似水,再次出声发问,“是不是每次来的骑士多,离开的骑士少?”

    公孙未明一直就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狠狠地一拍大腿,“没错,握草……原来是这么回事。”

    “好了,”李永生长身而起,“火速通知大家,朱主持、晶晶真人和柳真人留下,随时准备飞渡边界,其他真人,且随我去杀敌……不要带真人傀儡。”

    他的话说得如此决绝,就连旁边的佘供奉听到,都吓了一大跳,“就这么冲过去?”

    “没错,”李永生点点头,然后深吸一口气,“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

    公孙未明这时也反应过来了,“揶教这是瞒着咱们,悄悄地派遣高手过来,等到晚上再越境的话,没准人家已经挖好陷阱了……李大师,他们是如何追踪咱们的?”

    李永生叹口气,看向帐篷的一角,“人家未必是追踪,很可能是堵截。”

    他的目光所及,正是一只青灰色的、半人高的人面蝙蝠,蝙蝠被一张大网死死地束缚着,身上还扎着三十六根银针。

    见到他看向自己,蝙蝠的眼中,露出了极为人性化的惊恐。

    公孙未明这下是彻底明白了,于是转身向外跑去。

    临时休息的营地,总共也不过才三十来丈方圆,众多真人很快就围了过来。

    听清楚李永生的分析之后,呼延书生马上一拍胸脯,“我可以为前锋。”

    丁青莲也毫不犹豫地表示,“我愿与书生准证共进退。”

    对战揶教,丁经主和佘供奉这些道宫真人,不便使出全力,而公孙未明也有所顾忌。

    邽水呼延和陇右丁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这两家的战斗风格,跟南柔然的人极为类似。

    话音未落,只听远处传来“嗵”的一声大响,大家闻声看去,却发现三十里外的哨所处,已经打成了一团。

    “握草,”公孙未明骂一句脏话,“张老实这是……被发现了?”

    “没事,”李永生不经意地摆一下手,他实在太清楚独狼的本事了,“他可能是在向咱们示警,东行十里,再折返扑过去……朱主持,你见机带人直接冲过国境。”

    朱主持一抱拳,“李大人……大师放心好了。”

    仓促之下,他的口误没有人在意,只是丁经主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子孙庙果然不可小觑,小小的二郎庙,也能发现观风使的根脚。

    若说她此前是猜测的话,自打李永生将傀儡定型之术,传授给二郎庙之后,她就有八成把握,朱尔寰估计也是知道了李永生的身份。

    再加上此刻的一声“李大人”,她就越发地认定了。

    然而,不等大家潜行,前方白芒一闪,一支硕大的十字架,足有百丈方圆,从天空缓缓落了下来,上面有白色的圣光闪烁。

    同时,四野响起了巍然而浑厚的声音,“主说,一切邪恶,都将在真诚、善良和美好前退避,退避吧……”

    退币?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以为是在玩老虎机吗?

    当然,他这是吐槽,事实上,这是揶教的一个群体发动的神术——大驱逐术。

    驱逐术是将敌人放逐走的神术,因为驱逐术是掌握在信徒手里,可以定向驱逐。

    其实这跟李永生的挪移术,有异曲同工之妙。

    很显然,对方是想将张老实挪移到伊万国深处,令敌人少一员大将。

    凭良心说,李永生不是很担心张老实,这货在国外蹦跶了那么多年,抓回来不知道多少人犯,在异国的生存能力极强。

    但是对方既然已经发动了,用的还是驱逐术,证明他们在极力地拖延时间,既然如此,李永生当然就不能如他们的愿。

    事实上,见死不救的话,对己方的士气,也是一个打击。

    于是他索性直接发话,“冲过去!”

    倒是佘供奉呆呆地问了一句,“不要绕向东方了吗?”

    他其实是担心,从这里直接冲过去,岂不是把自家营地的位置暴露了?

    怪不得你只是一个供奉!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判断形势的能力,真的是差了一点啊!

    他也懒得发话,身子一闪,就笔直地向前冲去,身上还冒起一圈白色的光芒,嘴里大喊,“金刚不动……诸邪辟易!”

    诸邪辟易不算挪移术,但是可以将对方的挪移术,视为邪术,当然也就能挽救自家修者。

    “果然是柔然的异教徒!”空中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一个高阶真人陡然现身,抬手一招,空中出现了一柄大锤,“审判之锤!”

    大锤重重地砸向了李永生,竟然又是高阶神术。

    不过这东西对李永生,没啥用处,审判之锤针对的是异教徒,而他身上的白光,只不过是一种障眼法罢了——观风使不是不会佛修的神术,但是显然他不会施展出来。

    否则来日回到仙界,他会成为仙界的笑柄,堂堂的仙君,竟然使用佛修的小乘之术!

    凭良心说,以他在仙界的咖位,他想请来金刚不动,那金刚都未必敢应下。

    所以他直接无视了对方,抖手掣出一杆长枪,扎向了空中的高阶真人,怒吼一声,“给我滚下来!”

    而他身后的丁经主,则是一抬手,一朵红色的火焰打向了对方,“红莲业火!”

    红莲业火也是佛修的手段,但并不仅仅是佛修会用,当初英王在寿宴上遇刺,遭遇的就是红莲业火,英王在遭遇业火之后,甚至还不能确定是谁在算计自己。

    玄女宫本来就是南方丙丁火的位置,玩火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红莲业火的属性,还是香火成神道的那一套,不是道宫所擅长的。

    丁经主能使出红莲业火来,但是这玩意儿跨了属性,使用的成本比较高,所以她一般很少使用,在伊万国内这么久,一次都没用过。

    但是现在,已经不是藏拙的时候了,又可以栽赃给佛修,何乐而不为?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