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战白狼
    白狼的大部队,就在距离李永生他们不到五十里的地方扎营。

    这马匪头子嘴上叫得欢,但是骨子里还是十分怕死的,他每天都只前进五十里,正午时间就开始扎营,还美其名曰保持体力,好随时投入战斗。

    李永生他们打听清楚之后,当即决定,抢在对方扎好营帐之前,发起强攻。

    没办法,他们消灭了对方整整一支斥候队,根本不可能拖到晚上再进攻。

    既然是要打了,晚打不如早打。

    白狼的主力,有三千多将近四千人,就算在野外扎营的时候,也是摆出了一个五朵梅花阵的阵型,看起来深得高人传授。

    但是马匪就是马匪,终究不是军队,各个防备的阵型松松垮垮,李永生感觉,就是博灵郡那些新兵蛋子,也比他们强太多了。

    若是王志云知道他这想法,估计得气得吐血:若论军容军纪,伊万的边军,也比不上中土的新兵蛋子,伊万国在军容上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军队,也就是近卫军了。

    这一次,是中土豪杰第一次火力全开,潜伏到位之后,直接硬撼对方。

    攻打白狼中军的,是四名真人和三十名司修,其余的五朵梅花,分别由两名真人、七八名司修和二十名左右的制修组成。

    攻打中军的实力最强,那是因为白狼队伍的主要战力,都集中在中间,还有十个司修组成的护卫队——他还真不是一般的怕死。

    当身边猛地冒出这些身穿白色披风的家伙的时候,马上有人高叫,“敌袭!”

    还有人施放了告警焰火,并且用伊万话和柔然话大喊,“坚持一下,近卫军马上会赶来的!”

    李永生负责居中接应,听到这话忍不住嘴角抽动一下——近卫军能马上赶来的话,你还至于用柔然话说吗?

    不过,不管对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花招都起不到作用。

    没有用了几息时间,五朵梅花就开始崩溃——揶神在上,对方起码十几名大骑士,这仗怎么打啊?

    中军崩溃得稍微晚了一点,因为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白狼身边不是两名真人,而是三名,第三个居然是个揶教的信徒。

    李永生表示,牧师神马的,最让人不爽了。

    更坑的是:这货身边还有三名牧师,以及一名浑身盔甲的守护骑士。

    负责主攻的丁青瑶,都悻悻地一咬牙,她此前打过教堂,知道这些家伙的难缠。

    不过,终究是绝对的实力占了上风,三名真人被诛杀了两人,有一人血遁而去——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的进攻,中土人不便丢出阵盘来,那样很容易让人想到发生在柔然的别尔湖战役。

    揶教真人没有逃跑,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透支所有精血,请下了一团白得耀眼的光芒,罩到了白狼身上,嘴里大声喊着,“小侯爵,我已经尽力了。”

    白狼的父亲是一名侯爵,后来被处斩了,爵位也剥夺了,其中疑点颇多,目前尚未翻案,谁也没想到,他身边还有这么一名守护者。

    旁边更有人惊叫一声,“绝对守护?”

    绝对守护在揶教的神术里,名气极大,那得是真人级别的信徒,自愿奉献精血和寿数,换来对某人的庇护,要不说牧师就最讨厌了。

    白狼得了这绝对守护,旁人想打破他的防御,就很不容易了,就连丁青瑶和公孙未明联手,一时也破不了他的防。

    当然,未明准证若是愿意使出公孙家的枪术,或者丁经主使出道宫的手段,那就是另一说了。

    可惜的是,如此光天化日之下,不合适这么搞,万一被人认出根脚,就不好了。

    他俩连连出手,打得白狼满地乱滚,可怜这做了马匪的小侯爵,也是高阶司修,根本抵挡不住对方的蹂躏。

    没破防已经如此了,若是真的被破了防,还不得被人随手打死?

    他的嘴里不住地高声叫着,辩解着,说悬赏柔然人什么的,不是他的本心,实在是被人强迫的——刚才那名逃走的中阶大骑士,都是军方派来监督他的。

    到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切入点,“我的麾下,有近千柔然豪杰,我怎么可能对柔然人有偏见?”

    这句话说完,绝对守护的防御正好被击破,不过不远处的惠道真人问一句,“此话当真?”

    此话当然……不是真的,白狼习惯于夸大自己手下的数目,马匪嘛,本来就是这样,就像他自夸有两万人马一般。

    他麾下的柔然人,一千人是没有的,七八百差不多,但是其中大多数是苦力——队伍里大多数吃苦耐劳的活儿,就是柔然人和其他一些奴隶来做。

    谁让柔然人便宜,要求低呢?

    他的主力里,柔然人差不多也就两百名左右,他夸大成了一千名。

    不过就算在现场,也看得出来,确实是有柔然人在充当马匪。

    丁经主也是玲珑心肠,直接一掌将白狼打个跟头,转头就走。

    白狼就更聪明了,他有侯爵家族的智商,也不缺马匪的狡诈,喷出一口血来,趴在地上没了生息。

    不管怎么说,小半个时辰,白狼的四千大军,被百余人杀散,当场丧命的,就有上千人,袭击者眼见大势已定,呼啸而去,也不屑斩杀那些跑得远的马匪。

    经此一役,白狼的实力大损,不过为难他的军方,也没得了好,军方派来压阵的大骑士重伤而走,伤了根基不说,更是被大彼得堡的那位刁难,狼狈不堪。

    白狼则是彻底地记住了这惨痛的一仗,死的那名大骑士,有自立山头的趋势,他不是特别心疼,只是有点遗憾,但是他的守护者死了,他就彻彻底底地失了一张底牌。

    要说他不恨柔然人,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正因为败得太惨痛了,他反倒不敢发作,后来听说自己的地面上,多了一股柔然马匪,他也没有刻意为难。

    正经是,他把军方恨到了骨头里——要不是你们苦苦相逼,我至于这样吗?

    中土修者这一仗打得痛快,但是因为担心暴露根脚,很多手段不能施展,所以也阵亡了三人,受伤者更是有二十多名——硬碰硬地打一仗,这种损失是不可避免的。

    不过大致来说,大家对这一仗还是比较满意,起码打得够痛快,打仗嘛,哪有不死人的?

    当然,大家更高兴的是,打完这一仗,就可以走人了,虽然只是撤到柔然境内,并不是中土,但是好歹……柔然也接近中土了不是?

    而且在柔然折腾,比在伊万国肆虐,要轻松许多。

    回到营地之后,大家又养伤养了五天,柔然奴隶的组织,越发地严密了,而那些真人傀儡,也彻底地定型了。

    这些天,天气没有变得更冷,却也没有暖和起来,这一天夜里,众人悄然集合起来,带着众多的收获,坐上飞舟,踏上了南下的回程。

    营地距离边界,不到两百里,为了掩人耳目,飞舟特地拐了一个弯,比较偏东方飞行。

    残雪未消,大家飞得小心,一夜下来,边界已然在望了,但是因为有雪色的反光,视线也极好,呼延书生建议,咱们寻个地方歇息一天,入夜之后再进入柔然。

    对于这个建议,大家当然同意,边界终究是边界,小心一点总是好事,他们都是修者,这个倒好说,但是飞舟上还载有马匹,二十名波斯少女以及五名中土奴隶。

    伊万国的中土奴隶极少,自打李清明生擒王弟之后,这二十多年来,伊万国从中土掳走的人,只是个位数,倒是从柔然走私过去的奴隶数量,要多一些。

    一般的中土奴隶,大都会被送到伊万国西部,比如说大彼得堡附近。

    那些地方,有大片的耕地,而中土人擅长耕种,在这一点上,柔然人不能比,伊万人也不能比,所以中土的奴隶,很受那些大地主的欢迎。

    大家暂时停留的地方,是在距离边界三十多里处的一处山洼,视线不错,隐蔽性也够好,当然,就算是这样,李永生也不会忘记布设障目阵。

    然而这世界上有些事情,不是小心就能够避免的,李永生他们并不知道,前方的边防哨所里,有人拿出了传音海螺,低声发话,“感受到它的气息了,我想我需要支援……”

    李永生这边,负责戒备的是公孙未明,他的修为高,跟伊万军队也有过接触,很合适做这个工作。

    不过非常悲催的是,未明准证又出错了,因为他在东北边境接触的伊万军队,跟伊万国布置在柔然边界的军队,完全天差地别。

    守备在东北的伊万边军,都是精锐里的精锐,比这里的守军强出不止一条街。

    公孙未明看到,有三五成群的伊万骑兵,进进出出哨所,并没有在意,东北那儿也是这样。

    不过慢慢地,他感觉到有点不对劲了——怎么进去的人,比出来的人多呢?

    他心里疑惑,又因为要撑着面子,也不好意思找人问询,索性将呼延书生拽过来,“你帮我盯着点,我下去探一探……总觉得下面有点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