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憋着点好
    天机殿算什么?丁青莲还不服气呢,不成想丁青瑶出面了,很干脆地表示:丁家不许跟天机殿争……你旁观一下手法就是了。

    她心里想得很明白,丁家有两名真君,真不差这么一个真人傀儡,而丁家现在的风头太盛了,这么跟天机殿作对的话,传出去不是好事。

    丁经主虽然已经不是丁家人,但是能让丁家不走弯路的话,她还是愿意出一下面的。

    于是,李永生传授炼制手法的时候,旁观的有六人,分别是公孙未明、方真人、佘供奉、丁青莲、子孙庙真人以及……朱尔寰。

    李永生并不藏私,亲自在揶教真人的身上,施展了一下手法,要他们将其他真人带回去,各自炼制。

    真人们学东西都很快的,尤其是这种手把手的教授,不过大家心里也难免有疑问:这朱尔寰凭什么能旁听呢?

    李永生教会他们炼制之后,就将此事丢到了脑后——炼制真人也是苦力活,有人愿意接手,他为什么要搞得自己那么辛苦?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天,地面的积雪尺半厚了,才开始变得小了,整个视野中,已经白茫茫一片,就连树枝上都积满了雪。

    只有身后的乌海,有些地方积水较大,还能看到些黑色。

    这种情况下,想要再次出去劫掠,那都是妄想,不仅仅是因为寒冷,更是因为找不到一条可以走的路。

    李永生的心里也有点担心:这雪要是万一明年都不化,就糟糕了。

    当然,他们现在最需要的还是休养,柔然奴隶需要休养……这个其实扯淡,关键是在斯木克的战斗中,有太多中土修者受伤。

    初代血魔似乎不太适应这样的天气,萎靡不振,李永生暂时也没兴趣去对付它,只是将它的气息封锁,不使其外泄。

    有空闲的时间,他更愿意去炼制显达真君。

    不过他还要抽出大多数时间,去规划下一步怎么走,虽然现在大雪覆盖了整个北佳草原,但是该有的警戒,必须放出去,还要做出诸多其他安排。

    比如说,他公然表示营地里的大多柔然奴隶,不能带走。

    这个决定,并没有出乎中土修者的意料——不把柔然人杀光,还给吃的给穿的,已经是很仁慈了好不好?

    但是柔然奴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几乎是直接炸了,你们来伊万国,不就是拯救我们来的吗,怎么能丢下我们不管呢?

    其中有柔然的奴隶认为,自己跟柔然本土来的修者,关系还算可以,就悄悄前往关说,希望大人们能网开一面,就算不带别人,也把自己带回柔然。

    但是这个要求,被中土修者拒绝了,他们的理由很简单,我们还有别的任务,带上你们就是累赘。

    这个理由并不能服众,中土来的修者里,也有不少制修,而两千多的柔然奴隶里,有六名司修……司修总比制修能打吧?

    最后还是呼延家的司修发话了,你们可以在伊万国,就地组织起来,对伊万人进行骚扰,这样不但能出了你们做奴隶的怨气,也能有效地牵制伊万国,让他们不能轻易地骚扰柔然人。

    柔然奴隶们还是不想留下来,说你们能不能在完成任务之后,将我们带回去呢?

    呼延家的司修终于怒了,做过奴隶之后,就没有半点血性了?

    你们还有脸自称是柔然汉子吗?

    伊万人很可怕?扯淡了,堂堂的斯木克重镇,可不就被咱们随手肆虐了一把?

    搁在中土,要说斯木克是重镇,会被人笑掉大牙,但是对柔然这种游牧民族来说,这里真的算得上重镇了。

    这话就彻底关上了大门,到最后,柔然奴隶们也认命了,事实上,发现自己没有别的选择之后,柔然汉子们又开始兴高采烈地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有人说游牧民族天性乐观,其实并不尽然,他们纯粹是靠天吃饭,没有更多的选择,不乐观也于事无补,倒不如开心地过每一天了。

    大雪下了三天才停止,积雪超过了两尺,气温骤降,所幸中土人准备了大量的物资,也抢了大堆物资,连晒干的牛粪都从柔然带了很多来,就别说马奶酒这些了。

    大雪和寒冷,让所有行动计划都不得不搁置,李永生才说好好琢磨一下这个血魔,结果呼延书生又找了过来——咱们拯救的其他奴隶怎么处理?

    他们在红山谷解救的奴隶,全部都是柔然人——不是柔然人的都已经被杀掉了。

    当时的条件,不允许他们收容那些伊万囚犯。

    但是在斯木克,他们解救的异族奴隶,并没有被杀掉——如果不算天方人的话。

    现在这些奴隶里,有汉斯人、斯基人、高卢人,还有布瑞藤人,甚至还有二十个美貌的波斯少女。

    柔然人希望,能将这些奴隶,也充实进他们的队伍里。

    有这些高鼻深目的家伙在,他们就算做马匪,也能方便很多——他们不能是一支纯柔然人的马匪,否则会面临伊万国最疯狂、最残酷的镇压。

    呼延书生认为,这个条件可以满足他们,但是公孙未明不同意,他认为二十名波斯少女,可以带回中土——虽然她们的相貌,跟中土人不太一样,可未明准证欣赏一切美好的东西。

    所以他来找李永生,让他拿个章程出来。

    “那就带回去吧,”李永生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这些人留下,也是被柔然人糟蹋。”

    呼延书生有点着急了,“柔然奴隶里,总共才十一个女隶,这些家伙们憋了很多年,就这几天里,因为女人就发生了二十三起大大小小的斗殴事件。”

    “那正好啊,”李永生笑了起来,“他们憋着火才好,能更好地祸害伊万人,这个问题,还真不能给他们解决。”

    好吧,算你有道理!呼延书生无言以对,但是,“带着这些波斯女人,会很不方便的,带回中土的话,也可能泄露咱们的根脚。”

    这才是他最担心的——咱们是来挑起柔然和伊万的边衅的,不能让别人觉得里面有猫腻,否则就是前功尽弃,没有达到战略目标。

    李永生很无奈地看他一眼,“没什么不方便,咱们马上要择机下柔然了,至于说泄露根脚,你更想得多了……波斯女人本来就是珍稀商品,谁还能禁止买卖?”

    呼延书生怔了一怔之后,微微颔首,“倒也是……准备回了吗?”

    李永生点点头,苦笑一声,“再不赶紧找机会离开,那就要等到明年开春了。”

    “这才是开玩笑,”呼延书生笑着摇摇头,他可是知道,队伍里的飞舟不止一艘,哪怕再下一丈深的雪,大家只要能认准方向,就可以乘坐飞舟离开。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李永生,“你是想再抢几个部落吧?”

    李永生见被识破了,也很干脆地点点头,“来一趟,只毁了一个军镇,感觉有点划不来。”

    “影响已经不小了,”张老实身子一闪,走进了帐篷。

    他面无表情地发话,“斯木克惨案,已经传了出去,昨天我在斯木克城外,感受到了两股高阶真人的气息,不过现在实在是雪太大,等雪化一化,表面冻硬了……就会开始调查了。”

    呼延书生点头附和,“听说已经有人,接近了营地十里处。”

    虽然距离营地只有区区的十里,但是大家都不是很在意。

    这么大的雪走起来,十里地,那是相当遥远的距离,而整个营地被障目阵遮掩,藏在一片白色之中,不可能被人远远地发现——甚至取暖和做饭的烟火,都不可能被看到。

    李永生想一想,还是摇摇头,“这点不够,要不借着这大雪,再平灭一个军寨?”

    伊万国飞舟稀少,若是能借着这个机会,再打掉一个百里之外的目标,不但能分化对方的注意力,还能令对方疑神疑鬼,草木皆兵。

    “这个主意好,”张老实点点头,难得地喜形于色,“不用平灭对方,打残就可以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李永生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挑选一百人,随我出发……剩下的人看护好营地。”

    听说又要出征了,中土的豪杰纷纷报名,连轻伤员都非常踊跃。

    大家在来伊万之前,总觉得这伊万人很厉害,据说打仗还不要命什么的,非常可怕。

    但是上一次斯木克之战,大家算是彻底地看清了对手——小三万人被一百多人打败了,大多数人还是死于自相残杀。

    有些神秘的传言,一旦被戳穿,那敬畏之心就彻底地崩溃了。

    李永生也很高兴,能看到大家如此踊跃,当天晚上,通过柔然奴隶的描述,他们很快就找到了一处伊万人的聚居点。

    这个聚居点,距离乌海差不多一百五十里,面积也不大,仅仅是半里地方圆,连一百亩都不到,里面驻扎着一支五百人的军队,还有两千余人的平民。

    这里是标准的伊万人过冬居住地,周围的牧民以及其他游民。

    在冬天的时候,他们都会选择在这里猫冬,整个冬天,偶尔会出现在周边二十里左右,大多时候就是硬扛,直到来年春天到来。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