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傀儡规模化
    中土人不怕血魔,但是对上初代血魔的话,丁青瑶也有点犹豫,这玩意儿速度奇快,又能变化万千,就算在中土国,想要抓住这种玩意儿,也得费不少劲儿。

    “你也知道初代血魔的可怕,对吧?”里面的人着急地发话,“它们比一般的血魔更快,感染力更强,你们中土人也未必是对手,好了,我可以发誓,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在场的人都是心硬之辈,李永生拿出四块玉符,摆出一个菱形的图案,又摸出一个圆盘,在上面虚划几下,又捏了一个法诀。

    只见四道朦朦的青光从四块玉符上升起,汇聚成一团诡异的青色火苗,飘飘悠悠地飘进了房间里,没有受到半点阵法的阻碍。

    佘供奉看得目瞪口呆,“这是……这是什么东西?”

    “啊~”一声怪叫从地下的房间里传来,说的也是同样一句,“这是什么东西?”

    青色的火焰飘到一处地方,轻飘飘地落下,外面的人已经看不到了,然后,猛地传来一声大响,空气都为之一震。

    李永生身子急闪,第一个冲了进去,佘供奉速度也不比他慢。

    倒是丁青瑶见状,稳稳地守在外面,手里拿着好几样道器,警惕地四下看着。

    里面传来乒乓几声响,然后李永生和佘供奉就出来了。

    李永生手里拎着一个灰色的网,网中是一只有若七八岁孩子大小的蝙蝠,这蝙蝠人面尖嘴,浑身呈青灰色,杏核大小的眼睛圆睁,惊恐地四下乱看着。

    佘供奉手里也拎着一个人,身着揶教神官长袍,中阶真人的修为。

    有意思的是,佘供奉的脸上,居然隐隐有点青肿,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是阵法被破的时候,被镇压的初代血魔,也瞬间得了自由。

    这血魔也古怪,似乎知道李永生不好惹,绕开他向外冲去,结果佘供奉后发先至,正好抢上来,被撞了一个乌眼青。

    还好李永生早有准备,顺手一个法诀打出,化作一张灰色的大网,将这厮擒获。

    这揶教的神官也想借机冲出去,当然,遇到李永生和佘供奉联手,他有神术傍身也是枉然。

    将两人擒获之后,佘供奉又去地下室扫荡一番,扫兴而归。

    倒是柳麒悄悄地出声劝他,“那里是囚室,神官的好东西,应该都装进储物袋里了。”

    揶教教堂,是斯木克城最后一场有针对性的战斗,战斗结束之后,整个斯木克都陷入了一片火海中,大家尽快地撤出了城外。

    此刻的斯木克城外,也是一片狼藉,除了李永生这一方的两千余人,再不见半个人影,地上的尸体中,或者还有人活着,但是没人敢出声。

    对城外的袭击,让中土修者损失了六人,红山谷的奴隶则是死了近百名,没有伤者——受伤的都掉下马去,被踩死了。

    不过,在损失人手的同时,他们也收拢了大批的牛马羊等牲畜,牛羊被宰杀了,马匹则是用来运送新近解救的奴隶。

    大致打扫了一下战场,收敛了能找到的中土修者的尸体,找不到的,也就找不到了,大家休整一个时辰,卯初时分,趁着天色未亮,撤离了斯木克。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很多柔然奴隶还在废墟里,翻找各种财物,见他们走了,才没命地追过来,甚至有七八人没有追上队伍,越落越远。

    中土修者对此无动于衷,柔然奴隶们想要求情,却是没胆子——都说好了到时开拔,你们非要贪小便宜,怪得谁来?

    有一名红山谷的奴隶,骑着马想要折回去救人,被呼延书生一刀斩于马下,然后漠然地骑着马离开。

    他没有做任何的解释,也没有人要求他做出解释,这就是柔然人的做事风格。

    这一大队人马想要离开,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昨日斯木克的城内城外,加起来足有两万七八千人,逃出去的足有一万大几,

    不少人远远地守着斯木克城,想要在事态稳定之后,回去寻找亲人,也有人想再找一找,能不能搜刮到什么财富。

    但是也有人就盯上了这马队,他们不敢逼得太近,但是三五里外吊着,总是有这个胆子——总得看看仇人要去哪里。

    但是区区的三五里,真的不够真人们一个闪身,连续数人被杀之后,跟踪者很默契地将距离保持在十余里外。

    要说起来,不得不承认伊万人有得天独厚的身体条件,他们的视力搁在地球上,能达到八点零,比海东青也不差多少。

    这点距离依旧不算什么,当然,多少也算点小麻烦,不过紧接着,天上就下起了大雪来,落到地面化成了水,不过很快地,积水就被大片的雪花掩盖了。

    老话说得好,伊万雪花大如席,真的一点都不错。

    伊万人里也有擅长追踪的,但是雪下得太大,很快脚印就被遮掩了。

    在撤离的计划中,本来还需要佘供奉的蜃蛇出力,不过雪这么大,显然是用不到了。

    路过红山谷,将所有人都带上之后,他们前行百余里,在乌海的边缘,找了一处小山坡扎营,又布下了障目阵,防人查探。

    在路上的时候,有几名奴隶熬不过,死了,剩下的奴隶则是被集中安置了起来,看管他们的,是十来名精通柔然话的中土人。

    因为还有十来名早先解救出来的奴隶,以及百草生香的两名侍女,诸多的柔然奴隶们并没有发现,救了自己的,竟然是中土人。

    他们都沉浸在被解救的欢乐中,哪怕降低点要求,起码能吃饱饭了,还有挡寒的衣服,跟前几天的生活相比,简直就是生活在天堂里。

    李永生一行人,其实没有随身携带太多衣服,不过他们抢劫了不少仓库,手里有太多的物资,尤其是红山谷和军营,竟然有一千多件伊万军队的冬装。

    这是快到了换季的时候,军队才准备了这么多,不成想全便宜了柔然奴隶。

    当然,李永生他们劫掠的,远远不止这一点东西,不过令观风使头疼的是,大家竟然活捉了四名伊万真人,还都有心请他将人炼制为傀儡。

    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之所以大家能活捉这么多真人,跟他发下去的阵盘有很大关系。

    攻打斯木克其实有些冒险,中土豪杰心里都有数,所以有阵盘的修者们,都是第一时间拿阵盘困住对方的真人,然后大肆诛杀对方的司修——就像攻打凯撒佣兵团驻地的真人一样。

    但是把人杀个七七八八之后,他们回头一看:呦呵,这里还困着个真人呢。

    这种情况怎么办?当然是能活捉就活捉了,真人虽然难杀,更难活捉,但是被困在阵里的真人,不包含在内。

    事实上,伊万国的真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捉,不过能看上斯木克这里一点小钱的真人,大多都不怎么富裕,随身携带的底牌也少,被活捉的概率就高出了很多。

    必须指出的是,攻打凯撒佣兵团的那名子孙庙真人,竟然将凯撒佣兵团的副团长也活捉了,也算是没有白白包打一场。

    大家手里拎着真人,正琢磨着该怎么跟李大师商量此事,不成想公孙未明先得意洋洋地发话了,“我捉到的伊万宫廷供奉,永生已经答应帮我炼制了。”

    得,就他这么一卖弄,李永生就多出好多事情来——未明准证有,我们也要有。

    李永生哭笑不得的同时,心里也暗暗地警惕:这炼制傀儡,对修者的诱惑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此术一旦传出去,负面影响肯定有要有一些。

    当然,他不可能不答应这些要求,反正最近几天没事,炼制一下也无妨。

    于是他将擒了四名真人的中土真人请来,分别是公孙未明、张老实、子孙庙真人以及佘供奉,再加上朱尔寰,要教他们炼制手法。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张老实拒绝了旁观,并且明确表示,这个傀儡我以后也不会使用,李大师你帮我卖掉吧。

    李永生能理解他的心情,独狼北上,原本就是完成对他的承诺,此人最大的心愿,就是携妻归隐——或者还有证真。

    身边多出一个真人傀儡来,对独狼来说并不是好事,虽然能增加他的战力,可是也容易令他陷入漩涡中,不符合他低调的打算。

    而张老实能擒获这名真人,也多少有点阴差阳错,在昨天的一战中,他先是偷偷下毒,然后使出了阵盘,砍杀一阵,消除了威胁之后,他才发现——咦,这个真人,貌似可以活捉?

    他不想拥有真人傀儡,只想换取一笔巨大的钱财。

    事实上,他能活捉此人,也靠了别人分担火力,他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所以索性不如卖了,大家能分得一些收益。

    知道他有心卖真人,大家马上纷纷出价,最后还是方真人竞价成功。

    这不是说方真人比别人更有钱,平心而论,他的腰包还真不够看的,丁青莲死死地压住他一头,最后还是他表示:我买这个真人傀儡,是要学炼制的手法,你丁家一定要跟天机殿争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