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七十四章 最后的堡垒
    公孙未明耳朵多尖?他飞到李永生面前,笑嘻嘻地话,“起风了好啊,正好把这破地方烧个一干二净。天籁小说bsp;   “你脑子整天想什么?”李永生没好气地白他一眼,“风从北方来,明白不?”

    公孙未明眨巴一下眼睛,才愕然地话,“你的意思是说……要下雪了?”

    “下雪的可能性很大,”李永生皱一皱眉头,沉吟了起来,“对了,丁经主怎么没消息,你这会儿过来,揶教教堂那里战况如何?”

    “能有什么事?那是道宫四个真人,”公孙未明不以为然地回答,然后一抖手,“永生你看,我生擒了一个真人……”

    李永生一听不高兴了,“生擒什么真人?杀了就完了……你在城主府折腾那么久,还有心思生擒真人?”

    “这就是我在城主府生擒的真人,”公孙未明干笑一声,“我这不是想着,你能做傀儡吗?帮我炼制一下吧?”

    李永生听得一翻白眼,“握草……合着你在城主府折腾那么久,是为了生擒真人?我还真以为你是找不到藏宝库呢,怪不得你不让我去帮忙。”

    “藏宝库,我也找了一阵,”公孙未明又是一声干笑,然后一挤眼睛,“永生……李大师,大家好朋友,我带个伊万国的真人傀儡回去,那该多么拉风,泡妞也方便不是?”

    李永生是真的无语了,泡妞方便什么的话,他不是特别相信。

    未明准证看着不着调,也喜好美色,但是还是那句话:没有一个准证是简单的。

    说到底,其实还是四个字:家族底蕴。

    公孙家若是能有个真人傀儡,不但公孙未明拉风,辽西公孙也会成为其他隐世家族羡慕的目标:那可是真人傀儡啊,不是随便一个隐世家族就能拥有的。

    未明准证擒下的真人,只是中阶的,炼制成傀儡,也就是初阶真人的战力,这点战力,未必能放在隐世家族眼里,但是象征意义太巨大了。

    哪怕往坏处想,若干年后,公孙家族衰落了,一个真人傀儡,也算得上一张保命的底牌,公孙未明身为家族长老,有义务、也有责任,为家族子弟收集这些东西。

    一如未明准证手执的定靖拂尘,那也是公孙家先祖留下来的。

    想到定靖拂尘,李永生就没法说什么了,公孙家的定靖拂尘,已经使用了三次,人家消耗了如此宝物,他帮着炼制傀儡,也是应有之意。

    就在这时,城中又冲出几人,却是惠道真人带着几个修者,他四下看一看,就冲着李永生飞了过来,同时出传音,“李大师,丁经主他们还在揶教教堂鏖战。”

    “咦?”李永生看他一眼,也没顾得上多问,直接冲进了城内,心说你也是道宫中人,为何不去帮忙呢?

    待他来到揶教教堂,现教堂已经被毁掉了,柳麒和杜晶晶在周边警戒,时不时出手,斩杀一切敢于靠近的人,而丁青瑶和佘供奉,在对着一处地面狂轰滥炸。

    见到有人飞来,杜晶晶和柳麒先是做出了防卫的动作,待辨明气息之后,才微微颔,算是打个招呼。

    李永生飞到近处一看,“咦,被动防御阵法?”

    一圈淡淡的光芒,笼罩在一个藏在地面下的房间上。

    见到是他来了,丁青瑶点点头,略带一点疲惫地话,“这里就劳烦李大师了,这揶教教堂,打起来还真的费劲儿。”

    佘供奉有点不甘心,但也不便说什么,反正他也很累了,于是正色话,“李大师,若是里面有五行之物,还望关照则个。”

    李永生听到这话,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为什么惠道真人不来援助,反而要通知自己了。

    很明显,这四位打到最后,该杀的人都杀的差不多了,只等打开藏宝库瓜分财物了,这时候别人冲上来帮忙,算怎么回事?

    而且揶教教堂的藏宝库,藏的肯定不仅仅是世俗财物,没准还会有天才地宝、珍稀材料什么的,这种东西,对道宫中人的诱惑最大了。

    眼前这四位,都是四大宫的,惠道真人却是子孙庙的,为了防止误会,也不敢随便冲上来。

    李永生见他俩停手下来,走上前打量一下前方的阵法,然后忍不住轻咦一声,“这是……这是囚牢的阵法呀。”

    佘供奉闻言面现异色,重重地点点头,“李大师果然厉害,我们只是追击一个真人到此,心里还纳闷,他怎么会躲进藏宝室里。”

    就在这时,地下的房间里,传出一个声音,平静而不带任何情绪,说的还是中土话,“我还当是来自柔然的高手,原来中土人,你们可知道,这是意味着要跟我大伊万为敌?”

    众人闻言,相互交换个眼神,丁青瑶顾不得疲倦,果断地掣出一团白纱,向空中一撒,空中瞬间就出现了一层白色的薄雾,笼罩住了周边百丈方圆。

    这是道宫的静心纱笼,冲阶时使用此物,可适当地阻隔心魔入侵,能极大地保证冲阶者的心神安宁,不过这种东西,在四大宫里也不多,更是很少人随身携带。

    此物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阻绝神术交流,丁青瑶这次北上,想到可能遭遇真神教徒,特地取了此物前来。

    这东西阻绝神术的效果,不是特别好,严格来说,是阻绝不了太强的神术,毕竟只是辅助道器,不是用来战斗的。

    她此刻使出此物,意思很明显:里面的人已经听到了咱们的根脚,要防止用神术传递出去。

    这厮通过示警焰火传递信息的话,他们不是很担心——这种方式,不可能传递出详细信息。

    传音海螺也不怕,可以实施干扰的。

    他们最担心的,还是揶教通过诡异的神术,将消息传出去。

    里面的人听到外面没反应,只当他们害怕了,于是冷哼一声,“你们此刻乖乖地退去,我可以当此事没生,不上报伊万国,但是你中土修者,总要给我揶教一个交待。”

    “你要个屁的交待!”佘供奉冷哼一声,借着对方的出声,他锁定了位置,轻轻一拍手臂上的蜃蛇,声音也变得飘渺了一些,“无非就是想拖延时间,等待救援而已。”

    “小小幻术,怎么可能欺骗得了我?你已经试过了,”里面的人冷哼一声,恼怒地话,“你们再不走,我定会禀报上去,中土人敢来伊万国大肆屠戮,莫怪我伊万国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他这话还真不算威胁,伊万人一直就是这尿性,从来不肯吃亏,报复起来也没有下限——不过这真的无所谓,反正他们的手段,从来就很残忍。

    “话多,”李永生走上前,仔细打量那个阵法,同时打个手势,让大家做好准备。

    大家都知道,他在阵法上的造诣惊人,倒也不怀疑。

    然而那个房间里的家伙,正通过神识观察着外面呢,见到这副场景,顿时吓了一大跳,“你们……你们不要乱来啊,国土上生的一切,都瞒不过我主的感知。”

    “切,”李永生不屑地哼一声,“里面好像还关着一个真人,我破阵之后,你们注意保护自己,不要被人所乘。”

    “不,你们不能这样!”里面的人闻言,顿时惊叫了起来,“我们这里镇压的是恶魔,你们不能把它放出去,它会杀死很多可怜人……你们不能做违反人类道德良知的事。”

    刚才他还牛哄哄的,现在眼看威胁无用,马上就恳求了起来。

    “杀的是你伊万人,关我中土人屁事,”丁青瑶不屑地冷哼一声,“你伊万国昔日在中土东北,违反人类道德良知的事儿,做得少了?”

    屋里的人迟疑一下,“那是国家行为,不是我揶教所为。”

    “你揶教传教,什么时候不是一手拿着十字架,一手拿着刀?”佘供奉都懒得听这种幼稚的谎言了,他直接问,“李大师,他们关押的是我柔然人吗?”

    李永生细细感受一下,才摇摇头,“不是人……嗯,感觉有点布瑞藤血修的气息。”

    “我去,”佘供奉闻言也吓了一大跳,“关着的不会是血魔吧?”

    “血魔又怎么样?”丁青瑶不以为然地话,“布瑞藤的血修,还是血魔后裔呢,这玩意儿不难对付。”

    “是初代血魔!”里面的人没命地叫了起来,却还不敢大声,消息一旦传出去,会引起太大的惊恐,“你们中土人也不容易对付它。”

    “初代血魔?”丁青瑶讶异地重复一遍。

    要说血魔这东西,伊万人谈之色变,但是中土人还真不怕,新月国也不怕——哪怕血魔也不好对付。

    一神教的国家,和气运立国的国家,对国家的掌控力度比较强,不怕这种东西,一旦现了,集中力量扑杀就是。

    尤其是中土国,雷法众多,雷法就是血魔的天然克星,而且中土驱除污秽的法子也很多,依旧可以克制血魔。

    所以,在国外恶名昭彰的血魔,根本就不敢到中土地界来,倒是中土有不少修者,去国外捉拿血魔,甚至有人将其带回国内喂养,想要研究它们的各种手段。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