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挡者披靡
    中土人打着白狼的旗号,为的是混淆视线,却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多冒险者也怦然心动,加入了劫掠的行列——斯木克这边陲城市,原本就是冒险者的乐园,谁会放弃这大好的机会?

    李永生斩杀了两名不开眼冲向自己的伊万冒险者,迅地赶到了守备军的哨所。

    这里是城北唯一的军方营地,镇守的也是兼职治安队的士兵,维克多的驻地就在这里。

    伊万人在建城的时候,似乎就没考虑敌人可能会从北方来,这营地小得可怜,不过是四五亩地方圆,里面驻扎着一百二十人,还有一个高高的用于监视的阁楼。

    而营地的旁边,就是行商的密集区,还有一些权贵的庄园,严格来说,北城就是斯木克的富人区,就连张老实租住的院落,都位于偏城北的地段。

    这里是中土人重点攻打的地区,此处虽然没有揶教教堂、军营那么防备森严,但是大势力众多,随便多蹦出一两个真人,那真是寻常事。

    不过当李永生赶到的时候,哨所已经被屠戮一空,北城上空时不时有真人飞掠,哪里有战事胶着,真人飞过去就是一顿痛杀,局面已经被控制住了。

    仓促之间,李永生居然遇到了方真人,方真人一样地蒙着黑巾,但是他手上的九尾狐幡,那就是再明显不过的标志。

    方真人见到有人飞来,才要迎敌,九尾狐幡上白芒微微一闪,他就知道来人是谁了。

    他快地话,“这里没问题,城西……城西需要支援,咱们去的人太少。”

    城西没什么碍眼的目标,不过有几个贩卖高档奴隶的场所,除了美貌的女奴,还有一些高阶修者的奴隶,是高档货物,所以设在了城内。

    说来说去,还是动夜袭的中土人太少了,一百多人,既要偷袭红山谷,还要偷袭城中重地,城外也放了一拨人。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冲击两个军营的,竟然只有四个真人和六名司修,中土修者的人数,捉襟见肘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也就不用多说了。

    当然,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次伊万之行危机重重,很可能九死一生,李永生在召集人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一点,谁也知道人多了好,但是他必须采用精兵战术。

    而且,大家对城西的估计不足,就连李永生四下支援,也没有想到跑去城西看一看。

    事实上,他们对城西的估计不算太低,有两名真人、六名司修和二十多名制修,这真人里,还有北极宫一名历练的真人,司修里,更是有百草生香的两名侍女。

    然而大家还是失算了,那些奴隶贩子为了防备人强取豪夺,不但警惕得很,手头的战力也非常强大,为了保住自家的货物,根本就是在玩命,寸步不让。

    有个奴隶贩子,甚至放出了两名高阶司修的奴隶,他许诺,只要打退来犯之敌,他可以答应这两人,我会把你们卖给你们中意的人!

    奴隶嘛,卖是一定的,奴隶贩子不可能做亏本买卖,但是基本上,奴隶们没有选择买主的自由,所以会导致太多悲惨事情的生。

    有貌美女奴被买回去,第二天就被买主的夫人打死的,也有高阶修者的奴隶被买回去,因为有点桀骜不驯,被派去做一些脏累的活儿,甚至被废除修为。

    至于说那些更普通的奴隶,被派到诸如红山谷之类的地方挖矿,那就是生命进入了倒计时,能活一天算一天。

    但是奴隶若能选择主人,那就大不相同了,可以借此脱离奴籍,甚至博个富贵。

    最有名的例子,莫过于长风堡的主人长风侯爵,第一任长风伯爵,就是个奴隶,因为战力群,深得主人赏识,脱离了奴籍之后,竟然以军功,博了一个伯爵回来。

    后来他的子孙也争光,连续三任伯爵战功显著,升为侯爵。

    现在的长风侯爵,领地更是军力旺盛,很多公爵见了他,都战战兢兢不敢随便说话。

    而此刻奴隶贩子的行为,不啻章邯尽释骊山刑徒,打败周文百万大军,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里没有什么真人,但是大家都拼死抵抗,进攻的中土人也有点一筹莫展。

    李永生给他们的四个阵盘,已经被用掉了三个——大家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但是此刻不用,就会被收回去,此前在柔然别尔湖一战,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谁也别想藏私。

    那么,在这种关键时刻,谁可能不用呢?

    可是激战当中,困住三个高阶司修,并不能帮助战局有大的推进,对方的抵抗实在太顽强了,哪怕两名真人已经在非常努力地杀敌了。

    说来说去,还是参与进攻的人太少了。

    大家都想着,能动奴隶们反戈一击,啃下几个硬骨头就足够了。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奴隶贩子们不但抵抗顽强,还会动奴隶作战,更关键的是,仓促之间,中土修者里,抽不出那么多的人,去给奴隶做思想工作。

    做高等生意的奴隶贩子,手下奴隶都不多,不但得一个一个地去攻打,挨个劝说那些奴隶,也不是容易的事。

    一旦遇到那些来自波斯、大食的奴隶,大家言语都不通的好吗?

    当然,说来说去,最终还是人太少。

    李永生想也不想就蹿到了城西,手上长刀乱斩,根本没有人挡得住他一刀,就连一些小小的防御阵,也吃不住他一击,气势比另外两个真人强出很多。

    有人见他勇猛,直接派了三个司修上来合击,使用的是军阵不说,旁边还有牧师施展神术,不但试图干扰他的意识,更在为这三个司修加持战力。

    牧师这种职业,还真的是很讨厌,李永生用尽力气,一刀将司修斩为了两段,那两截身子跌到地上,一片白光洒下,半截身子竟然在向另外半截蠕动。

    李永生想要将那厮彻底杀死,或者去干掉牧师也行,那两名司修不要命地围过来,还有几名高阶制修,直接挡在牧师前面做肉盾。

    李永生百忙之中,摸出一块撼神符捏碎,打断了那名牧师的吟唱,但是几乎就在同时,两头巨狼冲着他扑了过来。

    “狼人……斯木克还有这东西?”李永生的眉头一皱,这城西还真是块硬骨头。

    不远处,又有两名司修在奔来。

    得了,我也丢阵盘吧,他算看出来了,自己虽然绝对可以斩杀掉这些人,但是这一场战斗必须战决,时间是他浪费不起的。

    他直接丢出两块阵盘,困住了两名狼人,身影一晃,蹿到牧师身边,一刀斩杀了此人,又抬手斩杀掉一名刚刚赶来的少女。

    她才仅仅是初阶制修,修为还不稳定,但是她身上穿着揶教的长袍,看起来是个见习神官。

    少女年轻的头颅飞起在半空,眼中兀自满是惊骇,但是李永生没有半点不忍之心,在这样的战斗中,揶教教徒是最能影响战局的。

    严格来说,若论神术对修者战力的加持,揶教才是最强的,佛修要差一些,真神教更差——大多时候,真神教徒只能提升自身的战力。

    所以李永生对上这些人,不可能手软,一刀枭之后,他的身影奇异地转了一个角度,直接倒射而回,两刀将那两名司修斩杀。

    同时,他抖手打出一枚黑色的钉子,将地上那名半死不活的司修,彻底地钉死。

    紧接着,他冲着飞奔而来的两名司修打出两颗钉子,就在对方招架的时候,他又扑向了那两名被阵盘困住的狼人,一刀一个斩杀干净。

    而那两名司修,一人躲过了他的钢钉,另一人掣出一面盾牌硬挡,想要强行冲上。

    那盾牌上面,散着一层淡淡的白光,有人惊呼一声,“神佑防具!”

    这些奴隶贩子的底牌,还真的是惊人,这种神佑防具上面有神性附着,论起珍贵性来,堪比中品灵石在中土修者心里的地位。

    李永生也没想到,对方还有这种东西,他打出的钉子,只是很低级的道器,有锋锐和破甲两种属性,以他现在中阶真人的境界,打出这种钉子,主要威力还是靠他本身的修为。

    钉子硬生生被盾牌挡住了,但是他一击的威力,盾牌不能全部卸下,被撞得倒飞了回去。

    盾牌的主人直接被拍得倒飞出丈许,一口鲜血噗地喷了出去。

    李永生连见习神官都不肯放过,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拥有“神佑防具”的家伙?

    他身子又是一闪,在对方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一刀斩下了对方的头颅,顺手将那块神佑盾牌收进了储物袋,转身杀向另一名司修。

    掉落在地上的人头,嘴里兀自大喊着伊万话,“饶我一命,我愿……”

    李永生是真切地感受到城西的难缠了,不过因为他的到来,城西中土修者的攻坚能力大增,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他能在众多修者的护卫下,斩杀施展神术的揶教教徒。

    随着他在人群中冲来冲去,无坚不摧,还重点诛杀那些教徒,城西各个势力,终于抵挡不住,有人高声地叫着,“我们投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