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七十章 乱起
    “呜呜”响起的声音,是军中示警的号角,来自于城外。

    红山谷遭遇偷袭沦陷了,没有人能发出示警焰火,但是有残存的士兵,终于发现了异象,于是吹起了古老的号角,向斯木克城示警。

    号角的声音传得不算太远,起码在夜里,不如示警焰火醒目,但是在红山谷和斯木克中间的地带,正好有伊万国的士兵,夜里出来享乐。

    而这些享乐的士兵里,有人不胜酒力,倒下睡着了,在半夜起来撒尿的时候,发现了红山谷已经燃烧得极旺的大火,于是毫不犹豫地拽出了随身的号角吹响。

    号角是非常古老的通讯方式,但是跟示警焰火相比,它足够廉价,也足够普遍。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一个月之后,这起来撒尿的士兵被军事法庭执行死刑,罪名有二,一是不该在军营外宿营,二就是,他不明就里仓促示警,导致了斯木克大惨案的发生。

    其实……这都是借口,有人需要为斯木克的事情负责,就这么简单。

    当然,现在的李永生不知道这一切,当他听到这来自于城外的号角声,就意识到了:再顺利的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

    已经不可能再偷鸡了,那就只剩下强攻了。

    李永生掣出几颗霹雳子,抬手撒了出去,几颗打向几个大的房间,两颗霹雳子,直接打向了军营的大门。

    军营大门是很结实的,就别说这城堡类型的了,但是霹雳子的威力也非常惊人,没有防御阵法,还真挡不住这玩意儿。

    随着军营的大门被炸裂,外面守候的一名真人和三名司修就冲了进来。

    虽然只有四个人冲了进来,但是却造成了巨大的声势,四人齐齐使出了术法,幻化出的刀枪在空中乱舞,还打出了迷雾弹,一片白色的雾气,根本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而且在白雾中,还传来了激烈的喊杀声,兵器的碰撞声,以及惨叫声。

    我去,李永生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居然有人会口技,我大中土果然是英才济济……

    在这样的杀伐声中,军营里的军人,直接就懵逼了:这尼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聪明一点,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响动,却只能听到一片喧嚣声。

    就在这时,又有人高声大喊,“红山谷失守了,白狼要踏平斯木克城,弟兄们,快逃命吧。”

    这喊声煞是可疑,操的是柔然话,然而在斯木克,懂得柔然话的人,真的不要太多,这个消息,瞬间就在军营里炸开了。

    后来冲进来的四个中土人,也都不是善碴,白雾和口技,不会影响他们的杀气,瞬间就将军营里杀得哭爹喊娘,狼狈奔逃。

    严格来说,斯木克的城卫军并没有多少人,也就两千人出头,除了统领是大骑士,其他人的修为,真的很一般。

    之所以这里能成为边陲重镇,靠的并不仅仅是军队,还有揶教教堂,远行的商队,以及远方而来的冒险者。

    没错,军队是斯木克的主心骨,但是以他们为核心,将各种战力凝聚起来,这才是斯木克敢在边界立足的根本。

    斯木克的军营如此脆弱,是李永生没有想到的,看着狼奔豕突、没命往外跑的伊万国军士,他的嘴角忍不住抽动一下:尼玛,这也叫军队?

    不过,这感叹也是一瞬间的事,他既然判明,军营这里已经不可能再组织起有效的反抗,那么,当然要抽身支援其他地方。

    此番北上的中土修者,只有百余名,都是热血男儿,如果有可能,他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损失在这里。

    就在他做出决定的同时,邻近的城主府也传来几声大响,紧接着喊杀声冲天。

    再然后,城中有点点火光升起,却是有人开始趁乱放火,还有人四处丢烟雾弹。

    跟随李永生而来的中土修者,真的不愧胆大包天之辈,区区百余人,竟然弄得近万人的城市一团糟。

    城里是如此,城外更是这样,事实上,城外的中土修者只有十余名,但是城外的人虽然多,却是一盘散沙,又没有军队弹压,更有数量众多的冒险者,乱起来太简单了。

    两名中土修者袭击了一个牛马商队,焚烧了草料,大片的牛马亡命而奔,铁蹄踏得震天响,就有若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般。

    李永生顾不得多想,第一时间冲进了城主府,支持公孙未明。

    不过他还没找到人,公孙未明的声音,已经从传音海螺里送了过来,“不用管我,城主府已经被我杀了,税务仓库也抢了,正在寻找藏宝室,去支援别人吧……”

    李永生一闪身,就冲向了凯撒佣兵团所在的区域。

    那里有一家客栈,旁边还有一个小院,小院非常小,半亩地左右,凯撒佣兵团的副团长和几个高层,住在客栈里,大部分的佣兵,却是住在小院里。

    他赶过去的时候,发现一名子孙庙的真人,正在跟一名伊万真人战斗,而中土国的几名司修和制修,正在跟几十名佣兵拼命。

    在这种混乱中,佣兵绝对是最难对付的对手,比军队还要难缠,因为他们常年经历各种危险和意外,论战阵冲杀,他们不如军队,但是应付这种场面,比军人强出不止一条街。

    怎么就打成这样了?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身形一闪,直接将那负隅顽抗的伊万真人斩做两段,反手一刀,将其头颅斩掉。

    伊万国的修者虽然强调个人勇武,但是这里的揶教实在盛行,诡异的手段也不少,将人斩为两段并不保险,还是一刀枭首比较好。

    与此同时,他传音给子孙庙的真人,“愣着干什么?赶快抢了储物袋,支援你的人!”

    其实他现在很想骂这厮一顿,但是这种场合,实在不宜做这种泄气的事。

    那子孙庙的真人心里还委屈呢,他一边娴熟地拽下对方的储物袋,一边婉转地解释,“那边的阵盘里,还困着一名敌方真人……”

    李永生生气的就是,我发给了你们困人的阵盘,一旦从偷袭转为强攻,就要利用这阵盘,将对方最高级的战力困住,先确立优势,再扩大战果!

    情报显示,凯撒佣兵团这里,只有一名副团长级别的真人,这名子孙庙的真人包打了这里——凯撒佣兵团名列五大佣兵团,想必还是有些好货色值得抢劫的。

    他也知道佣兵团的难缠,但是还想独吞这一块,所以他向惠道真人和李永生保证,若不能成功偷袭那名真人,肯定第一时间用阵盘困住的对方。

    也就是说,这名子孙庙的真人早就打算好了:不跟对方的真人纠缠,他的存在,就是为了帮追随他的司修和制修拔钉子。

    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用阵盘困住了一名真人,还没顾得上斩杀,正兴高采烈地诛杀那些司修刺头,结果对方又冒出一名真人来,他只能跟对方拼死相斗了。

    他甚至都有心发出求助了,心里也是不住地后悔:早知道如此,我就先斩杀那名真人了,将阵盘腾出来,就能困住眼前这厮,再去斩杀其他司修。

    李永生听到这个回答,也是有点哭笑不得:有特别顺利的地方,就有特别不顺的地方啊。

    他一抬手,又丢给这名真人一个阵盘,“给你个备用的,你这一路的兄弟,损失有点大,两名真人的储物袋,多分一分。”

    一边说,他一边身子前蹿,直接斩掉了一名潜藏在暗处的司修,一刀下去之后,他才愕然地发现,这厮手上一张大弓,已经拉开了一半。

    藏在暗处的司修弓箭手!李永生的眉头忍不住皱一皱,这些混迹在佣兵团的家伙,还真是危险得很。

    于是他放出神识感应,又锁定了三名司修,一一斩杀。

    不过这时候,子孙庙的真人传音过来,“李大师……这儿没问题了,您杀的那些人,已经都被我毒翻了的……”

    李永生回头一看,这才发现,子孙庙这厮带着的司修和制修,虽然拼得很猛,几乎各个浑身是血,但似乎看起来……状态还都不错?

    我大中土果然是人才济济啊,他暗暗感叹一声:怪不得这厮一个中阶真人,就敢包打凯撒佣兵团,合着人家手上除了有他的阵盘,还擅长使毒。

    于是他干笑一声,传音过去,“那是我错怪你了,既然你已经又得了一个阵盘……”

    “李大师放心好了,”子孙庙的真人信心满满地回答,“已经干掉一个真人了,您去支援别人,这里我包打了……”

    李永生顿时无语,转身电射而去。

    而此时斯木克的街道上,已经是浓烟滚滚,四处都是喊杀声,这里的建筑以原木为主,现在又是秋高气爽之际,放火真的不要太轻松。

    时不时就有人高声叫着,都是口音怪异的伊万话,“我们是白狼的人,放弃抵抗,只抢劫不杀人……”

    这话有人相信,但是不相信的人也很多,白狼这北佳草原第一马匪,抢劫是一定的,不杀人可是不一定——没有赫赫的凶名,如何震慑这偌大的北佳草原?

    他们还擅长掳掠人口,收取赎金,其中的美貌女子,少不得要受到各种蹂躏。

    不过对于大势力,白狼马匪多少还是有点忌惮的……

    (加更了,为盟主“为风笑而作”贺,这个名字,实在有点那啥……羞涩得说不出口,有小号的嫌疑啊,不过加更是必须的,顺便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