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众口难调
    李永生是个非常善于总结的人,他并不会因为自信,就自不量力地推动一些事情。? ?

    刚才在托克的酒馆生的事情,告诉他一个事实,哪怕是观风使,也不是万能的。

    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

    公孙未明闻言,马上出声表示,“再有个三两天,应该差不多了,汉克酒店的侍女,应该知道不少情报。”

    李永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未明准证,我没有问你!”

    公孙未明嘿嘿一笑,也不着恼,他早就习惯如此了。

    张老实一旦恢复身份,也就恢复了他不爱说话的习惯,沉默一阵之后,才淡淡地吐出一句来,“十天比较保险。”

    他是真正搜集情报的高手,对形势预判也很有心得,不过他没有解释理由。

    听到这话之后,众人半晌无语,好一阵之后,柳麒才出声话,“十天有点久了,谁都不知道,伊万国什么时候会下雪。”

    北极宫是四大宫里,对伊万国了解最深的,远胜于大多数中土人。

    别人也没有接话,这个场合里,个顶个都是中土影响力最大的真人,无关紧要的话,说出来会被大家。

    良久,方真人说了一句,“可以对那些酒店的侍女搜魂吗?”

    在探听消息之前,大家就约定了,能不搜魂尽量不要搜魂,以免生意外。

    不过现在,时间有点不够用了,而公孙未明说,酒馆的侍女消息比较灵通,那么悄悄地掳两个来,搜一下魂,应该能验证不少消息。

    公孙未明的眉头,忍不住微微皱一皱,他虽然是拔无情的主儿,也相当痛恨伊万人,但是刚才他还想泡索菲亚来的。

    丁青莲却是敏锐地现了他的反应,再加上他平日里就看这厮不顺眼,忍不住冷哼一声,“心疼了?”

    公孙未明虽然跳脱,却也知道这区区的三个字,不是随口调侃,大家身在异国作战,哪怕一丝小小的隐患,都可能造成无法承受的损失,某些苗头必须扼杀。

    所以他破例地没有拌嘴,而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不心疼,就是有点感觉,画风变化得太快……我杀伊万人不会含糊。”

    丁青莲也没有继续调侃他,只是微微颔。

    良久,惠道真人终于迟疑地话,“已经知道这么多了,动手还不够吗?”

    他觉得大家是想得有点多了,咱们有二十多名真人啊,就算少打听了一些情报,那又怎么样?直接暴力碾压就是了。

    只要小心一点,打了就走,想必不会造成太大的损失。

    李永生知道他的心意,皱着眉头话,“我还想尽量多救一点柔然人。”

    惠道真人讶然地看他一眼,“这个要求就难办了,咱护住中土的一百来人,还不够吗?”

    李永生笑一笑,又看向张老实。

    张老实的眉头皱一皱,最终叹口气,“如果是那样,咱们怕是抢不到多少财物。”

    原来这厮惦记的,是一笔横财,而他之所以希望多探听几天,大约是想打听,这几大势力,都是把财宝藏在哪里了。

    李永生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咱们最大的目的,是挑起两国的敌视,底线是尽量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你这有点舍本逐末。”

    “并不是这样,”猛然间,不喜欢说话的呼延书生也话了,“起码在我们西疆人看来,在杀伊万人的同时,还能抢到大量财物,才最提气……荣誉感很重要,财富也很重要。”

    这才是真正的大实话。

    李永生先是微微一怔,然后才微微颔,“说得也对,不过这么纠缠下去也不是事儿,明晚动手吧,我尽量帮你们找到那些财物。”

    方真人闻言笑一笑,“其实抢劫商队就不错呀,他们很有钱,财物也随身携带着。”

    “不愧是天机殿的菜鸟!”公孙未明斜睥他一眼,没好气地话,“那些黄金白银,你很缺吗?揶教的教堂里,好东西才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

    他这话也没错,在场的真人眼里,哪里看得上世俗财物?

    方真人闻言也呛了,“你辽西公孙家大业大,我天机殿还就是在意这些黄金白银。”

    这是理念的冲突,别说方真人的家族底蕴,比公孙家差一点,只说天机殿本身,是皇权的后盾,是入世的性质,这跟隐世家族的出世,着眼点就不一样。

    皇族若不看重黄白之物,老百姓过不好日子,是要造反的。

    呼延书生干咳一声,“据说军营里物资比较充裕一点……”

    得,这位也是站在西疆的角度上考虑,西疆人对黄白之物非常喜好,但是更看重物资,那个地方,大部分时间是靠天吃饭,多抢一点物资才是生活的保障。

    中土的豪杰是来了不少,但是在细节上……大家有分歧。

    这是非常糟糕的事,不过总算还好,这里有一个众人都认可的家伙。

    李永生轻咳一声,“那就这么说定了,明日子时,开始进攻红山谷军营,尽量动静小一点,火起之时,我带人在斯木克动。”

    红山谷的军方人马,是必须收拾掉的,这里有大批的奴隶和囚犯,运用得当的话,能引起极大的骚乱,有了骚乱,斯木克才更容易乱。

    “红山谷可以交给我,”呼延书生主动出来请战,他对袭击军营的兴趣极大,“我观察了两天了,有两名真人和二十名西疆好汉,就拿得下来。”

    合着李永生他们探听消息的时候,留在红山谷的人也没有闲着,诸多真人早就各凭本事,将这里研究得明明白白。

    这里的守军有两百多,管理人员一百多,囚犯两千三百名左右。

    这些管理人员里,有十余名司修,比守军的司修还要多,不过守军虽然司修少,骑兵却不少,还有坚固的防御系统,简而言之,两三名真人带上十余名司修,强攻还真的要费好大劲。

    要知道伊万人的军队,是出了名的玩命,一瓶白酒下肚,单个制修都敢挑战真人。

    不过一般而言,也不会有真人来偷袭此处,毕竟到了真人那个位置,想为几个囚犯和奴隶脱罪,实在太简单了。

    当然,呼延书生承担这个任务,不但要打下军营来,还要打得漂亮才行,中土修者总共才来了一百多,折损一个就是一个。

    经过这些日子的了解,大家都知道,呼延书生虽然不喜欢说话,但是胸有丘壑,不是个好为大言的人,他敢如此保证,红山谷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李永生想一想,又留下了朱尔寰,“朱主持可以协助稳定局面,还能救治伤患。”

    至于其他人,他就连夜带到了斯木克市。

    天色放亮之际,张老实带着五十多人、七八十匹马进入了斯木克,卫兵看到人有点多,就算有朗度伯爵的面子,也少不得上前问两句。

    朗度伯爵淡淡地表示,这是我家的柔然奴隶,收了一批马来,我在城外的马场,尚未建好,担心马匹丢失。

    他们带的马,都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每一匹都神骏无比差一点的马,都变成马肉进入储物袋了。

    士兵们看一看,也不得不承认,朗度伯爵虽然看起来比较落魄,选马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或许这个伯爵,会因为在斯木克的成功投资,重新振作家族呢,这谁又说得清楚?

    斯木克市里,永远不缺乏这样的传奇故事,那些恶棍汇集在此处,也是因为这样的传说。

    甚至一名士兵打趣地问,这些马是从白狼手里搞到的吧?

    这种话就比较村俗了,还有点犯忌,不过,伊万人大抵都是这样的性格。

    穷得只剩下尊严的朗度伯爵,当然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忽略了那五十多名柔然奴隶,本来嘛,伊万人从来没觉得这里靠近边陲,有多么地危险。

    很快地,他们就为此付出了代价。

    在一整个白天里,斯木克起码失踪了三十余人,其中甚至还有帮李永生打问消息的地头蛇就是那个高阶制修。

    朗度伯爵出钱,包了一个不大的院落这里是绯红子爵的别院,但是子爵已经陷入了一桩大麻烦里,顾不得此处了,交由下人打理。

    庄园不算太小,大约有七八亩地大小,马匹和奴隶再增加两倍,也容得下。

    这里的租金是每天两个金卢比,价格非常昂贵,而且只是院落,没有修建什么城堡,院墙也只有一人多高,站在周边几个堡垒上,能将院子里的动静看得七七八八。

    所以对商队来说,这里面积虽然大,却并不是一个合适租住的地方,除非能便宜一些,否则真的不如租住在城外了。

    朗度伯爵也只交了两天的租金,这非常符合他穷困的名声,不过很傲慢地对别院管家表示,再过两天,他很可能会续租。

    这也落实了大家的猜测:这个落魄的伯爵也许找到了什么生财之道。

    然后,他的管家采购了一批马料和干草,同时指挥着奴隶们搬运,还有奴隶贩子,主动找上门,想要推销一些比较高档的奴隶身为堂堂的伯爵,身边怎么能没有侍女呢?

    这些人的来来往往,遮盖了某些罪恶行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