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六十四章 试探无处不在
    柔然奴隶的脸上,隐约有些青肿,嘴角还破了皮。天籁小说|2

    不过他倒不是很在意,只是很平静地回答,“遇到几个不开眼的,还有人说我是奴隶,为了防止坏大人的事,我没有还手。”

    他的真实身份就是奴隶,脸上有刺字,锁骨处也有洞眼,张老实给这些人做了平民证,但是身为曾经的奴隶,被人刁难也是常事。

    若不是他自曝身份,说自己是一个荣勋士兵的通译,没准会被人以“捉拿逃奴”的名义抓走——斯木克这种边陲小镇,原本就是冒险者的乐园,杀人越货都是平常事,就别说强抢奴隶了。

    所以他对自己挨打,并不感到奇怪,甚至连生气的心都没有——相较以前不堪回的奴隶生涯,被人笑话几句毒打几顿,真的不算什么。

    正经是能顺利完成大人交待下来的任务,这令他很欣喜。

    李永生看一眼他带来的人,两个伊万人,一个柔然人,还有一个家伙,长相介于伊万和柔然人之间,也不知道是混血儿还是别的人种。

    这四位一过来,第一眼就扫向李永生的腰间——听命于一个柔然人,是比较没面子的事,对方若不是荣勋士兵,他们就要讨个说法了。

    看到他的腰牌之后,两人心里就踏实了,但是另外两名伊万人,却是皮笑肉不笑地话,“原来还真是荣勋士兵,能让我们看一下你的腰牌吗?”

    这二位一名是高阶制修,一名是中阶制修,但是他们面对中阶司修的“荣勋士兵”,却没有多么尊敬。

    说话的正是那名高阶制修,此刻正是夏末秋初,夜里的北佳草原已经很凉了,不过此人的上身,就穿着一件小坎肩,还敞着怀,露出壮实的胸膛,一看就是那种混混气质。

    这是身为伊万国族的傲慢,也充分说明,柔然人在伊万国的处境有多么糟糕。

    李永生可是不惯这些人毛病,只是淡淡地看对方一眼,“想看我的腰牌?可以,不过你得打得过我才行。”

    高阶制修傲慢地一哼,“若是不用修为,你这样的,我一只手就够用了。”

    李永生摸出一块石头,在手里一抛一抛,似笑非笑地话,“可以,我可以不用修为,你打得过我,我就让你看腰牌。”

    “那就来吧,”这位一抬手,将上身的坎肩甩到了地上。

    “来?”李永生看他一眼,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笑容,手里的石头还在一抛一抛,“我输了,要让你看我的腰牌,不过……若是我赢了呢?”

    高阶制修先是一愣,然后冷笑一声,“你赢……你可能赢吗?”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李永生冷哼一声,“我堂堂的荣勋士兵,怎么不可能赢?”

    高阶制修想一想,淡淡地回答,“你赢了,我就不看你的腰牌了。”

    “混蛋!”李永生冷笑了起来,“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检查我的腰牌?我赢了,你只是不看我的腰牌……这是在侮辱一个荣勋士兵吗?”

    高阶制修被这话骂得有点挂不住,不过想一想,就算对方是柔然人,荣勋士兵也不是能随便招惹的,于是他强压怒火,“那你说吧,赢了要怎么样……赌钱吗?”

    “这可是你要我说的,”李永生呲牙一笑,露出了白生生的牙齿,“我不赌钱,在我眼里,你也不值钱,我若赢了……要你的小命!这是你侮辱荣勋士兵该有的下场,敢不敢赌?”

    高阶制修先是一愣,然后勃然大怒,“你竟然要杀我?”

    “不是我要杀你,”李永生缓缓地摇头,否认了对方的指责,“是你自己找死,明白吗?没有人能在侮辱了荣勋士兵之后,不付出代价的。”

    高阶制修这下坐蜡了,他原本看对方是柔然人,想要打探一下虚实,没想到,稍微挑衅对方一下,就被扣上了“侮辱荣勋士兵”的大帽子。

    李永生也不等他回答,站起身来,向远处走去,嘴里淡淡地话,“走吧,不要在这里动手,坏了店家的买卖。”

    “不要!”有人高声叫了起来,却是开店的伊万男子出声了,他年过半百,一脸的络腮胡,腰肥体胖,一身油渍渍的衣服,左臂齐肩而断,一看也是有经历的人。

    他走上前,瞪着高阶制修,恶狠狠地话,“那是留影石,懂吗?他杀了你白杀!”

    “留影石?”高阶制修倒吸一口凉气,他虽然看起来比较莽撞,却也不是蠢笨之人,稍微一想,就知道对方为何在说话的时候,拿出留影石了。

    一旦坐实他有意挑衅,双方又下了赌注,一个荣勋士兵杀个把人,不会受到任何的惩罚。

    柔然奴隶冷哼一声,“连留影石也没有见过,真是土鳖!”

    他却是忘了,他自己也是在上午才第一次见到留影石,当时他的反应,还要更加不堪。

    不过这一句话,却是彻底惊醒了对方,高阶制修眼珠一转,冲着李永生恭恭敬敬一拱手,单腿点地就跪下了,“本人只是一时好奇,毫无开罪大人的意思,还请大人饶我这一遭。”

    外面都传言,说伊万人易怒没脑子不讲理,但是事实上,就算伊万人里,也没多少一根筋的,大多数还是分得清楚眉高眼低。

    这位是在斯木克吃消息饭的,也做点坑蒙拐骗的事情,这种人心里,其实最明白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一旦现撞上了惹不起的主儿,马上果断地伏低做小。

    像他现在行的礼,就是按着柔然规矩来的,是非常郑重的道歉,谁还敢说此人莽撞冒失?

    李永生不太喜欢柔然礼节,但是对方这么放得下身段,他若再执意杀人,就容易惹起别人的关注——伊万国里,习惯睚眦必报的人不在少数,但是柔然人很少这么做。

    不过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对方,在双方一开始接触的时候,他必须表现出一定的强势,否则很容易生出各种幺蛾子。

    所以他一转身,慢慢地走回来,根本不搭理对方。

    直到他坐到烤羊腿的旁边,开始翻动羊腿,才慢条斯理地话,“跪半个时辰,我饶你这一次……记住,没有下一次!”

    高阶制修一听这话,又有点不甘心,现在烤羊腿的地方是露天的,偶尔会有别人来来往往,半个时辰,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看到他的狼狈样。

    他才待出声话,只见断了左臂的酒家老板狠狠瞪他一眼,又轻哼一声,“小子,算你运气不错。”

    高阶制修是在斯木克讨生活的,知道这酒家老板的战力——事实上,能在这种混乱地方开店的,就没有普通人,哪怕城外开店,难度比城里低,但也不是一般人能玩转的。

    很多伊万人的酒品不怎么样,他见过不下十次,有人在这里喝酒喝多,借机闹事,结果被独臂男子镇住了。

    所以,就算他是混社会的,也要尊重这位老板的意见。

    于是他轻叹一声,不再做声,老老实实地单腿跪在那里。

    李永生见这厮还有点不开窍,少不得冷哼一声,“你应该感谢,这独臂的家伙救了你!”

    柔然奴隶翻译这句话的时候,鼻孔都快扬到了天上。

    高阶制修微微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此刻他是下定了决心,绝不再挑衅了。

    酒店老板也没觉得,李永生称自己为“独臂的家伙”有什么不妥,他本来就是独臂的嘛。

    李永生见这厮终于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下,也就懒得再折腾此人,而是看向其他三人,下巴一扬,“你们坐吧,通译告诉你们,我要做什么了吗?”

    三人齐齐点头,竟然用柔然话回答,“大概知道了一些。”

    其实在斯木克这种地方,会柔然话的人极多,他们又是些不务正业的家伙,什么钱都敢赚,会一些简单的柔然话,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这几人搁在中土国,也是地赖子那种,不过中土的地赖子,就是欺压一些良善,收点保护费什么的,很少杀人。

    而斯木克的地赖子,是会杀人的,严格来说,只要涉及利益,他们跟亡命之徒没什么两样。

    李永生微微颔,“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最近有什么碍眼的人物,还有……斯木克有些什么样的高手,征召费用如何,我需要的高手,起码是高阶骑兵。”

    骑兵是统称,但是用在这里,就是特指高阶制修。

    等到骑兵晋阶为司修,大多数伊万人会将他们称为骑士——连司修修为都不到的,也不配被称作骑士。

    那三位表示懂了,其中的柔然人犹豫一下,出声问,“大人,我们能知道,您召集人手,是想做什么吗?”

    这个问题有点犯忌,不过李永生并不喜欢不教而诛,恰恰相反,他还挺高兴对方问出了这个问题,省得他专门去强调了。

    他神色一整,一本正经地回答,“任务内容保密,我能保证的,就是给出足够的报酬,而且我的任务,不需要那些好奇心太强的家伙。”

    他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