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傲慢与偏见
    窗帘动处,大家只看到了那只手掌和半条手臂,上面还戴着白色的长臂手套。

    可是马上的伊万骑兵齐齐施了一礼,恭敬地齐喊一声。

    柔然奴隶在李永生身边翻译,“车里坐的是铁弗大公的小女儿。”

    大公的小女儿,架子也大得很,根本不探出头,就在车里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声音有些低沉和沙哑,远远不如百草生香好听,但偏偏带给人一种隐约的魅惑。

    柔然奴隶继续忠实地翻译,“海霏丝小姐希望,您做为荣勋士兵,能够像一名真正的勇士,帮助她脱离困境!”

    扯淡不是?李永生心里冷哼一声,连马车都不下,就要我帮你去推马车,我欠你的不成?

    更别说,你丫求人连脸都不露,就这么跟别人说话,真以为自己脸很大?

    然后,他狐疑地看一眼自家的通译,“我怎么感觉,她说话的语气……没你这么客气呢?”

    柔然奴隶的脸上,现出一丝尴尬来,他低声解释,“大人,我以为……对方是海霏丝小姐,咱们还是不要跟她起冲突的好。”

    海霏丝?飘柔来了也不行啊!李永生冷哼一声,“你告诉这位尊贵的小姐,勇士的无畏,是体现在跟敌人的战斗上,而且她对我……似乎缺乏尊重。”

    通译犹豫一下,还是战战兢兢将这番话翻译了过去,不过他说得结结巴巴的,跟所要表达的意思,完全是两种感觉。

    你一个灰色牲口,居然要尊重?伊万骑兵的脸上,都现出了不屑的神色。

    不过马车里的人听了,一阵沉默之后,马车的窗口处,缓缓探出一个人头来。

    此人头戴宽檐遮阳面纱帽,白色的面纱后,清丽的面容隐约可见,上身穿浅紫色服装,肩头和胸前挂满了流苏,一看就是很正式的礼服。

    她抬起左手臂,冲着李永生摆一摆,过肘的白色薄纱长手套,显得异常耀眼。

    她轻声说了两句,柔然奴隶马上翻译,“她对您表示歉意,实在是此地太过泥泞,要不她会下车的……我们要帮助她吗?”

    李永生不用听他翻译,也猜到了对方的意思,不但如此,他还感受到了那高高在上的傲慢——似乎她跟他打一个招呼,是多么大度和仁慈的事。

    上等人的傲慢吗?李永生在上界的时候贵为仙君,但是还真的很少这么对人。

    这时候他终于有点明白,在西伯利亚修铁路的保尔柯察金,在遇到坐着豪华火车的冬妮娅时,为何会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了。

    不过,他不是保尔柯察金,对方也不是冬妮娅——当然,她是不是冬妮娅,其实很扯淡。

    所以他很干脆地回答,“在她的卫兵下马推马车之前,不要希望能得到我们的帮助……我是说,全部的卫兵。”

    “这不可能,”冬妮娅……错了,是海霏丝傲然地回答,“他们还负责我们的安全,身为尊贵的骑士,他们不可能干这样的粗活。”

    这老毛子简直是连人话都不会说,李永生气得一翻白眼,“身为尊贵的荣勋士兵,我也不可能干这样的粗活。”

    “不,你们并不尊贵,”一名伊万军官叫了起来,“只是作战勇敢罢了,你们不可能获得上流舞会的入场券,甚至还会跟自己的马匹睡在一起……瞧瞧,你们不是贵族!”

    “蠢货,骑士的至高荣誉是守护,而不是什么狗屁的上流舞会,”李永生大声回答,然后在包裹里翻腾一阵,冲着对方丢出一块半灰不白的麻布,傲然发话,“我要跟你决斗!”

    他一直认为,决斗是件很傻逼的事情——中土国也有做上一场的说法,但很多时候只是切磋,而不是不死不休。

    然而,对方的弱智,让他已经接近于无法容忍了。

    伊万军官先是一怔,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根本不需要翻译。

    但是他还是耐心地听柔然奴隶将话说完,才冷冷地发话,“我们是亲卫,任务中间,不接受决斗,否则我很乐意将你斩为两段。”

    李永生很不屑地哼一声,“既然你没有胆子,那么,就让开!”

    他表现的气势十足,这一帮伊万骑兵虽然心里非常不忿,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

    伊万人其实是非常暴烈的,往往一言不合就杀人,但是要搞清楚,他们现在做的,只是想征召两个人推马车,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也只会旁观。

    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多了两个人,也未必就能将马车推出泥淖,为这点事情,跟没有头脑的柔然野蛮人对杀,还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实在太划不来了。

    所以他们忍了。

    但就算这样,在李永生两人离开的时候,伊万军官还是出声发问,“荣勋士兵,你这次来斯木克市,是要做什么?”

    凭你也有资格问我?李永生心里非常恼火,不过,他实在不想再节外生枝了,只能淡淡地回答,“我有一点小事情,需要征召一百名勇士。”

    “哦,是吗?”有人怪笑了起来,“你也要征召勇士?不是要拿那些灰色牲口充数吧?”

    “天哪,我听到了什么?柔然人要征召一百名勇士……柔然人有这么多钱吗?”

    就在众人的嘲笑声中,李永生和柔然奴隶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柔然奴隶十分怪异,走出好远之后,才开始气得浑身发抖,“真是欺人太甚!”

    你这反射弧还真长,李永生很无语地看他一眼,“好了,专心一点,马上就到斯木克了。”

    斯木克之所以说是一个市,真的还不如说是一个小镇,真的,很小很小的镇子,搁在中土国,甚至说镇子都抬举他们了,只能说是一个营垒,甚至还赶不上柔然的军寨。

    不过伊万人的营垒,还是很结实的,有五六栋坚固的堡垒做支撑,周边围上一圈石头矮墙,后面是原木的高墙,就是全部了。

    石头墙和木墙不是重点,重点是堡垒,这堡垒有教堂,有私人城堡,也有军营,都是按照伊万国传统的城堡模式建造的,打进城墙容易,但是面对多个城堡的综合攻击,才最考验人。

    事实上,整个城市都非常小,占地也不过四五里地方圆,现在的斯木克市,正值交易旺季,来往的人怕不有两万人。

    按说,两万人住进四五里地方圆的斯木克市,是绰绰有余的,然而事情并不是大家想的那样,城堡里就算有地方,不会提供给普通人居住。

    等级的森严,就体现在了这里,大部分的外来人口,必须住在城市外,也就是石头矮墙和木墙之外。

    李永生两人一路骑行过来,看到了大批的帐篷——这都是无法进入斯木克的人,扎下的营帐。

    而这些临时到来的人,彼此之间难免有什么冲突,那就是拳头大的说话,他们看到了起码两起打斗事件,还有一起,虽然只是处于吵架的状态,但是毫无疑问,下一刻就要动手了。

    城外驻扎的人真的不少,起码有七八千人,不过据李永生的分析——翻个跟头才正常。

    很多人都是在他们视线之外,在帐篷里,或者在原野上。

    柔然奴隶小心地请示,“大人,要不要进城?”

    城市外面很热闹,有牛马贩子赶来了大批的牛羊,还有人牵了奴隶在那里叫卖——城中都是上等人住的地方,太粗鄙的事情,不能在城里做。

    但是事实上,最赚钱的买卖还是在城里,比如说酒馆饭店,城外的小饭店,只是负责把食物做熟——很多时候还未必熟,而且饭菜里少不了虫子、跳蚤之类的高蛋白食物。

    城里不但有饭店,饭店里还有陪酒女郎,甚至可能遇到来到这里冒险的落魄贵族,城里城外,档次就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还是决定,“先在城外住下吧,找几个熟悉地方的地头蛇,咱们有两天时间。”

    城里是一定要探的,尤其是几个城堡的人员配置,必须搞清楚。

    但是这么贸然进去,就有点冒险了,伊万不比柔然,终究是大国,文书和证件都比较规范,他身边有张老实做的通关文书,可毕竟是假的。

    说来说去,先找一些当地的地头蛇,了解一下情况,这个是不错的。

    两人寻一个简陋的酒馆坐下了,李永生要酒家弄两只羊腿过来,顺便弄些柴火和食盐——伊万人做饭的水平,实在太糟糕了,羊腿半边烤焦半天没熟的时候太多了。

    最坑的是,他们连盐都撒不匀,半条腿没盐半条腿咸死的事情,真的是太常见了。

    李永生拿到了羊腿,先要腌渍一下——伊万国里,懂得这么处理羊肉的人都不多。

    他觉得中土国承袭了地球界大吃货帝国的传统,比这里其他国家的土著,强得不是一点半点。

    腌渍完毕,差不多就是申末时分了,他正坐在小酒馆后面的空地上,优哉游哉地烤着羊腿,就见柔然奴隶带着四五个人走了过来。

    柔然人冲着他恭恭敬敬地一鞠躬,“大人,我回来了。”

    “坐吧,”李永生很随意地一摆手,然后抬起头,讶然地看向他,“你这脸上……是怎么了?”

    (三更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