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荣勋士兵
    红山谷这个大铁矿,是属于伊万方所有——跟中土一样,铁矿这种战略性资源,不可能绕得开军方。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首发

    所以这里是军方重地,闲人莫入,谁敢靠近红山谷,军方轻饶不了他们,轻则是缴纳大笔罚款,重则就抓了人进去挖矿。

    但是事实上,红山谷的守卫非常散漫,他们的恶名在外,不担心别人会偷偷靠近,正经他们要担心的是,不要让谷中的奴隶和囚犯跑了。

    他们看管的重地,就那么二十来里方圆,那里是矿口,其他地方,一天能巡查一次,就算勤快了,到得冬天,他们一个月都未必巡查一次。

    所以李永生一行百余人,还带了不少的牛羊马匹,竟然绕过了警卫,进入了红山谷。

    进来之后,躲藏就轻松多了,李永生在阳面的山坡上,布下了一个大的障目阵,有一里方圆,那些伊万军人不是直接闯入阵里的话,绝对看不出异常。

    布好阵法,天就大亮了,大家随意吃点干粮,有人开始睡觉和打坐,也有人出去打探消息——出去的人里,甚至包括了三个恢复得比较好的柔然奴隶。

    这十几名柔然奴隶里,有半数人能说比较流利的伊万语,而中土来人中,只有寥寥几人懂得伊万话,其中还是数公孙未明说得好。

    没办法,这次跟来的,十有都是中土西北和正北的修者,而中土对伊万话比较熟悉的修者,大多都是在东北。

    事实上,李永生非常好奇,公孙未明身为高阶真人,怎么会去学伊万话——这不是闲得蛋疼?呼延书生却是很鄙夷地表示,“他肯定是为了泡伊万女人。”

    公孙未明赌咒发誓,说自己不是那种人,“我就不习惯泡老毛子,毛太重了,而且很多人有狐臭。”

    呼延书生继续鄙视他,“扯淡,柔然女人也不洗澡,你睡春花睡得还不是很爽?”

    不得不承认,未明准证的魅力不是盖的,翻过大山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和春花双宿双飞了——柔然女人不喜欢掩饰,爱上一个人就是爱了,反正她是得了大小姐的许可。

    据说现在春花寻死觅活,要跟公孙未明回中土呢。

    公孙未明一听这话,实在不能忍,“我公孙家和伊万人闹得不死不休,族中长老都会伊万话,为的是知己知彼……”

    总之,中土人将柔然奴隶看管起来,表面上声称,是为了让他们尽快康复,而柔然人也没有多想,遇到侦查敌情的时候,还主动表示我们会伊万话,愿意帮着打探。

    李永生就带了这么一个家伙,出去打探消息了——他没有搜魂过伊万人,只会柔然话。

    两人骑行在路上,都是伊万人的装束,但是别人一看面孔,就知道这俩是柔然人。

    一路上遇到几拨人,看到他俩,都是面现不屑之色,柔然人在伊万国的地位,真的太低了。

    不过也没有人刻意去招惹他俩——敢这么大摇大摆走在路上的柔然人,身份肯定没有问题。

    事实上,就连北佳草原最大的马匪头子,白狼的队伍里,也有不少柔然的亡命徒。

    快到斯木克的时候,终于有人拦住了他俩。

    那是一队柔然骑兵,护送着三辆马车前往斯木克,结果中间那辆最大的、四匹马拉着的马车,车轮陷入了淤泥里。

    这里的道路一直是很差的,冬天是大雪覆盖,虽然土地很硬,可下面没准是沟壑深坑,夏天倒是能看清楚道路,但是一过水,土地就变得湿软泥泞无比。

    这一队马队,差不多有百人,都是高头大马,上面是全副武装的伊万国骑兵。

    三辆马车里,前后两辆都是两匹马拉的车,只有中间这辆,是四匹马拉的。

    这一队人的身份,一看就是非富即贵,而李永生他俩走近的时候,两名伊万国骑兵策马而来,直接拦住了他俩的去路,傲慢地嘟囔了一句。

    李永生不懂伊万话,他就看到对方马蹄踏起的泥水,溅到了自己身上。

    那名柔然奴隶快速发话了,“大人,他们要咱们过去帮忙推车。”

    李永生看一看自己身上的泥点,“握草,什么玩意儿?告诉他……滚!”

    柔然奴隶快速跟对方交谈几句,结果那伊万骑兵一扬马鞭,冲着柔然奴隶就抽了过去。

    李永生一抬手,一只白色大手抓住了对方的马鞭,一使劲,直接将对方拽下了战马,对方的右脚,还挂在马镫上,直接摔了一个嘴啃泥。

    一边的伊万骑兵,原本是笑吟吟地坐在马上观看,见状齐齐怒骂一声,四五个人策马而来,举起了雪亮的马刀。

    李永生一抬手,就摘下了长枪,抖手扎出一个枪花。

    那柔然奴隶也有几分胆色,竟然掣出了弯刀。

    一看他们有拼命的打算,伊万人勒住了马缰,有人大声呵斥。

    柔然奴隶马上翻译,“大人,他们说铁弗大公家眷的马车,陷入了泥里,要咱们帮忙。”

    他的声音有点发抖,这可是铁弗大公,伊万国的大公爵,有资格发起国家间的战争!

    李永生斜睥马车一眼,心里暗骂,马车上的人,根本就没下来,周围的伊万骑兵,倒是有七八个上去在推了,但是很显然,推车的士兵,是军队里最低等的存在。

    围观的伊万骑兵,马靴都是锃亮的,甚至马刺都一尘不染,还有人戴着白手套,好整以暇地看着那几名士兵。

    当然,现在大家的眼光,大部分都看向了两个柔然人。

    “告诉他们,滚!”李永生傲慢地发话,用的是柔然语,“我是陛下钦赐的荣勋士兵,不接受大公以下的任何非战争征召。”

    柔然人在伊万,也有混得不错的——严格来说,是柔然人种。

    伊万国跟中土一样,是多民族国家,伊万族是主流,但是事实上,伊万族只是一个区域性的定义,血统驳杂。

    跟伊万人相比,柔然人种比较矮小,但也是个战斗力很强的人种,在伊万国的军队里,甚至有柔然人种的将军。

    普通柔然士兵要差一点——基本上就是现在推马车的货色,但是国王钦赐的荣勋士兵不一样,虽然这样的荣勋士兵不算少,军爵也不高,但都是战斗力爆表,为伊万国立过大功的。

    感谢假证大师张老实,他为李永生制作了这样的腰牌。

    对面的伊万骑兵听到翻译的话,也愣了一下——荣勋士兵的地位确实很高。

    不过很显然,他们是一色的伊万人,骨子里就瞧不起柔然人,于是带队的骑兵傲慢地发话,“把你的腰牌拿过来!”

    验过李永生的腰牌之后,他随手将腰牌掷还,大喇喇地发话,“既然是荣勋士兵,为何不会讲国语,莫非是奸细?”

    李永生冷笑一声,“功勋士兵,有资格带通译,这是陛下的旨意,莫非铁弗大公……自己定了一套规则?”

    他这话不能说错,但是严格来说,不是特别合时宜。

    伊万国这个规矩由来已久,为的就是激励士兵们勇敢作战,哪怕是归顺的外族士兵,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晋升,但也会给他们创造良好的待遇。

    不过自打跟在东南方,跟中土国起过一场大摩擦之后,伊万国近二十多年,就没有发生过多大的战役,所以荣勋士兵极少。

    而二十年前的荣勋士兵,到现在哪里还有谁不会说伊万话?

    所以带队的伊万军官也冷笑一声,一摆手,“来人,给我擒下这个奸细!”

    他并不确定对方是奸细,但他是大公麾下的亲卫,眼见两个柔然垃圾也敢如此摆谱,少不得要让对方明白一下,什么叫大公的尊严。

    灰色牲口就是灰色牲口,就算荣勋士兵,也依旧是低等人种。

    李永生冷哼一声,丢给柔然奴隶一块石头,一抖手上的长枪,大喝一声,“打开留影石,我再问一句……铁弗大公不承认帝国的荣勋士兵吗?”

    这柔然奴隶哪里见过留影石这种高阶货色?他仅仅是听说过留影石。

    他手忙脚乱接过留影石之后,竟然没有着急翻译,而是惊叹了一声,“这便是留影石?”

    李永生心里暗叹,你好歹也是荣勋士兵的通译,不要这么一脸土鳖像好吗?

    他算来算去,还是没算到,最终是这厮掉了链子。

    说不得只能大战一场了。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伊万人竟然愣住了。

    前方的伊万人里,也有人懂柔然话,听到“留影石”三字之后,有人用伊万话大叫,“小心,对方手里是留影石!”

    然后,柔然奴隶才将李永生的话,翻译了过去。

    带队的伊万军官就有点抓瞎了,留影石并不可怕,他担心的是对方万一逃脱,将事情汇报上去,他可就有苦头吃了。

    伊万人对下面人,一向是苛刻而蛮横的,根本不把人命当回事,然而,铁弗大公一旦因此而动怒,他的小命,在大公眼里也是如蝼蚁一般。

    仅仅是为了征召两名士兵帮着推车,就冒这么大的风险,似乎……有点划不来。

    此刻他已经不考虑,对方是奸细的可能了,敢对大公的军官动手,谁家奸细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正没个理会处,只见前方陷入泥泞的马车侧面一动,一只纤细的手掌,掀起了侧面窗口的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