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六十章 炼制真人
    李永生为什么为难?因为这么一来,己方一行人的腾挪空间,无形中就被束缚住了,基本上算是在对方的指定范围里作战。网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危险的。

    万一对方想要坑中土人一把,那真的不要太轻松。

    以李永生的直觉,认为百草生香是可信的,人也很豪气,在不了解自己的时候,人家都敢下赌注,他没有道理不陪着赌一把。

    然而,他还真不能赌,若观风使是孤身一人,他绝对就赌了,可是他身边有太多的真人和司修,还有一大票制修。

    这些人因为信任他,才陪着他远上北柔然,他要对得起这份信任。

    中土男儿不怕牺牲,但是不能葬身在一个不负责任的带头大哥手上。

    李永生并不掩饰自己的为难,他直截了当地话,“给我一个信任你的理由。”

    百草生香微微一怔,她也没想到,他的话说得这么直白——我可是很信任你的。

    不过,智商到了她这个水平,也知道很多合作,与其云山雾罩绕来绕去,不如简单明了地直说,“你的胆子,似乎还没有一个女人大?”

    “我很愿意信任你,”李永生坦坦荡荡地话,“也愿意陪你赌,但是……你的要求意味着什么,你自己清楚,我不能拿朋友的信任和性命当儿戏,这一点,你要理解。”

    什么话最难对付?实话最难对付。

    我要理解?百草生香从这四个字里,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方的身份——能习惯用这种霸气措辞说话的人,李大师绝非常人。

    于是她眼珠一转,“那么这样吧,扣下我当人质,你看如何?”

    这女人是真敢赌啊,李永生心里,也生出了佩服之心,不过最终,他还是摇摇头,“不够,你和你的幼弟,一起做人质。”

    他不能将赌注,全部压在一个赌性太大的女人身上,有些人为了家族,可以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性命——这种情况在中土比较常见,柔然也不是没有。

    相较而言,柔然国更注重男丁,这个更可靠一点。

    当然,最可靠的是,将两人一起扣下,省得她不拿幼弟的性命当回事。

    “这就有点过了,”百草生香很干脆地回绝,“我和我的幼弟,你们只能选择一个。”

    “那就选择你吧,”公孙未明插话了,他很武断地表示,“你这鲜衣怒马,如此地排场,我觉得你更爱自己一些。”

    百草生香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看李永生一眼,“李大师怎么说?”

    公孙未明你这也……太简单粗暴了,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未明准证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啥?不过跟别人解释的活儿,交给你了。”

    公孙未明嘿然不语,就在两人以为他可能有点后悔的时候,这厮话了,“得带上春花!”

    李永生气得笑了,“有大小姐在,你惦记那些庸俗脂粉做什么?”

    “蠢货!”公孙未明很不屑地看他一眼,“百草生香喜欢的是你!”

    “咱好好说话,不许骂人,”李永生有点生气,“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莫非你真的觉得自己很娘炮?”

    娘炮什么的是胡扯,他是担心永馨因此而不高兴——那家伙的醋劲儿可不小。

    公孙未明气得翻个白眼,“你少跟我扯这些,不信你问一问她……是不是喜欢你?”

    不等李永生话,百草生香就点点头,“没错,李大师更成熟一点。”

    公孙未明嘴上这么说,心里还存了点侥幸,听到这话,他却忍不住勃然大怒,“你说他更成熟?有没有搞错,你不会以为我没到十八岁吧?”

    “我懂得看人,”百草生香幽幽地回答,“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三十出头,但是绝对不到六十……这也是你们引起我怀疑的一点。”

    “握草,”公孙未明气得又翻一个白眼,“合着我们暴露,还跟我有关?不可能吧?”

    百草生香摇摇头,“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也不要因此而自责,我看人是看眼睛,你虽然相貌年轻,性格也像年轻人,但是你的眼神……不是年轻人的眼神,缺少一种蓬勃的朝气。”

    “这还真是……”公孙未明干笑一声,然后眼睛一亮,指着李永生话,“你是觉得,他比我还老?哈哈!你真的确定?”

    “他比你年轻,”百草生香又捏起一杯茶来,一饮而尽,回味半天才缓缓话,“但是他的眼神中,隐藏的智慧和沧桑……算了,你不会懂的。”

    公孙未明无言以对,好半天才哼一声,“你这拍马的功力,我也不需要懂。”

    “呵呵,”百草生香轻笑一声,又捏起一杯酒来,一饮而尽……

    当日晚些时候,百草家族的人将被俘的族人带了回来,其中又有些死伤,令百草族人嗟叹不已,不过也没办法,这些事情,在大草原太常见了。

    第二天一大早,百草族人拔营而起,离开了李永生他们。

    临行之前,春花来找公孙未明,说一两日内,族里会有个说法。

    公孙未明没有拦着他们——百草一族想要耍花样,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时机,在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想要算计他们这帮人,那要付出不可想象的代价。

    而这些真人一旦报复起来,根本不是百草一族能承受得起的——不仅仅是第三支,整个百草家族也负担不起。

    当天中午,天色有些阴,李永生正在祭炼显达真君的时候,呼延书生走了过来,“李大师,祭炼傀儡……很难的吧?”

    “很难,”李永生点点头,饶有兴致地问,“你也想祭炼真君?”

    若是呼延书生真有这兴趣,他也不介意让对方出点苦力,当然,相关的法门,他是不会随便说的——这不是敝帚自珍,而是呼延家学了这些东西,对他们不好,还是大大的不好。

    “祭炼真君……这离我太遥远了,”呼延书生摇摇头,“倒是你祭炼真人的手法,如何才能传授给我?”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回答,“这件事的因果不小,具体情况,咱们还是回国之后,再细细探讨吧。”

    呼延书生点点头,并没有因此而气恼,事实上,李大师没有直接拒绝他,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他问的时候,李永生旁边还有几个人,在观摩李大师祭炼真君。

    所以这个回答,在瞬间就传了出去,听说李大师并不拒绝传授此术,不少人都忍不住心潮澎湃——那可是炼制真人傀儡呀。

    将人炼制为傀儡,不但是比较犯忌讳的事,需要动用的资源也很多。

    比如说当初天机殿想带冉真人的尸身离开,道宫怀疑他们想炼制傀儡,结果天机殿的人表示,炼制傀儡太耗费气运,炼制不起。

    堂堂的天机殿,都要为炼制傀儡的消耗而头疼,其他势力就更不要说了。

    而李大师炼制的傀儡,显然跟已知的手法不太相同,别的不说,他以一己之力,就炼化了名真人,其中还有宝爷这种高阶真人。

    这种炼制的数量和效率,显然跟资源没有太大的关系,由不得人不心动。

    当然,此术的重要性,也不能让人忽视,当天晚些时候,柳麒就找到丁青瑶,希望她能出面,劝说李永生一下,不要随意泄露这种术法。

    然而,丁经主的反应,颇为怪异,她沉吟良久,方始叹口气,“他也不是咱们道宫中人,我如何方便劝说?倒是你家三宫主,面子会更大一点。”

    她心里再清楚不过了,观风使要传授的东西,一定是好东西,但是让她劝观风使改变主意?谁行谁上好了,她是绝对不奉陪的。

    不但不奉陪,她还找到了李永生,将柳麒的话说了一遍,“……你要传授的这个,会令很多人心中不安。”

    李永生当然知道此术的重要,不过他也有所打算,所以不以为意地回答,“肯定是要有所约束才行,此事我会处理好的,你不用太担心。”

    丁青瑶听他这么说,心里就轻松了一多半,才待继续说什么,却见公孙未明走了过来,表情有点怪异,“百草生香来了。”

    来就来呗,你这是啥表情?李永生看他一眼,微微颔,“让她过来。”

    等公孙未明将人带过来,李永生才知道,为啥那厮是那种表情——百草生香竟然化妆了!

    百草一族这次来了四个人,两男两女,穿着打扮都很平常,其中的两名男人,一个是春花,一个就是百草生香。

    春花化妆成一个瘦弱的牧民,但是修为还在,百草生香才过分,她化妆成了一个黑瘦的小子,将修为也彻底隐藏了起来。

    若不是李永生对她的气息有感应,还真的现不了,这黑小子就是百草三支的大小姐。

    这一次,百草生香倒是没带面纱了,但是她将脸涂得漆黑,也看不出有多美貌,当然,肯定不算难看就是。

    尤其是她一口洁白细碎的贝齿,一旦笑起来,映得黑黢黢的脸庞煜煜生辉。

    你确定,你丫不是从非洲穿越过来的吗?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