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五十九章 玲珑剔透
    风流人物,可不是说拈花惹草这种,说的是风流倜傥。网

    百草生香说得其实没错,李永生和公孙未明两人,就算搁在中土,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相貌气质俱佳,走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的那种。

    而柔然国的男子,强壮的有,彪悍的也有,更不缺那杀气腾腾的。

    但是像李永生和公孙未明一般,一见就令女子心旌摇曳、不克自持的男人,真的不多。

    公孙未明干笑一声,“这个真是……原来长得太帅,也不合适做奸细?”

    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主要是你长得太娘炮了,我这相貌还好。”

    “咱能要点脸吗?”公孙未明老大不高兴了,他沉着脸话,“秋月最开始看上的是我。”

    “喂,”百草生香纵然是三支的执掌,也有点受不了这俩货的调侃,她沉声话,“说中土奸细呢,你俩严肃点行不?”

    公孙未明干笑一声,“你没说错啊,我们就是中土奸细,特地赶来掳掠柔然第一美女的。”

    “嗯,没错,”李永生点点头,一本正经地话,“跟着我俩的那些人,都是被蒙蔽的,你别迁怒于他们就好,天大的事儿,我俩扛了。”

    “嗐,多大事儿,你们早说嘛,”百草生香笑了,笑得花枝乱颤,“我还以为你们要骚扰伊万呢,原来只是绑架我,不用绑,我跟你们走就是了。”

    公孙未明很无语地看一看李永生:我说,这个画风好像不对啊。

    李永生也很茫然地看一看公孙未明:老司机,还是得你上啊,我对这一套不熟。

    看到他俩不说话了,百草生香不无得意地轻笑一声,“正好我想去中土走一走,快一点的话,还能去江南闻桂花,辛苦你们二位了。”

    公孙未明又看李永生一眼,“遇到女流氓了,咋办?”

    李永生轻咳一声,“其实……我们是银月家族的人,此番北来是为了……”

    “好了,不用说了,”百草生香一摆手,笑着话,“原本只是试探,没想到,你们还真是中土的人……好大的胆子!”

    李永生和公孙未明都不知道,到底是哪里露了马脚,要说只是因为长得俊俏,被人现……这尼玛也太扯了不是?

    不过,还是李永生拿得住,“大小姐,你这么侮辱银月家族,可不要怪我们……”

    “呵呵,”百草生香又是一声轻笑,“两位真人遮掩得很是辛苦啊。”

    原来是修为被看破了,李永生和公孙未明总算知道,栽在了哪里。

    其实他俩遮蔽修为的能力,还是相当高的,真人以下,基本上没可能看得穿,但是再一想,这是百草家族的三支,身为执掌肯定有点不同寻常的底牌,那么……被看穿似乎也正常。

    李永生干咳一声,杀气腾腾地话,“看透不要说破,你这么说破了,考虑过后果没有?”

    这杀气不是装出来的,他已经打算翻脸了,刚才大家相互试探的过程中,玩笑的意思居多,但是真的被人看破,他不介意将在场所有的百草族人斩杀。

    百草生香却是看他一眼,宜喜宜嗔,“我都要被你掳走了,还能有什么后果?”

    “咳咳,”公孙未明干咳两声,“大小姐,严肃点,跟你谈国家大事呢。”

    百草生香眼波流转,哪怕有面纱遮蔽,也挡不住那无限的风情,“你俩都想带我走,我该跟谁走呢?要不……你俩先做一场?”

    “真是个妖精,”公孙未明叹口气,“李大师,怎么办?”

    自打来了柔然北部,大家相互之间,就不称呼姓名了,为的就是怕人知道根脚。

    现在他直接称呼李大师了,也就是做好了翻脸一击的准备。

    李永生却是怪怪地看百草生香一眼,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觉得我俩,谁更英俊一点?”

    “你更英俊,”百草生香毫不犹豫地回答,“他的话,确实有点娘炮了……就是你说那样。”

    李永生一抬手,挠一挠头,他这个问题,看起来是争风吃醋,其实不那么简单的。

    但是很明显,对方没有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那就是说,人家没有挑唆己方争斗的意思——当然,这可能是在下注,但这是在两个中土人身上下注。

    再想一想这女人此前的话语,他心里生出了一种明悟:遇到带路党了。

    这并不稀奇,虽然柔然跟中土斗得很厉害,但是事实上,柔然人心慕中土文明,是不争的事实——很多人之所以痛恨中土,只是知道自己无法融入其中。

    而百草家族跟中土,本来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要不然也不会被贬斥到北柔然了。

    至于百草家族曾经帮着柔然,抵抗中土的进攻,还给中土人造成了巨大的杀伤,这实在是太正常了——国战的时候,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李永生终于收回了玩闹的心思,正色话,“带走一说,不过是玩笑罢了,我们一行人北上,有自己的事情,大小姐莫要再玩闹了。”

    见他好好说话,百草生香也不便继续开玩笑了,“如果我猜得不差,你们应该是中土那一支真人队伍,如此藏头藏脑地北上,是需要柔然人配合吧?”

    她说得如此肯定,根本不给人反驳的机会。

    公孙未明的嘴巴动一动,却又怕自己说错话,索性是等李永生话了。

    藏头藏脑?这个词用得好,李永生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果然了不起,是不是柔然第一美女,这不好说,但她的智商,在柔然女人中绝对数一数二。

    当然,他也没太大压力——了不得就是翻脸而已,所以他笑着点点头,“我们的来意,你不是都猜到了?”

    这话说得很轻松,但是现场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这次,他可是真的承认了。

    百草生香沉吟一下,又拈起一个小茶杯,掀开面纱一角,轻啜一口,然后将茶杯放回茶盘中,又微微一摆手。

    那名侍女紧走几步,又上来冲了一壶茶,将剩余茶杯里凉了的茶水倒掉,重新为他们斟满。

    公孙未明散漫地站在那里,但他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以出手。

    百草生香一摆手,那侍女退下,她又喝了一杯茶之后,才出声话,“我可以帮助你们,但是我有条件……你们怎么杀伊万人,我不管,但是柔然这一边,我希望你们杀我指定的对象。”

    嗤,公孙未明不屑地轻哼一声,指定对象……你以为你是谁?

    李永生却听出了对方的诚意,不得不承认,百草生香是个绝顶聪慧的女子。

    能猜出他们中土人的身份,已经相当了不得了,但是同时,她还能猜到他们此来,是要挑动柔然和伊万的怒火——这聪慧程度,绝对不输于呼延书生。

    “跟聪明人,不说糊涂话,”李永生干咳一声,“指定不用了,我觉得对天圣原下手,就很不错。”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所谓合作,利益交换才是王道,他这么说,固然要表示出自己不接受摆布,却也表现出了诚意。

    你百草家族不是不忿被逐出天圣原吗?我去帮你们出气好了。

    百草生香淡淡地看他一眼,“阁下在中土,名声一定很响吧?真的被称作李大师?”

    “我的名声一般,”李永生摇摇头,端起一杯茶喝掉,然后才一指旁边的公孙未明,“未明准证的名头,倒确实很响。”

    “未明准证?”百草生香斜睥公孙未明一眼,琢磨了一下方始话,“辽西公孙家的……四长老吗?”

    “我去,这你都能知道?”公孙未明听得吓了一跳,这可是在柔然北部,并不是南柔然。

    不过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名字,居然能让柔然第一美女记住,也是一份荣幸。

    百草生香端起一杯茶,冲公孙未明示意一下,一饮而尽,“敬四长老一杯。”

    李永生见她一直带领着谈话节奏,有点不高兴,“你可以规划一条从伊万进入柔然的道路,沿途的人,我也能帮你杀了。”

    我不但帮你杀天圣原的人,还可以帮你杀一些小卒子,你应该知足了。

    “呵呵,”百草生香只能苦笑一声,她早就预感到此人难缠,现在看来,还果真如此。

    对着聪明人,她当然也不会说糊涂话,“李大师之命,我自当遵从,但是我的意思是说……天圣原上,也并非人人都该死。”

    公孙未明冷哼一声,“对我公孙家来说……死的柔然人,才是好的柔然人。”

    百草生香白他一眼,也不着恼,“你刚才还说,想要带我回中土,现在就要杀我了?”

    公孙未明很豪迈地一摆手,“柔然女人例外,你们可以留给中土男人,柔然入中土劫掠时,也一直是这么干的。”

    百草生香也懒得跟这夯货叫真了,而是看向李永生,“李大师怎么说?”

    李永生能怎么说?对方的要求,他是能理解的——百草家在天圣原经营了那么久,肯定有交好的部族,百草生香想要保住那些人,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但是同时,这个要求,也令他有点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