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五十七章 谁赔偿谁
    春花脑子里正瞎盘算呢,听到对方的话,直接下意识地回答,“那已经打了,还要怎么样?”

    西阴山部族的司修,气得差一点喷出一口血来:尼玛……什么叫已经打了?

    然而,这还真是柔然国的惯例,因为争夺草场而发生的斗殴事件,每年都有,比中土人相邻村子争水还常见得多。

    摊上这种事,人死了也就死了,除非大家不肯干休,想要继续打下去。

    就像一开始百草家族收拾对方,又比如说对方追击反杀,都是力量悬殊的情况下,想要打服对手,等到真的打不下去的时候,眼前亏吃了也就吃了。

    这支部族是没法挑事了,但他们依旧不服气,说我们要找这些南方人算账,你们百草家族是不是也要拦着?

    春花虽然是女人,但是颇有些担当,马上回答,“少跟我们说这些,知道此处是我百草家的草场,你们还敢撒野,这笔账我还要跟你们好好算一算!”

    对方也火了,“我们并不知道,这里的草场划给你们了,别以为只有你百草家有高阶司修,我家里也有!”

    这些口舌交锋是少不了的,不过也就是这样了,按照惯例,百草家族可以无视对方任何的赔偿要求——不服就再打。

    不过,对方终究死的人不少,百草家族稍微赔偿一点,算个心意,也是可以的。

    然而春花身为女人,却不是一般的强硬,直接抬手打出一支焰火,“我是不同意赔偿的,有本事,你们说服我家大小姐!”

    对方部落的人闻言,脸色却是有点难看,中阶司修黑着脸发问,“百草家族的大小姐……莫非你们是第三支?”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此人的脸色越发地难看……尼玛,竟然是百草第三支。

    草原上打着百草家族旗号的人,多了去啦,得到大家公认的,一共是七支。

    这七支里面,第二、第三、第五支,是最为强大的,三支的执掌身患重病,不能视事,所以大小姐代为执掌。

    除了他们三个分支,其他四支不值得一提,第六支甚至都绝后了,也就是长支顶着百草嫡传的名头,大家多少还要给点面子。

    这边听说惹的是百草第三支,心里也是暗暗叫苦,第三支在百草生香执掌之后,虽然比第二和第五支差了一点,但也算实力雄厚。

    你说你们堂堂的百草第三支,要这么贫瘠的草场做什么,这不是坑人吗?

    耳听得百草生香即将赶来,这边也不敢再多说了,而是抓紧时间,直接将目标转移到了李永生这一方身上,“这些南方人……百草家族也要保吗?”

    春花思索一下,看向李永生——她隐约感觉到了,这些人,是以此人为首的。

    她盯着对方英俊的面孔,缓缓地发话,“你们若是归附我百草家族,我们可以提供庇护……他们不敢动你们。”

    “没必要,”李永生一摆手,然后冲着对方勾一勾手指头,淡淡地发话,“想打架就来,只会卖嘴的,算不得好汉!”

    他的身后,又有四五十人,骑上了战马,懒洋洋地看着眼前一幕。

    这些人看起来修为不高,但是身上散发出的精悍之气,是个人就能感觉出来。

    西阴山下来的部落,眼力也不差,从对方的身上,他们能感觉到浓烈的杀气——对手中,大多数都是杀过人的!

    现在对方上马打算作战的,不超过八十人,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懒散模样,若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他们会表现得这么满不在乎吗?

    中阶司修不敢赌,因为他看得很清楚,在刚才短暂的交锋中,这拨人以少打多,杀死了己方十六名族人,伤了十多名,而对方只有一人受了轻伤。

    现在己方战力全出的话,尚有三百名精锐,但是对方这七八十人往前面一站,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必输的感觉?

    柔然汉子们不仅是暴躁易怒,他们见风使舵的本事也很高,中阶司修沉吟一下,淡淡地发话,“算了,看在百草生香大小姐的面子上,我们也不以多欺少,谈一谈赔偿吧。”

    “不想打?”李永生的眉头一扬,然后很无所谓地发话,“也行……你们打算怎么赔偿?”

    “我们赔偿?”中阶司修的眼珠子圆睁,差一点就要瞪出眼眶了,他怒不可遏地大叫,“你们杀死了我的族人!十六个!你不承认吗?”

    李永生很奇怪地看他一眼,然后微微颔首,“是呀,我承认这个,但是……我的人也受伤了,你们不该赔偿吗?”

    “你!你!你!”中阶司修手指着他,气得好悬没有喷出血来。

    他的手臂颤动了半天,才咬牙切齿地发话,“腰上擦破一点皮,也要赔偿?你睁开眼睛看一看,我的族人死了……被你们杀死了!十六个!”

    李永生又点点头,轻描淡写地回答,“我知道呀,死了就死了……怎么了?”

    “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中阶司修气得浑身发抖,一抬手就摘下了长枪,怒不可遏地大叫,“我的族人就白死了?”

    “是啊,白死了,”李永生再次点头,用很无所谓的口气回答,“你们两家打架,非要冲我们的营帐……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真是莫名其妙,”公孙未明也出声凑趣,他一脸的不屑,“我们还以为你们是伊万人的走狗,当然下手不留情面了。”

    这就是隐隐指出,刚才百草族人可是说了——拿对方当伊万人来对待。

    百草家族挑起的事,现在想坐山观虎斗?没门儿!

    然而,李永生表现得比他还强势,“敢找我们碴儿的,都已经死了,你现在想试一试吗?”

    西阴山部落的人,真的是快气炸肺了,但是看到对方一副咄咄逼人、有恃无恐的模样,还真的不敢发作——这帮人不但强悍,而且足够不讲理!

    在柔然,只有拳头大的人,才有资格不讲理。

    中阶司修的胸脯急速地起伏几下,最终还是强压着怒火发话,“我只问一句,你们这是……真的不打算赔偿了?”

    李永生的嘴角一撇,很轻蔑地发话,“我也问你一句,你们……不打算赔偿了?”

    “我赔偿你个xx!”中阶司修气得破口大骂。

    李永生的脸一沉,阴森森地发话,“有种你再说一遍?”

    劳资怕你个鸟毛!这中阶司修才待大声喊叫,猛地眉头一皱,侧头看向东方。

    一阵闷雷一般的声响,从远处传来,运足目力望去,极远处有尘头飞扬。

    不多时,百余匹战马奔驰而来,难得的是,都是一色的白色战马。

    马队中最显眼的,是中间的一群,那是异常神骏的白马。

    神骏白马上,端坐着九个女修,八匹战马在周边,最中间的白马上,是一名身着白衫,挂着白色面巾的女子。

    这做派,这气场,根本就不用说,大家就明白了,中间的白衣女子,定然是百草生香。

    不愧是柔然第一美女,活佛的未亡人,这气场实在太足了。

    就连公孙未明,都嘴巴微张,愕然地看着这一幕,嘴里轻声嘟囔着,“我去,看起来很高冷嘛,把这些坐骑弄回去,才不负我公孙家‘白马银枪’的名头……”

    百草生香到了,一应大事,当然就交给她来决断了。

    她并不上前问询,而是她身边的两名女修,上前打问之后,将事情汇报给她。

    了解清楚事情之后,她将李永生和那名中阶司修召到了跟前——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不是浪得虚名,她并没有认为,呼延家的司修,就是李永生这一行的话事人。

    修为很重要,但并不能代表一切。

    她的脸藏在白色的面纱之下,一串清婉而柔美的声音,从面纱后面传出——这非常难得,要知道,柔然人的发音方式,基本上是直着嗓子出气。

    再温润的女子,用柔然话念情诗,也像是在骂大街。

    而她说话,就像是江南女子一般,哪怕是在吵架,听起来也像是在打情骂俏。

    就连上界的观风使,心里也忍不住感叹一句:这女人真的有一套。

    然而,百草生香岂止有一套?

    她很明确地表示,我们接手这一片草场,是有原因的,有点匆忙,你们不知道,可以理解,但是不该在我们表明身份之后,还箭射我的族人。

    所以,双方的损失,各自认了好了,你们十日内撤出草场,我们赔偿你们肥牛十只,羊五十只,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西阴山的部族,很明显不想接受这个条件,加上族里被杀的人,他们损失了二十几个人,区区的十只肥牛,五十只羊做赔偿,太划不来了。

    不过,百草生香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她很干脆地发话,“若是你们还不满足,那就不要离开了,黄金家族那里,我们自会去说!”

    就算下最后通牒,她的声音都异常地轻柔甜美。

    西阴山的部族,不敢再说什么了。

    然后,她又侧头看向李永生,“你们族中,伤了一人,其实也算万幸了,毕竟你们杀了十六人,你还在我的草场放牧,此事就此作罢……你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