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好勇斗狠
    追击百草一族的人里,一共有四个司修。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其中一个中阶司修带着七八十人,冲击李永生一行人的营帐。

    对方虽然精壮也不少,但是这些追兵没这些人看到眼里他们自信,己方的战力,肯定要高过普通牧民。

    李永生一方见到对方冲着己方冲来,感觉很是莫名其妙,你们两方打仗,居然会来招惹第三方,难道嫌败得不够快吗?

    四五十人火速上马,就迎了上去,唿延家的司修有点心眼,大喊了一声,“百草一族的,来犯者可是伊万人的劫掠队伍?”

    “不是!”有一名司修高声回答,但是另一名司修却是大喊,“就当他们是伊万人好了,私自放牧,还敢追杀我百草家!”

    追兵一听这话,才知道己方这是冲动了,不过带头的司修厉喝一声,“莫要被骗了,他们是在玩心眼,跟我杀啊!”

    事实上,他想的是,反正己方跟百草一族对上了,哪怕对手真的是第三方,这种事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倒不如狠杀一场。

    不过下一刻,他就后悔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这帮人比百草一族还要难惹得多。

    迎上来的人,只有区区四十多人,但就是这四十多人,跟他们对撞一下之后,那边无一损伤,这边却是落马了二十多人。

    这司修对的是一个中阶制修,双方都使枪,他以为自己一枪就能将对方挑下马。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两枪相交,他雄浑的力量,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引偏,紧接着,他就看到对方的大枪,直奔自己胸口而来。

    他努力一扭身子,极力避开了这一枪他不信对方能破了自己的防,但还是小心点的好,而且,就算不能破防,将他击落到马下,面上也不好看。

    躲过这一枪,他才要出手反击,哪曾想对方手腕一抖,大枪横扫,直接将他从马上打得飞了起来。

    枪术高手!这司修身体尚在空中,就已经反应过来了。

    双方差着整整一个大境界,对方竟然能打飞他,这是绝对的高手,可以越阶败敌的。

    他人在空中,却是不慌不忙,手上大枪一拍地面,靠着弹力再次飞起,转身冲着对方又扑了过去,“好枪法,再来……混蛋!”

    他入目的,是对方的大枪,挑穿了一个年轻族人的胸膛,他只看得睚眦欲裂。

    年轻英俊的制修斜睥他一眼,眼里是冷冷的寒芒,没有一丝的感情。

    此人枪尖一甩,将枪头上的尸体,甩向了司修,然后再次抖手一枪扎去,似急实缓,竟然令人生出避无可避的感觉。

    这司修顿时大骇,再也顾不得想那么多,手中的长枪一挑,硬生生将砸向自己的族人尸体,扫到了对方的枪杆上,荡开了对方的枪头。

    只这么一招,他就吓得魂飞魄散,忍不住大喊一声,“我们来自西阴山,你们是要跟黄金家族为敌吗?”

    公孙未明面无表情地发话,“哼,我还来自玉佛寺呢。”

    一边说,他的长枪又一转,斗大的枪花,扎向了对手。

    “住手!”这司修没命地向后退去,“百草一族……真的打算跟黄金家族不死不休吗?”

    春花听到这话,也忍不住高喊一声,“住手,大家退后,对方若是追击,杀无赦!”

    百草家族的规矩,还是很严的,众人闻言,逐渐脱离了战斗。

    那没命窜逃的司修这才发现,自己背心,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双方就此罢战,略略交涉一番,才搞明白了双方冲突的原因。

    原来这是百草家族巡视草场时,又发现了一处擅自在自家草场放牧的部落,于是上前驱赶你们若是不肯归附,就赶紧滚蛋。

    但是这个部落挺不含煳的,说我们从来没听说过,这里是有主之地,你百草家族名头响亮,可我们是从西阴山上下来的,你动动我们试一试?

    西阴山在柔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西阴山芦花河源头,正是黄金家族起源的地方,就在此处,黄金家族三兄弟,收复了四神将,七兄弟联手,不住吞并其他部落,将柔然国发展成为力压中土,吊打伊万和新月的大国。

    这辉煌只是昙花一现,不过二十来年光景,但却是柔然人心中永远的骄傲。

    黄金家族也因此,成为了柔然人公认的第一家族,虽然对于外国而言,银月家族似乎血统更尊贵,但是在柔然国内,黄金家族的影响力更大。

    百草一族也是名列四大家族,但他们只是令人尊重,黄金家族,却是能激发起柔然人的热血。

    到了后来,黄金家族已经不再在西阴山发展,但那里是黄金家族的祖地,能居留在那里的部落,都跟黄金家族有莫大的渊源。

    这一支部族也是如此,他们是四神将的后人,来到这无主的草场放牧,怎么可能接受百草一族的欺侮?

    但是百草家族心里正不爽呢,于是反唇相讥,你来自西阴山关我们屁事,你们只需要给我们一个答案滚还是不滚?

    这支部族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恼了,一箭将百草家族一名族人射伤。

    百草家族严格来说是第三支,他们勃然大怒,心说你们这以老幼为主的部落,也敢冲我百草家族下手了?这毛病还能惯?

    于是他们的神箭手也出手了,一箭射穿了少年的喉咙想找死?成全你!

    接下来,事情就发展到不可开交了,对方威胁说,这事没完,结果百草家族的人心一横:不过是几百老幼,全部抓了!

    哪曾想,这部族里是有青壮的!

    这是百草家族的人想得少了,任何缺少青壮的部族,根本就不敢在这个地方放牧三不管地带,又毗邻伊万,胆子小一点的,谁敢来?

    这族里的青壮,是发现了一个大的野马群,分出五百人,去追踪野马群了。

    柔然人的规矩,是老幼和女人干家务活,男人干危险活,捕捉野马群这种事,需要精壮出马。

    按说捕捉野马群,也用不到多少精壮,两三百人足够了,但是这里……不是距离伊万很近吗?

    为了防止伊万人抢夺,也为了捕捉更多的野马,他们部族里的精壮,几乎全部出动。

    就在百草族人撕下脸皮,铁血整肃自家草场秩序的时候,捕捉野马群的队伍回来了。

    接下来的事,也就不用再说了,百草家族百人的巡查队伍,被杀得屁滚尿流,剩下八十人左右的骑兵,狼狈而逃。

    这种事情,在草原上实在太常见了,基本上就是那种“你瞅啥”“瞅你咋地”的口头恩怨,都能衍化为大规模的部族冲突。

    而对方部族之所以穷追不舍,无非也是想多捉几个百草部族的人,煞一煞百草族人的威风。

    这种国内的械斗,以占上风为主,虽然不禁杀戮,但也不是以杀死对方为主要目的。

    双方一边交涉,一边盘点自家的损失,然后……西阴山下来的部族就欲哭无泪了。

    没法不哭啊,他们追来的人几近于四百,丢了十八条性命在这里,伤者七十多人。

    受伤的也就不用说了,干架嘛,谁能不受伤?关键是死了十八个啊。

    这十八个人里,被百草家族杀死的,只有两个,其他人都是被李永生的人杀死的。

    而百草家族也付出了一条人命。

    西阴山部族不答应了,这尼玛……你们下手太狠了,都是柔然人,无非是一点小小的冲突,有这么杀人的吗?

    百草家族第三支也有点傻眼,这些南方人,出手咋能这么狠?

    这是同胞啊,打败他们就行了,你们怎么能奔着杀人去呢?

    西阴山部族里,尤其对公孙未明不满,这个小制修,不但挡住了我们的司修,手段残忍地杀害了我们的族人,还以族人的尸身,攻击我们。

    柔然国没有侮辱尸体罪,但是从情感上来说,他们有点接受不了。

    从理智上讲,他们更接受不了这货太妖孽了,中阶制修挡住了中阶司修,还杀死一人,这样的人一旦成长起来,别人还有活路吗?

    春花是有意偏袒公孙未明的,心说不愧是我看好的、想要选给大小姐的人,不过这厮,似乎有点不识抬举啊,于是她表示这是南方来人,我们管不到,还是你们自己说吧。

    公孙未明是个跳脱性子,按说会跳出来卖弄嘴皮子,不过他最近觉得,自己的眼光似乎有点不足,大局面上不如李永生……甚至可能不如唿延书生。

    于是他扭头看向了李永生。

    李永生策马上前,一脸惊讶地看着春花,慢吞吞地发话,“这个……他们不是伊万人的走狗?”

    西阴山部族领头的,是一个中阶司修,他闻言好悬掉下马去,怒不可遏地发话,“劳资跟伊万人干仗的时候,你还吃奶呢!”

    李永生很无辜地眨巴一下眼睛,“但是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吧?”

    西阴山部族的司修气得直跳脚,“相骂无好口,你还真的当真了?”

    “那还有下一句呢,”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相打无好手……对吧?”

    这司修闻言,差点气炸了肺,于是看向了春花,看她怎么说。

    然而,此刻的春花,正呆呆地看着李永生,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厮……似乎更英俊些?

    (更新到,今天的月票有点少呀,谁还有保底月票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