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百草生香
    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北极宫的柳麒柳真人,当然,他现在是高阶制修。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公孙未明听到这一句话,才反应过来,忍不住低声复述一遍,“百草生香?”

    这个名字,近些年来在柔然特别响亮,据说是柔然第一美女。

    据说她的容貌,能令百花失色,这些花争艳争不过,于是就努力释放芳香。

    也有人说,她的美艳能令小草都心动,小草知道配不上她,所以在她经过的路上,会释放出香气,希冀能引得她回眸或者驻足,所以大家称她为百草生香。

    公孙未明对柔然,算是了解比较多的,也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他真没把“令百草生香”和百草家族,联系到一起。

    没办法,小国就是这种待遇,中国人能知道俄罗斯总统叫什么,更知道美国总统是谁,但是……谁能知道老挝第一美女是谁?

    柳麒在这方面,了解得更多一点,才能第一时间说出来。

    不过既然提起这个名字,公孙未明也不是一无所知,事实上,他能记住这女人,是因为另一桩大事百草生香是巴布活佛的妻子。

    这巴布活佛,是正经的红衣派佛修的活佛,不是那些野路子活佛。

    他在七岁时,被红衣佛修鉴定为是活佛转世。

    他在十三岁时,见到了十八岁的百草生香,就认定这是自己今生的妻子不开玩笑,柔然的佛修不但可以娶妻,还可以纳妾,活佛自然也可以。

    不过这个巴布活佛有点坑,他在十七岁上的时候死了,尚未跟妻子圆房没错,活佛十七岁就死了,大家都说他实在太聪慧过人,被上界的佛修收走了。

    这种不清不楚的事儿,没人说得清楚,但是不少人都说,百草生香命里克夫,是她把活佛给克死了。

    现在,下一任巴布活佛也转世十年了,而百草生香的传闻,也逐渐地淡去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身为上一任活佛的未亡人,一般人是不敢打她主意的。

    尤其是,她还有一个克夫的名声,这一任活佛根本就不搭理她。

    本来嘛,活佛转世,很多上一世的因果都不会认虽然按道理来说,是同一人的轮回或者转世,但是每一任的因果都不相同,甚至可能是截然相反。

    总而言之,昔日的柔然第一美女百草生香,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依旧是小姑独处在她之后,也没听说,柔然还有其他的第一美女的说法,所以她的传说,至今没人打破。

    春花见公孙未明终于醒悟,忍不住嫣然一笑,“当然是她,莫非还有第二个百草生香?”

    这个倒是可以见一见,公孙未明忍不住怦然心动,至于说对方已经三十多岁了,他完全不在意,四长老别看长得年轻英俊,其实是奔五张了。

    他想的是,若是能夺了这柔然第一美女的红丸,睡了活佛的遗孀,该是多么地拉风?

    于是他侧头看向李永生我应该答应呢?还是应该答应呢?

    李永生根本不摸头脑:这百草生香……到底是什么梗啊?

    不过看到公孙未明跃跃欲试的样子,他轻咳一声,“先练习你的枪术。”

    春花娇笑一声,抛一个媚眼,“练习枪术,却也不着急在此刻。”

    这话明显是有歧义,但是公孙未明虽然心里火急火燎,却知道李永生要谋划对策,只能捡起木枪,再次有板有眼地操练了起来。

    李永生却是趁人不注意,悄悄地扯了柳麒,到一边发问。

    柳经师对此人,是相当熟悉,多亏了他是北极宫的人,多次在柔然边境不远处讲经,对这个柔然北部的美女,竟然知道不少。

    原来百草一族第三支里,目前就是大小姐百草生香在执掌。

    三支的执掌,百草生香的老爹,七八年前就卧病在床,而她的长兄串通第五支,意图谋夺执掌之位,被发现之后,三支族老废掉了他的修为,将其幽禁了起来。

    事实上,柔然国讲的是实力至上,被废了修为,整个人也完蛋了。

    百草生香在族老的支持下,目前暂时执掌第三支。

    在柔然国,女人的地位很低,不管是娘家还是夫家,都是如此,但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修为也高,可以视为族中的男子。

    当然,据说她也仅仅是高阶司修,不过在族里,除了两名真人修为的族老,她的修为足可以压服整个三支。

    听柳麒这么一说,李永生也明白了,为什么春花的嘴里,说的是大小姐拔头筹了。

    很显然,这百草生香嫁不出去,总要弄几个面首玩一玩,要不这辈子难免有遗憾。

    倒是柳麒面色有点古怪,“我还真没想到,百草生香如此荒、淫无度。”

    李永生很无语地看他一眼,你这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只要公孙未明不在乎,她是否荒、淫,跟咱们有啥关系?

    于是他就去问未明准证:你真的有兴趣去见那个百草生香?

    公孙未明自打知道这个消息,满脑门子都是怎么才能做成这件事,左一个夺红丸,右一个为国争光,很是有点跃跃欲试。

    但是当他听说,那个柔然第一美女,可能早就很荒、淫无度了,他顿时变得兴趣缺缺,“算了,我也没兴趣,一会儿回绝了她。”

    “咦?”李永生奇怪了,“我见你在博灵郡和会稽郡,狎妓也玩得很开心嘛。”

    “狎妓是我出钱,跟别人狎我能一样吗?”公孙未明翻个白眼,意兴索然地回答,“而且这女人,未必就有那么漂亮,既然是红丸没了,我可没兴趣闻她身上的骚臭味。”

    柔然处于内陆,虽然有些湖泊河流,但是牧民们逐水草而居,大多时候处于缺水状态,大部分的柔然人,并不习惯洗澡,女人也是一样。

    丁经主在穿柔然女人衣服之前,竟然洗了五遍之多,这固然跟她有洁癖有关,但是也可以想像一下,这些人有多么不讲卫生。

    公孙未明没了兴趣,李永生当然也不会强迫他,这原本就不在计划内,能多探听点消息固然好,探听不到也不打紧。

    春花听到公孙未明的拒绝,是一脸的惊讶,“你,你竟然……拒绝了我的好意?”

    公孙未明一本正经地回答,“我是跟随活佛练童子功的,十八岁前不能破身。”

    春花听到活佛二字,也不好过分纠缠,只是眼珠一转,“哪个活佛?”

    “一个小活佛,”公孙未明满嘴跑马车,“说了你也不知道。”

    春花却是不疑有他,说实话,柔然的活佛有点多,公认的大活佛有三个,小活佛就多了去啦,有一家小寺庙,就敢称活佛没寺庙的都敢称。

    但是春花依旧很失望,不住地告诫公孙未明你会后悔的,你真的会后悔的。

    公孙未明不为所动,说我不听活佛师傅的话,才会后悔。

    春花盯着他看了好一阵,目光复杂,仿佛忍不住动手一般。

    良久,她扫视一眼四周,长叹一声,大声吩咐族人,“好了,拔营……跟我回去!”

    他们的营寨,距离这里有一百多里。

    一名司修却还舍不得走,也不知道是不是惦记着美酒,他大声发话,“咱们在这里,也可以设置个小营,正好跟这些南方人相互倚仗。”

    “族里的事,轮不到你做主!”春花大声呵斥他,柔然女人的地位虽然低,但是她修为高不是?“还不快点收拾?”

    就在此刻,西边尘头大起,众人齐齐地望去。

    却是七八十名骑士在没命地飞逃,身后追着足有三四百的追兵。

    见到前方有人,逃命的骑士一抬手,打出了一团求救焰火。

    “是咱们的人,”春花眼睛一眯,抬脚向坐骑跑去,嘴里大喊,“弟兄们……杀敌!”

    此刻已经整装妥当的百草族人,有一百出头,见状毫不犹豫地打马冲了上去。

    逃跑的百草族人见状,纷纷勒住了战马,转身迎战敌人。

    这样一来,差不多就有近两百人,接战对方三四百人。

    百草族人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强的,以一敌二,竟然战了一个不上不下。

    追兵们一看战事胶着,也有点恼火,勐地看到前方不远,还有大片的营帐和牛羊,于是眼睛一亮,大喊一声,“去烧了他们的帐篷,抢了他们的牛羊!”

    这不止是嘴上说说吓唬人,攻敌必救,是最简单的战法,只要能抓住对方的软肋,令其分心,大家就能拼个半斤八两,甚至可能有所斩获。

    虽然攻击对方的非战斗人员,有点无耻。

    看到对手分出七八十人,冲着南方人的营寨扑了过去,春花的眼睛就是一瞪,“混蛋,竟敢用这种卑鄙手段……准备列军阵!”

    “等等,”秋月及时出声了,“何不让他们试探一下,南方人的手段?正好借此机会,看一看这些南方人值得不值得笼络。”

    春花想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一开始她认为,己方的恩怨,令旁人受了牵连,她不能坐视这是柔然顶级家族的担当。

    但是经秋月提醒,她才意识到,这些人也是在三支的草场放牧的哪怕三支很不想要这个草场。

    那么,试探一下这些人的战力,倒也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