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五十三章 百草往事
    公孙未明是多骄傲的一个人,哪里忍受得了一个中阶司修的呼来喝去?

    他眼皮一翻,不屑地冷哼一声,“滚!劳资不打女人。”

    他说的不是柔然话,而是乌桓语,不过两者相差不大,柔然这里,虽然柔然话是官方语言,但是乱七八糟的人太多,用中土国的眼光来看,也就是柔然南部的方言罢了。

    “混蛋!”壮硕的秋月眼睛一瞪,双腿一夹胯下的骏马,就要冲过来。

    李永生这边则是有数十人抽出了腰刀,公孙未明更是一弯腰,捡起了一根木制的长矛,随手一抖,冷冷地看着对方。

    “且慢!”百草家族后来的初阶司修大喊一声,“有话好说!”

    他已经看出来了,对方这帮人,是真有动手的心思,柔然人整天面对各种打斗,对方是虚张声势,还是打算硬拼,一目了然。

    然后他冲着呼延家的司修一拱手,“这里已经是我百草家族的草场,你们来此放牧,需要经过我家的允许,你们是南部人,若是肯归附我百草家族,就只管放牧好了。”

    他也是看到了,对方全是彪悍的战士,强行压制要付出不少代价,不如将他们招揽下来。

    然而,回答他的,并不是呼延家的司修,而是另一个制修,“这里是尊贵的百草家族的草场?莫要开玩笑,你们的草场不是该在水草肥美的天圣原吗?”

    呼延书生也会一点柔然语,此前他压制修为不想说话,这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了。

    “那是过去的事了,”最早跟他们发生冲突的司修淡淡地发话,“南方人,你们若是不肯归附,要献上你们三成的牛羊,仁慈的百草家族,就允许你们在这里放牧。”

    呼延家的司修终于出声了,“如果不呢?”

    “那你们就是找死了!”这名司修勃然大怒。

    “好了!”那名壮硕的中阶司修秋月,大喝了一声,“不要随便动手,百草家族的荣誉,是欺负弱小吗?”

    她是百草家族在场修为最高的人,这么一喊,别人还真不能动手了。

    呼延家的司修,也承袭了呼延书生的的机敏,于是轻笑一声,“我们未必弱小,不过,既然不打算打架,就可以坐下谈一谈……我们带了中土来的美酒,想喝吗?”

    喝酒?这可是柔然人最喜欢的,两杯下肚,不共戴天的仇人,也能变成好朋友。

    这时才刚过正午,不过柔然人喝酒,是不分时间的。

    尤其是午后,就是正经喝酒的时候了,可以一直喝到次日天亮。

    遗憾的是,李永生这一方,陪着喝酒的就是十来个人,没办法,不是所有人都会柔然话的。

    百草家族的人,对此很不满意,认为这不是朋友之道。

    鬼才跟你们是朋友呢,李永生心里暗哼,但他还是笑着表示,“南方战事紧,我们族人习惯了警醒,听说北方也不是很太平?”

    “南方那也能叫战事?”百草家族的司修不屑地哼一声,“伊万人比中土人残忍一万倍!”

    “是吗?”公孙未明也冷哼一声,心里却是在嘀咕,李大师说得果然不错,畏威而不怀德,就是这些家伙了,看来此后中土人,还得对柔然人更狠一点。

    那女司修秋月,对他却是很感兴趣的样子,闻言哈哈一笑,露出了一口的黄牙,“你若是不信,跟我去个水草肥美的地方,见识一下伊万人。”

    公孙未明不理她,但是呼延书生的眉头却是一皱,“是吗,伊万人又越境了?”

    “这谁知道,”秋月摇摇头,她对别人的问题,并不感兴趣,“又快到秋天了,伊万人要来,也很快了。”

    原来这柔然,跟中土国面临同样的问题,近些年,伊万人时常南下劫掠。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伊万国尚在柔然北边,地方苦寒无比,等到秋天,草原上牛马膘肥体壮之际,时常会结伴南下劫掠。

    春夏时分,正是牛羊上膘的时候,他们不会来,到了冬天,他们也不会来,伊万国的冬天实在太可怕了,哈气成冰,撒泡尿都能冻成冰柱,这绝对不是吹的。

    李永生他们听得却是一喜,原来这时候,真的是伊万人劫掠的季节?

    大家一边喝一边吹牛,很快地,柔然人就喝得二麻二麻的了,有人大声咒骂,说近几十年,柔然人真是不复昔日的血性了,不但被伊万人按住欺负,还让中土人冲进来肆虐。

    要知道,当年的柔然人,可是敢冲进伊万国劫掠的。

    李永生觉得他们是在吹牛,伊万人真不是好惹的,那些家伙野蛮而且血腥,根本就没脑子,柔然人敢进伊万劫掠,伊万人绝对反杀回来教他们做人。

    当然,柔然也有悍不畏死或者没脑子的家伙,进伊万劫掠也不是不可能,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事绝对不多。

    而现在,却成了他们夸赞当年武功的例子。

    呼延书生哼一声,“子孙不争气,令先人蒙羞!”

    对方的司修闻言,勃然大怒,眼睛一瞪,“你说什么?”

    柔然人虽然不像中土一般尊重先人,但也是以先祖为荣耀的,呼延书生又说他们不争气,绝对是戳到了柔然汉子们的痛处。

    李永生却是明白了呼延书生的意思,也是冷冷一哼,“我们说得有错吗?这番耻辱,大家必须牢记在心头,只会在柔然人内部逞英雄的,那不是好汉。”

    一干百草家族的人热血上头,正摩拳擦掌地要动手干仗,听到这番话,有若一瓢凉水浇到了头上,大家都泄了气。

    只有那司修还恼怒不已,虽然不能动手了,他也要反唇相讥,“当然要记住耻辱,被中土人赶到这里来,也不见你们拿刀抵挡!”

    “好了,喝酒就喝酒,少说两句吧,”秋月出声阻止他,然后又看李永生一眼,“这小哥长得也算俊俏。”

    你才知道啊?李永生暗暗腹诽一句,我当你只看到公孙未明了呢。

    下一刻,公孙未明就发话了,他斜睥着对方的司修,“别指桑骂槐的,带种的,咱们现在就去伊万国劫掠一番,不知道你敢是不敢?”

    他也反应过来了,呼延书生和李永生,是在激将对方呢。

    冒充柔然人前往伊万劫掠,何若怂恿正牌的柔然人前往?

    不成想,他的话刚说完,就见到李永生和呼延书生齐齐看他一眼。

    他心里忍不住咯噔一下:怎么,我又说错了什么?

    “我怕个卵蛋,”那司修将手里的解手小刀往烤羊腿上一插,油腻腻的大手一拍大腿,大声嚷嚷了起来,“现在就走?”

    这明显是话赶话,一时气血上头,当不得真的,旁边也有人拉住了他。

    这司修兀自不肯干休,旁人只得劝他说,明天酒醒之后,咱们再好好商议一番,去伊万国劫掠,可是个大事,不能冲动。

    见大家都如此说,他也只能悻悻地坐下,然后又瞪公孙未明一眼,冷哼一声。

    公孙未明正琢磨,自己哪里办错了,惹得李永生用那种眼光看人,所以也懒得跟此人计较。

    不过接下来,呼延书生的话,令他有所感悟,“百草家族也是柔然顶级家族,为何不去南边,跟中土人作战,反倒要守着这贫瘠之地?”

    这话问得实在有点打脸,然而,大家都喝了不少,就当随便闲聊了。

    另一名司修闻言,长叹一声,“嗐,别提了,还不是我百草一族跟中土人有旧?”

    原来这百草家族,是柔然国顶级家族里,跟中土最亲近的。

    事实上,这件事就连中土都有不少人知道,公孙未明听到这里,依稀明白了一点。

    百草一族的得名,来自于他们对草药的了解,是柔然最懂得治病的家族。

    传言说,他们的祖上曾经尝尽百草,才有神奇的医术。

    但是明白内里的人也不少,他们清楚,这一族的治疗手段,是学自于中土人,更有人说,百草一族的先祖,是在中土政争失败,才北上大漠,成为了化外蛮夷。

    总之,这一族在柔然,相当受人敬仰,他们不仅仅能为人治病,还能为牛马治病通过简单的草药配比,就能挽救牛马的性命,甚至对付瘟疫,都有相当的手段。

    对柔然人来说,牛马和羊群就是他们全部的财富,一旦出问题,他们会活活地饿死,所以百草一族在柔然的地位,相当超然。

    不过,随着这一族在草原上开枝散叶,很多治疗手段也被人学了去,而这一族在后来,也没出了什么惊才绝艳的人物,就慢慢地不再被人提及。

    可就算如此,草原上行医的郎中,在自夸的时候,十有也要自称是“百草传人”,而很多疑难病症,还是需要百草一族来帮着诊治。

    别看眼下这帮百草族人,对中土怨气冲天,但那只是表示他们的站队,其实这一族对中土的印象,从来都不错,还有很多族人悄悄地潜入中土,学习医术。

    而他们对中土的态度,让柔然人很不满意,所以在三十年前,柔然国王宣布,迁百草一族至柔然北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