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五十二章 百草家族(三更求保底月票)
    这一块地界,原本就有几户零散的牧民,见到来了十几户人家,大家简单地打个招呼,就各自忙各自的。

    按说柔然人之间,就算是陌生人相处,是很热情的,不过大家选择放牧的地方,属于三不管地带,不归任何一个部落,在地球界,这算是各个势力影响不到的灰色地带。

    或者说是城乡结合部也行,这种谁也管不到的地方,没有秩序可言。

    而且,此处距离伊万国也很近,偶尔有伊万人过来打秋风,实在是充满了变数。

    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二天,就跟一户牧民发生了冲突。

    原因很简单,是那家牧民不许他们在自家附近放牧。

    这一户牧民家人口不少,一个老太太,带着七个儿子,而她的儿子也都成家了,生了大大小小十九个孙子,还有十二个孙女。

    这一家在附近,一直很蛮横。

    不过还是被三个操着柔然话的中土人,打了一个头破血流。

    第二天,这户人家就搬来了救兵,足足有两百余人。

    他们要求对方滚出这一片草场,并且要求对方献上十头牛,一百只羊做为赔偿。

    这场面看起来相当气势汹汹,不过被威胁的一干人,虽然是冒牌的柔然人,但并不是没脑子的这么贫瘠的草场,都要看在眼里,那你们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势力。

    那么,接着打就是了,中土人冲出三十多人来,将这两百多人都打跑了,还抢下了三十多头牛和二十几匹马,以及三百多只羊。

    抢了这些东西之后,中土人拔营,赶着牛羊往北方走去,走了五十里才停下来。

    他们停留的地方,依旧是很贫瘠的草场,而且距离伊万国更近了。

    然而,才停下来第二天,又有一队柔然人跑了过来,这次只有五十人,但是其中有十名军人,是柔然边军的一支小队。

    上来交涉的,是一名初阶司修,他表示说,自己是百草家族的人,你们现在所处的草场,是属于百草家族的,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是归顺百草家族,一个就是滚出草场。

    前文说过,百草家族在柔然,地位相当尊贵,血统仅次于银月家族和白牛家族,比黄金家族还要高一点。

    这片草场属于百草家族,还真的是很有可能,这个家族在柔然的潜势力相当大。

    不过中土这边的人,大部分都是柔然问题专家,根本不在乎这样的恐吓。

    西疆呼延家的一名中阶司修,甚至直接掣出弯刀来,冷笑着发话百草家族啊,我们若是将你卖给伊万国,能得不少钱吧?

    这话不是恐吓,而是真有这种可能,柔然虽然是国家,但是奴隶制的部落体系,对于国家,没有多少忠诚可言,他们更忠于自己的族群。

    当然,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被边军听到,有点无法接受,于是边军上来打问,你们是从哪儿来的,不是我们北方人吧?

    中阶司修告诉对方,我们是南边来的,虽然这个时候,不该来这里,但是南边边界不靖,中土人折腾得很凶,我们就跑到这里来了。

    边军并没有生出疑心,南边中土人折腾得很厉害,已经传到了北边,是大家都知道的。

    必须要指出的是,柔然国没什么路引的说法,管理粗放得很。

    游牧民族嘛,到处乱跑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没人能想到,中土的奸细能成群跑到柔然的北方边境来,这在以往的历史上,根本没有过。

    南边的牧民,跑到北方的不少,但是能跑到这么北的,还真的不多。

    正是因为如此,李永生他们虽然来历成谜,没有人能证明他们的身份,但是也没人能指证他们身份有问题。

    不过,边军见到这帮人不服管理,少不得将他们围了起来,纷纷掣出了刀枪需要我们帮你们认清现实吗?

    李永生这一方,根本不怕这些小队,其实在他们当中,想找出百余名制修都难,大部分现身的人,都是将修为压制到了制修的层面上。

    所以七八名汉子直接也将刀掣了出来:来,麻烦你们帮我认清一下现实。

    剩余的人,则是不动声色地将百草家族围了起来一旦动手,你们就都别想走了。

    这种情况,在柔然也不少见,尤其是那些偏僻贫瘠的草场,素不相识的牧民们之间,固然能一起喝酒载歌载舞,一旦翻脸,大打出手也很有可能。

    柔然部落中,很多本族的奴隶,就是这么来的。

    他们的反应,大出对方的意料,边军小队倒是不怕这些人不管怎么说,他们是在册的军人,对方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把他们擒下做奴隶。

    事实上,这一队负责巡查的小队,身上还带有示警焰火,一旦放出焰火求助,这些人想跑都难除非他们能放弃这么多牛羊马匹。

    边军们甚至连迎战的打算都没有,就勒着马在那里看。

    百草家族的司修脸色一变,才待出声呵斥,旁边有人低声嘀咕一句,“这些人全是精壮,没有老人小孩,连女人都很少。”

    李永生他们冒充牧民,确实存在这么个大问题,若不是有丁青莲和杜晶晶等三四个女修,就更可疑了。

    李永生轻哼一声,冲远处一指,“那里不是?你们想说什么?”

    果不其然,他手指的方向,隐约出现了一些人和牛羊,看起来正在放牧。

    这就是蜃蛇的幻术了,只是一些障眼法,蜃蛇也不需要付出太多。

    虽然佘供奉做出了补救,但是百草家族的司修得了这样的提醒,也发现围着自己的一帮人,是说不出来的彪悍,身上带着隐约的杀气。

    没办法,修为可以假装,悍勇之气可不是那么容易遮掩的,尤其是从西疆赶来的数十名制修,敢响应朱主持的号召,来柔然发财,都是制修里横着走的人物。

    百草家族一犹豫,边军小队就驱动战马,想到远处放牧的人那里,再一探虚实。

    呼延家的中阶司修见状,一抬手,一只白色的大手,就勒住了小队长的马缰。

    小队长是名高阶制修,见状顿时勃然大怒,总算他心里清楚,对方是中阶司修,终于强忍着怒火发话,“你要干什么?”

    呼延家的司修冷笑一声,“我还想问,你要干什么呢。”

    “我们是军人,要搜查奸细!”边军小队长瞪着他,冷冷地发话,“你是要阻拦我们了?”

    他原本是要扣个大帽子给对方,边军查奸细天经地义,倒要看你敢不敢阻我。

    不成想,呼延家的司修大喇喇地点点头,“没错,就是要阻拦你,有什么事儿,冲着我们来,想骚扰我们的家小,要问我的腰刀同意不同意!”

    他这么坦白,边军反倒没招了,柔然人是个杂居部族的统称,有的部族,可以拿出妻女来接待客人,并且以妻女有魅力为荣,也有的部族会为妻女被人冒犯,而跟对方不死不休。

    百草家族见状,忙不迭地打出一团示警焰火,显然是在召唤族人。

    而李永生一方,对此无动于衷,大家心里都是一个念头,大不了直接开打,冒充伊万人越境就是了。

    看到这帮人不慌不忙的样子,百草家族的人纳闷了:这些人是真的无知呢,还是连我百草家族的人也不放在眼里?

    见到他们发出救助焰火,边军小队不再纠缠,反而是退出了一里多两里地,待见到东方尘头大起,这一支小队竟然一调马头,直接北去了。

    很显然,他们认为,这帮南来的家伙,不会是百草家族的对手,那么有些事情,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边军的反应,令李永生这一方有点意外。

    公孙未明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中阶制修,头上还歪戴着一顶羊皮帽子,见状他斜睥了李永生一眼,目光里是征询的意思:要不要放这些当兵的离开?

    他们既然来到了这里,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肯定要将目击者灭口。

    这么将人放跑,下一步岂不是不方便动手了?

    李永生却是不看他,那意思就很明白了:稍安勿躁。

    不多时,东边的马队赶了过来,足有一百多人,里面还有两名司修,其中有一名中阶司修,竟然还是个身材魁梧的妇人。

    离得老远,来援的初阶司修就大叫着,“何事求助?我请来了秋月大人!”

    这一百骑虽然来势汹汹,但是做事还算有章程,见到双方没有打起来,也不贸然上前挑衅,而是寻了自家人问究竟。

    通过他们的谈话,李永生等人终于确定了一点:这里还真是百草家族的地盘!

    不过这一块地方,也是才划给百草家族不久,而先前来的这四十人,就是在边军的陪同下,勘定地界的。

    自家的地界上,有外人在放牧,百草家族肯定很不爽,然而,不知者不罪,本地的牧民都没有全部知道这消息,就不要说南来的了。

    那被称作秋月的中阶司修,心思并没有放在自家人的交流上,而是不住地打量着李永生一行人。

    然后,她也不管其他人的交谈,冲着公孙未明一招手,“你,过来!”

    (三更到,召唤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