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四十九章 还不够痛
    李永生他们将人头挂在马颈下,不是残忍,这本来就是柔然人的习俗。

    他们有样学样,告诉对方:你们那些侥幸之心,是徒然的。

    而柔然王叔的被杀,则是令所有的柔然人都失魂落魄:王叔都死了啊。

    天马坡内部,顿时就乱了起来,谁都没有心思再抵挡了。

    不少人打开关卡,纷纷夺路而逃。

    能逃出去的是极少数,里面三名真人,也不过才逃走一人,还是重伤。

    大多数柔然人认了命一般,束手就缚,甚至连基本的抵抗都没有。

    这个马背上的民族,真的非常奇怪,残忍起来极其残忍,恭顺起来也异常恭顺。

    然后,李永生他们又来到了红枫岛。

    红枫岛这边,抵抗得要激烈一点,毕竟这里是三面临水的“天险”。

    不过此刻的中土人,已经彻底地腾出手来,十余名真人裹着上百的司修,直接从水面上,就冲杀进了红枫岛。

    令中土人赶到愤懑的是,因为他们的围攻,红枫岛上千余名中土奴隶,被愤怒的柔然人杀掉了六成还多,他们只救出了四百名中土奴隶,还都是老弱病残。

    公孙未明勃然大怒,发出了屠杀令,杀中土一人,百名柔然人抵命。

    可是红枫岛,总共也不过两万人,根本凑不齐抵命的人数。

    那就全部杀掉吧,让天马坡的柔然人动手。

    这一场杀戮,染红了别尔湖的湖水,半年之后,还有湖水隐现红色,也成为了柔然人心中永远的痛。

    红枫岛和天马坡,是两个互相倚为犄角的群体,按说其中应该有不少人,是沾亲带故的,但是天马坡没谁敢出来求情。

    自家能活下来,已经是莫大的幸运了

    看到这一幕,李永生忍不住又想到了忠义县被流寇破城的那一幕。

    当时忠义的那个女人,能在屠刀下救回被流寇裹胁的丈夫,甚至不惜牺牲性命。

    而这些柔然人,杀起同胞来,眼都不眨一下。

    什么叫愚昧,什么叫野蛮?这便是了,他们根本不懂,人活一世,该守护什么东西。

    而游侠儿们,则是对此大呼痛快,没有人计较,杀了这些人,没了卖人的收入,大家的利益会受到损害。

    将红枫岛的人屠戮一空,中土人开始回转,此番收获了两万人,还得到了六十多万头牛羊,这么大的财富,必须要护送回国内。

    其实,有不少游侠儿建议,柔然人已经被杀怕了,大家没必要跟着回去,有一两千人护送,再加上被缴获的反猎队大旗,肯定没人敢招惹。

    这个建议有一定的道理,昔日柔然入寇中土,抢到了中土的百姓和财货之后,也是派出少许人将其押解回柔然国。

    而中土一方,半路拦截柔然人的时候并不多,他们更强调守土有责,有些大家族也是更在意家族利益。

    这谈不上谁对谁错,总之,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在对待很多事情上,认知不同。

    所以中土游侠儿们建议,押解的人不需要太多——现在整个柔然都被咱们祸祸惨了,不信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跳出来跟中土作对。

    那样纯粹是找死,中土人的报复,会让他们痛彻骨髓!

    不过最后,李永生还是没有同意这个建议——万一有人不开眼呢?

    中土人虽然多,却没有哪一条生命是卑微的!

    当然,温室里的花朵也是长不大的,还是要经过狂风暴雨的洗礼才行。

    于是,他指派千余人押送这些俘虏和牛羊,然后又派出三千人尾随在二十里外,好随时策应和援助。

    他却是带了千余名游侠儿,分成七八个小队,继续在柔然国内肆虐,以牵制柔然国的注意力。

    不过游侠儿们猜得还真没错,在他们回归的路上,真没多少不开眼的人,上前阻拦。

    有七八次,在缓慢回归的大军周边,出现了柔然的探子,队伍里的司修和真人毫不犹豫地追上去,将对方斩杀。

    到最后,那些探子只敢远远地站在三四里外,观察大军的行踪。

    其间还有一支百余人的小队,拥有两名真人和二十余名司修,尝试阻拦,被游侠儿们一冲而散,两名真人一死一逃。

    死的那名真人,在临死前高叫,说他们此来是想商量,迎回王叔的头颅和金冠的。

    然而,三名中土真人,还是联手将他诛杀——谁让你一开始不好好说话?

    不过,在距离柔然边境一百五十里左右,终于又有人出面,阻拦大军。

    拦路的有七个人,五名柔然人和两名中土人,中土人向大军赠送了一百只羊,十头牛,希望商谈点事情。

    因为有同胞在场,负责押送的真人,破例见了他们一面,这才知道,对方是想赎人,在天马坡里被俘的一名高阶司修,是柔然国白牛一族的子孙。

    柔然国的家族血统,其实比较乱,但是有几个家族,是公认的尊贵,比如说银月家族、黄金家族、百草家族,而白牛家族,跟他们是并列的。

    不过中土人没有答应对方,只是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俘虏,也是我们的业绩,想要赎人,到中土来谈吧,现在不可能把人给你。

    柔然人觉得,去中土赎人,是白牛家族的耻辱,还想啰嗦。

    结果中土人很不耐烦地告诉他:我们还不知道这人做过些什么,回去还要细细调查,若是此人伤害过中土人,就算你们花再多钱,也不可能赎回!

    终于,三郡联军和幽州游侠,在出征四十多天之后,带着大批的缴获,回到了中土。

    坤帅在距离边境五里远的地方,摆出了庞大的阵势,迎接凯旋而归的游侠儿。

    事实上这次出击,游侠儿的伤亡也不小,死了五百多,几乎是出击人手的十分之一,很多人都是死在做斥候时,或者天马坡一战了。

    受伤的更是过了千人,其中有三百多是重伤,就算伤好了,也要落下残疾。

    但是游侠儿们的士气却是极高——他们不但劫掠回大批的人口和财富,还在柔然国内,诛杀了柔然的王叔。

    打了胜仗,损失就不算什么了。

    听说他们重创了柔然反猎队,甚至连对方的大旗都抢了,来自中土其他地方的游侠儿们坐不住了,几个团队回去商量一番,第二天,就有近两万游侠儿,再次冲入了柔然。

    柔然守军,早就被折腾得虚火上升了,见到又有大批中土人入境,于是再次收缩,一边约束牧民们的放牧范围,一边向中土国提出抗议。

    不过这次抗议,就不像以往那样打官腔了,他们甚至派出人去,私下求见坤帅:我们怕了中土了,您跟那些游侠儿说一声,不要过来了好吗?

    他们甚至希望,坤帅能回京,别再在柔然边境附近呆着——此前都是一些误会,我们会约束牧民,不再跟中土发生冲突。

    这正是中土希望看到的:柔然不再在边境上挑事。

    但是坤帅在西疆坐镇了十余年,太知道这些人的脾性了:别看他们此刻可怜兮兮的,中土一旦退兵,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故态重萌。

    畏威而不怀德,说的就是这种人。

    所以坤帅很干脆地拒绝了:这次事情,根本不是我们挑起的,小国挑衅大国,不付出点代价,怎么可能?

    发生在秦王府和并州郡的那些事情,能说是无心之失吗?

    双方怎么协商,这姑且不提,反正坤帅是卫国战争里打出来的大帅,根本不怕战争。

    正经是别人见到,无数的柔然人被押回了中土,还有数不清的牛羊,大家的眼就红了,又有无数游侠儿冲着柔然边境来了。

    中土国真的不缺少好勇斗狠之辈,能合法地杀人和抢劫,这对大家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

    此刻的中土,战云仍然浓密,但是不少民间的力量,还是将目光对准了柔然。

    甚至有几个大家族,都派出了子弟兵,到柔然掠夺财富。

    柔然国这时,连哭的心情都没有了,大国之怒,根本不是蕞尔小国能抵挡的。

    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从一开始就错了,中土哪怕陷入内乱,一旅偏兵,也足以令柔然焦头烂额。

    然而,真的错了吗?柔然人还不这么认为,要说错,跟中土这样的大国为邻,才是最大的错误——若是周边都是中土西南那种小国,柔然早就强盛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惦记的,就是如何才能让坤帅调回顺天,有这么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家伙在边境,对柔然的威胁,真的太大了。

    可是,他们觉得自己苦,留在柔然境内的李永生等人,并不这么认为。

    北方边境对中土的威胁,远远没有解除。

    柔然现在是老实了,可是新月国和伊万国呢?

    而且柔然是被打服的,口服未必代表心服,他们之前敢主动挑衅中土,证明心里是很有一些想法的。

    对于这些畏威而不怀德的家伙,打服了不顶用,只有打痛了,才能令他们收敛一阵子。

    李永生一行人,在掩护大部队回归中土之后,开始讨论这个问题:怎么样才能让柔然国更痛一点?

    (更新到,二月最后两个小时召唤月票,凌晨惯例有加更,预定下月保底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