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四十八章 惊呆的小伙伴们
    严格来说,这真的怪不得显达真君,他的身后,有三万人的军寨,难道要选择落荒而逃?

    但是李永生也别无选择,他的时间不多,仓促之间,布设不了什么精密的阵法。

    事实上,他手边的阵法材料也不多了,今天的大阵,耗费了他太多的材料。

    倒是这禁飞阵法,不需要多少精致材料,而李永生所掌握的禁飞阵法,也跟玄青位面的阵法有所差别,起码不需要布置得那么大,不需要那么耗费精力。

    但是显达真君真的想不到,有人能在自己身边,无声无息地布置下禁飞阵法——这是认知上的差异,多说无益。

    他尽力向后一跃,却发现只纵出了两丈多,心里顿时就是一凉:坏了!

    下一刻,一道凉意,更是将他从头冻到了尾!

    那是一颗小小的黑点,从人群里打向了他。

    显达真君并不怎么在意柔然底层民众的生死,他可以厚着脸皮救那些司修,因为那代表着柔然的未来——至于说这些底层的家伙,谁会在乎他们的生死?

    他觉得这些人有碍自己的逃跑,正想抹杀掉的时候,一颗黑点击中了他,带给了他透骨的凉意。

    卧槽尼玛,这玩意儿比万载幽水还厉害啊,他只觉得,自己的识海似乎都被冻住了。

    跑,必须得跑!一股莫大的威胁感,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此刻不跑的话,将会葬身在这里!

    然而,李永生使用的,可是赵欣欣凝练出的万冰之祖,连朱雀在措不及防之下,都吃了大亏,又岂是他一个真君能抵挡的。

    几乎在一瞬间,他就被冻得梆梆硬了。

    这还亏得他是真君,若是普通人,直接就被冻成粉末了。

    李永生一招得手,二话不说就掣出一张大网,将显达真君网住。

    然后他抬手一招,将布设的禁飞阵法召回,转身就跑。

    万冰之祖是很强悍的,对方又是受了伤的真君,根本挡不住。

    但是如何使用好万冰之祖,这是个问题,就像白日里李永生丢出的阵盘和大网,也不是不够好,但是在真君面前,根本没机会起到作用。

    而这万冰之祖的使用,同样存在这个问题。

    所以他身怀宝物,却一直没有轻易出手,直到等到这良机,才果断打了出去。

    对方一旦中招,他直接将人掳走。

    他跑得快,呼延书生也不慢,因为刚才李永生喊出了“显达真君”四个字,他手中的金锏向四面一扫,直接将周边十丈方圆的人打成了肉酱,然后也转身飞遁。

    当然,这不是他生性好杀,实在是有灭口的必要,在类似的事情上,整个玄青位面的修者,心肠都不会软。

    一边跑,呼延书生还一边大喊,“有中土的奸细混进来了,大家快跑啊!”

    整个军寨周边,顿时躁动了起来……

    两人惹出的乱子,没必要细说,他俩跑出去十来里之后,又上了飞梭,没命奔出百余里,才停了下来。

    李永生隔着大网,在显达真君身上点了数百下,又掣出银针,封了对方三十六、大祖窍,才长出一口气,“总算放点心了。”

    呼延书生竖起一个大拇指来,“李大师,我这次可是心服口服了,生擒真君啊。”

    要知道,生擒一个真君,比杀死一个真君还难,这种手段,就连一般的真君也难做到。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摸出一块灵石,迅速地回气,“其实也是机缘巧合。”

    这话真不是客套,生擒真君,在大多时候,都是需要一定的运气,

    “我可是连这样的机缘都没有呢,”呼延书生再捧他一句,犹豫一下,才又好奇地发问,“既然制住他这么辛苦,为什么不杀了他?”

    李永生奇怪地看他一眼,“为什么要杀他,对咱们有什么好处吗?”

    “会出现仙陨之光,”呼延书生很干脆地回答,“能有效地扰乱柔然人。”

    他还有一点没说,那就是封镇一个真君,不但非常不容易,也很容易出现意外,就算他再相信李永生,也不愿意他将这么一个天大的隐患,带在身边。

    不过这个顾忌,却是不便向对方说的。

    李永生不疑有他,很无所谓地笑一笑,“我觉得真人傀儡很好用,打算把他也炼制成傀儡。”

    这才是他冒险将人擒下,而不斩杀的缘故。

    呼延书生听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拱一拱手,艰涩地吐出两个字,“佩服!”

    不服不行啊,居然敢惦记将真君炼制为傀儡,整个中土国,也不过才两具真君傀儡,一具在皇家,还有一具,被道宫赐给某个隐世家族了——具体是哪个家族,大家都不知道。

    而炼制这两具傀儡的,一个是即将飞升的真君,还有一个,则是被上界接引上去的真君,临行之前,请上界仙人帮着炼制了一具真君傀儡。

    反正对于李永生的打算,呼延书生真的说不出什么,他相信以李大师之能,不会不清楚其中的难度,可是人家还要惦记这么做。

    他只能感叹,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在李大师面前,他真的不配“惊才绝艳”四个字。

    两人短暂地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向着土勒克山口赶去。

    夜间行路,还是小心为上,两人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赶到了昨日的战场。

    此时是盛夏,柔然的天,亮得格外的早。

    山口处的两个大阵还在,李永生不在,没人知道该如何破开大阵。

    中土的一干真人,大都在那里打坐歇息,只有张老实和方真人,站在那座困了五百名司修的大阵旁边,忙碌着什么——那是在设置小陷阱。

    负责警戒的,是太一庙都管皮立明,当他看到一个黑点,从远处电射而至,直接发出了警讯,“小心,有真人来了……我去,是李永生的飞梭?”

    大家正一边调息,一边担心李永生的安危,猛地听说他回来了,就连重伤的老云真人,也站起了身子。

    飞梭转眼就到,看到李永生和呼延书生站在上面,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回来就好,能安全回来就好。

    然而下一刻,公孙未明一指李永生,尖声叫了起来,“握草……窝草草草草草~~~~”

    公孙家有秘术,能让他们的眼力比大多数修者强一点。

    大家都很奇怪,是什么事情,令他如此地激动,不过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少人也倒吸一口凉气。

    就连一向面无表情的张老实,都忍不住惊叫一声,“显达真君……活的?”

    他是捉人的老手,只一眼就能判断出,对方手上拎着的人,并没有断气。

    只有两个人,对此的反应不是很大,一个是丁青瑶,一个朱尔寰。

    自从柔然边界相逢,朱主持心里一直在猜测,丁经主为什么这么卖李永生的面子,见到观风使将柔然的真君捉了回来,微微一错愕之后,就拿眼去看丁经主。

    他没想到的是,丁青瑶也正好侧头来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撞了一下,又都迅速地转移开来。

    两人心里,齐齐地生出一个念头:看来,她(他)也知道了些什么。

    不管怎么说,李永生和呼延书生出马,居然将显达真君生擒了回来,这实在太挑战大多数人的认知了。

    没看到,一向跳脱而胆大包天的公孙未明,惊讶得连话都说不囫囵了?

    大家纷纷走上前,七嘴八舌地发问,想要知道具体的细节。

    不过李永生双手一拍,大声发话,“这事儿回头再说,先把这两个阵的对手解决了吧。”

    瓮中捉鳖,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而且那个小阵里的四名真人,已经被大家都磨死了。

    大阵里的五百司修和三名真人,需要费一点手脚,因为阵势太大,大多数人都不明白阵法的奥秘,李永生只能将阵法一点一点解开,将人一批一批地放出来,然后斩杀掉。

    这一场杀戮,持续了多半个时辰,直到太阳都快冒头的时候,大阵里的修者,才被彻底解决掉。

    对于异国的修者,中土人只有一个态度,有你无我!

    不过饶是如此,这一场大战下来,还是有四名真人和三十余名司修,向中土人投降了——再说什么国家大义,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

    还有一些修者,也想投降,但是他们身负重伤,不利于中土人接下来的作战。

    所以这些人,就被无情地杀掉了,而且动手的还不是中土人,是那些投降的柔然修者——这也算是投名状吧。

    令大家稍微感到不习惯的是,在这些杀害同胞的柔然人眼中,看不到什么诸如愧疚一类的表情,这些人的家国观念,跟中土人真的大不相同。

    草原上的民族,信奉的是弱肉强食,而且他们之间拔刀相向的时候,也太多了。

    接下来,李永生收起了阵法,这个工作,耗费也有小半个时辰。

    当他们再次出现在别尔湖畔的时候,太阳已经跃出地平线很高了,气温都开始升高。

    不过天马坡上驻守的柔然人,心里都是拔凉拔凉的,因为他们看到了反猎队的大旗。

    这些大旗,目前掌握在一干中土人的手中!

    而中土人胯下的马脖子下,挂着一个又一个人头,全部都是柔然真人。

    其中一个人头上,还戴着金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