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四十七章 真君的纠结(三更求月票)
    显达真君还真的是差一点,就逃进了一座军寨,那是个三万人的大军寨。

    此刻他身负不轻的伤势,还中了奇毒,储物袋也丢失了,在野外养伤的话,实在太过危险。

    然而身为真君,他还是要讲一下体面,于是在军寨的门口,他要求面见军寨的真人。

    守卫军寨的,是柔然的征召士兵,不是柔然国的常备军,等同于中土的预备役,跟全民皆兵的牧民,还是不太一样。

    现在的柔然国内,中土游侠儿肆虐,各个军寨召集了一些士兵备战。

    这士兵很是谨慎,用防备奸细一般的目光,上下打量显达真君两眼,态度很不客气地要他自报身份。

    显达真君若是没有受伤,抬一抬手指,就能碾死这厮!

    但是现在,事情不能这么做,本国真君受伤躲进军寨,会极大地影响士气。

    好吧,事实上,真君比较珍惜羽毛,他也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败在了中土的一帮真人手下一旦传出去,真不够丢人的。

    这个消息,他只打算告诉军寨的真人他需要军寨的负责人出面,给自己提供一个静室,以及养伤的珍稀药材。

    反正军寨的负责人不过是个真人,肯定不敢胡乱嚼真君的舌头。

    可是他见不到军寨的真人,反而被一个小兵刁难,这让他心里分外地不爽。

    明明知道,自己直着嗓子喊一声,军寨的真人就得屁颠屁颠跑出来,恭恭敬敬地迎接,但是显达真君就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真的太耻辱了。

    没有谁能理解他心中的那份纠结。

    犹豫一下,他终于决定:老子不进军寨了,就在军寨外面将养!

    从外人的角度上来看,这种行为实在是有点任性,也太不负责任,然而,那些蝇营狗苟的普通修者,哪里能理解得了真君的骄傲?

    终究是玄青位面上,顶级的存在!

    显达真君也没有走得太远,就在距离军寨两里地左右,停下来打坐修炼。

    军寨周围,有大批的牧民和成片的牛羊,这也是大家都听说,中土人最近疯狂得很,所以牧民们都有意识地靠近军寨放牧。

    一旦发现有中土人来袭,他们可以及时赶着牛羊,躲进军寨里。

    显达真君混在牧民中,并不起眼,而他虽然被偷了储物袋,自身的修为是丢不了的,他专心致志地打坐,就能将身体调理得七七八八。

    一边默默地调理,他一边盘算,该如何对付那帮可恶的中土真人。

    若是依照他一向的脾气,只要把毒逼出去,稍微将养上两天,哪怕身体内的暗伤并没有完全好,他也要杀回去,狠狠诛杀几个中土蝼蚁解恨。

    那个偷了他储物袋,并且施毒的家伙,是他第一个要杀掉的,并且还要找回储物袋。

    第二个,就应该是那个英俊的年轻人了不是公孙家的,而是那个会撼动识海的家伙。

    至于说其他人,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不过,他心里虽然很想这么做,但是他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以他全盛时候的实力,都被对方逼成了这个样子,那么他带着暗伤前去,会取得辉煌的战果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依旧意识到了,这帮家伙一旦联手,真有令他陨落的可能。

    想要出了这口恶气,他必须足够小心才好。

    然而,他身上的暗伤,终究是个麻烦,万一再遭受什么创伤,导致暗伤加重的话,会影响他的修为甚至寿数。

    显达真君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到底是稍微伤好之后,就去报复,还是回到自己老巢,将伤彻底养好,再去报复。

    至于说邀请其他真君出面,帮自己报仇,他是想都没有想那样的话,他会成为真君中的笑柄。

    就这么默默地调息着,不知不觉间,夜晚就来临了。

    显达真君并不认为,李永生等人能追到这里,就算他们追到这里了,他一旦不敌,也可以强行闯进军寨大不了将自己的身份吼出来,有啥呢?

    他更操心的,是被困在大阵中的五百司修现在他们,应该被中土人屠戮干净了吧?

    可惜了,都是柔然的精锐,代表着柔然的未来。

    想到心痛之处,他忍不住冷哼一声。

    好死不死的,四五个精壮牧民,喝得醉醺醺的,正好路过,听到这一声冷哼,有人扭头狠狠瞪他一眼,“妈了个巴子的,你哼啥哼?”

    显达真君一阵火大,“劳资愿意哼,关你们屁事!”

    “握草,”几个汉子一转头,就冲了过来,打算收拾这厮一番,“找揍!”

    显达真君一抬手,面前的五个人,直接炸成了五团血雾,他深深地吸一口气,将五个人的气血精华,吸入了身体中。

    他是柔然土著修者,除了灵气,也能通过吸血恢复伤势,提高修为,在这一方面,有点类似于布瑞藤的血修。

    大致来说,这是应急手段,吸食得精血过多,会摄入比较多的杂质,并不是好事。

    而且在外人看来,这是比较邪恶的,他若一直这么修行的话,就连柔然本土的佛修,也会将他视为魔修,从而联手剿灭他那帮秃驴们,最擅长这种假仁假义了。

    不过真君是不容冒犯的,哪怕是柔然本国人,敢对真君不敬,这也是该有的下场。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打爆了这五个人,里许远的地方,有两人注意到了这些许的灵气波动。

    李永生和呼延书生艺高人胆大,一直缀着显达真君来到了此处。

    显达真君没有意识到,对方居然能缀着他,一路尾随而来,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他体内的万载幽水,是赵欣欣凝练出来的。

    李永生对永馨的气息,是再熟悉不过了,尤其是现在的他,已经是中阶真人的修为,若是此刻他还没找到永馨,在玄女山附近转悠两圈,基本上也能有大致感应了。

    对方没有将万载幽水全部驱除,他追踪起来就容易了很多错非不得已,他是不愿意用神识追踪对方的,毕竟是真君。

    待追到军寨的时候,他有点傻眼:这厮到了军寨的边上,居然不进去,是为了什么?

    因为对方是真君,他不敢肆意地探查,生恐引起对手的警觉。

    他不敢动,呼延书生当然也不敢动,凭良心说,呼延书生虽然惊才绝艳,但若不是跟着他,跟着高深莫测的李大师,真的未必有追杀真君的胆子。

    两人一直坚持到现在,也是一筹莫展,甚至在商量,要不要在凌晨时分,对显达真君发起突袭,不管能不能得手,一击之下,就飘然远遁。

    就在这个时候,对方停留的地方,竟然起了灵气波动,他俩少不得又要观察一下。

    显达真君杀人的动静,其实是很小的,一般人根本注意不到。

    空气中的血腥气,都被他吸走了,至于说尸骸,也没有留下来。

    不过没用多久,这五个人的家人,发现他们不见了,于是出来喊他们回家。

    初开始,就是一两个人在四下打问,但是不多时,其他的人家也发现,自家人不见了踪迹,于是打起火把,四下闹哄哄地寻找。

    就有人路过了显达真君打坐的地方,上前向他打问,有没有见过这五个人。

    显达真君是不屑说谎话的其实,他甚至不屑回答对方的问题。

    他越不屑回答,别人就越想问,到了后来,出来找人的人,足有二十几个,倒是有四五个围着他,要他出声说话。

    柔然人做事,是比较直率的,也可以说是比较蛮横。

    眼见这厮大喇喇坐在那里,不言不语,就有人尝试上前,推这货一把。

    显达真君烦躁到不得了,就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些人全部干掉,他的身体距离全部恢复,还远着呢,正差新鲜的精血进补。

    就在他恶念陡生的一瞬间,有人轻呼一声,“这不是显达真君吗?”

    嗯?被人认出来了?显达真君在这一刻,有一点微微的失神。

    就在此刻,两柄金锏,重重地砸向了他,“拿下他,他定然是中土的探子!”

    显达真君浑身的汗毛,刷地就竖了起来我去,你们竟然追杀到了这里?

    他对这一双金锏,印象实在太深刻,白天的时候,就是这双金锏,杀掉了柔然王叔!

    中土人竟然污蔑自己,是中土的探子你们敢更不要脸一点吗?

    若是搁在往日,他想也不想就迎上去了,但是今天的教训,实在太深了,他随手打出一道白光,既是护体也是攻敌,而他的身子则是向后飞去,想要强闯军寨。

    这个应对,真的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了。

    他非但没有给呼延书生造成杀伤,更重要的是,他让自己陷入了险境!

    下一刻,他就惊呼一声,“禁飞阵法?”

    他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束缚,根本飞不起来。

    若是他想逃遁的话,身为真君,可以无视禁飞阵法,不过糟糕的是,他认为自己身靠军寨,只要能撕下脸皮,躲进去就逃避对方的追杀。

    可是他偏偏没有想到,对方在自己的身边,设置了禁飞阵法。

    此刻的他,往远逃可以,飞入军寨,却是最错误的选择。

    (三更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