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四十六章 阴人太多(二更)
    独狼除了擅长盗窃,也擅长用毒。

    也就是他做了捕头,若是做了盗匪,也绝对是中土江湖上数得着的恶人。

    他手上的匕,是他从某个巨贪的藏宝室里找到的,一试之下,现这是难得的宝物,直接弄了把相似的匕顶缸,自己昧了下来。

    这种事情他并不常做,实在是宝物难得,他在刑捕房这种高危行业里公干,有神兵利器在手,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

    他甚至都想好,怎么推卸责任了,捕房里生这种事,其实挺常见的。

    然而那巨贪似乎并不知道此物的珍贵或者知道了也不想说,到得最后,竟然无人知道独狼的手上,有了如此利器。

    事实上,独狼身边,还有几样类似的绝世宝物,他单身缉拿人犯,风险固然大,但也有独吞好东西的机会,这是别人羡慕不来的,他的上司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他谨慎惯了,此次拿出的匕,谁都不知道,这东西在昔年的独狼手上。

    结果没想到,这匕还真的争气,连竟然连真君的防御,都抵挡不住。

    匕上的毒,倒是他涂的,不过此毒对真人来说是个大、麻烦,对真君还未必。

    可是显达真君不知道不是?

    他还没来得及追杀这卑鄙的家伙,就觉得识海又是一震。

    他都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年轻英俊的那厮,又捏破了不知名的玉符。

    不过他眼角一扫,现另一名年轻英俊的准证,又扬起了拂尘,心中大骇,想也不想,直接电射而去,强忍着识海中的不适,大喊一声,“你们等着!”

    他并不知道,公孙家的定靖拂尘,已经使用了三次,不可能再用了。

    公孙未明这么做,也是想吓走此人,他并不认为,己方真的具备诛杀真君的实力。

    正经是趁着此人逃窜,大家收拾完眼前的局面,然后跟游侠儿们汇集,缓缓地退出柔然,这才是正道。

    显达真君可以对他们不讲理,但绝对不敢对五六千人的中土游侠儿大开杀戒,他若真敢这么做,中土的真君们,会组队来刷他的人头甚至还可能有外国的真君参与。

    真君不能随便出手,这约定可不是简单地说一说。

    否则的话,中土游侠儿在柔然肆虐这么久了,柔然早就有真君出来教训他们了柔然可并不仅仅只有显达一名真君。

    公孙未明是这么打算的,但是很显然,他忽视了李永生诛杀真君的决心。

    好吧,观风使的决心暂且不说,只说下一刻,显达真君就做出了一个大家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一头就扎进了土勒克山口的大山上。

    真君亡命遁逃,那威势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坚硬的山石,被他硬生生撞出一个洞来,紧接着,就是轰隆隆的声音,从山腹里传了出来,整个山都似乎跟着震动了起来。

    这尼玛……又是唱的哪一出?众人面面相觑。

    “咳咳,”佘供奉干咳两声,很无奈地一摊双手,“这个……真没想到,堂堂的真君,能如此轻易地被迷惑。”

    不用说了,这事是他操纵蜃蛇干的,蜃蛇迷惑了显达真君的感知。

    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再想一想,其实也正常。

    对方虽然贵为真君,连遭挫折之下,难免心浮气躁,再加上李永生的撼神符,专门撼人识海,他头晕眼花之下,辨不清真实和幻境,倒也是正常了。

    李永生却顾不得跟他们聊天,怔了一怔之后,身子一闪,蓦地消失在原地。

    “等我!”呼延书生大喊一声,毫不犹豫地电射而去,正是追着显达真君遁去的方向。

    公孙未明还想跟着追,就听到丁青瑶冷哼一声,“算了,你们就算去,也帮不上忙。”

    她对李永生非常有信心:堂堂的观风使,就算拿不下一个受伤的真君,自身总是无碍的。

    公孙未明心里不服气,但是还没法说什么,说不得长枪一抖,跟丁青莲和皮立明合战那个佛修。

    “结束战斗!”张老实也从远处蹿了过来,手中的匕毕竟换成了长刀,冲着一名真人狠狠斩下。

    他这一声喊,众人齐齐出手,只留下丁青瑶虚虚地站在那里,压住阵脚。

    压阵是个好的习惯,尤其在国外作战,丁经主方才那一朵本命真火,也耗费了大量的精血,抓紧时间恢复,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大家打打杀杀,未免有点无聊。

    左右是胜券在握了,大家只是尽量小心,不要被对方拼命的手段所伤,这种时候增加己方的损耗,非常划不来。

    所以丁经主竟然出声问,“佘供奉,你怎么临时想起来……制造幻境了?”

    在亡命搏杀的战场上,竟然聊天,这尼玛……也真是够了!

    仅存的柔然真人们,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喂喂,正打仗呢,敬业点行不?

    然而,佘供奉的回答,才真正令他们吐血,“我是怕他逃遁的时候,随手击开大阵,那咱们就麻烦了,所以才将大阵幻化为山石,反正那厮已经不要脸了……”

    “嘿嘿,”公孙未明笑了起来,笑得长枪都抖动不已真的很可笑啊。

    但是显达真人一点都不觉得可笑。

    他在逃遁的时候,身体会变得坚逾精钢,逃遁嘛,半路上难免会撞到花花草草的,平时软弱无比的草木,都会带给逃者巨大的伤害就像飞鸟能把飞机撞下来一样。

    不过一撞进大山,他就知道不对了,可是这时候,也没法改变了,中途变向不是不可以,但那会耗费他更多的精血和体力。

    而且对方的奸诈和狡猾,也令他心生警惕不会又是陷阱吧?

    事实上,对于逃过追杀,他还是很有信心的真人都不是随便能杀死的,何况真君?

    可他若是被对方欺骗,随便改变逃遁的方向,那真的是有可能遭遇不测。

    坚持眼下的行动,才能确保他逃过追杀。

    总之,不管从什么角度上讲,都不能令他改变逃遁的方向,他今天已经受创不轻,又是身中奇毒,没有必要再去冒更大的风险。

    这座山并不大,他逃出三四里,就撞破山璧冲了出来。

    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啧,为什么不打破大阵呢?”

    想到这里,他真的是悔恨无比,事实上他今天厚着脸皮出手,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能保住大阵里的五百名司修。

    那不但是柔然国的精华,更是代表了柔然国的未来!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没事找事地刁难中土人。

    中土来柔然牧马的一帮游侠,很都是有背景的,这一点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而他遭遇的这一帮中土真人,也确实都是有大背景的!

    他正悔恨之际,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一抬头,才现更令他悔恨的一幕。

    一张大网,冲着他当头罩了下来。

    竟然敢追上来?显达真君先是大怒,然后心里一凉:看来,这是真的要把我留下?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相与的,想要留下他的性命,真君都做不到,就别说几个真人了。

    但是他遭遇的这群中土真人,还真是胆大包天,敢对真君出手不说,还打赢他了,逼得他不得不亡命奔逃。

    那些人不但都来头不小,也拥有不少能给真君造成伤害的宝物,那么,想要诛杀真君,倒也不是妄言。

    搁在平日里,面前的这张大网,显达真君肯定直接无视,撞过去就是了倒不信它能困得住我。

    但是,他今天吃得亏实在太多了,见到的宝物也太多了,于是身子一个急停,随手卷起一块丈许方圆的山石,冲着大网砸了过去,“给我开!”

    就在他随手砸开大网的一刹那,识海里又开始了微微的震动。

    他侧头一看,果不其然,那个家伙就在自己身侧不远!

    这张大网,也该是这家伙扔出来的。

    显达真君很想一抬手,将这个蝼蚁一般的家伙碾死,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再跟此人纠缠的话,等别人追上来,他想走就更难了。

    他强行按下心中的怒火,身子化作一道长虹,电射而去,眨眼就消失在远方。

    这时,呼延书生才赶了过来,“李大师,没拦住?”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真君哪里是那么好拦的?有胆子再追一程没有?”

    “太有了,”呼延书生很干脆地回答,真是说不出的意气风,“敌国土地上追真君,还有谁有这胆子?回去也能吹好一阵了。”

    李永生点点头,放出一支飞梭来,“跟我来。”

    这是他从哪些成为傀儡的真人手里缴获的,度相当不错。

    李永生不是一定要诛杀真君,不过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会放弃,刚才那张大网,差一点就留下对方了,奈何显达真君吃亏太多,竟然没有强闯,而是用山石破开了大网。

    这真君一旦恢复了冷静,就不好下圈套了。

    李永生能感受到显达真君对大家的恨意,所以打算起码要再给对方来几下,让这厮轻易不要生出报复的念头。

    呼延书生却是跃跃欲试地表示,“这厮此刻丢了储物袋,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不过他若是逃进军寨,咱俩就白追了。”

    李永生微微一笑,“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