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捕快和小偷(一更)
    真君是不可能随便出手的,但是所谓意外,就是要将小概率事件也考虑进去。

    公孙未明之所以能参与压阵,他手上的定靖拂尘,是很关键的因素,此物能对真君造成影响,这才是他老老实实站在一边的缘故。

    若不是因为如此,以他跳脱的个性,早就冲进场战斗去了。

    就在李永生的万载幽水击中显达真君的时候,丁经主的右臂前伸,洁白纤细的手掌心,一团乒乓球大小的蓝色火苗,在上面不住地跳动着。

    这是玄女宫修者们压箱底的大招本命南明离火。

    丁经主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去!”

    蓝色的火团猛地一暗,变成了深蓝中带着紫色的火焰,飘飘忽忽地向着显达真君飞去。

    玄女宫经主的本命离火,又是用了精血做引,这威力绝对骇人。

    她的行为,佐证了李永生的话今天大家,是真的打算诛杀真君!

    不开玩笑,如此出手,就是要诛真君!

    这种举措的意义,佛修和柔然王叔也反应了过来,想也不想就扑了过来无论如何,不能让自家的真君,受到这样的威胁啊。

    佛修更是透支了佛光,整个人像一支白色的火炬,径自扑向显达真君身前,他要靠着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坏之体,挡住这一团火苗。

    然而,他们看得明白,中土的修者也看得明白,丁青莲和皮立明齐齐地扑了过去,手中的兵刃狠狠地斩向了佛修。

    丁青莲是丁青瑶的族人,又是家学渊源,知道丁经主这一招的意义,而皮立明更是太一庙的都管,同属道宫系统,更是深明其中味道,拼命也要阻住佛修的救护。

    三人重重地撞在了一起,就算佛修有金刚不坏之体,但是他本身的修为是硬伤,硬生生被两人拦住了。

    而柔然王叔的救援,也没有奏效,拦住他的是呼延书生。

    呼延书生也是惊才绝艳之辈,他的天分,甚至比公孙家的三长老公孙不器,还要强出那么一点点,若不是早年遇到麻烦导致重伤,此刻早就被人称做呼延真君了。

    他手中的双锏,狠狠地砸向头戴金冠的柔然王叔。

    王叔手中掣出一根青色的马鞭,迎了上去这是柔然国的气运重器。

    而他的气息,也陡然升为高阶真人,气运之宝,对个人的战力是有加成的。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呼延书生可是只差一脚,就能踏入真君门槛的存在。

    双锏将柔然王叔重重地击退,紧接着,在空中一错,形成一个硕大的剪刀,狠狠地剪了下去。

    柔然国的王叔猝不及防之下,被硬生生地绞做了两段。

    而那青色的马鞭,也被剪出两个凹槽,哀鸣一声,径自向北飞去,眨眼间消失了。

    不愧是气运重宝,在受创之后,竟然懂得丢下主人逃跑。

    这也就是呼延书生尚未证真,否则的话,今天柔然的气运重宝,也要交待在这里。

    当然,这也是柔然王叔的修为实在太差了一点,仅仅是中阶真人,若是高阶真人驱动此重宝,发挥出准真器的威力,那就是另一种情况了。

    众人纷纷出手阻拦,丁经主发出的那一团本命南明离火,颤颤巍巍地,在众目睽睽之下,缓缓地落到显达真君的身上。

    “嗷儿!”显达真君顿时就是一声惨呼。

    李永生使出的万载幽水,是水之极致,而丁经主的南明离火,也是本位面火之精髓,水火既济,会发生什么?

    没有“砰”地一声爆炸,就算不错了!

    然而,哪怕不爆炸,此刻的显达真君,也极其不好受。

    至阴至阳的两股力道,作用在他身上,他浑身的肌肉、经脉和灵气,都齐齐暴动了起来,皮肤上无数个细小毛孔里,喷出了一蓬一蓬的血雾。

    他整个身体外,都被一层红雾包裹着,看上去煞是诡异。

    显达真君的心里,也生出了浓浓的无力感:果然是蚁多咬死狼啊。

    这是常见的说法,意思是修为再强的修者,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他一向认为,这个说法是有道理,但是对真君并不适用。

    原因也很简单,真君或者抵御不住真人的人海攻势,但是逃跑总是没有问题的。

    别说真君了,就算是真人,存了逃跑的心思,也不是随便能拦住的。

    他并不认为,自己会栽在一群真人手里,哪怕对方的来头都很大。

    就算真君,想要留下他,那也是几近不可能的。

    但是在这一刻,他真的感觉到了,自己有陨落的可能哪怕仅仅是那么一丝可能,这个发现,也足以令他震撼不已。

    以后,真的不能再随便挑衅这么多真人了,后果太可怕了!

    然而,他虽然后悔了,心中还是难免愤愤不平:等我撑过这一关,咱们再慢慢计较。

    敢伤害我的,早晚要让你们品尝悔恨的滋味!

    不过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新的伤害接踵而至。

    那一个年轻英俊的准证,收起了拂尘,掣出一柄亮闪闪的长枪,当胸扎了过来。

    这不是幻化出的长枪,而是实物,在场的,都是这个位面顶端的存在,大家非常清楚,幻化出的东西,威力固然巨大,但是在面积杀伤上,还是要逊色于实体攻击。

    “呵呵,辽西公孙吗?”显达真人终于认出了攻击者的路数。

    辽西公孙,其实一直也是柔然秩序的挑衅者,不过公孙家离着柔然远了点,最近公孙家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甚至连真君都没有。

    听说公孙家曾经要出现一个真君,却遭了新月国的算计,呵呵。

    他不屑地一笑,一抬手就挡开了长枪,举重若轻。

    不过,真的举重若轻,这份量……还真的是够重。

    就在他感叹的时刻,只觉得身边一阵轻风飘过,他想也不想,一抬手,一道金光划了过去。

    然而,此刻的他,状态真的非常不好,虽然知道对方是个隐匿的高手,但是这一击能不能伤害到对方,却是半点把握都没有。

    事实证明,他又想多了,下一刻,他就觉得,手臂上一阵剧痛传来。

    他竟然被偷袭者划伤了!

    这尼玛简直太不能忍了,他可是堂堂的真君啊,竟然被一名真人划伤了。

    事实上,他此刻的身体,早已经是受到了诸多创伤,那道雷符轻微地伤害了他,两名真人的水火既济,令他体内产生了暗伤,不能尽快专心将养的话,都可能伤及根本。

    而他挡住公孙家准证的一枪,看起来是轻描淡写,但是事实上,他也被这一枪震伤了。

    不过这个震伤倒是小事,有三五天时间就能恢复。

    他的身体受了如此多的伤害,但那都是看不太出来的,唯独这个偷袭者,竟然划破了他的身躯,鲜血迸溅了出来这彻底地令他暴走了。

    真君的尊严,必须维护!

    凭良心说,若是显达真君没有被激怒的话,他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击破两个阵法中的任意一个,将其他真人或者司修放出来,来帮他共御强敌。

    然而,他真的要维护真君的尊严,再加上都快气昏头了,一时间也没考虑到这一点。

    下一刻,他伸手向腰间一摸,打算从储物袋里摸出什么,然后就是一怔,怒不可遏地大吼一声,“混蛋……竟敢偷我的储物袋!”

    五十丈外,一个人影现身了,看起来是一个极为憨厚老实的汉子。

    没有谁能想到,将堂堂真君的储物袋偷走,并且偷袭的人,竟然是如此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真人哪怕他是高阶真人。

    他手持一柄蓝汪汪的匕首,信手将身边一个重伤的真人杀死,然后再次遁逃,嘴里大声地叫着,“倒也!”

    事实上,张老实从来就不是个老实人,能坐到中土第一名捕位置的人,就不可能是老实的。

    他原本是留在红枫岛和天马坡之间,暗中接应中土游侠的这是李永生未曾暴露的底牌,独狼不但精于藏匿,也精于暗杀。

    张老实发现反猎队只来了七名真人,并没有一百司修,他心里就清楚,这边应该没有问题了没有司修的话,这些真人不够看的。

    为了防备可能出现的意外,他还特意多等了一阵,眼见中土的游侠儿们占了上风,他也并不插手,转身直奔土勒克走廊。

    距离战场尚远,他就看到了那只惊天的手掌,心里忍不住一惊我去,这是有真君出手了?

    然而,独狼从来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他曾经多少次跨过国境线,孤身一人缉拿逃犯。

    看到有真君出现,他反倒是兴奋了起来这可是真君啊。

    若此刻是在新月国,对方是真神教的真君,他或者还会生出些避让之心。

    但是柔然国的真君,不会吓倒他死了的柔然真君,才是好真君。

    他尽量小心地潜行过去,趁着显达真君被众人围攻的时候,出手就是一刀,接着顺势一划,就摄走了对方的储物袋。

    独狼的盗窃水平,也是相当高的。

    这很正常,就是刑捕房常说的那句话:不了解小偷,怎么能当好捕头?

    (加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