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不讲理
    事实上,显达真君嘴上说不怕,终究是没敢提及丁家——那样的话,事态容易失控。

    然而,他幻化出的大手才刚刚探出,一名嘴角流着鲜血的女修大喝一声,“显达真君,你且看看这是何物!”

    显达真君侧头一看,眉头顿时就是一皱,“北极宫?”

    张木子在刚才的打斗中,被人击中腹部,气息乱得一塌糊涂,左臂也骨折了,所以退出战场打坐调息。

    她收回手上的黑色令牌,抬手一抹嘴角的鲜血,面无表情地发话,“我北极宫也入了柔然,我师尊是三宫主!”

    显达真君的头皮又是一麻,北极宫的三宫主,那老女人出名的难打交道啊。

    身为真君,他其实是不怕麻烦的,真君的终极使命,就是对付敌方的真君。

    而且现在说话的小姑娘,只是真君的亲朋,并不是真君本人。

    当然,这其中也有风险,对他来说,得罪玄女宫的经主,尚且能承受,但是同时得罪北极宫和陇右丁家两个近邻,后果就有点严重了。

    不过他也不是被吓大的,闻言他冷冷一笑,“北极宫也看着柔然好欺吗?你因何而来?”

    其实北极宫越境柔然的情况,是比较常见的,就像佛修在中土北边几个郡活动,道宫也不会像对付真神教一般,严防死守。

    事实上,在柔然国中,还有不少人,是信奉道宫的,这跟新月国截然不同。

    换句话说,若是柔然也跟新月国一样,跟中土不死不休的话,早就被中土人打残了。

    中土没有征服柔然,除了涉及到一些国际因素,以及柔然实在太过贫瘠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两国的关系,没有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当然,这是因为柔然比较弱小,纵然是全民皆兵,也不过是个穷横的小邻居,待到柔然发展壮大,跟中土的关系就又要重新定位了。

    面对显达真君的提问,张木子明显地缺乏敬意,她学着丁青瑶的口气,“我和本宫柳经师,也是访友而来。”

    这回答很是考校真君的涵养,显达真君怔了一怔之后,气急而笑,“看来你们这些小辈,眼里真的没有我这个尊者了?”

    真君不能随意出手,但是遇到对真君不敬者,他也可以出手惩戒。

    “不是眼里没有你这个尊者,”丁青莲也淡淡地发话了,“而是阁下身为真君,不管不顾插手凡俗争斗,让我们觉得有点奇怪。”

    此刻场中的战斗,已经停了下来,双方趁机迅速地休息和疗伤,他才能有机会发话。

    显达真君看他一眼,又看一眼玄女宫的丁经主,皱着眉头发话,“你也姓丁?”

    丁青莲傲然点点头,“正是,我此来之前,相实老祖曾言,显达真君,做事颇有章法,如今一见,我却很有点看不懂。”

    丁相实和显达真君在三十年前有过一战,最后是两败俱伤,伤势都不是很严重。

    两人算是有点恩怨,但是那一战,双方都没有利用帮手,实打实地硬撼,所以也不算结仇,也都知道对方做事有分寸。

    显达真君听到这话,也不免有一丝尴尬,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发话,“我之所以出手,不过是对这个小阵有点好奇,我可曾对你们出手?”

    这就是无礼地狡辩了,等阵中之人释放出来,中土一方必输无疑,他何须再出手?

    然而,真君的胡搅蛮缠,那真不是随便什么人,敢与之斗嘴的。

    丁青莲胆子虽然大,也不敢指责对方,若是被扣上个“不敬”的罪名,就算被杀了,丁家的老祖也不会专程跑来柔然报仇。

    通常来说,身为敌国真君,对于诛杀对手阵营中的杰出后辈,都有比较浓厚的兴趣。

    所以他不得不委曲求全地回答,“尊者做事果然讲究,倒是我们想得多了。”

    他是要拿话将住对方,但是显达真君又岂是任人摆布的?他冷哼一声,“小小阵势,我不过用了三成力气,你们的眼都是瞎的吗?”

    这就是要没事找事了,哪怕对方示弱,他也要指责对方,到最后,就算他不动手,总是能保住剩下的柔然国修者。

    众人都知道此人的想法,但是眼见这厮做事,有越来越不要脸的趋势,就连丁青瑶、张木子、呼延书生等眼高于顶之辈,一时也不敢驳斥对方。

    李永生冷哼一声,“笑话,你不过是担心自己全力一指,将阵中的司修诛杀……反倒要说我们的不是,敢更无耻一点吗?”

    “竖子大胆!”显达真君勃然大怒,抬手就是一道金光,打向李永生,迅疾无比,令人防不胜防。

    这可是真君的全力一击,他志在立威,倒是没有冲着别人去,但是出手之际,他就将对方禁锢在那片小小的空间。

    他执意要将此人击杀,好救下在场的国人。

    然而非常非常非常不幸的是,他选错了对象!

    金光实在袭击得太快,令人防不胜防,但是金光过后,三十丈远处,出现一个丈许方圆的大洞,李永生却凭空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他的身影在五十余丈外现身,抖手打出十来个阵盘,嘴里大声喊着,“真是给脸不要,看我今日诛杀真君!”

    然而,显达真君又哪里是那么好诛杀的?他一眼就看穿了对方打出的是什么,手指连弹,轻松地将诸多阵盘一一打爆。

    他打爆最后一个阵盘的时候,那阵盘甚至还有没落地。

    这也就是单灵儿打出阵盘的时候,前方必须要有亲卫遮挡的缘故,呼尔图身为真人,在阵盘被激发之前,毁掉阵盘真的不要太过轻松。

    显达真君嘴角含笑,击碎诸多阵盘,不屑地发话,“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他才待继续出手,击杀对方,却见对方手中出现两块玉符,恶狠狠地捏爆。

    李永生打出那些阵盘,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毁坏,否则他连捏碎撼神符的机会都没有——对于真君之能,他是相当清楚的。

    撼神符对显达真君,造成不了多大的影响,但他的识海,还是微微荡了一下。

    一时间他也大惊——那玉符是何物,竟然能撼动真君的神识?

    然而,不等他多想,只见一名年轻英俊的准证,手持拂尘,对着他轻轻一拂。

    他觉得自己的身子,猛地就是一僵,似乎是陷入了泥淖一般。

    我去……这又是什么东西?显达真君一时大骇,怎么能对我造成这样的影响?

    然而,不等他考虑更多,那北极宫的女娃娃,劈手就是一道雷符打了过来。

    显达真君曾经用雷电淬体,对雷符有比较强的抗性,倒不是很在乎,但是当那雷符及体,他才从里面感受到一股高高在上的意念,“我去……真君雷符?”

    这意念不算强大,只是很细微的一丝,但是就这么一丝,就决定了这道雷符的品质。

    这一刻,显达真君真的能确定,这小女娃娃,是北极宫那个老女人的徒儿了。

    这雷符对他造成的损伤,也不是太大,毕竟三宫主制造了很多雷符,给张木子两道,也是让她在面对准证以下的存在时,可以击杀对手,甚至争取时间逃跑。

    至于说重创真君,这是不可能的,更别说显达真君还是受过雷电淬体的。

    但就算这样,他依旧受到了轻微的伤害——撼神符造成的识海动荡,以及定靖拂尘造成的迟滞,让他的身体状态,并没有处在最佳状态。

    然而,这些还没有完,就在他处在雷电造成的僵直状态下的时候,李永生一抬手,数十个黑点,奇快无比地击中了对手。

    按说以观风使现在的修为,这些黑点,未必能击中真君,不过他出手并不是靠着速度,而是用了挪移之术,直接将黑点送到了真君身上。

    修为不够,技巧来凑!

    显达真君简直要气死了,自己一时不察,竟然被几个小辈联手轮流欺负,这尼玛简直是太不拿真君当回事了。

    “死!你们都得死!”他大声地怒吼,根本顾不得考虑自己不该随便出手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身子又是一僵,紧接着,一股凉彻骨髓的极度寒冷,透体而入,他这才意识到,那数十个黑点,竟然……是万载幽水。

    以他的真君之躯,万载幽水并不能带给他太多伤害,但是几十滴万载幽水,这也太多了一点。

    中土国什么时候,有这么多的万载幽水了?

    严格来说,中土国每年出产的万载幽水并不是很少,但是需要万载幽水的地方更多,根本是供不应求,谁能想到,有人在战斗的时候,一出手就是数十滴?

    李永生打出这万载幽水,并没有瞒着丁青瑶,因为现下已经没必要了。

    他不用扯北极宫三宫主的大旗,丁经主也不敢再胡乱惦记此物。

    正经是,他和丁青瑶、公孙未明商量过,万一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他们三个一直在场外压阵,并没有参与战斗,是在预防意外,这些意外里就包含着一种假设——如果真君出手呢?

    (二月份最后五十个小时了,召唤月票。)